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北无禁忌 > 千年愁 今世结
师爷
作者:枕风  |  字数:2748  |  更新时间:2020-05-23 23:17:25 全文阅读

“小友,请留步。”身后传来的声音略显有一丝嘶哑。

转身看见一个白胡子老人,看样子近七十有余,可精神抖擞,穿着唐装,右手捏着一杆烟枪,左手盘着一串佛珠,由于天色太暗,看不清长得何样。

“何事?我们急着赶路,时间紧得很”我拱手微笑说道,毕竟我们是来为莲姐寻那银香囊的,本就要低调行事,避免麻烦,免得误了正事。

“急什么?来鬼市的人谁没个事儿?这会还早,好货还未出摊,喝杯茶坐坐再走也不迟”那老人嘶哑的声音透露着些威严,不容反驳,不容拒绝。

随即那老人便叼着烟枪背着手在旁边的一个茶摊上坐下,叫了三杯大碗茶,似乎他认为我们一定会跟去,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用烟枪磕了磕桌子示意我俩坐下

“说吧,来这鬼市干什么?”

“我们就来捡捡漏,想撞下大运,你这死老头子管我们干什么?”蒋菲儿对他翻了个白眼。

“你这姑娘,你还敢开口言话!这儿虽然叫鬼市,可也不是鬼来的!”

老人将佛珠拍在桌子上,呵声道。

此时我与蒋菲儿对目神交,心中一惊!这老人居然看出了蒋菲儿不是常人,现在的蒋菲儿早已今非昔比,经过九寒丹养化早就与常人无差了,只是身上的阴气与那鬼气依旧残留在身上。别说寻常人了,就是真的来位道教天师如若不开天眼也难以看穿蒋菲儿,而眼前这老人仅一面之交便知晓蒋菲儿是女鬼,可谓其道行高深。果真,这鬼市如莲姐和越飞所说,不简单!

此时的蒋菲儿哑口无言,不再像刚才那样气盛了,像个焉了的茄子似的在一旁呡着茶。

“小友,你可知道,人与鬼往,精气俱败?短命无常来勾?”

“知道,不过她从未害人”我不卑不亢回答

未必我还怕无常么,之前不就来了?还不是讪讪的走了。

老人抬头看了我一眼

“那我再问你,此前你对胡半仙所说的谶语可是这女鬼告知于你?”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那本事呢!哼!”蒋菲儿插着手气呼呼的说。

“你再言话,你就不用走出这鬼市了”老人淡淡说道,虽语气很轻,却眼神冷峻,瞟了一眼蒋菲儿

“你也可以试试,看看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这时蒋菲儿突然浑身散发着寒气,想要出手,她从出来到今还未受过如此委屈,我死死得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别激动,我们来有正事,不必与这黄土埋到颈子的将死之人发怒。”

虽然话是这么说,其实还是担心这老人道行太深,我应付不了,他既然能一眼看出蒋菲儿,那收了蒋菲儿也应该不再话下。

见他如此说,我便也直接坦白

“老人家,何必如此?她刚入人世不久,不谙世事,见谅见谅!”我嘴上心平气和的说,而桌子下得右手已捏起剑诀,以防他突然出手。

老人眼神闪过一丝惊讶

“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胡半仙今日有灾祸?好好说,胡半仙装了半桶水,就在高人面前大言不惭,丢人现眼,你骗得过他人,可瞒不过我。”

老人喝了一口茶质问

“他印堂发青,眉间隐有黑线,是祸从天降之预,而我给钱是恰巧九块钱,胡字九画,以胡测事,胡为古月,即是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我胸有成竹看着老人说。

老人转过头,对人群里喊着。

“滚出来!听到了吗?人早就提醒了你,可你却不知所谓,在人面前班门弄斧,丢鬼市的脸面!”

我看见胡半仙从人群中讪讪的走出来,一个手按在头上,有些喜剧。

“你看看,人家都告诉你了,看月看月!怎么?不会抬头看月亮?你家月亮是在地上的?抬头看月,小心天上飞来横祸!”

老人指着胡半仙不停得训斥。

“刘师爷,我知道错了。”胡半仙在老人面前委屈得像个孩子似的。

师爷?这师爷的称谓放在现在听起来还真挺少见!

