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有一缕玄气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气体
作者:芸兰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0-06-12 09:18:56 全文阅读

华夏东海市,虽是一个小型的城市,但该有的热闹还是有的。

夜幕笼罩,市里的霓虹灯照亮了黑夜,显得不那么落寞。

哪怕是在这小市里,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一个不缺。

此时,一处偏僻的KTV包间里。四人没有K歌,而是围着桌子打起了麻将,而音乐只是他们用来助兴的。

“老子的一箱啤酒怎么还不来?操!”一个四十多岁,长相粗犷的大汉道。

今晚和三个朋友一起打麻将,已经输了一个下午了,心情十分不好。

“来了来了。”

一个大约十八岁的少年提着一筐冰冻啤酒,出现在了四人的视线里。

大汉看了看少年别在衣服上的工作证,冷冷一笑。

“秦昀是吧?慢了十二秒,看来你的经理还不知道自己的员工偷懒吧?”说完,大汉抽出一支啤酒,随后打开,继续投入到牌局中。

秦昀没有回应,站到一旁。

像这种人,一看就是狠角色,少说点话总归是好的。

“糊了。”坐在大汉对面的女人推倒胸前的麻将,清一色展现在众人面前。

她是整场牌局的最终赢家,从牌局开始到现在,已经赢了三人四千多了。看着站在一旁的秦昀,抛了一个媚眼。

秦昀转过视线,不与她对视。或许之前的三人没有发现,但作为旁观者的秦昀看的是格外的清楚。

女人的出老千手段已经炉火纯青,以极快的手速调换面前的牌,隐隐可以看见女人的衣兜有些鼓胀,那些就是她出老千的备用麻将了。

只是光线黯淡,而且三人的注意力也没有在那里,自然也就没有发现。

不是三人是老实,而是他们的速度没有女人那么快,赶在她之前糊。说穿她出老千,却又找不到证据。

赌徒既然选择了出老千,那她的备用手法还是很多的。隐藏口袋里的麻将,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并且也没人能找到。

经过了八个小时的工作,正值晚上九点,到了下班时间,秦昀拿着一个月一千二的工资,离开了KTV。

原来一个月的工资其实是有两千五的,只不过经过经理的克扣,已经所剩不多。不是秦昀不想要那些工资,只是每一个小小的夜店里,都有自己制定的规则,而秦昀却还没有这个能力打破这个规则。

一个月一千二,已经比许多工作的工资高了,秦昀倒也没有什么抱怨的,同时这也是让秦昀留在这里工作的原因。明天就是高三开学了,秦昀也辞掉了这份工作。

“小弟弟,去哪儿啊。”

秦昀转过身,一个妩媚的女人站在他的身后,厚重的粉黛已经看不出红润的脸蛋了,仔细一看,女人就是刚刚对秦昀抛媚眼的人。

“回家。”秦昀淡淡道,越过女人,离开KTV。

妩媚女人淡淡一笑,在秦昀走出一段距离后,快步走到了秦昀的身旁。

“小弟弟,一个月的工资居然只有一千二啊。啧啧,姐姐昨天才发了工资,今天就换了一台车呢。”

说着,女人打开她的香奈儿包包,长袖里的劳力士手表显露出来。女人似乎是寻找着什么东西,“无意间”让秦昀把她包里的东西看了个遍。

十多张银行卡,各种高端化妆品,还有她的玛莎拉蒂车钥匙……

女人不是想炫耀自己的成就,而是想让自己所用的财富,折服这个少年。

就算他可能不认识化妆品和车钥匙,但十几张银行卡就已经会让人心动。

来到KTV的人,许多都是来找乐子的闲人,而秦昀,今晚就成了这个女人的猎物了。

秦昀只看了一眼,随后只“哦”了一声。

秦昀就算落魄,也有着自己的傲骨,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女人见秦昀如此反应,脸都气红了,她走到哪里都是对她恭恭敬敬的,没有人也没人敢无视她!

女人冷冷的笑了笑,从后面拉着秦昀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上,两人停了下来。随后女人用力一拉,身子都快贴到秦昀的胸膛上了。远远看去,就像是秦昀搂着女人。

秦昀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开放,刚想挣脱,后面却是传来了一声音。

“柳月!你在这里干嘛!那个男的是谁?”

秦昀用力推开柳月,转身看着后面的那个男人。

男人就是刚刚的那个大汉,脸庞通红,显然是被气的不轻,在强行压制着怒火。

柳月被秦昀推的倒退几步,身躯被秦昀的背影给遮住。

“管好自己的女人,别让她到处撒泼。”秦昀淡淡道。

“滚!老子没让你说话。”大汉一声怒吼,秦昀和柳月都忍不住捂起耳朵。声势极大,整个街道几乎都在颤抖,显然没听秦昀说的话。

“小弟弟,给你脸你都不要,那可就不要怪我咯。”柳月在背后,阴阳怪气道。

柳月从秦昀的背后,泪水就从眼角里流出,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咪,看上去楚楚可怜。

“刘鹏,这个男的想要我。”

若不是场面不利,秦昀还真想给柳月颁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再配上一段音乐,妥妥的影后啊。

但此时明显是中了柳月下的套了,刘鹏这架势显然是不好处理。

柳月见局势已经导向自己这一边了,随后识趣的退到一边。

刘鹏看到柳月这么委屈,再也压制不住怒火,顿时就怒了。

“你他妈想动老子的女人!”

