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阿拉德冒险日记 > 正文
第十六章 混乱的开始
作者:番薯k  |  字数:2198  |  更新时间:2020-05-14 11:45:05 全文阅读

杰斯曾有无数次的冲动想出现在彼诺修的面前,但暗黑雷鸣废墟的臭水塘告诉杰斯,它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精灵游侠,它现在是盗尸者骨狱息!

  看着自己这张丑陋的脸杰斯发疯了,它用手撕扯自己的脸,想变回原来的面貌,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命运啊,你为何要这般作弄于我啊?”很多个深夜盗尸者潜入烈焰格拉卡看着彼诺修憔悴的脸庞仰天长叹。

  “我不能在给你温暖的拥抱,也无法在给你坚实的臂膀,我甚至希望你永远别在见到我,想起我。”那一夜看到躺在萨乌塔怀里的彼诺修露出了久违的笑脸,终于杰斯下定决心彻底远离彼诺修。

  萨乌塔和彼诺修的队伍一路杀进暗黑雷鸣废墟,但很意外,他们没有受到僵尸的抵抗。在废墟上,彼诺修见到了已经死去的妹妹克拉赫,她觉得这是梦境,死去的人怎么能复活呢?

  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克拉赫没有死去,是杰斯救活了她。

  “杰斯?他还活着?在哪?”心底的记忆被克拉赫的话语勾起,彼诺修再也忍不住了。

  暗黑雷鸣废墟在彼诺修心里是纯净的乐园,不允许这些肮脏的僵尸存在,因此她只能接近萨乌塔,借助萨乌塔的力量来守护这片乐园。

  “我在这里。”彼诺修寻着话音的方向望去,但她很失望,这哪里是杰斯?

  “你胡说,这个丑陋的盗尸者,怎么可能是杰斯!”没错,开口回答的正是和克拉赫站在一起的骨狱息。

  “姐姐,骨狱息说的没错,他就是杰斯,难道你真的认不出来了吗?”克拉赫说着,从身后取出玫瑰花杖递给了彼诺修。

  骨狱息急忙阻止,他在疯狂的摇头,眼里竟留下了眼泪。

  克拉赫看着骨狱息的眼睛,她心里清楚,骨狱息在请求她,希望自己不要打破彼诺修和杰斯心底里那个美丽的梦境。

  彼诺修认出了玫瑰花杖,这是自己送给杰斯的定情信物,要知道杰斯把这个法杖看得比自己性命都重要,从不离身。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是假的...”彼诺修看着手里的玫瑰花杖,身体就像被电击了一样,她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像是要摔倒一般,一旁的萨乌塔急忙伸手扶助了彼诺修。

  事已至此,萨乌塔心里有些明白,彼诺修利用了自己来守护她那片美丽的净土,他低头看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感叹,漂亮的女人果真心里装满了心事,但那又怎样?只要今天打败盗尸者,格兰之森就是自己的,然后抱得美人归,一举两得。

  “你们的情情爱爱说够了没有?我已经没有兴致在听下去了。”萨乌塔将彼诺修交给了牛头先锋,自己则站了出来。

  “就是这个丑家伙让彼诺修日夜思念的吧?”看着盗尸者也站在了前方,萨乌塔面无表情的捏紧了石斧。

  但盗尸者拒绝了与萨乌塔开战。

  “我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统一格兰之森,但我想你这样做一定有你的目的,我答应你今日之后,暗黑雷鸣废墟将不会存在。”萨乌塔不明白骨狱息口中的不存在是个什么意思。

  “但在离开前,我恳求你以后替我照顾彼诺修和克拉赫。”看着失魂落魄的彼诺修,骨狱息停顿了一会,但还是把话说完了。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约定。”骨狱息做出了让步,他不是惧怕萨乌塔,而是想要留住自己生活过的这片土地。

  “萨乌塔,答应他吧,那些冒险家又出现了,我们在斗下去,可能都会死。”劝阻萨乌塔的是白色哥布林凯诺,它完成了和骨狱息的交易,在冰霜幽暗密林中寻到了克拉赫并将她带到了这里。

  萨乌塔低头沉思片刻,微笑的说道:“真是可惜,没能将你杀死。”很显然,萨乌塔同意了这个交换条件,这对自己是有利的,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骨狱息言而有信,一天后他带着整个暗黑雷鸣废墟都消失了,没有人能找寻到这个地区的所在,而在看原来的雷鸣废墟都是黑色的迷雾,看不到尽头。

  牛头部落终于统一了格兰之森,萨乌塔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格兰之森首领。牛头兵清剿反对势力毒猫王时发现毒猫王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邪恶的面具,而白色哥布林凯诺则在那一日就俯首称臣,逃过了萨乌塔的清算。

  克拉赫回到了冰霜幽暗密林中,其实她不需要萨乌塔的保护,因为那片森林一年四季都是处于严寒中,敌人很难进入。

  回到了烈焰格拉卡的彼诺修则整日喝酒度日,萨乌塔几次前来见到的都是喝得烂醉的彼诺修,他心里心疼但却毫无办法。

  自从暗黑雷鸣废墟回来后彼诺修总感觉夜晚降临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加上酒精的麻痹,久而久之这个声音终于让彼诺修发疯了,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虽然在偶尔清醒的时候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但已经于事无补了。

  赫顿玛尔的索西雅酒馆,乱射又一次喝的醉醺醺,这些天他受到了索西雅的邀请,那是个美丽又风情的女子,乱射根本无法拒绝。

  “在来一杯葡萄酒怎样?”若隐若离的声音让乱射无法自拔,但他实在不能再喝了,急忙摆手拒绝。

  索西雅笑了笑不以为意,轻声回道:“那明天在一醉方休,如何?”

  乱射点点头,起身离开了柜台,摇着身子走出了酒馆,这几天惬意的生活甚至让乱射忘记了此时自己家乡正在发生战乱。

  “月光很美,和天界的一样。”乱射满脸通红出了酒馆指着天上的月亮说起了酒话。

  “天国的就不美吗?”有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还要继续说下去的乱射。

  乱射回过头想要看清楚是谁在说话,但他四下扫了几眼,始终没有看到人。

  “你个骗钱的小崽子,我早就告诉过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要低下头。”听得出来,话音里带着怒气。

  乱射使劲眨了眨眼,又用手揉了揉眼睛,低下头终于看清了说话的人。

  “啊,是你!”乱射酒劲瞬间没了,他知道眼前这人是要他命的人,说完转身就跑。

  但对方早有准备,乱射刚一转身,头上就被套上了一个黑麻袋,接着用力一棒敲在了头上,乱射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我说过,别骗我,骗我的都没有好果子吃。”深夜里,一个老头拖着大麻袋吃力的朝赫顿玛尔后街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