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魔逆修 > 第一卷 少年出云拙
序章
作者:四季只爱秋  |  字数:4051  |  更新时间:2020-04-23 16:44:28 全文阅读

黎明初显,万物踪迹渐显。

  山丛灌木之间,便有猛兽踪迹可寻。在深夜里,时常会有兽扑狼嚎,此类先天兽种,似是要将这大地踏破!

  大域偏北地带,有一条黑色的河在流动着,此河的源头不知何处,不可考察,人们都称之为死河,只要敢向靠近死河的,无一幸存归来!

  死河周围几十里的地带,皆是死寂,大地凄凉一片,无任何飞鸟草虫。

  相传历史上曾有几位尊者想要追溯其源,却都有去无回……

  自几位尊者似是逝世后,黑河附近几十里处,便都被化为死寂之地,无人可靠近。

  云拙峰的历史无法考证,但云拙峰一脉留下的最古老的骨书图文上记载,此脉已看守死河无数时光,守护者亦换了一代又一代人!

  死河往日间总是一片死寂,哪怕再有狂风作号,河面上也难兴起一丝涟漪,而这种妖邪的景象,自古便有了。

  忽然有一日,云拙峰所出的守护者盘坐于明心窟悟道时,心生所感,大惊,耸而立起。他甚至顾不得此时或许为自己这辈子突破境界的契机而捻袖提裳,朝着死河之地御剑而去。

  平日哪怕修道高人于死河河畔施法作道,这片死河也难掀起一丝涟漪,可今日这死河上竟有巨浪卷起!

  纵使这位出自云拙峰的道人早已臻至匪夷所思的境界,但其仍不敢使其真身降至死河河畔,而是脚尖轻点悬浮在死河外数里处的剑尖之上,然身子微向前倾的观察着河面上的情景,其心里犹如掀起惊涛骇浪般。

  这里并无狂风作祟,可死河之上,却是无风起浪,诡异妖邪,纵是这位修为高深的道人,额头上也不禁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死河之水翻腾而聚,状似九臂长猿,其足有数丈之高,虽相距数里之地,道人却能够清晰的听到似是九臂长猿的咆哮。

  黑色的河水流动变化毫无规律可探,仅是短短一瞬,在河面上,便像是驻足了成以百计的先天古兽,其中更有貌似龙凤者,另有鲲鹏,有鹏鸟,有折断了的乌翼,还有许许多多的古兽,道人并不认得,且在古老流传下的骨书上也并无记载。

  然这些由黑色的死河水汇聚而成的古兽竟相咆哮怒吼,道人顿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压,他甚至觉得这片天空都要破碎掉!

  真正使得道人瞠目结舌的,是其距远观察死河河面上的各种古兽,它们像是沉寂数百万年再度复活,争相要从死河之底爬出!

  一只黑色的兽爪探出天外,由其散发出的能量波动惊颤穹宇,仅是轻一挥舞,似是这片天空都要破碎。

  道人心惊担颤,情绪跌宕中竟险些不稳于剑尖之上,这究竟是何等实力?

  遍览山门留下的骨书古传,关于死河,道人也是所知甚少,并不晓得其来历,更不明白自己这一门为何一直守护于此……

  那一尊尊黑色的巨兽,虽是死河水所化,但它们却似乎真正拥有了毁天灭地之能。就刚刚当首的不知其名的兽爪最为简单的一击,道人便可以确信,这世间无人能承受,更何况是要与之撄锋!

  在大域中,关于死河的传闻微乎其微,在老辈人中,这里也被称之为死亡之地,并被列为禁忌。然其中之因,并无人知晓。

  那翻腾着的无数的庞然大物所散发出的威势,几乎让道人窒息。

  争相拍浪逐天的一头头凶兽,始终不得平息,它们似是死去的强大的无可匹敌的生灵复苏。

  这种念想才刚刚涌上脑海,道人便赶紧念出平心咒,让自己的情绪平复。那种想法,太可怕!

  大域本就偏北,而死河更是极尽之地,史上敢向死河深处寻查的大能均有去无回,至于死河之源,便成为了谜团。只是死河之事被世间有意掩藏,恐怕只有大域中为数不多的地位超绝的几处势力还了解一二了。

  观察的这一会儿,舌桥不下的道人发现死河中的这些凶兽状态相当可疑。如果说偌大的死河是一处牢笼,那么它们便是要挣脱出死河的束缚,摆脱牢笼!