说完,他以极快的速度朝秦昀猛冲而来,随后抬起手臂,欲要落下,速度极快。

“碰!”秦昀倒飞出三四米,倒在地上。

虽然秦昀已经做了防御,但他的力量却是如此的大。

那人似乎已经习武很久了,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不是秦昀能够比拟的。

秦昀哪里是他的对手,节节败退。没过多久就被他打倒在地,随之而来的是一顿暴打。但秦昀愣是一声不吭,刘鹏感觉就像是在打沙包一样,非常的无趣。

刘鹏冷冷一笑,随后蹲下,淡淡的看着已经鼻青脸肿的秦昀。抬起右手,揪着秦昀的头发,将秦昀的头提起来,逼着秦昀与他直视。

在后方看戏的柳月,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秦昀,露出冰冷的微笑。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

“老子的女人,你还敢动吗?”

秦昀死死地瞪着他,淡淡道。

“呸!水性杨花的货色你也要?”

刘鹏对于秦昀的话感到微微的震惊,没有管脸上的口水。冰冷的目光扫到柳月身上,柳月顿时不停的摇头,委屈的表情也瞬间在她的脸上显现出来。

刘鹏冷冷一笑,打算一会再弄清楚柳月的事情,随后目光又回到了秦昀身上。

“小子,没实力别出来混,不论你是黑是白,你今天都走不出这里!”

刘鹏今天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你有实力,你是黑的也是白的。没有实力,你是白的也是黑的。

这个铁血法则,不论是在顶层,还是在最底层,都有发生。

哪怕你一不小心说错话,都会是灭顶之灾。

事情的真相,都由强者制定!

而且这里只有他们三人,也并不需要所谓的真相。

要怪,就怪你自己没实力,没背景……

秦昀自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是自己太弱,中了柳月的套……

这时,周围的温度冷了几分。街道尽头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着黑袍的老者。老者将头埋的很低,只能看见白胡子,隐隐中散发着寒意。

正值初夏,老者的口中竟吐出丝丝寒气。

刘鹏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老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如果这个老头想多管闲事的话,他不介意让他变得和秦昀一样。

老者快要消失在街角时,嘴角缓缓上扬。

“是你了……”老者一字一顿,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吐出几字。嘴里的寒气也随着老者的吐字喷出,消失在空中。

下一秒,老者手中冒出了一团白色的气体,随后猛然朝着秦昀飞去。

白色气体在飞行过程中不断变大,在气体接触秦昀的一瞬间,秦昀的眼神变得空洞,没了动作。

而刘鹏直接被无形的力量震飞,倒在地上。

秦昀整个身体被气体完全包裹住,随后白色气体渐渐融入秦昀体内,消失不见。

秦昀迈着僵硬的步伐向前走去。

“别想走!”刘鹏怒吼道。

虽然对刚刚被震飞的事情有些疑惑,但是这笔账还没有算完。

刘鹏刚想迈动步子,却只感觉自己的全身被一股力量完全锁定,无法移动分毫,柳月也一样。两人惊恐的看向老者的方向。

……

“刚刚怎么了……”

秦昀扶着额头四处张望,自己居然已经到了家门外。

现在秦昀感觉到自己有些头晕,而且有些凉快。

秦昀有些疑惑,刚刚自己不是被打了吗?怎么突然就回到了家外?而且身体并没有感到疼痛。

莫非是刚刚的那团白气?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秦昀只看见一团白色气体飞向自己……

秦昀摇了摇头,将这些事情抛出脑外。长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打开防盗门,进入家中。

“我回来啦!”秦昀笑道。

  “小昀回来了?”正在炒菜的张莉探出一个头来,看到秦昀挺开心的,没有受伤,松了一口气。

张莉是秦昀的姑妈,在秦昀有意识以来,一直叫着张莉姑妈。

秦昀在外面打工她是知道的,但秦昀告诉她,自己只是在一家餐馆里当服务员。但就算是这样,张莉还是有些担心。

秦昀不想让张莉看到自己卑微的一面,每天装作很开心的模样,自己都有些麻木了。

整个房子有两百多平米,十分的敞亮,各色的杯具有序的摆在茶几上,大厅上的水晶灯极为奢侈,不难看出这家人有点小钱。

  正直初夏,天气有些小热。因为工作量大的原因,之前回到家都是满头大汗,但今天却感觉身体十分清凉,不冷不热,刚好合适,而且身体似乎没有感受到到疲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