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十万暴击 > 正文
53、雨夜
作者:中学的午后  |  字数:3205  |  更新时间:2020-05-26 20:42:56 全文阅读

萧傲云听见他们的对话心里一紧,这屋内看似平和宁静,却是暗藏杀气,不死不休。事情怎么会到这种地步?萧傲云苦恼又痛苦。

外面雨声渐大,黑黝黝的天空里雷光闪烁,不多时便响起炸雷声。

房间内一片安静,直到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一名大汉淋湿了闯进来,急惶道:“鸠虎家派人送来一封信。”

芹泽安仁瞥了瞥秦智的反应,问道:“信上写了什么?”

大汉吞咽一声,道:“上面什么也没写,只是用红色的笔画了一个符号。”

“符号?”芹泽安仁疑惑,“信拿来。”

大汉递出信,只是一页纸。

芹泽安仁拿到手中一看,纸上用猩红的颜色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是什么意思?”芹泽安仁心里不安。

“自然是来问罪,”秦智从纸背看见问号,“一问你为何引导萧傲云前往鸠虎家祖宅,二问你我们三人何在,三问你是何居心。我想鸠虎一权找不到我们,很快就会登临英雄协会,前来拜访你。”

啪的一声,信纸爆碎,纸屑在芹泽安仁掌间飞散。“你觉得我会怎么应对?”

秦智哈哈大笑,“我管你怎么应对!你要做的事我早已说明,你现在可以尝试着说服我,怎么放你走!那样你就有机会执行你的计划。”

芹泽安仁一阵沉默之后,挥挥手示意大汉退出去。“我并没有把握说服你。”

秦智不介意,“你可以试试。”

芹泽安仁摇摇头,“何苦白费力气。”

秦智笑道:“你还没尝试,如何知道是没用,万一我愿意放你走呢?”

芹泽安仁狡猾非常,“你若是愿意放我走,又何须我多言。”

秦智认认真真答道:“因为我缺少一个理由,你可以给我这个理由。”

芹泽安仁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却还是不放心,不敢相信秦智的话,谁能知道秦智是不是在故意戏弄自己,他故意试探道:“你如果是想借此戏弄我,看我的笑话,那么你就打错算盘,我是决计不会上你的当。”

秦智闻言,低头注视萧傲云,道:“看见了吗?这就是算计人太多的下场,即便给他机会,他也会迟疑着不敢相信。我们相识不过两天,芹泽先生便算计了我们两次,不可谓不频繁。如今芹泽先生作为人质,反倒开始疑心我要算计他,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典型。你仔细看着,免得日后再遇到如芹泽先生这般的人。”

芹泽安仁脸色剧变,十分难看,心头倍加恼怒。这可恨的秦智,若有一天你落在我手中,我决计不轻饶你,非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不可。“秦先生倒是能说笑。”

秦智轻哼一声,“说笑?芹泽先生此时此刻心内怕还是在算计什么!既怕上我的当,又怕错过机会,芹泽先生这般纠结犹豫,我倒是有个法子,你丢枚硬币,在硬币落下的那一刻,你自然知道你心中是什么想法。”

芹泽安仁愣住,“这倒是一个好方法,可惜我没有这枚硬币。”

秦智道:“芹泽先生这般小心翼翼,蝇营狗苟,一定过得很辛苦吧?什么事都需要算计,什么事都不敢轻信,芹泽先生倒也是苦命人。可芹泽先生的苦命又是谁造成的呢?难道不是芹泽先生你自己吗?所以啊,芹泽先生你这叫活该!”

芹泽安仁觉得自己的养气功夫快要不行,胸腔内好似要炸裂,他恨不得立刻起身撕裂秦智。这一时刻,芹泽安仁充分体会到了萧傲云的痛苦,原来被这家伙怼,是如此的令人恼恨。

“看芹泽先生的脸黑状况,大概是在想如何蹂躏我吧?”秦智道破芹泽安仁心声,“可惜芹泽先生虽贵为一门之主,如今却是阶下囚。不久鸠虎一权便要上门,我把你扣在这里,你猜鸠虎一权是杀进来,还是怎么进来?到那时,你和我自可作壁上观,目睹芹泽家的毁灭,不过我能逃,芹泽先生你能逃吗?”

“你到底想要怎样?”提到芹泽家,芹泽安仁再也不能平静,双掌拍在榻榻米上,怒瞪向秦智。

“生气?有用?你接二连三的算计我们,如今你倒急着摆出受害者的阵势!我早已说过,你唯一的办法就是说服我,说服我你就可以离开,你就可以与鸠虎一权合作,共同针对我们,保存芹泽家。”秦智不慌不忙,直接揭穿芹泽安仁心中的想法,“但一切的前提是你给的理由令我信服!”

轰!

