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阿拉德冒险日记 > 正文
第十八章 悲惨的夏洛克
作者:番薯k  |  字数:2370  |  更新时间:2020-05-15 08:33:18 全文阅读

从凯诺出现的那一天起夏洛克的悲惨生活就开始了,他的摊子被凯诺无情的一脚踹翻,商品撒了一地。

  “你干什么?怎么会这样的无礼。”夏洛克生气的质问,但凯诺不以为意。

  “去,把这老家伙的屋子给砸了。”哥布林们听到了凯诺的指挥,不敢违背,纷纷上前将夏洛克的房子砸个稀巴烂。

  “住手,住手,你们给我住手。”夏洛克拄着拐杖上前阻止拆房子的哥布林,但身体单薄的他被强壮的哥布林队长一把推倒在地。

  “你个老东西,是不是找死?”哥布林队长嘴里骂着更是一脚踢在了夏洛克的胸口上,差点要了夏洛克的老命。

  “你们这些只会蛮力的哥布林,只能待在世界的最底层真是活该。”夏洛克破口大骂,但这句话就像一根针一样刺进了凯诺的心里。

  凯诺瞪大双眼满脸的怒火,它要让这只老哥布林常常苦头,因为现在格兰之森整个哥布林种族的命运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它不允许有异样的声音。

  哥布林种族每隔百年都会出一个白色哥布林,出现的白色哥布林身上肩负着复兴伟大哥布林种族的使命,同时上天会赐予这个白色哥布林召唤雷电的力量,现在这只哥布林已经出现,它就是落雷凯诺。

  凯诺深知身上的使命,自降临到这个世界时它比任何哥布林都努力学习本事,能吃苦,同时有拥有坚韧不拔的性格,因为在凯诺的心中有着复兴哥布林种族的大梦,但事实却是残酷的,要复兴一个种族凭吃苦和坚韧的性格是完全不够的。

  它需要别人的帮助,但哥布林都是低智商的种族,谁能帮助他?

  夏洛克的出现引起了凯诺的注意,不得不承认夏洛克的智商远超一般的哥布林,凯诺很想将夏洛克拉拢到自己的身边,但因为根深蒂固的蛮力为勇的思想,让凯诺的内心一次又一次的忍住了。

  “这可能是上天在阻挡我复兴哥布林种族吧?”每当听到夏洛克被欺负的消息时凯诺总是这样自嘲。

  它试着将想把夏洛克变成自己副手的想法告诉别的哥布林,但很快被手下的哥布林否决,态度是那样的坚决,像是要与自己决裂一般,终于为了大局稳定,凯诺彻底放弃了夏洛克,因为聪明的脑子在哥布林种族里远比不上一双有力气的双手。

  “把这老家伙给我绑起来,带回去。”夏洛克的谩骂让凯诺十分恼火,它现在不想赶走夏洛克,而是想慢慢的折磨哥布林老头夏洛克。

  夏洛克被哥布林队长绑着带到了雷鸣废墟里,那里是哥布林的老巢,在这里的日子夏洛克可以说是生不如死,这段日子是夏洛克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哪怕日后想起夏洛克也是怒火中烧,气的两眼冒火。

  “你们怎么忍心对待我这么一个老家伙啊。”雷鸣废墟里白天夏洛克要深受欺辱,晚上更是不得休息,吃不饱,穿不暖,他真的感觉自己这把老骨头支撑了不了多久了。

  那些小哥布林甚至会把夏洛克吊在树上当靶子用来练习射箭,难以想象夏洛克是一个老哥布林。

  夏洛克是底层哥布林中的最底层,甚至连洛兰来的哥布林都能随便欺负他,后来它想到了自杀,因为这样的日子他看不到头。

  就在冒出自杀的念头时夏洛克收到了儿时玩伴的来信,漫游者麦吉,那是一位神枪手哥布林,现在的麦吉已经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热血八番街落脚了,它有些怀念这个儿时的朋友所以写了封信来问候夏洛克的近况。

  在信中麦吉向夏洛克讲述了自己游历时遇到的种种困难,不过困难面前麦吉经常想起夏洛克那张笑脸。

  信中写到:亲爱的夏洛克,你知道吗,现在我遇到了让我无法解决的困难,我想到了死亡,在我看来要想结果所有的难事,只有死了才能做到。但在我下定决心要死去的时候突然在天空中看见了你的笑脸。你的笑脸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我很羡慕你在遇到困难时能随时保持那微笑的表情告诉自己能克服困难,一定能迈过去这道坎。

  在那个雨夜夏洛克看完麦吉的来信佝偻着身子抱头痛哭,渐渐的夏洛克哭泣的脸开始尝试微笑,那个笑容很丑,但最少夏洛克笑了,这是悲惨的日子以来夏洛克脸上第一次露出微笑,他不是遇到了什么让自己开心的事,他只是想用微笑让自己有活下去的动力。

  就算现在的生活百般曲折那又怎样,我心底里的笑容始终无法被撼动,而曲折的生活也始终无法打倒我。

  夏洛克咬着牙挺住了雷鸣废墟里屈辱的生活,最后它用金钱买通了看守自己的守卫,逃离了雷鸣废墟,夏洛克一直逃,一直逃,终于逃到了赫顿玛尔的后街,在这个无人注意的后街里生活了下来。

  但凯诺依然不肯放过夏洛克,它曾无数次的派出哥布林来暗杀夏洛克,虽然都没有成功,可是这样的日子谁能忍受,终于夏洛克选择了反击。

  夏洛克找到了冒险家,想让这些勇敢的家伙去雷鸣废墟给凯诺一点教训,但又告诉冒险家不能将凯诺杀死,或许夏洛克的心里还是牵挂着那群呆呆的哥布林种族。

  “大爷,想不到你这么励志啊。”听着夏洛克的讲述,乱射差点哭了出来,仿佛看到了在故乡也是受磨难的自己,看来那个凯诺是该给它点教训了。

  被压迫的往事终于能开口和别人讲述,夏洛克长舒了一口气,它的心结已经打开了。

  夏洛克放走了乱射,也将左轮枪还给了他,夏洛克选择在相信乱射一次,它知道但凡有点良心的只要听了自己的这个悲惨遭遇都会忍不住去找凯诺的麻烦。

  乱射回到斯塔的家中,他不在出去宣扬自己的英雄事迹,也不在去酒馆找索西雅,他就静静的坐在金的身旁等待着他的苏醒,乱射的坚持有了希望,金苏醒了过来。

  不过他能够醒过来是靠了一个叫诺顿的科学家的帮助,而诺顿则是由一个叫赛利亚的女孩带来的。

  赛利亚的期望没有错,金加入冒险家后果然让冒险家有了些名气,但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但他受伤的消息也传到了赛利亚的耳朵里,她没有耽搁,迅速赶往赫顿玛尔找到了炼金术师公会的会长诺顿。

  听到冒险家又活跃起来,诺顿心里也十分高兴,毕竟自己以前也曾受过冒险家的帮助,诺顿用他的科学发明一种名为HP药剂的东西,让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在昏迷的五天时间里,金像是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死去的母亲在呼唤自己,又梦见卡赞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了,不仅如此他还要杀了自己,但自己被一个年轻的少年所救,他记不起少年的名字,只记得少年出现时天空中降下一个天使。

  “你终于醒了,勇士。”金睁开眼睛,又见到了漂亮的赛利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