“去!把你那铁口直断的招牌收了!别在丢人现眼”。

“小友,敢问贵姓贵庚?”老人这时仔细得打量我起来。

“不敢当不敢当,刘师爷,免贵姓叶,恰到及冠”

“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道行!真是可谓啊!”

“既然你给胡半仙赠了一路谶语,那我也将就胡半仙给你的相法看上一看,礼尚往来。”老头放下烟枪直接上手摸着我脸,借着灯火仔细瞧看,想不到这老人还会摸骨看命。

老人突然手一抖,将手上的佛珠掉落在地上

“胡半仙说得没错,的确如他所说,不过他只知晓那相书上记载之答,而小友你的面相,奇了!奇了!似乎古今相书上都无小友你面相的记载!”他猛吸了一口旱烟

“小友!你!你!这是隐龙之相啊!虽看面相找不到相书所记载收录,可这骨相是罕见的日月龙虎骨,这骨相从古至今就那么几人,你这小友竟生此骨,若是生在古时,必将龙啸九天,君临天下!”

所谓隐龙便是隐藏起来的龙相,寻常相师只得窥其一二,窥得富贵相,看不出天子相。古时许多皇帝便派方士相师去民间寻找野天子,一旦发现长有天子相,或生而带王气着,便杀无赦。

听老人如此说,我拱手作揖

“刘师爷,您谬赞了。”我虽然对道法命理所知甚多,可医者不自医,我从来没给自己看过面相,不过早在小时候,叶稷就告诉过我,我这是一朝天子相。

“原来如此!难怪佛爷叫我今日早些在鬼市转悠,说今日是乾日,有贵人来访,想必就是小友你了。”

老人突然想起说道

“乾日,乾卦,潜龙勿用,飞龙在天,你就是那条龙啊!走走走!去佛爷那儿喝杯好茶!”

“不了,刘师爷,我俩还有正事儿,下次一定!”我端起茶杯向老人敬茶,我可不敢忘了莲姐吩咐的正事儿。

“没事佛爷还说了,如若你不去,告知你一句话就行”他也不勉强,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鬓角的白发

“东临碣石,筚路蓝缕”

“这是什么意思?”沉默许久的蒋菲儿说

我听后笑了起来,解释给蒋菲儿听

“东临碣石来自曹操的观沧海,而筚路蓝缕是形容创业的艰辛,春秋时期,楚庄王率军攻打郑国,郑国派大夫皇戍到晋国求援,对晋国人说楚人很骄傲,现在出兵可以大败楚军。下军副将栾,极力反对,说楚王灭庸以后经常教育百姓,不要忘记楚国先君若敖开创基业时筚路蓝缕的生活,晋国国军不听,随之出兵,结果被楚军大败”

“然后呢?”她追问道

“没然后了啊,咱们不用去找魏楚尧了,她等我们许久了,走吧”我拉着蒋菲儿跟在刘师爷身后往鬼市深处走去,这会的鬼市过了冷淡期,正值热闹,鬼市里面的人似乎都认识刘师爷,看他走近,纷纷点头打招呼,一看就是有些来头的人。

“刘师爷,您老早!”

跟在身后,如若不认识,还真发现不了这老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哦!我懂了!”蒋菲儿想了一下说

“曹操,是三国魏国君主,而筚路蓝缕是关于楚国君主,一个魏,一个楚!我就知道一个人的名字里有这两个字的,那就是魏楚尧啦!”

“嗯,朽木可雕也!哈哈”

“嗯?你才是朽木!”

我拉开了与老人的距离,在蒋菲儿耳边低声说

“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刘师爷口中的佛爷竟然早就知道咱们要来这儿,想必我们的目的他也知道了,这刘师爷嘴里一口一个佛爷的,能让他都如此敬佩的人,定不是寻常人物”

“放心,我明白!我不傻!不是朽木!哼”她嘴里嘟囔着。

“姑娘,见了佛爷,千万不要鲁莽,说话行事都要万分小心,否则即使叶小友能随手掐玉清剑诀也护不了你。”老人看了一眼蒋菲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原来刘师爷早就知道我在暗地里掐着指决,不过我手在桌下,且灯光也不明亮,他是如何知道我已单手起决?

万千佐幕出绍兴 长存在外且在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