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十万暴击 > 正文
54、雨夜杀曲
作者:中学的午后  |  字数:3403  |  更新时间:2020-06-01 16:48:31 全文阅读

一道尖锐的哨声在大雨里响起,传得极远,提醒英雄协会内的忍者,目标在这里。

“糟糕,我们暴露了,怎么办?”

萧傲云听见哨声,神情大变,慌张到不行。

“自然是杀出去。”

秦智没什么顾忌,向着街道尽头有光亮的方向疾奔。

忍者们踩着雨水的迅疾脚步在大雨里遭到掩盖,身影也融进黑夜,还有雨幕做掩护,悄然向着秦智靠近。

忽然,大雨之中响起轻微的穿雨过帘之声,数十枚暗器从秦智后面射来,目标正是萧傲云。

秦智听见这雨水内的微弱异声,回身数剑,乱斩而出,当当数声,将暗器尽数劈落。

在秦智转身的一刹,黑夜暴雨里,三道忍影出现,雪锋长刀划过雨幕,杀向秦智,身法诡异出奇,飘逸灵动。

雨声中又响起嗖嗖声音,潜藏在暗中的忍者射出手里剑,牵制秦智,他若回身迎击,萧傲云难保不出事。

秦智立刻意识到对方用意,鸠虎家忍者配合紧锣密鼓,完美无瑕,就是要致秦智于两难境地。

但秦智也不是没有应对办法,他脚步一动,身体侧转,左手剑面对暗器,右手剑迎战忍者。

战斗的激烈碰撞声转眼就被大雨扑灭。

三名忍者倒在房顶,顺着瓦片滚落。

“没事了,走!”

秦智回头戒备一眼,看向雨夜的黑暗深处,动身飞奔,跃向前面房顶,以求尽快离开。

英雄协会内渗透进来的忍者皆在向着这边赶来,快速奔跃,追赶秦智,可是速度都远远不及。

就在秦智要逃出英雄协会时,一名太刀忍者骤然从房檐下面显身,向着急奔来的秦智挥出一刀,嘭的一声,斩碎檐瓦。

秦智屏住呼吸,急刹住脚步,差点便被偷袭得逞。

“小心!”

萧傲云后知后觉。

太刀忍者一击不成,脚尖落在飞溅而起的檐瓦碎片上,借着这个支点反弹,止住下坠的颓势,手中太刀横劈向秦智,撕裂开重重雨帘,溅洒的微小水珠很快就融入大雨。刀声瑟瑟,带来刺骨寒意。

砰!

雨水里一点微弱火花迸溅,迅速就消失。

秦智一剑挡住太刀忍者,一剑倏然刺出,快速穿破雨幕。

太刀忍者不避不闪,任由秦智刺来。嘭的一声,太刀忍者被剑刺中,身体幻散,好似一滴浓墨落进清水之中。在秦智剑尖上一枚青叶出现,被雨水拍打得紧贴剑锋。

“鬼魔罗,”太刀忍者的声音在秦智背后响起,“斩!”

一道暗紫色的邪芒亮起,在黑夜中并不是那般显眼,但却有一股令人心悸的魔力,剑气未落,剑意便已先一步射进人心,扰乱人的心境,产生负面情绪,从而使人的反应变得缓慢。

嘭!

嗤!

秦智迅疾回身格挡,仓促之间,被太刀忍者劈落下屋顶,落到街道之上。背后萧傲云神智混沌,剑意大多都被他给接受。

“忍法·水鬼之影。”

太刀忍者站在屋顶上,将太刀收到背后,十指掐印。

秦智猛然抬头之际,太刀忍者身影消失在雨水里面,蓦然间,一股极危险的感觉在秦智心头冒出。

街道地面响起激流的水声,前后四角射出四道流动在地面的水流,四道水流交叉的核心目标点正是秦智所在的位置。

望着四道激流,秦智腾身起跃,没有在原地坐以待毙。

嘭的一声齐响。

原本流动在地上的水流爆发,窜射出微微灰色的透明鬼影,手里皆提着一口太刀。四道透明鬼影射上半空,截杀秦智。

“这,这是什么?”

萧傲云回过神,看见雨中射来的鬼影,神色愕然。

秦智皱眉,略感麻烦,双剑起舞,豁然划破雨幕,射出寒光。

鬼影杀来,撞在秦智剑围,爆裂开来,化为一滩水迹落地。

四道鬼影爆散,秦智旋即落在旁边围墙顶端,警惕片刻,便打算抽身逃离,免得被后续忍者追上。

对面屋顶边缘,消失的太刀忍者身影重现,盯着秦智,视线好似刀锋一般,他抬起手掌拔刀,一跃而出,再度杀来,不死不休。

再与他纠缠下去,势必对自己不利,秦智望向跃过雨幕,跳斩来的太刀忍者,耽搁时间只会令其他忍者对自己形成合围,若是引来鸠虎一权和芹泽安仁,到时就难以保全萧傲云安危。

得尽快结束战斗!

秦智一脚踏碎围墙砖头,迎着大雨,跃向太刀忍者,杀心已起,不解决掉他就走,会给自己造成诸多麻烦。

太刀忍者敏锐地察觉到秦智散发的杀气,“叠影杀!”他沉声一喝,使出全力,要在这一击中与秦智比拼高低。

暴雨倾落,忍者身影一化为三,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对着秦智挥刀。

秦智皱起眉毛,分辨不出哪一刀才是真身,干脆一刀守备一刀进攻,不给太刀忍者半点机会。

三刀落下,倏然间又融合为一,刀锋上射出的刀气瞬间清空一片雨水,形成一个短暂的无雨空间。三刀合一,刀气霸泄!疑似九天银河垂落一般,雪白的刀光在这夜里伴随突兀而至的惊雷爆闪!

