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平京抄 > 正文
第一章凤凰与珀弥斯
作者:甘1990  |  字数:6477  |  更新时间:2020-07-06 09:42:23 全文阅读

  2070年,平京市。巨大的钢铁城市遮掩了半边的天空,摩天大楼的边缘勾勒出漆黑的夜雾,巨型的立体广告墙和流光溢彩的电子霓虹灯在城市里闪烁着红蓝色的基调,一架架警用的电磁飞船俯冲着气流在一座座高楼之间来回巡逻。

  一架民用的飞船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门前熙熙攘攘,有人出,有人进,载欢载笑的声音和扑鼻的香味却从不间断。

  凤凰从飞船走了下来,一位身着黑袍,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人跟在他身后,陪他一起走进了酒吧。

 灯红酒绿的灯光浸染了酒吧各处,男人们,女人们在舞池里红飞翠舞,姿态妖娆的电子歌姬边唱着《Yesterday Once More》,边让人抚摸着她那虚拟的身体,在这样的梦幻奢糜的场景里,电子歌姬用美妙的歌声回答你:欢迎来到未来天堂。

  有一些人天生就带着魅力光环与贵族的气质。凤凰一进酒吧,大半女生的目光全被他吸引了过来,特别沉醉于嘴角那一抹晏晏的笑意。

  “嗨,帅伙计,给来一杯酒。”凤凰在柜台坐了下来,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侍酒生长谷清志笑了笑,问他要红色、蓝色、还是无色?

  “那要看你了,一般我更喜欢无色的,路易十三?”凤凰从面前的酒杯里抽出一根白玫瑰,放在鼻间闻了闻。

  “只有血腥玛丽,”长谷清志端出一杯红色的酒,上面放了半片柠檬,两根芹菜根,“说到底都是生物基因复制出来的酒,不如这次单纯图个痛快?”

  “按基因复制的来说,血腥玛丽也比较简单,价值也没有路易十三高,像我这种级别的人,应该拿什么级别的酒,跟美女谈情说爱比较合适?”凤凰笑咪咪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血腥玛丽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度数低,不容易醉,不容易贪杯,“长谷清志推了推面前的酒杯,示意凤凰可以喝了,“对美女而言,吸引男人的应该是由内至外的气质、谈吐、举止、礼仪、着装。

  “认识你这么久,你总能找到理由说服我,这就是一杯喝不醉的番茄汁。“凤凰举起血腥玛丽,向长谷清志晃了晃杯中的“血液”。

  “老兄,你总是这么三挑捡四,要不要给你身后的珀弥斯来杯威士忌?”

  “你可真偏心,可是她不会喝酒。”

  “你知道,人总有第一次,而且血腥玛丽也可以给她喝。”

  “切……老兄,你这日本人不会想泡我的人吧,你觉得谁帅些?“

  “我不想争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我的帅是内在的,这几年你不是没见过。“

  “呵……道貌岸然。”

  “我喜欢你用这个词……。”长谷清志是日本人,以为凤凰是在夸他。

  “你喜欢就好,你帅气的轮廓在我眼中如此清晰,”凤凰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端起腥红玛丽仰头一饮而尽,把空着的鸡尾酒杯放到桌上,“给我倒杯威士忌,我回来喝。“

  凤凰扭头,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色貂皮大衣的美女,金发碧眼,在暧昧的光线里裸露着充满雌荷尔蒙的洁白的双腿,就像波斯猫的爪子在心底轻轻的抓挠。

  “那个女人确实很漂亮,等你凯旋归来,”长谷清志一眼就能看出凤凰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事情,笑着摇了摇头,给另外一位顾客倒上了一杯酒,“说实话,我更愿意看到那个女人扇你一个巴掌,叫你到处到粘花惹草。“

  “谁叫我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凤凰敲了敲桌子,露出了微笑,临走前,还嚣张的扭了扭自己的性感的“小蛮腰”,让长谷清志看了想打他一顿。

