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厌胜壹多事之秋 > 正文
第十一章 缘由
作者:不忘危  |  字数:3231  |  更新时间:2020-04-27 19:30:16 全文阅读

屠秃子让女人站起身来说一说整个事情的经过,女人费力的挣扎起来,在正对屋门的八仙桌旁,使劲儿拽过来两把椅子,请屠秃子和郝仁坐下,自己慢步走到床边,缓缓说道。

  “这得从十几年前说起,我叫徐灵囡,祖籍是金陵,一个聋婆婆说我有些灵根,我就有缘从老人家那里学了些许厌胜法术,而后我不知天高地厚,又被这物欲横流所迷惑,辗转各地四处做下了许多恶事,打算求个海量钱财富贵无忧。”

  “聋婆婆?”屠秃子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仿佛陷入回忆。

  “对,不知她姓名,遇到时聋婆婆在乞讨为生,大家都只叫聋婆婆。”女人回答说。

  “哦,继续说。”

  “后来事发,被厌胜高手用术所伤,毁了根基,我这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我突然想到聋婆婆说起过她的祖上寄存了一个请神法偶之事,想着一是身体欠佳,需更好的法器来应对敌手,二是听说这请神法偶有神奇之处,也许可以治好我的身体。我便隐姓埋名,根据聋婆婆说起的记忆来到这里。”

  女人仿佛很费力气,扶了扶心口继续说道:“我辗转打听,也用了些手段,知道了木头的祖上,就是制作法偶的人,这请神法偶做好了之后,聋婆婆的祖上却不知什么缘故,一直没能来取,就一直寄存着。”

  “本想直接结果了木头,抢得法偶,但那时我身体的伤却恶化的相当快,已经不能施术了,只能用计。”

   “我找到了当时在修菩萨像的木头,知道他还没有结婚,就想从这方面入手,用美人计赚那法偶。相识之后,木头对我很好,体贴入微,我身体不好也不嫌弃,百般照顾。我也想到以前作恶确实不对,就此隐姓埋名算了。我们便结了婚,生了孩子。至今我也不曾后悔这个决定。”女人回忆这马木头和孩子,露出了些许笑容。

   “既然已经决定不再入这江湖,怎么还施术夺人命数呢?”屠秃子问道。郝仁也是纳闷不已。

   “说到底,还是自己犯了贪念啊。倒不是我贪图钱财,而是贪图命数,我这身体我知道,命不久矣,可是孩子无罪,但孩子可能是为我承担了作恶的因果,出生时便气血虚弱,一直需要补气药物治疗,我就下定了决心。”

   “我和木头坦白说了我的历史,并且说要找法偶。他很包容我,说现在虽然这个样子,也是很满足,不想我再去凭法偶害人赚脏钱。在我软磨硬泡又承诺不妄害好人的保证下,想着孩子的未来和我这命数,木头还是给我找到了法偶。唉……可现在终是害了小兄弟啊!”徐灵囡面漏愧色的望了望郝仁。

   “你不是说身体早就不能施术了吗?怎么凭着法偶就能了呢?”郝仁问了一句。

   “这便是法偶的神奇之处,通神法偶既然能通神,自然可以寄放我的灵神,而且不像普通法偶一般磨耗,我与法偶结了灵结,可以借用法偶凝练寄存了我的术法之力,也能存放我的灵,这也就是我现在可以施术的原因。早在夺你命数之前,法偶的灵便已释放出来,追随于你了。”

   “这施术之后得了的命数,又可通过冥冥之中的灵结来反馈给我。这样术的循环便形成了,我的术法皆是借助法偶的特性和反哺。但我施术确实不想加害好人,毕竟我是答应过木头的,我不想毁了承诺。这就得从我和木头做的这个套儿来说。”

   郝仁和屠秃子听到这里,互相看了一眼,这法偶用途算是清晰了,也知道了徐灵囡施法的过程,和屠秃子的分析一致,但听徐灵囡这话,整个事件好似还有更多的布局?

   “我和木头商量了许久,要知道这术本就不简单,更何况我这身体命不久矣施术有难度,想着孩子和我的状况便又应了,就定下了一石三鸟之计。”

  “一石三鸟?”郝仁目露异色问徐灵囡。

   “是的,木头卖法偶,所得钱财可以用于小二的药钱这是一鸟;法偶夺命数反哺于我,又可让我可获得施法灵力,还可延我性命,以便照顾孩子,这便是二鸟;这第三鸟,是想借着这术法,找出那类厌胜邪徒,剥夺其命数作为惩戒,替天行道。也算是忠了我给木头不能妄害好人的承诺。”

   徐灵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第三鸟的计,算是失败了,和我原本所想出了偏差。我让木头去卖这法偶,凡是认出法偶之人,必定是了解厌胜术的人,现今这年月,流传的厌胜害人术远多于救人术,这样就有了基本的判定。木头再回来给我描述买家的各类情况,我再做出判断。但这……唉,本想惩奸除恶为自己和孩子积些阴德,却直接误会了。”

