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哈喽我的逆鳞 > 正文
忘忧丹(六)
作者:羡霜  |  字数:6623  |  更新时间:2020-06-16 08:44:26 全文阅读

一楼大厅的灯非常亮,照的双眼都有点快睁不开,刘新伸出手挡了一下眼适应了一下道:

  “李阿姨,您来了就是不一样,今儿大厅的灯终于全开了。”说完便也没有太在意,着急忙慌地就和齐楠上楼。齐楠刚来这个学校,才知道这个宿管阿姨是新来的阿姨,不过也没有太在意。刚要跑进楼梯口,就听后面“咚”的一声随后就那个宿管阿姨喊了一句:“哎呦!”

  在又听见一声“咚”时,齐楠心里是毛了一下的,不过等回过头见宿管阿姨摔地上时,就又赶紧回去扶那个阿姨起来,“阿姨,怎么样?要去看医生不?”

  那宿管阿姨在齐楠扶她起来时,伸手不经意般握住了齐楠左手手腕,以及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手表。在宿管阿姨握住齐楠的手表一会儿后,表盘上刚刚发出的粉色光芒就不见了。

  “哎呀,没事儿,我值班室里有药一会儿哪儿伤涂哪儿就好了,你们赶紧上去吧!”说完就推两人上楼。齐楠两人见那宿管阿姨走向值班室时脚步正常,像是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便就没有再管,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方便晚上身体不舒服时联系,然后就和刘新上楼去了。

  耽搁了这么久,宿舍楼已经熄灯了。为了省电,学校宿舍楼道中都是安装的声控灯,齐楠和刘新为了不影响到其他学生休息就打着手机灯慢慢的向楼上走。

  第一次遇鬼打鬼还打赢了,感觉确实很爽,但是过一阵后的“冷静期”也确实会感觉后怕,刘新的小腿到现在还是一抖一抖的,胳膊紧紧的抓着齐楠的胳膊。

  “小七,咱们到几楼了?”

  “应该到5楼了吧,还有一……”听见刘新问自己齐楠一边回她一边用手机灯光照楼道楼层的指示牌,这一看自己也懵了。

  灯光照射下的指示牌上清清楚楚的写了个数字“2”。

  刘新见齐楠站在了原地便小声问:“小七,咋了?”说着自己也顺着灯光看向那个指示牌,这一看刘新也懵了,都顾不得小声儿了:

  “我次,不会吧,2楼?我记得没有4楼也有5楼了!”

  齐楠下意识的去看自己左手上的手表,表盘非常平静没有发光也没有异常。但是齐楠的内心还是有点不安,总觉得那个地方有点不对劲儿!想了想便对刘新说:

  “按恐怖片的情节看,咱们赶紧下楼出去吧!”

  在下楼前,齐楠想拿出刚在食堂打完鬼后收好的鞭子来防身,但是这次念了咒语后鞭子并没有像刚才一样出现,在这样的情景下齐楠脑门出了一层冷汗,

  “难道念错咒语了?”

  “哎,小七你的鞭子咋回事啊?睡着了?”

  “不知道啊!”在齐楠要再次念咒语时,就听刘新喊了句:“小七,小心后面!”接着就把一摞符咒扔向齐楠的后面。

  听见刘新的话,齐楠拿着手机转身向后看,这一看差点没把心吓出来。只见那个刚才在食堂门口的那个女鬼出现在她们所站位置不远的楼梯台阶上。还是一样的头向下,头顶和右半边脸深深凹陷在里面,后边楼梯上一道长长的血痕。与刚才不同的是,这女鬼周身布满了许多黑气。

  一摞符咒下去,几乎都被那女鬼周身的黑气阻挡然后慢慢自燃消逝在空中。

  “我去,小七她好像升级了!”

  “先别管了,咱们赶紧跑!”说完就想拉着刘新一起往上跑,但是手机灯光一扫前面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楼梯,前面只有一层护栏,这就是最高的一层!