  有些女人天生就比较缄默,珀弥斯就像一个不会说话的幽灵,只是静静的跟在凤凰的身后,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凤凰拿着那一枝白玫瑰,朝那位性感的“波斯猫”走去。

  贝拉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但不代表他愿意被一群脏肮的男人给骚扰,天知道她来这里,只是来看喝酒消遣的,她正敷衍的应付这些痴汉,却发现一位身高挺拔,五官俊朗男子向她走来,嘴角还噙着太阳神阿波罗般气质的微笑,显得那么放荡不羁,又显得那么令人目眩神迷,温文尔雅。

  “这还真是一个吃人的恶魔。“贝拉在心里暗暗惊叹。

  “嗨!”凤凰走到了贝拉的面前,把手中的白玫瑰叼到了嘴里。

  “嗨。”贝拉朝凤凰轻轻张了张手。

  周围的这些痴汉看到了凤凰,竟没有再纠缠贝拉,都纷纷离开,去寻找到别的猎物,这让贝拉觉得很新奇,不禁多看了这位花花公子几眼。

  “你的眼睛真漂亮,就像深蓝色的海洋之心,”凤凰上前一步,离贝拉更近,脸上的笑甚至变得更邪魅,让人呼吸都要短一截,“还有你这张纯白无瑕的脸庞,比那些人造的“式神”,都要完美得一百倍,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就需要像我这懂得欣赏的绅士,细细的品尝。”

  “不,我只是来这里消遣的,绅士就算是要品味,也需要得到了别人的允许。”贝拉往后退了轻轻的退一步,扶住了红色的椅子,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却仍盯着他。

 凤凰站直了身体,动了动鼻子闻了闻,笑道:“我一向很尊重女性,可是我在你身上明明闻到了玫瑰的香气味,是艾菲萝牌子的蓝色迷情系列,昂贵的奢侈品,刚好和我手上的玫瑰很搭,错过不是太可惜了吗?”

  “玫瑰不是在酒吧随处可见?”

  “看来你不经常来这间洒吧,在这个酒店大多数人都听过我的名字,都知道我送给女人的玫瑰,都是货真价实的玫、瑰。”

  “你是说……。”贝拉的眼睛像星星亮了起来,稀缺而真实的东西总能给人带来一种兴奋感,更何况女人都喜欢美的东西。

  “并不是基因复制,”凤凰压低声音,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你身上真香啊,这朵玫瑰最适合你。”

  “你叫什么名字?”贝拉抬起头看向他,脸上出现了暖笑,脚步更往前走了一步,两人贴得很近。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着让女人难以抵挡的魅力,就像是阿波罗用手中竖琴弹出来的乐音,在河里折射出光芒的碎片金箔。

  “你想知道?但是这要付出代价的。“凤凰十分自然地抬起贝拉的下巴。

  “我记得,是你找我先说话的……。”贝拉口吐芬香,暗红的色调里,充满着酒精迷幻味,周围的人大多都在抵额摸腰的共舞,更何还有那位虚拟歌姬——性感的“领舞者”。

  那又怎么样呢,难道你不想跟我共度良宵吗?”凤凰用手指摩挲着她那牛奶般滑的肌肤,“我可以为你讲讲佐罗的故事。“

  “佐罗,那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我喜欢英雄,但你得告诉我,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贝拉直盯着凤凰的眼睛,用手摸了摸被酒精染红的脖子,充满挑逗的意味。

  凤凰笑了笑,回答:“刚刚我不是回答你了吗,就在刚刚……。”

  共度良宵,贝拉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词,脸变得微红,说道:“我听说过那个词,你是中国人?”

