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赠予你的空之匙 > 正文
chapter5
作者:伊尔76  |  字数:2407  |  更新时间:2020-05-01 19:27:05 全文阅读

这个时候发来的求救信息……吗?

  很明显是陷阱。

  而且,玛利亚·米里哀按照圣殿骑士团的一管作风,对EMP总部发出了三天后的上午八点整会再次对EM监测塔发动袭击的信息。

  少女伏在落地窗上,她歪着小鸟一样小巧的脑袋,用没有聚焦的桃色瞳孔望着不远处的落地窗,只见窗外是一片蓝天大海,春日明媚。

  玛利亚·米里哀:“一定要救的,召开紧急会议,麻烦教父大人您了——”

  她说出的话,则令玻璃上产生了小块的白色雾气。

  澄澈的青空把落地窗前少女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而窗外则是一塌糊涂的落樱海岸线,有白浪在哗哗的抚弄着清凉的沙滩。

  克洛德·米里哀望着眼前的少女与窗外的落樱,突然有点失神。

  克洛德:“没关系的,女儿拜托老爸,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就像普通的父女一样,在子女能够自立前,就应该多依靠父亲一点——

  可是他们不是普通的父女。

  他也不能做一个普通的父亲。

  克洛德注视着玛利亚的背影,如此的想着。

  可如果他的女儿此刻还在的话,应该多大了呢?

  应该是谈恋爱嫁人的年龄了吧?至少能当玛利亚的姐姐。

  就在这时,一直背对着克洛德的玛利亚,轻飘飘的转过了身。

  她素白的裙裾在空气中荡漾开来,逆着光,她那双樱粉色的眼睛似乎在发光般。

  两人之间的视线短暂交相,如蜻蜓点水般冷淡。

  玛利亚:“…教父先生,您又在对死亡动心了。”

  …

  ……

  克洛德无法反对。

  ——死亡。

  死亡。

  在这样一个有着严密的EM监测系统的社会,一般的人,甚至连自杀都做不到。

  一旦一个人的情绪中出现了“想要自杀”的感情,那感情就会马上被EMP中心捕捉到,然后EMP中心将调遣警务人员对想要自杀者进行强制开导措施。

  ——克洛德也经历过被关进医院,被强行用药“开导”的生活。

  所以才越发想要为了自己的感情自由而战——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大多数都是出自这样的原因追随玛利亚的。

  克洛德:“……唉,你的那双眼睛,还真是恶趣味啊。”

  揶揄了玛利亚一嘴,克洛德站起身来,看着眼前那个被自己一手养大、最终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的少女,最终有些宽慰、又遗憾的自双唇“哈”了一声。

  克洛德:“好,一个小时后,我会再次召集所有人进行紧急作战会议,要在一小时内拟定出新的作战会议哦。”

  玛利亚·米里哀:“嗯,谢谢教父先生了。”

  ————

  医务室里。

  易方舟躺在白色的大床上,仰面朝天怀疑人生。

  他的一旁则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个看起来和初中生一样毫无攻击力可言的少女。

  少女体态娇小可爱,她一头浓密缭绕的黑色短发包裹着桃核一样甜蜜的小脸,而这个与外表截然相反的小暴力狂,此时此刻甚至还毫无悔改之心。

  少女用俏生生的手指指着易方舟的鼻尖,坐在病床前捧腹大笑,那笑声无比绮丽。

  铃瑶:“哈哈哈哈哈!我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有多好笑!!”

  易方舟(←无表情):“对不起,不知道。”

  易方舟摸索着,努力从病床上爬起来,用手小心翼翼的摸来一旁的镜子。

  ……镜面里的自己,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他的鼻梁骨差点就被打塌了,一颗门牙则磕掉了半截,单侧的颧骨和鼻梁也已经变成了可怖的青紫色,额头……则还在汩汩的往外渗血。

  这是如果走在大街上,绝对能把小孩吓哭的一张脸。

  易方舟伸手轻轻碰了碰头,结果却马上疼得龇牙咧嘴。

  铃瑶:“喂!!刚给你上的药,谁让你乱动的!”

  少女绮丽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行云流水般的。

  易方舟:“……我想动一下我的脸怎么着你了?你这没教养的小鬼都不知道给人道歉的吗?”

  话说,这是涉嫌谋杀吧?不然的话,也离过失致人死亡的程度差不多了——易方舟非常自暴自弃的想着。

  ……天知道这个身高目测不到一米六的小矮子,身体里怎么会有那样一股可怕的蛮力。

  也幸亏自己没和这小矮子碰硬的。

  而此时此刻,叫作铃瑶的小矮子把自己小巧的脑袋搁在病床边,美丽的眼睛却并不老实的盯着易方舟。

  ——易方舟也毫不留情的瞪了回去。

  空气都似乎都诡异的凝固了几秒。

  这之后、

  少女忽然捂住嘴,发出了那种看见了母猪飞上天般的怪笑。

  铃瑶:“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样子真的太好笑了好不好!感觉好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啊!!”

  易方舟:“你这个蠢女人,给我闭嘴!!啊啊啊头发短见识短胸平还无脑的臭女人!快给我道歉!”

  ……太尴尬了。

  被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给收拾了一顿,然后还被狠狠地嘲笑了。

  结果,铃瑶听见了易方舟要求道歉的请求后,就像听见了最不可思议的蠢话一样,笑的反而更开心了。

  铃瑶:“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道歉啊!你可是要暗中伏击我的人诶,现在感觉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易方舟:“……如果你再笑一下,我可以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惊喜和意——”

  这里是医务室,而且他的手铐还被解开了,他可以使用的逃亡道具也有不少。

  不过,如果对手是这个怪力妹,可能就、

  话音未落,易方舟就被一股大力拎起了衣服领子,他的几乎整个身子都离开了病床,眼看着即将与医务室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铃瑶:“你说啥?稍微大点声呗,我没听见哦。”

  …

  ……

  易方舟:你忙吧,我吃柠檬。

  ————

  医务室内的场面变得一度十分尴尬。

  ……看来,这个怪力女似乎比之前那个死教父都更难缠。

  这个时候除了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以外,易方舟还能做什么呢?

  在绝对的武力挟持下,悲惨的易方舟简直弱小可怜又无助。

  易方舟还一度想要趁这妹子肝游戏的时候从背后给她补刀,结果,他每次都一次不落的被送了过肩摔,还差点被摔成脑震荡。

  …

  ……

  逃亡失败,于是他终于学乖了,老老实实蹲在病床上安静如鸡。

  但是,易方舟他就是越想越不服气。

  这太尴尬了。

  他活了十七年,作为一个天才,还从来没有一次如今天一样尊严扫地、遍体鳞伤。

  ——不过有一点要说的是,他从前是在一个和平的乌托邦式社会里活了十七年。

  而圣殿骑士团里生活着的,却都是每分每秒都做好了送命打算的、没有亲人亦没有退路的一群亡命之徒。

  也是一群为了自己的情感自由而战的、真正把自己的性命抛到脑后的人。

  …

  ……

  铃瑶还在低头沉迷爆肝各大游戏,医务室里的时间则如胶质般粘稠的、一分一秒的逝去。

  而此刻,两人的头顶,突然响起了警铃般的刺耳音声。

  铃瑶:“咦……玛利亚姐有紧急作战会议要召开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