   “原来如此,这……看来是我的长相让你这下了施术的决定啊!”屠秃子听到这里,不免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早先听说过’魁星手‘屠四爷的名号,知道您是个正义之士,但木头给我的信息,和我所了解的传闻中您的长相相去甚远,我便下了决定。”徐灵囡也是不无尴尬。

   “那既然你用寄托的灵来施法,必然灵看到的便可反馈给你,被夺命数的可不是我啊,而是我这小友郝仁,这如何讲呢?”屠秃子问询道,“还有一个问题,我得到法偶后,细细查探过,并无术法痕迹,你是如何做到?又是何时施了术法,托灵寄附在郝仁身上呢?”

   “屠四爷的第一个问题很简单,这得归功于法偶的材质,想必屠四爷也看出来了吧。”

   “树化玉,而且是极品树化玉!哦!原来如此,树化玉的形成便是长年累月积累藏纳变化而生,必然有着藏纳隐匿的特性。你这弱灵藏于其中,这是一个天然的隐藏条件啊!”屠四爷点着头,想通了关节。郝仁虽不是很懂,倒也听过屠秃子说过树化玉的形成,索性继续听着,郝仁更想知道自己是何时着了道的。

   “屠四爷果然见多识广博闻强识,就是如您所说。那第二个问题,我何时施术附灵到小兄弟身上,这便是人性了,我相信但凡得宝之人必然反复观看,我就是赌的这点,等第二次第三次观看或研究法偶之时,我便施法附灵,再等其不备时,掠夺命数。”

  “刚才我施法的人伥,便是两年多以前用这一套方案得自一厌胜邪人,而后又让木头取回的法偶。我得手之后得了这两年多性命,现在又要油尽灯枯,便想再来一遭。哎……再次为这误会给二位告罪了。”徐灵囡补充说道。

   “高明!隐忍薄发,趁其不备。你这女子对人性竟然如此了解!”屠秃子竟是对徐灵囡这思路赞赏有加。

   “四爷谬赞了,我知人之贪欲,却是也栽了上面。我附灵小兄弟之时,遥遥得到的反馈,感觉此人并非木头所讲之人,木头描述的是一个老年人,我感受到的却是个年轻人。我就该及时收手的。可这贪欲一起,我便给了自己一个解释,这年轻人虽然看似术法低微,也必是邪人的徒弟之流!”

   “是啊,人人皆有贪欲,还都知道贪欲不好,这多数之人面对诱惑,也是必然会给自己的贪欲寻个借口的。戒贪难啊!”屠四爷点评着,仿佛又加深了体会。

   “刚才斗法,我见小兄弟不施展法术,只是取了扫把,便心有疑虑。感觉自己弄错了,后来得见您施展魁星手,便一锤定音,知道这过错已经是明明白白。万幸当时因雷声中断,夺取命数不算太多,未能直接酿成惨剧。事情缘由我都说完了,屠四爷便给个痛快吧,结果我的性命,郝仁兄弟的命数我尚未融合,剥出还给他吧!”徐灵囡脸上露出决绝之色。

   “这……屠老板,真没法子吗?”郝仁听见徐灵囡赔命的说法,也听完事情经过,想着这弱女弱子的情况,便又想问个法子。

   “有!”屠秃子看着郝仁,察觉到郝仁的想法,对着徐灵囡说道:“我屠四戒怎能乱取人命!这样吧,我有两个方案,说给你们,你们两个算是当事人,便由你们来商量!”

   “快说快说!”郝仁听屠秃子有了计划,便催促道。

   屠秃子看着徐灵囡,“这第一个方案可取回郝仁全部命数,便是刚才徐灵囡所说,她性命结束,身体内不属于她的命数无从压制,便会散溢而出,只需术法灵气收拢起来,然后再注入郝仁体内就可以,我不夺你性命。但需你自戕。”

   “这第二种方案是我的所知一法,是以术吸引,吸引回郝仁的命数,但这吸引并不能全部,能吸出十之七八已是极限。”屠秃子说完方案,来回看了看二人,“你们有何打算?”

   “我愿自戕!”徐灵囡快速回答。

   郝仁的声音也在同时出现:“第二种!”

   屠秃子和徐灵囡都听到了郝仁的声音,都是有些惊奇,郝仁怎能会舍得自己的部分命数呢?

  要说这命数多重要,懂的术法的人可是一清二楚。命数不仅有着寿限之数,更是含着运气运道,命运二字相连,这命数既是命,亦有运啊!传闻世人皆有特定命数,寿限有定,运道也是恒定,故而有“阎王叫你三更死”“万事命已定,浮生空白忙。”“是福是祸天来定,运随人心早做主”等等此类的话语流传。

   屠秃子和徐灵囡都是面露惊疑的望着郝仁,被郝仁的这回答震惊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