  “咚咚咚”那女鬼正在向上跳动,情急之下齐楠拉开旁边楼道口的门,“咱们先进去找藏身的地方吧!”

  等齐楠她们进入走廊,走廊里的灯还亮着,齐楠发现她们好像是在一个宿舍楼里,不过与齐楠她们学生宿舍的门不一样,这个走廊中几乎宿舍的门都用装饰品装饰着。有的门上贴着布花儿;有的贴着趣味的对联;还有的在门上挂着几个小玩偶……

  这时,齐楠就听身边刘新语气颤抖的说了一句:“这……这不是刚……刚才看见的教师值……值班的宿……宿舍楼吗?”

  齐楠:“你来过?”

  “上次被庞老师值班时,我在她宿舍里罚写过单词……”

  齐楠……“那怪不得只有两层了!我觉得那个女鬼是故意引我们到这儿来的。”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先赶紧找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随即两人就四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齐楠一边敲宿舍的门一边尝试着拿出手表中的鞭子。其实,齐楠和刘新在食堂门前看在那女鬼的样子时就大概猜到她就是早上那个跳楼自杀的学姐,但这位现在的样貌真的是“惨不忍睹”,两人又没有捉鬼的经验和能力所以刚才吓得两人光想着逃跑或者不行的话就来个硬碰硬了。

  现在齐楠又想起晚自习前看的那本日记,记得外婆对她讲过:有的人死后如果在世间还存有执念没有完成呢话,是去不了冥界、投不了胎的。

  “实在不行的话,要不咱们和她聊聊化去她的执念让她走?”

  听见这话,刘新停下敲门的手,“哈?”

  “咚咚咚”声音越来越近,走廊上的灯也“刺啦刺啦”地一个接着一个的灭掉,四周越来越暗。“我艹”齐楠感觉一个晚上前十几年的脏话都骂了,实在不行,就真的只能谈判了!

  “刺啦”走廊里最后一盏灯也灭了,不过幸好齐楠和刘新并没有关闭手机的照明灯,所以四周到也没有陷入完全的黑暗。

  “咚咚咚”就见那女鬼从黑暗中慢慢进入齐楠她们灯光所照的范围。

  用手机在黑暗中照明有一点不好,如果看见啥可怕的东西,那将会更加可怕!

  但那女鬼在距离齐楠她们两步远时就停着不动了,用只剩的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齐楠和刘新。齐楠被看的心里有点发毛,过了一会儿后见那女鬼还是没有动静,便问:

  “请问,你是不是李清学姐?”女鬼还是一动不动,接着齐楠又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那女鬼愣了一会儿,用“走路”的半截脑袋诡异的点了下头。然后李清抬起手杨了一下,只见走廊中的一间宿舍门忽然打开,在齐楠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李清又一杨手,齐楠就感觉自己被一阵强劲的风吹的飞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和齐楠一样,刘新也摔在了地上,随着两人摔在地上,李清便不见了,“嘭”的一声门关闭的声音后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齐楠动了动摔痛的胳膊扶着刘新一起站起来,“哎呦!我的屁股呦!呀!小七,你的手指流血了!”齐楠也感觉到了手指的疼痛,抬手一瞧果然左手的手指不知碰到了哪里划了一个口子,血液从口子里流出来。

  “没事儿,小伤口,用纸巾擦擦就好。”齐楠拿出纸巾一边擦手上的血迹一边观察四周,发现她们被李清打入到了其中一间宿舍,宿舍里很简单,只有一张单人床,床旁边还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摆满了教材、卷子和一盏小台灯,书桌下还有一个垃圾桶。

  “小七,门锁了,李清把我们弄到这儿来干什么?”

  “不知道,可能要我们了解什么吧!”

  刚说完,就听见外面走廊中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走路声。在这诡异的宿舍楼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齐楠看床上铺的床单正好垂在了地板上,就向刘新指了指床下小声说:“我们先藏起来。”

  两人刚在床下藏好,宿舍门就被打开了,接着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必须弄到钱,别忘了为了你我连姓名都改了!”

