第九章 第一次的警告
作者:在下刘半仙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0-06-01 23:09:20 全文阅读

在下课了响后,我和易清漩为了不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借着遁术的效果随着老师走出了这个班,由于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班即使是已经下课了,可是无人敢动,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一眼扫去,能够发现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尤其是张宇,他独自坐在角落,一只手放在书箱里,另一只手翻着书,但是不是飘向四周的眼神暴露了他担心被人怀疑,我俩走出教室,易清漩对我道:“我丢,我有两次差点被发现了,而且还有张宇,我以为他伪装的很好,事实上这货早就被怀疑了,不过所以人怕被当做杀人犯一直没有坐实,今天他差点没命。”听了这句话后,我笑了笑,说道:“也亏了你对他的演技抱有信心,如果我没看错,他是一个纯粹的人。不过你这影响心性的法子还挺厉害的,换做是我,估计就麻爪了。”听了这句话,清漩道:“自信点,把估计去了。”“去你的。”

我俩一边闲扯着一边在这个学校里逛游,由于在学校的教室里没有发现阵眼什么的东西,但是在这里依旧能感受到阵法所带来的影响,所以我们决定,在学校里找一找是否有阵眼,其实从学校门口到学生宿舍,我们已经大体的了解了一些这所学校的分布,我问清漩:“你了解这个学校布局吗?”清漩道:“学校不算大,三个教学楼,两个操场,一个教职工宿舍,五六个学生宿舍,两个对角好像分别是废弃教学楼和图书馆,而布局便是以主操场为中心,东侧为教学楼,西侧为绿化树林,穿过树林便是教职工宿舍,而南侧是一些建筑,西南角则是图书馆,坐落在树林之中,北方和西北方穿过树林便是学生宿舍,也就是离位和坤位,而西北角便是废弃的楼,坐落在树林之中。”听完了清漩的讲述之后,我沉默了,看着眼前的景象和错落有致的建筑,还有那树木莅临的场景,在他的表述下瞬间黯然失色。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身边有没有那种无论什么东西在他嘴里说出就感觉对这个景物或者事物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期待,而易清漩很显然就是这种人,不过现在也没有必要讨论这件事情,在了解到了这个学校大体的布局之后,我便在纸上大致的画出了这所学校的地图,在中心处用罗盘定好方位后,我和清漩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我们开始研究这里的法阵,通过定位,我们发现教学楼,学生宿舍,教职工宿舍分别坐落在这所学校大中心的伤门,死门和惊门,而这三门属于三凶门,所谓凶门指的是八门中的伤门死门和惊门,伤门是因为居东方震宫,五行属木,正当卯月春分之后甲木帝旺之时,旺则易折;震卦主动,动则易伤;元帅甲子常隐于戊土之下,子与卯相刑,刑则受伤,故古人将震宫对应的八门命名为伤门。而死门居中西南坤宫,属土。死门与艮宫生门相对,万物春生秋死,春种秋收,故命名为死门。最后是惊门居西方兑位,属金。正当秋分、寒露、霜降之时,金秋寒气肃杀,草木面临凋蔽,一片惊恐萧瑟之象;又兑卦为泽,为缺,为破损;又兑主口,主口舌官非,故古人将此门命名为惊门,与东方震宫伤门相对应。

分析出大概,我们却没有将重点放在凶门上,其原因是出事的建筑物位于凶门,但这也只是位于凶门而已,但是这所学校是一个阵法所笼罩的,所以说出事的凶位只不过是大阵所宣泄的点位罢了,而破阵找的是阵眼,而这三个更像是阵眼将其气宣泄的三个点而已,古人云: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所以我们觉得,阵眼应该在吉门或者是平门。而且作为最好的布阵地方,废弃的教学楼或者是隐秘的图书馆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我和清漩决定先去教学楼看一看,毕竟每所学校的废楼往往都是闹鬼的传说。

我们两个向废楼走去,可是还没走到,只是刚刚到了邻近废楼周围的树林里,我们却发现了异常,因为只是踏入边缘,就能明显的感受到阵法的效果减弱,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和清漩对视了一眼,清漩道:“依依,有问题,这明显就是套啊。”我对清漩道:“咱们从踏入这个学校就收到了阵法的影响,而这个阵法仿佛不会受到时间的影响。”说道这里,清漩打断我道:“依依,你怎么确定这个阵法不受时辰的影响的?”我回答道:“咱们是从巳时来的,而现在是午时,但是你是否察觉到这个阵法对我们的影响有过变化?所以通过这个我感觉这是以法器为阵眼的大阵。”