  一双双巨大的兽爪,其四周莫不是萦绕着黑色的道则,或飞舞或垂落!

  道人修道千载,也只在死河畔得见过如此奇异的黑色的道则。而这种道则,古今皆不可见,纵使道人遍览山门中留下的骨书,也未见过关于这种黑色道则任何只字片语的记录!

  源自不同凶兽发出的怒吼声有似禽鸣、有似龙吼风啼,甚至还有些嘶吼声与当世尚存的几种先天兽种极为相似。

  瞬息之间,这数不胜数的古兽竟一同向河岸攻击。刹那之间,道人眼前,尽是一片黑暗。

  漫天飞舞的道则垂下黑色的光瀑,黑色的光瀑遮天蔽日,这一幕看得道人胆颤心惊。

  呼吸之间,黑色的道则竟化作无数飞剑,且都带着无量杀光,剑尖之向,皆指道人眉心。毫无疑问,若是不将其躲开,这将是道人自出道以来最大的杀劫!

  哪怕相距几十里,看到哪夹杂着寒光的锵锵作鸣的飞剑,道人依旧感到触目惊心!

  “此地暂不可留!”道人修道无数载,他瞬间便作出这样的判断。

  莫提那飞剑无数,且都带着不可匹敌的威势,仅是其中一剑,道人便没有把握接下。

  道人极速远遁至云拙峰山门前,他立足在剑尖之上极目远眺。

  不多时,道人深呼口气。他情绪波动的厉害,那种临近死亡的压抑感,道人已不知多少年未有过了!

  幸是那威势不可匹敌的无数的飞剑,并未追着道人杀来。道人虽心生恐惧,但他还是瞬间便做出判断,眼前那无数的黑色飞剑,是那妖邪的黑色道纹所化,其诡异的厉害,似乎并不能挣脱死河的束缚。

  “死河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道人眺望远处,喃喃低语着。

  忽然一道雷光闪现,晴天霹雳最是触目惊心!

  死河之上的天空顿时风起云涌、雷电交加,这恐怖的景象犹如回到史前时代一般!

  死河河面上狰狞咆哮着的无数凶兽皆向那天雷轰去。

  然死河中,突然生出黑色烟雾,其不像寻常炊烟袅袅,而是迅疾着的冲向空中。一时间的,那轰鸣的雷声竟更加肆虐猖獗。

  源自死河,升于天上,黑色烟雾转而化云,其遮蔽了雷云。

  世间近乎黑暗,光芒被完全掩盖!

  道人凝视着天空上的那一大片黑云,眉头紧皱着。死河来历不明,纵使翻遍古史,也未必能找到关于其来由的半分记载,而死河的可怕,是世间人无一敢去招惹试探的。

  道人的心思沉重,他仰视着看着天空上的黑云,心中亦怀揣着惊惧不安。不知为何,他隐隐生出一阵情绪,世间要有灾难降临了,纵是末日来临,他也不会感到稀奇,因为搞不好的,下一刻便是末日!

  雷声太大,那死河河面上的凶兽竟都沉静下来,它们也如道人一般望着天空。

  “为何那黑云初显,死河之上所显化的头头凶兽皆寂静,它们当真一本同源,亦或是就连这些实力均能毁天灭地的凶兽都曾被其治的服帖,而今日这些凶兽欲要挣脱而出,故黑云显现,要将其镇压?”道人心中打鼓。

  风云交错,天雷滚滚,然有黑云压峰峰欲折,雷光全然不能将其穿透。

  道人虽心悸,却还是努力使自己镇定。

  不知是否是道人自己眼前出了幻觉,他觉得整片天空都成了一片黑色,都被侵染!

  忽然间的,道人遭受到了生平从未感受过的强大的威压,他心里清楚,这股力量,源自头顶上的黑云!

  显然,这股力量远胜死河上所显化的种种凶兽。

  天上的黑云逐渐向下飘落,其每下降分毫,道人便觉得承受的威压成以倍增!