  听到这儿,齐楠和刘新互相看了下,这是钱明明老师的声音,她好像在和什么人打电话,直觉告诉齐楠接下来钱明明说的话会非常“有用”便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接着钱明明又说话了:

  “我也是为了咱们家沾光,你看你哥哥和嫂子他们多羡慕我们,要不是我想办法成为第一中学的老师买了房子,你到能到这大城市里打拼吗?

  这次的优秀教师的第一名也必须是我的,所以这次钱一定到位,趁这几天赶紧捐给养老院,这钱花的值。

  哎,儿子回来了?让他接个电话。

  儿子啊!吃饭了没有,又拿奖了?是不是第一名,真棒!等我回去我奖励你啊!没事别光往家跑,多在学校学习学习,争取毕了业,进入国企啊!

  什么?这时候你想改教育专业?你脑子整天想什么呢?当老师能挣……”钱明明降低了一点声量继续说:

  “当老师能挣多少钱?你可是名牌商学院的学生,我当年学习在我们姐妹中是最好的,但你看现在,我挣得钱最少,你要考虑清楚啊!我可都是为了你好。行咱们以后再说吧!晚安。”接着就传来挂电话的声音。

  安静了一会儿,就听好像在翻什么书本,齐楠小心翼翼的拉开一条小缝方便看到外面的情景。宿舍里只亮着一盏暗黄色的小台灯,不过方便齐楠看清钱明明的动作,而钱明明不易发现齐楠。

  通过床单的小缝儿,齐楠看到钱明明好像在翻一个本子,淡黄色的本皮,上面画着一直可爱的小熊,看到这儿齐楠忽然想起刚才在教学楼走廊看到的那一摞本子,接着就听钱明明自言自语般说到:

  “什么警察,竟然说学生跳楼与我有关,什么日记里都是真心话,要真对我情谊深,那就次次考第一名让我好升职高兴高兴,能考第一那我就万般对你好,考不了第一那就别怪我冷落你,再说了,我要是不这样做,你能有动力好好学吗?”说完就把想那本子扔进了垃圾桶里,钱明明想了想又把那本子随便扔在了桌子的一边。

  齐楠在听到“日记”两个字时第一时间就就想到了李清那本日记,正好一阵风吹来,吹开了本子,正好本子的一半垂在桌子边,齐楠正好看到了上面的字迹。这就是李清写的日记,竟然有这么多,不过对于李清这种一天写一个日记的人来说也并不奇怪。

  “怎么什么事都让我担忧心烦,小时候明明我是最优秀的那个,就因为没赶上好时代到现在我要担忧这么多事!哦,对,我的忘忧丹呢?我的忘忧丹呢?”

  齐楠见钱明明从书桌中拿出一个带锁的小盒子,打开锁,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颗黄色的小药丸和一颗绿色的小药丸,钱明明拿出黄色的那颗与水一起喝了下去。

  药丸喝下去片刻,齐楠看见钱明明脸上的忧愁慢慢就不见了,甚至一边写笔记一边哼起歌儿来,就好像刚刚发生令她的不愉快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刘新轻轻拽了下齐楠的衣角,在手机上打了一句话“这老师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齐楠看见这句话点了下头,确实,在钱明明的心中学生只是她上升的阶梯,教师这个职业只是她上升的工具。这就是李清让我们来这个宿舍的目的吗?

  在床底下藏了半天齐楠和刘新腿都麻了半天了,在快要坚持不住时,钱明明嘀咕了一声:“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正好去洗漱。”后就打开门出去了。

  齐楠和刘新又等了几分钟后,才爬出床底。齐楠爬出床底就去书桌上看那一摞笔记本,果然也看到了今天看到的那本日记,刚要拿起一本日记本,就渐渐出现一只惨白的手抚摸着其中一本日记。

  齐楠抬头一看,一个女子正在出现在齐楠面前,全身惨白,头顶个右半边脸非常模糊但是没有血迹,头和脚在正常的位置放着,头上还戴着一个淡黄色的发带。这样的样子比刚才见到好太多,齐楠并没有感觉特别害怕,都快免疫了都!