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阵法的概念,阵法在我知道的有这么几类,第一个是符箓阵法,通过符箓的不同符文,同时引动,所造成的伤害是单张符箓无法比拟的,但是也有特例,如果两人境界差的很多,抛开能否使用符箓阵法不说,即便可以使用那威力也不如对方,而且符箓阵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便是无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但是威力更多的取决于自身的实力,而且作用时间短,无论是封印阵还是攻击类阵型,亦或者是其他的辅助类或者是功能阵,相较于其他的来说,都属于较弱的,但是优胜于布阵的准备时间远快于其他的阵法类型,就拿万法境界的我来说符箓阵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甚至于几十秒就可以,而相较于符箓阵,还有一种类型便是奇门阵,奇门阵是通过三奇八门所布之阵,而这个阵法是要对应着时间空间方位星象等,当然星象并非是必要的变量,只需要时间和空间方位以及节气的变化便可以布出相当强的阵,而且布阵所需要的材料也是稀奇古怪,有些法阵的材料很容易找到,而很多却需要自己制作,更有甚者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物,当然奇门遁甲的精妙之处不仅仅是威力上,这些我们后面一点点的讲,最后一种是以一种法器作为阵眼,靠气脉的流动所精养的阵法,此类阵法一般多用于养成法器或者鬼物之类的,很少有能够攻击人的阵法。

清漩也明白这一点,对我说道:“依依,如果你猜的没错,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法阵是攻击人的,另一种就是,这个阵眼里的东西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在他的提醒下,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而且就在这时我脑中终于想到了那个困扰了我很久的疑点,那就是怎么肯会有一个班的人都是这样像张宇一样认为这种所谓的增强团结的方式又用,每个人肯定都在应付,而让他们肯应付的原因只有一点,就是利益,而且这个利益关系到了根基,试问那个人会心甘情愿的看着自己的女友受辱,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清漩不愿意帮助他们了。

虽然这些问题只是在短短的几秒内想完,但是眼下为什么废楼附近的炁减弱才是关键,我回到:“清漩,小心点,先不管阵眼的问题,这个废楼肯定有鬼。”事到如今,我们也没办法坐视不管,原因有二,其一便是委托的受理我们没办法不完成,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其二便是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要搞清楚这个是不是为了对付阴宗所设计的,因为这个鬼物实力毕竟很强,而现在已知的线索之中,魏鑫的异常,魏老鬼冢的发作,这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有某种联系在里面,所以这个阵法极有可能是为了阴宗。

我和清漩试探的踏进了这片区域,一点点的穿过了树林,来到了废楼前的空地,我将中丹田的炁调动起来,又用静心符和净神符还有净眼符这三张符箓增强了动态视力,思维反应和身体反应,外加上中丹田的炁使身体的增幅达到了极强的水平,清漩也调动起身上的阴气,阴煞中带着一丝伶俐,我俩准备好后,慢慢接近空地,就在这时,废楼的门突然破开,一股阴寒之气直冲我们袭来,而在门被破开的一瞬间,我掏出一张阳雷符,大吼一声:“雷霆号令,急急如律令。”一瞬间电弧与阴气之间对撞,发出了阵阵巨响,与此同时,我随手掏出两张阳雷符和三张破煞符,两道阳雷打出中间三张破煞符化作流光跟随着阳雷一起直奔门里,看到眼前的场景,清漩惊叹道:“这就是中丹田所使用的威力,竟然可以将符箓打出。”可还没等清漩惊叹完,门里又是一道阴煞之气,其中还夹杂着什么东西,由于我现在动态视力增加,看见是两个学生某样的鬼魂“收!”这句话脱口的时候,我变后悔了,因为当时看见那两个鬼魂的时候我下意识不想去伤害,可是现在这个阴气直袭我来,躲已经来不及了“急急如律令!”就在这时,清漩大喝一声,与此同时身前的出现的一道护体符的符文,挡了一下这股狠辣的阴气,但是只是争取了短暂的一秒,不过就在这时我已经催动剑宗指咒,左手持剑指,一下便击碎了这股阴气,顺便转身,调动炁聚于右手,接住其中的一只鬼魂,顺势转身卸掉力,转眼看去,清漩也将另一只稳稳接住,稳定住身形,我俩冷冷的盯着打开的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