  道人已无法承载如此强大的力量,他的眼睛嘴角,都有真血渗出,甚至身上的骨头已不知断了多少,神秘而恐怖的力量压的道人就要跪下,可他哪能屈服!

  危机时刻,云拙峰下突然有一道金色光瀑激起,道人被其罩护着,但这只能减免自己所承受的威力。

  道人目瞪口呆,他居于云拙峰不知多少年月,却从未见,古籍中也从未提到过。他从未想过,这云拙峰下,竟摹刻着如此强大的阵纹!

  道人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上所承受的力量已万不存一,但随着黑云愈来愈强的压迫与威力增长,他已完全不能承受,身骨断裂时咔咔作响。道人强撑着不使自己跌倒,纵然眼角崩血,身体摇摇欲坠,可他却眸光大盛,被血染红的牙齿紧咬。道人不顾自身,用尽全身修为,抬首望天,欲要将其望穿。

  然更使得道人惊悚的一幕显现,黑色的云雾突然散下一块,竟逐渐凝化作一柄天刀,朝向光幕中的道人立劈而来!

  道人的头发被震的散乱开来,黑色的发丝飞扬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挡下,面对全然压倒性的力量,他的心里几近绝望。此几乎不可匹敌,道人唯一的倚仗,恐怕就只有这道光瀑了,可面对天上黑云的压迫,此光瀑就显的有些不够看了,而携带者杀意所凝化的蔽日天刀,他又如何接下?

  纵道人修为高深,却仍不能看到天刀飞下,不足瞬息之间,黑色的天刀便劈在道人外的金色屏障之上。

  顿时间的,道人感受到了远胜传说的威压。方才道人在抵抗来自黑云的压迫时,就以几近用尽全身气力,且伤势严重,俨然属于奄奄一息境地。然天生变故,道人境遇愈发恐怖恶劣,他无理由束手待毙,而是强提血气,燃烧精血,爆发自身极尽力量,将自己的力量融入屏障之中,他会坚持!他知道这是在压榨自身潜力,也是在燃烧生命,哪怕他知道自己是在以卵击石……

  天刀的力量惊世,像是超越了这片天地所允许的极尽,金色屏障上渐渐出现缝隙,瞬间便崩碎,道人身子横飞,由天上跌落,他的嘴里吐出精血,而他祭炼无数年月的长剑也粉碎,黑暗临世,但那空中飘零的血液却红的更甚了!

  黑色的天刀在劈碎金色屏障后,便重化云雾,归于黑云,再次凝为一体。

  “吼!”

  无数的凶兽在怒吼在咆哮,它们似乎与那黑云为不世仇敌。然那股力量在逐渐增强,而无数的凶兽也按奈不住,这一刻,它们竟合力,共同击向那遮蔽了天空的黑云!

  “砰!”

  一声巨响,无数凶兽尽粉碎,它们败了。

  自始至终,那黑云都未显化出任何手段,只是简单的落下,但这便让死河上出现的无数实力滔天的凶兽承受不住,甚至它们合力发出最强的一击,却未让黑云有任何变化,像是那么的不屑一顾,乃至于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

  数不尽的凶兽那巨大的身体或倒下溶于死河,或崩碎重化死河之水,难在作浪。

  一尊巨大的不可名其状的凶兽眼望四周,刚刚那无尽的身影只留有自己了,它的眼中竟闪烁些许伤感。最后时刻,它竟瞪向天上那团似乎为法则秩序的黑云,而它的眼睛竟不再是黑色,而是金色光芒大显,爆发出两道光束。

  金色的光芒仅存一瞬,便消失不见,凶兽的躯体砰的崩碎,失去法性,重化为死河水。

  随着这些凶兽皆消失,那天空上的黑云便携带着毁天灭地之势迅速落入死河中,似是要将所有的一切镇压。

  死河恢复一片死寂,平静的吓人,与方才的景象,属实天差地别。

  死河水从来为死河水,纵使刚刚发生了那么多,可死河河畔上,却未有一滴死河水。无论凶兽如何轰击,掀河吐风,却仍未将一滴死河水打在河畔之上,这才是最为诡异的!

  雷鸣电闪之声贯彻天地,但却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因是黑云不见,黑云消退,天空终明,一片死寂的死河水上,却在无风无浪之中,由不知其尽头为何处的一头缓缓飘来一尊棺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