  “请问,你是李清学姐吗?”那女子轻轻点了下头。接着齐楠又问:“学姐让我们在这个宿舍来是因为钱明明老师吗?”

  这次李清并没有点头,继续用惨白的手抚摸日记本,两行血从眼睛中流出来。然后用十分凄惨的声音说:“生前糊涂,死了才明白,看重了小人,看轻了疼我的人。我只是想让她付出代价。”

  刘新虽然没有看过李清的日记,但这个情景也明白了点什么,问了一句话:“你要杀了钱明明吗?”

  李清抬起头看向刘新诡异地笑了一下:“不,自杀而死我是要在地狱受刑的,我再为了她罪加一等岂不是更可怜?我想让她失去她所认为的最珍贵的东西。”接着在齐楠和刘新两人措不及防的情况下鞠了躬,“有劳了。”然后就不起来了。

  齐楠和刘新……

  看她大有不同意就永远不起来的意思,齐楠看了下手机,里面有刚才录好的音,回到:“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谢谢。”然后李清手一杨,宿舍的门就打开了,“那一起下楼吧!”

  齐楠:“啊?好……好的,谢谢!”

  接着齐楠就和刘新往楼下走,同时李清也在后面跟着他们“飘”。一边往楼下走齐楠就觉得这情景有那么点诡异。刘新小声和齐楠说:“我以为她还是像刚才那样用头跳着走呢!”齐楠想了想那个画面,不觉又打了个哆嗦!

  两人一鬼正往楼下走,忽然刘新停住了脚步,

  “舍长,怎么了?”

  “好像有人上来了。”

  听了刘新的话,齐楠也仔细听了听,楼下确实有一个人一步一步地正在往上走,那个人走还挺不着急。齐楠刚想回过头问李清,就听李清说:“这里不可能还有其他人。”

  齐楠:???

  “这楼是我虚幻的,你们和钱明明都是我想方设法弄过来的,钱明明刚才出去就已经回到了正确的地方。而且,若我没有同意,普通的人是无法进来的。”

  齐楠听完李清说的话心里又发毛起来,她们进来时还有一个宿管阿姨,普通人不能进来,那刚刚那个宿管阿姨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那我的法宝是你封的吗?”

  “不是,你那鞭子确实厉害,原本我以为把你俩弄到这儿来会费点力气受点伤,我也挺好奇你为什么没有用你的鞭子。”

  这时楼下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尖细中带着几分慵懒:“一个凡人竟然会有如此的仙器。”接着齐楠就看见一个身穿古代绿衣女子一步一步走向齐楠她们,在离齐楠不远处,那女子伸出右手打开手掌,上面有一片灼伤的痕迹,“你那个法宝还真是厉害,就算灼伤了手也只封住了片刻,不过时间应当够了。”随着那绿衣女子收手,周围楼梯的景象慢慢破碎,眼前慢慢变成了食堂门前的场地。李清虚幻的宿舍楼碎了。

  不光虚幻的宿舍楼碎了,齐楠和刘新的手机屏幕也同时灭掉了。

  李清在看见那绿衣女子后眼瞳一缩,“是你?”

  齐楠:“你认识她?”

  李清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嗯”字。

  “哈哈哈,看来你没有忘记我,拿了我的东西,现在兑现你的承诺吧!”说完伸出手就向李清袭来。刘新见此赶紧又掏出几张符咒扔向绿衣女子,但那几张符咒落在绿衣女子身上完全没有反应甚至都没有自燃,就落在了地上。

  刘新……“小七,咋回事啊?”

  齐楠也懵了,“不知道啊!”