  “生在平京市的中国人,”凤凰松开贝拉的下巴,将白玫瑰竖在她的面前,“现在佐罗要去给你准备惊喜,你要给我倒数七分钟,倒数七分钟我就会重新出现你的面前,像勇士一样归来。”

  “七分钟?我发觉你还真会吊人胃口。”

  “除了让你更你喜欢我,不然我不会吊你任何胃口。”

  像贝拉这样的性感漂亮的“波斯猫”,凤凰就喜欢慢慢撩拔她的心弦,抚摸着想要亲昵的脖颈,像剥洋葱一样让她的心灵愈发颤荡。

  女人是杯美酒,需要慢慢品尝。凤凰深深嗅了一下贝拉脖间的香水味,赞叹这秀色可餐的美妙,便拿着白玫瑰翩然离去。贝拉肯定会心甘情愿的等这怦然心动的七分钟。

  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士,拿着酒杯,左顾右盼,嘴里虽然喝着酒,但在这昏暗的光线里,显得他的眼神格外的清醒,就像黑夜里倒立在树杆上的猫头鹰,随时要捕猎从草丛里窜出的老鼠。

  他叫格烈,来到这间酒吧,是来执行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注意到没人注意自己,他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外,估摸一下时间,将酒杯放到了垃圾桶上面,转身打开卫生间的门溜了进去。他没有看见的是,自己不过进去几秒,凤凰就从人群里挤出,也跟了进去,眼神里闪烁戏谑的目光。

  格烈行事一向很小心,看了一下四处无人之后,他又溜进了最后一间厕所里,弯腰从抽纸屉的隔层里摸出了一把银色的金属刀柄。

  空无一人的厕所很静,只有水龙头一滴一滴往水池里滴着水珠。凤凰悄悄的把厕所的门给反锁,一只手伸进口袋,朝最后一个厕所走去,吹着灰谐的口哨,在有点湿滑的老旧地板上踏着轻松的步伐,在这个昏黄的空间里“哒哒”的作响。

  是谁走进了厕所,是谁在故意的搞怪?而脚步离愈发的近了,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魔鬼敲响了丧钟。格烈的手指到了金属刀柄的指纹认别码,银白色的电磁便从金属柄里伸出了出来,缓缓形成具有超强破坏力的刀刃,他扭头仔细的听着脚步声,把电磁刀横在胸前。

  凤凰仍漫不经心的走着,把白玫瑰叼在口中,从风衣的口袋拿出黑金色的金属刀柄,大拇指按下指纹识别码,紫色的电磁刀刃从按孔里伸了出来,斜在了地面。

  头顶的吊灯默不敢言,散发出来的光芒似乎在肃杀之气下收缩到极致,耳边的脚步声似乎就在自己的面前踏响。

  霎时,蛰伏已久的格烈踢开厕所的木门,乘空朝敌人斩去,空气中似乎能看电磁刀划过的残影!

  “当!”电光火石之间,凤凰瞬间抬臂用电磁刀格挡了这致命一击,眼神也此刻像两抹两片刀片一样朝横格烈横去。

  “鬼忍?!”格烈看到了凤凰手中的黑金战刀,眼神瞬间暗到了极致,“死,死!”

  “呵!你这机械般声音,出卖你的身份,伊卡洛斯。”凤凰连挡格烈数刀,然后转身一个侧踢将他在马桶上,马桶瞬间四分五裂,爆成一堆蓝色的晶体。

  能身为鬼忍,他们的基因大多经过了强化,这一侧踢之下,直接让洛烈这强硬的身体丧失了一半的感知,洛烈还拼命的想要抵抗凤凰的攻击,但在几招之下,凤凰轻易的挑飞他的电磁刀,将刀尖的抵在了他的脑袋上,渗出红色的液体。

  “身为数字人,为何屡造杀戮,还灭人全家?为了自由的真的要这样做?”凤凰收回电磁刀,从嘴边取下白玫瑰,将皮鞋踩在洛烈的头上,迫使他的眼珠睁得更大,“在你们在伊卡洛斯的系统里,就没有仁慈这两个字?”

  明明现在的处境惨得像只败狗,此时洛烈的眼睛里却出现了像宗教一样的狂热,从蓝色的眼睛里能看出几丝电流在疯狂的窜动,笑道:“我们不是式神,我们是伊卡洛斯,为了圣战,总会有人牺牲,就算你们拘留我,我总有一天,会杀死你们更多的人,一切都为了圣战!”

