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赠予你的空之匙 > 正文
chapters1
作者:伊尔76  |  字数:2143  |  更新时间:2020-04-26 19:43:21 全文阅读

——要和从天而降的美少女来谈个恋爱吗?

  清晨,易方舟漫步在EM监测塔的附近,温暖的橙色晨曦照耀在高塔的钢筋铁骨之上,一切似乎美好、平和、矛盾,却又令人想要感慨人生美好、而暗自窃喜。

  看起来,这就是很平静、又没有波澜的一天。

  当然,如果没有那轰天爆炸、和从天而降的美少女的话——

  ————

  易方舟仰面倒在冰冷的路面上,清晨的露珠沁凉如洗。

  他的世界里,此刻一片漆黑、只有脸颊上的知觉好像还活着。

  仔细感受,他发现原来是枫叶般的小巴掌,正啪啪的拍在易方舟的脸颊上。

  伴随着微弱如蚊虫振翅般的力度,似乎还有冰水融化般的脆弱少女声音,轻轻流淌进易方舟的耳膜。

  ——易方舟强行打起精神来。

  “易……?阿易……?!我好想你…你怎么会——?”

  ——当易方舟努力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从天而降的美少女穿着黑白色的紧身作战装,她有着桃色的艳丽瞳色,和一头风和日丽、精灵般瑰丽的黑亮中长发。

  少女看起来伤的不轻,她的腹部被人用刀刺中了,红色的血流淌出来,血少许溅在她的脸上,就好像她在汩汩流出血泪。

  而她白月光般稚嫩的脸,与那鲜明的殷红形成鲜明的对比,隐隐透露出一股奇异的性感。

  易方舟:“……呃,你叫我什么?阿易?嘶……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

  身体各处传来不同程度的痛感,尤其是……

  易方舟抬起僵硬的手臂,摸了摸后脑,结果却摸到了一片黏糊糊、热乎乎的液体。

  …

  ……

  先不说自己的伤,反倒是眼前的美少女,易方舟觉得眼熟得不能更眼熟——

  不远处,EM监测高塔正冒出滚滚的黑烟,在这一片温暖的晨曦之下,云依然在流动、远处的市区依旧车水马龙、大屏幕上,依旧循环播放着被通缉的恐怖份子玛利亚·米里哀的视频资料。

  就仿佛一切运行都各得其所,井然有序、却又毫不相干。

  易方舟:“你是…玛利亚·米里哀?”

  在对比了那屏幕上的视频与面前的少女之后,易方舟突然意识到了这样的现实。

  ——重伤的恐怖分子就在他身边。

  而且,恐怖分子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

  ……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地平线上传来了稀疏的几声枪响。

  “她受了重伤,跑不远了,一定就在这附近!”

  ————

  少女突然像是受惊的鸟雀一样,转身就跑,结果,她却因为伤势过重而摔倒在地上。

  发出“嘭”的一声。

  清晨的地面上被印上清晰的红色污渍。

  而枪声和脚步声也都歪歪斜斜从不远处地平线上传来。

  “她在那里,快!!”

  …

  ……

  易方舟只觉得心跳加速,呼吸也开始逐渐轻促起来。

  眼前那浓郁的腥味、与挥之不去的红色刺激着易方舟的大脑,而这却让他无比兴奋。

  ——是,人生以来,第一次经历真实的血浆与恐怖袭击,这事实让易方舟有种扭曲的兴奋感。

  而那因伤势过重而手无缚鸡之力的恐怖分子,正楚楚可怜的趴在他的脚边,乖巧的像条母狗。

  而且那条狗,还在一边小声叫唤着,一边往他的脚边爬呢。

  玛利亚:“……我好像…快死了……除非你能和我缔结契约之吻…展开耶稣圣枪……”

  …

  ……

  那音节刺激着易方舟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听不懂。

  虽然听不懂,但是他倒是也很想试试。

  既能和美少女接吻什么的,还能在这一成不变的傻子生活里寻刺激——

  ————

  我是易方舟,今年17。

  我认为,在座所有的人都是傻/逼。

  那是当然了,我是天才,和那些蹲在高中里乖乖捧着书写作业的傻子相比,我实在太有资格去寻刺激了。

  再说了,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寻刺激的吗?服从一群智商连我的小脚趾都比不过、还拿着课本装模作样的傻子老师的命令,这简直太让人耻辱了。

  为了寻刺激,我就提早念完了学生阶段的所有课程,并轻飘飘的拿着全省最优秀的成绩,进入EM相关科研所进行工作了。

  ——而不仅我的同龄人,就连我的老爸也是十足的傻子。

  我看不起他装模作样的掐腰跟我说“做人要虚心、要低得下头”这样的话,分明他的智商也能分分钟甩飞那傻/逼上司。

  于是,我就这样跟他说了,并拿出了我平生以来自认为最完美的论文——是时候取代那低能老不死的位置了,我想。

  可是,我可怜的傻子老爸,却不知道被那个老不死灌什么迷魂药了,他居然扔了我的论文,还扬言要开除我。

  ……那么,我就只好在满是垃圾和废物的杂鱼研究所里,开始混吃等死了;毕竟我也不太想和老爸吵翻。

  同时过着平淡、一点刺激都没有的傻子人生。

  ————

  他们轻促的接吻,那吻轻促得就像轻轻摘下在春季发芽、徒手就能揉烂的叶般,小心翼翼、又如履薄冰。

  机关枪对准二人相拥的身影,毫不犹豫的扫射了过去——

  然后、

  性格恶劣的天才少年,与谜一样的恐怖份子少女;二者之间的故事,再次被续写了。

  明明是轻飘飘的一个吻,却又好像有摄人心魄的魔力一般。

  玛利亚·米里哀对准蔚蓝的青空,轻轻一撑纤细的手臂;他身上装载着的武器,便以一种近乎奇幻的方式,重构成了漆黑的重炮。

  重炮发射口呈冷兵器重枪状,漆黑的炮身柔然如死神的镰刀,而那粘稠的黑色,几乎能让一切沾到那黑色的活物都失去生机。

  玛利亚·米里哀:“抱歉,到此为止了。”

  然后,她挥舞优雅而细长的手臂,连那动作都如空中降下的十二月新雪般、温柔,却毫无感情。

  而空中的子弹,却在即将要触及到她那雪白的肌肤时,奇迹般静止了下来。

  ……简直就像圣经里面,用手杖分海的故事一样。

  而还没等另一边的部队成员发出惊叹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惊天动地的绮丽爆炸——

  “轰!”

  樱粉色的尘埃弥散开来,很难想象那晶莹动人、如恋爱般的桃色,居然能造成如此可怕的杀伤力。

  而樱色散去之后,原地甚至只留下了一片寂静的黄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