  “哈哈哈,小妹妹,我已脱离了妖身,成为地仙,那除妖魔的符咒岂能伤的了我。”说完便又向李清伸去。

  这时李清也上前一步接住她的招术,不过没有几招,就被绿衣女子控制住了,“唉,要不是前几日损了半身法力,一招就能把你搞定。”李清在绿衣女子不注意,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绿衣女子,大喊一声:“她要的是我,你们赶紧跑,啊……”李清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绿衣女子一巴掌拍在地上,

  “跑,不不不,我要的可不光是你。”绿衣女子指向齐楠,“小妹妹,有人花重金要我捉你。不要怪我呦!”然后眼色一冷,就向齐楠伸出手去。

  “等下!”

  “小妹妹,还有什么遗言吗?”

  “那个,在你捉我之前,我总得知道原因吧!”

  “拿人钱财办事,你还是问捉你的那个人吧!”说完就又向齐楠伸出了手,但是在打中齐楠之前,一条红色的鞭子挡在了齐楠的面前。

  “终于出来了!”齐楠在听到那绿衣女子说只能封住片刻时就想试试能不能把法宝请出来,幸亏在绿衣女子打中她之前,鞭子正好出来帮齐楠挡住了一击。

  “哦,解封了?当真是厉害,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这凡人能不能用的妥当了,来,我和你玩玩儿。”

  齐楠弯腰堪堪躲过了一击,接着又像抽陀螺一样抽向绿衣女子。那女子轻松躲过,“唉,当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法器!”

  齐楠像小鸡仔一样被溜了一会儿后,齐楠忽然找机会抽了那女子一鞭,不过像刚才那个符咒一样,那女子完全没有什么事儿!

  “哈哈,我早说过了,我早脱离了妖身,你这个鞭子对我也是无用。现在,该我了!”说着手掌上出现一个绿色的法术球,向齐楠扔过去。

  “小七,小心!”

  齐楠赶紧躲开,但也被击中摔在地上,左手正好碰到了旁边一个垃圾桶,刚才在宿舍受伤的那个手指的上楼顿时又裂开了,血液止不住的往外流。

  刘新为了不打扰齐楠刚才便扶着李清在旁边观战了,见齐楠受了伤就想跑过去给齐楠包扎。

  这时,那绿衣女子手掌上又出现一个法术球打向齐楠,齐楠大喊一声“别过来!”接着用双手拉着鞭子闭紧双眼挡在自己前面。只是齐楠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感觉到身上有哪里痛,只听那女子惨叫了一声。

  齐楠正在纳闷儿,缓缓睁开眼睛,就听刘新说了一句:“我的天,小七,你咋突然这么厉害?”就见那绿衣女子离了自己三米远,跪在地上。

  齐楠???

  “小七,刚才她要打你,但是你的鞭子忽然红光一闪,那女子就被弹出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为啥之前用鞭子抽她不行,齐楠仔细看了看鞭子,唯一不同的是,刚才双手拉鞭子时,鞭子上沾上了左手手指的血。想到这儿,齐楠便又在鞭子上涂了点手指上的血,接着趁那绿衣女子还跪在地上又一鞭子抽过去。绿衣女子刚站起身,没有任何防备就又被打趴在地上,且身上留下了一条鞭痕。

  “呦呼!老娘的血这么厉害?”

  “小七,卖血不?”

  齐楠……

  那绿衣女子再次站起身,脸上也变得愤怒起来,可能也意识到了血液的问题,“有意思,竟有如此的血液,怪不得有人要捉你,看来我不能轻敌了。”接着那女子也拿出一条软鞭,不过是绿色的。“来,我们接着玩儿!”

  沾有齐楠血液的鞭子确实比刚才还要厉害,齐楠拼了命的像抽陀螺一样向绿衣女子抽去,倒也抽中几下,在那绿衣女子身上留下了几条鞭痕。不过齐楠是凡人之身,刚才又跑了许久体力已经快要到极限,身上的鞭痕更多,而且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小妹妹,坚持不住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齐楠看向向自己抽过来的鞭子,心想估计是躲不过了。忽然齐感觉自己身前白光一闪,一个高大的人影挡在了自己的前面。接着那绿衣女子又是一声比刚才还要凄惨的叫声。

  看到这个人影,齐楠立马就放下心来,惊喜的喊出声来:“哥,你回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