  “圣战,好一个圣战,我喜欢这两个字,”凤凰听了这两个字反而从嘴边绽出笑容,“那你觉得我对你所做的一切,又叫做什么呢?“

  “一条走狗!”洛烈啐骂道。

  “不……是生意……你是活生生的金钱!”凤凰的脚下手用力,洛烈的骨头都有点踩扁,从表皮裂出了蓝色的晶体,并不断的流出红色的“血液”。

  洛烈虽然是数字晶体制成的“人”,但他们也有系统输入的触感和思想,它们也会从核磁芯片里感到恐慌、痛苦与绝望,掩藏在那快破裂的双蓝色的电子眼里……

  “一切为了圣战……。”洛烈从嘴唇里说出仍是这句话。

  凤凰莞尔一笑,低身把玫瑰花放到他的胸口,抬起电磁刀,一刀插进他心脏的位置,红红的“鲜血”继续流了出来,淋在那朵白色的玫瑰花,杀人对他来说,就是为了一件充满艺术气息的事,举手投足之间皆是窒息的优雅。

  “你口中所谓的圣战,就是你此刻死亡的理由,但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去,我不像你们这么残忍,我是仁慈的,我要让你看多这个世界几秒,感受这个世界最后给你的关爱,我要你听听门外那些歌姬给你唱的赞美歌谣,我要你好好幻想门外耸入云端的埃达尔铁塔,午夜十二点散出七色玄光,可惜,你这台机器再也见没有机会看到那美丽的时刻了,因为圣战已将你胸口上的玫瑰染成了红色,一如你眼中的悲悯。”凤凰低头拿起红玫瑰,几滴“血液”滴在了洛烈的身上,随着体内的能量液不断的流失,一阵不稳定的电流在他身上流窜,使他的身体有点痉挛。

  际临死亡之时,看着把自己的血液慢慢放干的“制裁者”,洛烈这个虔诚的电子信徒,却在脑海里突然联想到了一个神的名字——洛基,一位说得比“天使”动听,做得比“恶魔”还残忍的邪神。

  刀刃已经从自己的身体里抽了出来,身体里的“血液”也接近干枯,头顶的天板是闪断的黑色,系统运转也接近死机,洛烈想,这一刻终于要来临了,终于要结束了。

  “系统崩溃接近百分之百,自动启动删除程序。”洛基已经做好了死机的准备,他却再次看见了那把死亡的黑刀,迎着头颅插进来!

  残忍切断了空气的喉咙,也切断掉了落基的眼睛,凤凰一脚踏破他的身体,身体爆出的蓝色晶体像破碎的花瓶一样“叮灵”撒落了一地,淌出半地“血液”,弯腰从他的尸体里拿出了核磁芯片。

  厕所外的水龙头依旧在滴着水,凤凰从厕所里退了出来,收回电磁刀,慈悲的念着亡灵词,更像是讽刺:“伊卡洛斯可以像西班牙斗牛曲那样英勇,但不能像两百公斤的牛那样横冲直撞,不然,英勇的斗牛士会披上红披风,拿上十字头剑,面对,你的疯狂。”

  珀弥斯拿出白色的手帕,为凤凰拭去脸上几滴“血液”,重新站在他的身后。

  凤凰重新把红玫瑰叼到嘴边,一只手插进口袋,踏着轻松的步伐,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声音斥耳,色彩斑斓。凤凰扭头看向窗外,一辆印有三角标志的电磁飞船落到了门口,一位身穿西服的中年男士从飞船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两位身穿和服的女人。

  “山本谷城,你真该感谢我,不然死的就是你。”凤凰盯着中年男士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转身,他来到了柜台前,长谷清志已经为他准备了一杯伏特加。

  “番茄汁味道不错,凯旋归来了?”

