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东大寺学园考古社日常 > 纠缠的命运
064.络新妇
作者:水水李  |  字数:4760  |  更新时间:2020-06-01 10:32:27 全文阅读

以土方鮎子为中心,一个巨大的‘封’字浮现,字体古朴锋利,一个巨大的封印图案将整个神社范围笼罩。

图案周围是黑色的文字组成的法阵,层层交叠,向着八个方向延伸开去,八个方向的尽头,蓦然出现八根铁柱,铁柱之上缠绕着粗大的锁链,锁链随着铁柱的出现从地底钻出。

巨大的“封”字迅速旋转,一团黑色的阴影在地底时隐时现,击打在封印上,越来越密集,似乎要冲破束缚。

终于封印的光芒变得暗淡。

咔嚓!

随着一声碎裂,土方鮎子醒过神来,中间的巨大‘封’字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伴随着锁链的断裂声,土方鮎子这时才发现,她方才取走的正是封印的印信。

她已经顾不上懊悔了,连忙跑到封印的边缘,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一阵涟漪后,天地间一个声音出现。

土方鮎子感到一种莫名的诱惑从封印中传来,似乎来自最亲近之人的呼唤,她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想要回去与它重逢。

不好!

在她迟疑的瞬间,一截尖细修长枯枝的从土中钻出,带着凌厉的煞气,向着她的胸膛袭来。

土方鮎子腰间的蛇带随风幻化成一只巨蛇,一口将袭来的枯枝咬住,闪着紫色光芒的锋利枯枝在她的胸前停住,她瞳孔蓦然放大,原来她眼中的并不是枯枝,而是一条黑色的蜘蛛肢节。

地缚灵!

土方鮎子顾不得心中惊骇,手中幻化结印,脚底无风自动,形成一个气旋,瞬间胀大为一个透明的薄膜,一道结界便在她的周围产生,眼中闪现一股愤怒,娇喝一声,嘴中咒语阵阵,蛇带的身躯瞬间涨大几圈,变得面目可憎,鼻孔中雾气腾腾,咔嚓一声,一口便将嘴里的的蜘蛛腿咬断。

眼前的地缚灵绝对算是恶灵,它们都是因为心怀怨念、冤屈或者心结未了、有仇未报之类的原因。无法得到解脱去轮回,天长日久之下,就会形成煞气,伤害到附近的活物。

蜘蛛肢节被蛇带一口咬断,从地下传出一阵尖利的叫声,仿佛充满着无尽的怨气,在结界外的土方鮎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表情变得更加严肃。

此时封印已经完全消失,连接在八根柱子上的锁链齐齐断裂,一股浓重的黑气从地底钻出,煞气肆意,直冲天际。

黑气在半空中凝成一团,漂浮在半空之中,黑气之中似乎在酝酿什么东西,而后从中间渗出一丝黑色的粘稠液体,变成一个反射着月光的黝黑水滴,水滴缓缓滴落,就像是挂在那团黑气上一样,仔细一看,水滴似乎更像是一个卵,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细微的裂缝,八只蜘蛛脚从卵中破裂而出,插进地面,将卵支撑在半空中。

随后一只人类的脚从破碎不堪的卵中伸出,土方鮎子心脏狂跳,看向空中,一双沾满粘液的雪白美腿出现在月光中。

洁白的皮肤仿佛夺取了月亮的光芒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妖媚诱惑的气息,让人一看到就移不开眼睛,那比例完美纤纤玉足,洁白如玉的修长大腿,一切仿佛都带着不真实。

从半透明的卵中隐约可以看到一双手想要撑破卵膜,随着一声撕裂声,一张妖艳绝世的精致脸庞出现在有些寒冷的夜色之中,仿佛掉落人间的精灵。

她就这样悬浮在半空中,从她的背部伸出八只纤细修长的蜘蛛肢节将她固定住,她眼睛紧闭着,眉头微蹙,似乎还在噩梦中。

突然,她的两只眼睛睁开了,那是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而原本光洁雪白的额头上同时出现了六只竖着的眼睛,均匀的分布在额头上,血红色的眼睛不住乱转。

下一刻,她的八只眼睛盯上了下方的土方鮎子!

土方鮎子感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冷汗立马从身上流下。

“络新妇!”

她咬咬牙,知道今天的事情棘手了……

洛新妇,是日本传说中的妖怪,在鸟山石燕的《画图百鬼夜行》中有记载,是蜘蛛变为人形的妖怪,容颜妖媚,善于引诱男子吸食其精气。

传说在日本镰仓时代有一位美丽女子,在服侍某一领主时红杏出墙,东窗事发后被残忍地扔入装满毒蜘蛛的箱子中处死。死后女子怨灵化做妖媚妇人样。常在森林中出没。

另有一说乃是当蜘蛛若活到四百岁,则会获得妖力,并会幻化成女人的样子,为祸世间。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话,面前的这个络新妇很可能已经活了超过四百年,妖力极其强悍,土方鮎子不由得心中叫苦。

“水下斜阴碎,树落秋光新。独以星间镜,还浮云汉津。”

络新妇似乎对外面的世界很是怀念,嘴里还似乎喃喃的吟着诗,土方鮎子虽然听不懂,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妖怪比她见过的所有妖怪加起来还要强大。

“女孩,今夕何时?”