外面一道闪电闪烁,雷声随即而至,雨声哗的变大。

芹泽安仁握紧手掌,呼吸沉重,垂下头,思考对策。

“你的时间不多了,鸠虎一权可能已经在路上,战斗一旦开始,可没法轻易停下。”秦智步步紧逼,逼迫着芹泽安仁做出选择。

“不对!”芹泽安仁猛地抬头,发现秦智言辞里的错误,“鸠虎一权为什么要攻击英雄协会?这完全没有必要!他想要的是交代,攻打英雄协会,鸠虎家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鸠虎一权不会这般糊涂。”

“那么谁给鸠虎一权交代?谁去与鸠虎一权交涉?在这里除了你谁都没资格!一般人物出去,只会被鸠虎一权视为你毫无诚意。你设计鸠虎家在先,令鸠虎家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还不亲自出面解释,无疑是在轻视鸠虎家,而且你们请医生和打探陆求金的行动能瞒过鸠虎家忍者的眼线吗?”秦智微微一笑,在芹泽安仁眼中邪恶无比,心里都在打颤。“我只要把你扣在这里,鸠虎家就会与芹泽家打起来!”

可怖!太可怖!这家伙根本不是人!芹泽安仁自骨子里冒出寒气,恐惧地后仰,想尽可能离秦智远一点。

“现在,做出你的选择!”秦智一锤定音,宛如魔音灌耳一般,令芹泽安仁面色变得苍白。

鸠虎一权确实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对地位不对等的人根本瞧不上。何况自己试图诛杀秦智他们,就是担心萧傲云透露自己给他们的指引,引起鸠虎一权不快。事情有九成几率照着秦智的话进行。芹泽安仁痛苦不堪,内心酸楚,不过一天,事情竟然会到这种地步。

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大汉来到门前,一脸惧意,“鸠虎家来啦!”

芹泽安仁身体猛地一震,好似受到重击。

英雄协会大门外,数十辆轿车停下。黑色忍装的忍者们打着墨黑的雨伞走出轿车,来到门外。

鸠虎一权缓缓走出人群,看着英雄协会及周边建筑,轻声道:“断电!”

旁边替他打伞的忍者拿起手机发出命令。

没片刻,整条街区都陷入黑暗。

无尽的黑夜正是忍者猎杀的乐园。

房间灯光突兀熄灭。

秦智逼迫道:“你的时间不多,你再不出现,鸠虎一权就要动手!”

芹泽安仁万般无奈,叩首在地,焦急喝道:“我会向鸠虎一权解释,并告知鸠虎一权你们已经离开,保护你们在这里的安全!”

“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你走吧。”

芹泽安仁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秦智会这么轻易答应。

“你是不相信吗?”秦智问。

“不,我相信!”芹泽安仁迅速站起来,冲向门外,希望赶在鸠虎一权动手前解释清楚。

大汉也跟着离开,屋内又是一片安静。

“他的话,连我都不信,你怎么会相信?他一定会和鸠虎一权联手的。”萧傲云焦急地打破宁静。

“我知道,所以我让他出去拖延时间。如果我们不在,鸠虎一权必定恼怒芹泽安仁。”秦智把萧傲云的药膏丢在他身上,“拿住你自己的药,没问题吧?”

“这点事我还能做到,”萧傲云伸出五指,把装药的塑料口袋勾到掌心,“但你为什么不让鸠虎家与芹泽家打起来再逃?那时不是更混乱,更容易吗?”

“因为我怕他们打不起来,何况这冒险的收获对我很没必要,杀他们对我不难,难的是怎么防止他们使出卑鄙招数来杀你,我答应过陆叔带你回华夏。我不想冒险,能万无一失就万无一失,能稳妥就稳妥。”秦智拿起绳子,把萧傲云背上,用绳子将两人捆在一起。

“你未免太小心,”萧傲云皱眉。

“要是我独身一人,我很乐意留下来,但我承诺过陆叔,而陆叔为了你,甘愿牺牲自己的脸面向鸠虎一权下跪,也不愿开战。若不是鸠虎一权自恃高人一等,拒绝了陆叔,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模样。”秦智做好准备,捡起两口剑,“走啦!”

萧傲云神情震动,心生愧疚,刚想问秦智,便被迎面灌来的风雨封住了嘴。

秦智背着萧傲云从窗户射出,在屋顶快步飞跃,雨水啪啪打落,没几时,两人都被暴雨淋湿。

黑色的夜,黑色的雨,黑色中无处不在的杀机。

鸠虎家忍者已经潜行进英雄协会。

“小心忍者,黑夜是他们的天国!”

萧傲云还记着这句话,大叫提醒秦智。

“放心。”

秦智话音刚落,便一剑斩断雨帘,将一枚射来的苦无劈飞。

“他们来啦!”

萧傲云心底生出一抹恐惧,面对失败挥之不去的害怕。

忽然,一道黑影闪来,黑色的雨里随即出现一抹嫣红,飞溅的血液被雨水迅速拍落,一具尸体顺着屋顶一路滚下,摔进庭院。

萧傲云连秦智出剑都没看清,他脸色苍白地眯起眼睛,在这重重雨帘之中寻找敌人,心里突然就变得安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