  “不……完成了一半。”凤凰一口喝完了伏特加,并从口袋里把核磁芯片和电磁刀柄给丢进了杯中,然后转身走了。

  “嘿,你每次都这么潇洒。”长谷清志不满的嘟囔着,眼睛却转得比谁得快,手脚利索的把水杯给放到了柜台里,拿块红布给盖住了。

  贝拉感觉时间过得很慢,那些跑过来找她搭讪的男人们,贝拉都不想搭理他们,看着周围的狂欢也觉得有点索然无味,除了多看了一眼刚刚进来的山谷谷城,她的眼线几乎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三秒。

  “嗨!”凤凰悄然的出现在贝拉的身后,握住她的蛮腰,顺势把那枝红玫瑰放到了她的鼻尖,“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你觉得它香吗?是不是觉得比之前更好看了?”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你会变魔术?”贝拉能看见这枝玫瑰变得娇艳欲滴了,连散发的香都变得深入骨髓了,还是因为这个男人挑逗的动作?

  凤凰感到好笑,说道:“魔术?我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个词了,但这不是变魔术,这是一种真正的艺术,我还有很多种艺术,我们可以回房间慢慢聊,自由女神,怪盗杰克?”

  “我喜欢泰坦尼克号……”

  “很少有人喜欢那么老的片子。”

  “那你看过吗?“

  “不……正好我们回到房间,正好,你给我好好讲讲泰坦尼克号的故事。”

  凤凰握住贝拉的蛮腰,贝拉轻靠在肩上,两人往房间号177的方向走去,那是一条通红的走廊,左右有男有女,大多在耳鬓厮磨,互相调情。

  “现在你能告诉你的名字?说不定我也会给你一个惊喜。”

  走到了177门口,贝拉住了吴天宇的领带,下巴抵在他的胸口,诉说着禁果的秘密。

  “我有很多个名字,但大家我都叫凤凰,你也可以叫我佐罗。”

  “我从见过像这么幽默风趣的人,你的身份卡的级别一定很高,是B级,还是A级?”

  “你过会你就知道了。”凤凰从右口袋里掏出一张晶体材料制作的紫色卡片放到了门前的识别码上,系统传来电子声音:“级别A级,允许进入,欢迎来到紫色酒吧,编号76612先生,您的到来是我们的荣幸。”

  只有智商超过140,并在平京市身处要位的人,才会在他们的身份卡录上A级。

  “整个城市三百万的人口,拥有这种身份卡不会超过三万,你能有这么高的级别,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这跟你现在的气质很吻和,凤凰,你不想知道我的级别吗?”

  “整个三百万的人口,在拥挤的人群里,我却第一眼找到了你,用中国一句古话来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既然拥抱在一起,我为什么要在乎你的身份?”

  这个男人真是太会说话了。贝拉和凤凰相视一笑,凤凰把她拥入177房间,而贝拉却发现珀弥斯也跟进来,之前她从未太注意的一个女人。

  “她怎么也跟进来了?这个女人,是你的式神?”贝拉指向站向门口的女人。

  凤凰回答,不是。

  “你的秘书?”贝拉又问了一个身份。

  凤凰再次摇了摇头,笑道:“我不能描述她的身份,但她不会离开我,也不会在这里说上一句话。”

  “我们的房间多了一个不能说话的女人?”贝拉有些难以接受,仍看着门口那个女人,“我没有你想像中那么随便。”

  被人评论,被人盯着,弥珀斯一句话也不说,像一个幽灵站在门口。

  “你可以把她当做一座女武神的雕像,一座雕像在房间里再正常不过了,”凤凰再次抬起贝拉的下巴,“在这个酒吧里的所有女性都知道,我的身边跟着一座“女武神”的雕像,也不要问为什么,就像你不知道佐罗为什么要带面罩。“

  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突然,贝拉像八爪鱼用双手环上了凤凰的脖子,主动亲吻了一下他的脸。

   “我知道那些女人为什么会接受这种奇怪的事,因为你足够令人着迷。”

  暖红的光弥漫了整个房间,房间里的电子音响的播放着动人的音乐,珀弥斯仍像个幽灵一样站在门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