土方鮎子听到她在问自己,带着一点方言,语气温柔好听,但是却带着不容拒绝。

“现在是平成28年……丙申年。”

络新妇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冰冷而又诱惑的声音继续传来。

“天平宝字四年距今几何?”

土方鮎子听到她问天平宝字四年,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已经是一千多年前了,难道这个妖怪已经被封印了一千多年?

络新妇不待她回答,八条蜘蛛触角逐渐收缩,她从半空中慢慢落到地面,玉足轻点石台,此时的络新妇已经完全跟平常人一样了。

“为何如此破旧了?”

她抚摸着正殿的柱子,眼神中悲伤浮现,看着满地残垣断壁,破败不堪的神社,身体不住颤抖。

“姐妹们,你们在何处?”

她幽幽的问道。

“时间已经过去了多少年?”

她转头冷冰冰问土方鮎子。

“一千……四百多年……”

土方鮎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络新妇犹如遭到重击,摇摇晃晃跌落在地上,洁白如玉的身体微微颤动,一团黑气浮现在她的身体周围,额头上的眼中红光愈来愈盛,孕育着巨大的愤怒!

“一千年!秃驴!你将我封印在这里这么多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泪水从眼睛中流淌,随后变成了红色的血泪,络新妇的表情中带着凄惨的笑声,不停的咒骂着。

“姐妹们,你们在哪里?”

土方鮎子看到她癫狂的样子,大气都不敢喘。

任谁被封印超过一千年,也会变成这副痴狂模样的,整个世界只有孤独的一个人,曾经的亲人都烟消云散,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个中悲哀,不外如是。

“镰仓时期有过络新……她们的传说,但……都被阴阳师退治了!”

土方鮎子斟酌着说道,一旁的蛇带一直满眼警惕的看着络新妇。

“如今,已经几乎没有她们的消息了!”

“我只问你,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鉴真的瞎子和尚?”

“鉴真?传灯大法师?”

土方鮎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难道她口中将她封印的秃驴就是传说中的鉴真?

“传灯大法师?”

络新妇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着绝望。

“秃驴!”

“传灯大法师是律宗开山祖师,就在……此地坐化,现在的唐招提寺就是他所建。”

土方鮎子压下心中惊骇,回答道。

“哈哈,那个秃驴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找寻一个大秘密,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了一代祖师,愚蠢至极,真是可笑!”

她虽说可笑,但是脸上一丝笑意都无,只有满满的仇恨之色。

“当初一言不合,便将我封印者这里,我只当他是一个可怜的瞎子和尚,没想到他竟然要将我当成祸害镇压,可怜我的姐妹,没有我的照料,最后落得如此的下场!”

络新妇咬牙切齿,眼中又流出了血泪。

“天地之间,只余我一人,大仇不得报,此恨无绝期!”

“阴阳师,若不是阴阳师带路,我怎么轻信那个秃驴!我要报仇!我要杀尽阴阳师!”

从她的背后瞬间伸出一条巨大锋利的蜘蛛肢节,刹那间袭向土方鮎子所在的位置。

土方鮎子在她诅咒的时候变开始凝神戒备,看到络新妇向她攻来,双手作诀,结界突然膨胀,将袭来的一只肢节弹飞。

“蛇带!”

蛇带再次化为一条巨蛇,张大着嘴扑向络新妇,嘴中的巨大獠牙闪着寒光,猩红的蛇信带着腐蚀的黏液射向络新妇。

不等接近,络新妇的背后再次伸出蜘蛛肢节,肢节像弹簧一样弯曲,连同络新妇的身体一同弹射到天上,蛇带扑了个空,攻击在地面上,碎石四处纷飞。

“蛇带,为何你会为她奴役?”

络新妇声音中带着不解,她的身体漂浮在空中,一张巨大的蛛网凭空出现在空中,就像是悬挂在星辰之间,连接于月亮之上一样,她身后的触角搭在蛛网上,缓慢移动。

“嘶嘶~~”

蛇带对着她吞吐着蛇信。

“果然是还没有长大的妖怪,被人奴役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络新妇看着一旁神色肃穆的土方鮎子,不由得娇笑道,八只眼睛之中充满着戏谑与残忍。

“真的很美丽呢!你!这张脸皮我真的很喜欢,一会我会将它剥下来,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蛇带,快走吧,你我皆是同类,我不想杀你。”

