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画槌录 > 第四卷 大难临头绝活路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少年大会閒话
作者:草士  |  字数:2072  |  更新时间:2020-10-26 18:58:31 全文阅读

眼看李若虚竟不回绝千阁众人所在,头也不回地朝山道而去,走得甚急,王芫儿、孙翠儿二人忙喊道:「小姐,小姐!」似乎不成,向李正志低声说了几句,便边喊边追了上去。

袁昊远远瞧着李若虚的身影愈来愈小,心底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又见不只王、孙二女,连赵元佑也偷偷溜开,显是要追上二女。袁昊脑筋一转,脸色沉下,忙揣着发愣失神的都争先,绕开众人耳目,也从后方追去。

众人盯着逐渐远去的三道倩影,忽然吵杂一阵,所有人皆在低声窃语。古往今来,凡有比武必然有输亦有赢,名门正道比武过招,并非逞凶斗狠,非要争个输赢不可,以武会友,成败利顿不过是其次之物,事事讲求心能服口能服,胜而不骄,败而不怨,也就足矣。李若虚这先行离去之举,不仅对在场诸多师尊长辈失礼,更令众人觉得她是输不起人家,负气而走。

只见坐在太师椅的李正志耳中听得众人非议,面容微变,眸中闪过严厉之色,但很快恢复平淡风韵,站起身,朝圆如师太拱手,苦笑道:「小女无礼,让师太和诸位见笑了,是李某教导无方,难辞其咎,惭愧,惭愧!此事李某定会好好惩戒小女,还请师太见谅。」

圆如师太本来性子就极为慈和仁厚,当下见小琉璃得胜,大大替峨嵋派上下争了面子,心中甚喜,如何会指责李若虚的行径如何?她笑呵呵道:「柜主千万别这么说,令千金和璃儿的武功不分上下,双双旗鼓相当,那是众人都瞧见出来的事。这回让璃儿占尽便宜,才有机会得胜。咱们同为正派盟友,彼此能有如此不可多得的年轻翘楚,假以时日,李千金定能克绍箕裘,接下柜主衣钵,无疑是正派间的大幸。」

圆容师太对自己徒儿的好表现,尤是大喜过望,笑道:「柜主,在场哪一位英雄朋友没年轻过?年轻人比武过招,火气旺盛,难免沉不住气。咱们江湖武者,又不是文人雅士,一点小规矩也不碍事。倘若有人想说李千金坏话,贫尼第一个跳出来替她申冤。」

众雄听到这话,有的人不禁哈哈大笑,有人的似感缅怀,不少人频频点头,齐想二位师太言之都是有理。

有人道:「对!对!师太说得很对。」

又有人道:「一点儿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柜主用不着在乎。」

还有人道:「谁要是说閒话,那就是他妈的吃饱太閒,没事干啦!」

为首道盟五霸及少林、武当等掌门人,同样捣着头拍腿叫好。

那天机子笑骂道:「老夫就说娘们也不好惹,司马小子,你记好,今后见着峨嵋、绝千二派的女弟子,定要避得老远,万万不可招惹人家,要是惹怒人家,老夫可不救你。」

玄虚道长没好气瞟他一眼,捋着细长白胡,道:「老家夥,你说这甚么话?除了峨嵋、绝千外,你将宫主的灵瑶宫放哪了?」

天机子闻言,突然惊觉过来,老眼探往灵瑶宫宫主,见对方也凝望过来,眼神中略有不怀好意之色,暗想:「他妈的,都说人不得不服老,老夫昏头啦,怎能忘了提这位……这位……」想着想着,发起脾气,瞪着玄虚道长,骂道:「牛鼻子!我向来敬重贡嘎山女侠,怎地会忘了人家宫主?你莫要血口喷人,捏造子虚乌有的事情。」

玄虚道长笑呵呵道:「你这老家夥,咱们认识多少年,你忘了东西是甚么德行,老道岂会不知?」

就见二人快要争吵起来,方明大师抢一步,笑道:「阿弥陀佛,道长、天机子兄,人家师太和柜主没有吵起来,反倒是二位先吵起来。」天机子、玄虚道长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不禁笑了起来,便不再争论。

这时,始终沉默寡言的灵瑶宫主淡淡道:「李千金确实有女流之辈的本色,本宫也觉得二位师太说之有理,一丁点小事,不足挂齿。」她脸上神色兀自不改,好似一点也不对这事感兴趣,平淡如故。

李正志笑道:「既然诸位这么说,那李某就替小女谢过各位朋友。」又朝众人抱拳一礼,接着重新入座。

随着台央的峨嵋女弟子公布下一场比武人选,周遭群豪自又是一阵此起彼落的欢呼叫好。

小琉璃行回二位师太所在,拱手笑道:「师父,掌门师叔,弟子回来了。」

圆如、圆容二位师太又是对她一番讚扬,小琉璃连称不敢,与此同时,她俏目一转,左看右望,不见平时那一少一小的身影,又是气又好笑,暗道:「那两个捣蛋鬼,把事情扔给我,又跑去哪胡闹?」

※ ※ ※

袁昊、都争先跟在赵元佑身后,一路随到绝千阁所在的别院,见三人经过大门,向看守的峨嵋派弟子问过几句,确认毕了,接着行入大门。袁昊二人躲在不远处的小花丛,心想以他们的身分,贸然从正门闯入,只怕是会惹出不少麻烦,心念一转,当下趁着看守的峨嵋弟子一个不注意,一少一小仗开轻功,第一脚才刚踏墙,第二脚脚尖飞快往上蹬去,翻墙而入。

这光天化日之下,袁都二人大剌剌跃上屋簷,纵身入院,却无一人察觉过来,全都是多亏少年大会的盛况,不仅各路群豪,派中多数的弟子亦聚于山巅,留下来看守的弟子又多是武功不精的年少弟子。加上这些年少弟子,心思早已飘到山巅之上,他俩要想偷偷闯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袁昊躲在转角墙边,细细探望,只见赵元佑和王、孙二女通过一处花园,又自廊道走到尽头,来到东首的厢房。但见王芫儿、孙翠儿二人突然和赵元佑说了甚么,敲了厢房房门,迳自放赵元佑留在门前,溜了离开。

袁昊低声道:「她们干甚么敲门就走?啊,是了!她们分明是要让若虚姐姐和姓赵的独处。糟糕,糟糕!」

都争先脸上流露苦愁,摇摇头,轻而缓的歎了口气,小声道:「咱们且靠近一些,听看看他们说了甚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