一剑,又一剑。

秦智怒吼一声,一剑格挡住太刀,左手守备一剑迅疾刺出,贯穿太刀忍者身体,血液从剑刃上洒出,被雨水清洗干净。秦智收剑,一脚将太刀忍者踹落地面,自己借力反弹,跃向后面,转身逃跑。时间不多,自己不能再耽搁。

赢啦?萧傲云神情恍惚,这般简单便取得胜利,秦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在这短促的瞬间,秦智爆发的能力已经看傻萧傲云,不论忍者从什么地方出现,自哪个方向发射暗器,秦智总是能事先察觉,完美地防御住,这份能力,萧傲云自问做不到。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数十天前还没有接触武道,为什么能强大到这种地步?萧傲云扪心自问,万分的不解,自己从小学习武道,家世背景无一不比秦智深厚,亲自教授自己的爷爷更是武道巨擘,天阳门门主,雷道武学的顶级传承。

从见识到经历,自己哪样不比秦智丰富,唯一的缺点就是比秦智年少几岁。可是这唯一的缺点也不足以成为缺点。萧傲云很难想通,秦智的强大超乎他的认识,将他自恃的天赋按在地上摩擦。

以前萧傲云还以为秦智是故意炫耀自己能力,一介暴发户罢了。现在看来,以前的秦智还是多有留手,没有完全展现自己能力。深不可测,萧傲云心内自语,如今的状况对秦智还游刃有余,没有将他逼到绝境。秦智,你到底有多强?萧傲云在心里问道。

“站住!”

一道饱含威严的沉声在前面响起,宛如隐隐要爆发的雷暴。

在街道尾端,离光亮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数名忍者持着黑伞笔直地站在雨中,其中一人正是鸠虎一权。

雷声响起,大得好似天空破了一个窟窿一般,空气都在震动。

雨水湿透秦智和萧傲云周身,顺着他们衣服往下汇成水流。

“还往哪里逃?”

鸠虎一权冷笑一声,轻蔑地看着两人,胜珠在握。

秦智眼前被水珠弄得略微模糊,他沉吸一口气了,双剑微微地冷冷一挥,亮出侧面剑刃。

“怎么办?”

萧傲云紧张极了,鸠虎一权给了他极深的恐怖印象。

秦智没说话,拔步奔跃,直接硬闯。

鸠虎一权呵呵讥笑,“愚蠢天真的小子。”

在鸠虎一权身后,几柄雨伞落地,摔在地面捡起水花,忍者们拔出忍刀,挺身冲出,冒着大雨,挥动起冰冷的刀刃。

砰!砰!砰!

秦智猛烈挥剑,快速穿过众忍,其中一口剑承受不住秦智的力量断裂,剑尖旋飞出去。

“好小子,来得好!”

鸠虎一权微微狰狞地微笑,抽出腰旁的两口肋差短刀,反手握着。

秦智漠然注视,掷出左手断剑。

鸠虎一权哈哈一笑,肋差一挥,直接将断剑击飞,“这就是你的能耐吗?小子!”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骤然提速袭来,一脚踹飞雨伞,另一脚蹬在鸠虎一权头顶,借力飘然逃走。

大雨微弱,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静止。

鸠虎一权身体变得僵硬,脸色难堪至极,脑门上有着大大的鞋印,握着肋差的双手暴露出条条青筋。

“家主。”旁边的侍伞人连忙捡起一把雨伞,重新举在鸠虎一权头顶,低头请罪,“属下持伞不力,请家主责罚。”

鸠虎一权压抑怒气,低喝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

众忍齐喝一声,动身追击秦智。

这一天注定令鸠虎一权难忘,糟心事太多,就没有顺畅过。若是不将这三个华夏人碎尸万段,岂能消我心头之恨。

秦智逃出街道,隐匿在城市繁华街灯的阴影之下,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这般的大雨会对萧傲云伤口恢复造成不利影响,万一感染,那就更是麻烦。来东瀛的时候钱都在陆叔手里,现在陆叔下落不明,仅凭秦智兜里的酒店退费可支撑不起一日三餐的食宿费用和回华夏的机票,这些秦智都是要考虑在内。

但现在的窘境是这些钱顶多能一人前往樱落京。

嘭的一声,秦智跃进一家庭院,踩到水坑。他已将鸠虎家忍者甩掉,庆幸这雨夜,不然鸠虎家要是有狙击手在,萧傲云的危险又多了一分。

他走到这家门前的屋檐下避雨,思考接下来的行动。秦智手里还剩一口剑,佐佐木藤四郎的家传名剑。

挟持鸠虎一权逼迫他合作,这倒不失为一个主意。但这世上总是有些死硬分子能拉着别人一起陪葬。秦智毫不怀疑鸠虎一权有这个决心。自己敢胁迫他,他就敢在房子底下埋炸药,来个玉石俱焚。

家族的名誉在鸠虎一权看来非常重要,成为被挟持的软弱者会玷污家族,而同归于尽的悲壮死亡却能挽回家族声誉,并使自己留名后世,这种做法在鸠虎一权看来是值得的。

更为关键的是鸠虎一权隶属忍者协会,芹泽安仁虽是武士,却隶属英雄协会,闹破天也是不同分会间的内部矛盾,不会引起域与域之间的争端,尤其是当下身份早已泄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