土方鮎子听到她的话,不由得寒毛竖起,看到一旁对着新络妇“张牙舞爪”的蛇带,心中感到一股温暖,心也平静下来。

“似乎我的式神更相信我一点,你已经被封印了一千多年,我未必没有战胜你的概率,况且现在正是除掉你的最佳时机。”

络新妇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掩嘴娇笑起来。

“真是可爱呢,看在你这么天真的份上,我一会会好好的享受你的。”

玉指一点,她的身体周围突然凭空出现了许多的小蜘蛛,这些蜘蛛的尾部都有一条白色的蛛丝控制,八只肢节就像是锋利的剪刀,随着她的指挥,齐齐扑向地面的土方鮎子。

砰砰的响声络绎不绝,小蜘蛛打在结界上被弹飞回去,转了一圈便又扑向结界,蛇带巨大的身躯被小蜘蛛攻击,尽管它一口就能将一个小蜘蛛消灭,但是终究架不住数量巨大的蜘蛛,被锋利的肢节划得遍体鳞伤。

“蛇带!”

土方鮎子看到蛇带被小蜘蛛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心如刀割,连忙召唤它变回原形,蛇带巨大的身躯瞬间消失。

看到腰间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蛇带,土方鮎子心中愤怒异常。

“敢伤害我的式神,我不会放过你的!”

眼中精光一闪,一叠纸符便从手中洒落,化作星星点点的蝴蝶,绚烂夺目,向着半空中的络新妇快速飞去。

“爆!”

土方鮎子口中大喝,蝴蝶便闪烁起亮光,带着细微的爆炸声,犹如烟花一般,在络新妇身前爆炸。

爆炸将巨大的蛛网震得剧烈摇晃起来,土方鮎子向上看去,一只只小蜘蛛从半空中掉落在地,化成飞灰,而更多的蜘蛛护着络新妇,将她牢牢的护在中央。

“阴阳师都是像你这么弱吗?难道过了一千多年,阴阳师竟然沦落到这般田地?不过他们一直就是一群无能的家伙,除了背地里暗算他人,一点用都没有!”

络新妇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脸上的美丽此刻在土方鮎子的眼中分外可憎。

“就算弱,对付你也已经足够了!”

土方鮎子身上的役力消耗一空,一道道由纸做成的符咒,连成一道锁链,一头飞出,刹那间便将络新妇层层缠绕,另一头则牢牢的插入地面之下。

从她身上不停的飞出纸质的锁链,将半空中的络新妇缠绕的像粽子一样,这些锁链的一端插向地面,不一会地面之上就杂乱的插着一根根白色锁链。

“纸葬!”

土方鮎子用尽全身力气,大喝一声。

白色的锁链仿佛变成藤蔓一般,将半空中的络新妇慢慢拽回地面,而地面上不知何时则出现了一个大洞,泥土顺着大洞流入,锁链牵引着此时已成为瓮中之鳖的络新妇,慢慢消失在洞中。

随着白光一闪,地面上浮现一道道白色的符文组成的锁链痕迹,一个“封”字正在缓慢形成。

“呼~真是好险!”

土方鮎子摸着蛇带的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个络新妇肯定不是她能抵抗的,要不是趁着她托大时放出大招将她封印,光凭土方鮎子的力量,怎么都不可能打败她的。

“这就是古时的大妖怪吗?都可以比得上那些大家族代代传承的吃灰式神了!”

土方鮎子喃喃道。

突然她心中一阵慌张,腰间的蛇带毫无预兆变成巨蛇,咆哮着飞出,用身体将她牢牢的抵挡在身后。

张口咬住一只蜘蛛肢节,而另一只带着鲜血的巨大肢节从蛇带的身体穿过,停在土方鮎子的面前。

“不要!”

土方鮎子目眦欲裂,鲜血正顺着锋利的肢节滴落在她脸上,带着冰凉的气息,那是蛇带的鲜血。

她身上的红衣无风自动,一股力量从她的体内产生,结界从她的身体中鼓荡开来,将肢节弹飞,半空的蛇带带着巨大的创伤,从半空中跌落。

土方鮎子扑到蛇带的身体上,双手拼命的想要堵住它的伤口,可是那巨大的空洞般的伤口仿佛在嘲笑她的无力,蛇带已经奄奄一息。

蛇带吐着红信,转头看着土方鮎子,眼中仿佛带着离别的伤感,伸出蛇信,在她的脸上摩挲着。

难以名说的悲痛充斥了她的心,看着自己相依为命的式神将要消失,土方鮎子悲痛欲绝。

“蛇带!你坚持住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土方鮎子拼命的念着咒语,不管有用没有,然而蛇带眼中的红光似乎越来越淡,即将消散而去。

八只蜘蛛肢节重新从土中伸出,络新妇慢慢从重新从地底出现,浑身一点灰尘都没有沾染,她红色的眼睛看着土方鮎子,嘴角带着邪笑。

“女孩,不要哭泣,没有事的,因为你也会和它一起消失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冰冷刺骨的笑声回荡在破败的神社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