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源使 > 正文
第十七章:情报
作者:夜间吟  |  字数:2907  |  更新时间:2020-06-01 21:12:17 全文阅读

别墅书房中,王学顺不断地走来走去,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突然,全息投影将数十人带到了别墅书房之中。

“来了?”王学顺扫了一眼,校董会二十位核心成员全部到齐。

“别来无恙,穆老头。”一名蜷缩在轮椅里的老妪颤颤巍巍地说道,一旁,以为金发老人对着她微微欠身以示敬意。

“您也是,夫人。”那名金发老人谦卑地说道。

“好了,闲话就别多说了,赶紧切入主题吧!”另一边,一名冰蓝色头发的女人不耐烦地说道。

“艾希,你还是这么急躁。”

“有限的生命不应该被浪费。”

“行了!”王学顺连忙出声制止。“最新消息,孤王复苏了!”

王学顺的这句话宛若巨石,从天而降,原本略显热闹的书房之中突然又陷入了一片沉寂。

“但是有一名高级王阶源使使用了绝对零度,孤王大概率会陷入下一次沉睡,但是估计不会太久。”

“哪位王阶源使?居然能单体使用绝对零度?”那名金发老人吃惊地问道,王学顺则带着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向了那名冰蓝色头发的女人。

那女人看了看王学顺,又看了看周围的众人,还是无奈地开口了:“别问了,艾尼维亚干的。”

“后生可畏啊.....”老妪悠长的叹息声在昏暗的书房中久久回荡,良久之后,老妪又重新问道:“所以现在学院方面的计划是什么?”

“利用孤王,打开通往亡灵世界的大门。”王学顺的声音坚定而有力。

“目的?”冰蓝色头发女人回以一个询问的眼神。

“源计划·风。”

“投票吧。”金发老人简洁明了地说道。

“那么投反对票的人请举手。”王学顺的声音落下,书房之中重新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一只举起来的手。

“那么就此决定,源计划·风,开始执行!”

随着‘执行’二字的话音落下,所有的全息投影全都消失不见,空荡荡的书房只剩下了王学顺一个人。

........

第一教学楼的一间教室中,正闪耀着炽热的光芒。

冷,刺骨的冷,渐渐演变为失去知觉的麻木。

萧木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冰块,脆弱得随时都可能崩碎。

“我这是要死了吗?”看着眼前的世界逐渐开始变得灰暗,萧木又想起了当初在那辆幽灵列车上,所有的怪物扑向自己的一幕。

“火之熔融.....”萧木喃喃地念着,想象中的火焰铠甲并没有出现,反倒是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只是每一根神经感觉都像被麻痹了一样,拼命挣扎,却只能像是被绳索死死缚住一般,无力而痛苦。

泪水还来不及从萧木的眼角流出就变成了霜,萧木体内的血液在逐渐凝固。

突然,萧木感觉到身体开始变得炽热,似乎有一股强大的热流注入了自己的身体,在血管里奔涌,给全身的组织器官带去一种狂野的炽烈。

“得救了吗?”萧木默默地想着。

但是此时的感觉却并不像是周围的冰霜被融化了,而是——这副残破身躯最后的光热。

感受到四肢依旧没有传来任何的感觉,而自己的心跳却在逐渐变得微弱,萧木艰难而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遗憾吗?”一个微弱的声音轻轻呼唤着萧木。

“有点。”萧木只能在脑子里想象着自己呼喊的样子,这副残破的身躯已经不能支撑他的生命继续向前了。

“不甘吗?”

“有点。”

“想死还是活着?”

“肯定是活着。”

“那就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我们一起,活下去!”

‘活下去’三个字彻底击垮了萧木最后的防线,萧木默默地回应着那个神秘的声音。

额头上的黑色飞龙纹路化作一股暖流,从皮肤渗入了萧木的血管。

一股野蛮而霸道的力量正在拼命地对抗那股因生命凋零而肆意奔腾的炽热血流,萧木的身体不断地破碎,被修复,再破碎,再修复,四周的冰霜也开始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

教室外,一名留着冰蓝色瀑布长发女子不甘地看向被冻成冰块的萧木,狠狠地咬紧了牙齿,刚想要动手,黑暗中,先前的魁梧身影又一次出现。

“我虽然扛不住绝对零度,但是对抗一个虚弱的王阶源使还是不成问题的。”魁梧身影拦在冰蓝色瀑布长发女子的身前,冷冷地看着她。

“孤王,我们还会再见的!”女子怨恨地看了一眼萧木,然后化作漫天的冰凤虚影,消失在深蓝色的夜空之中。

等到那女子离开,那魁梧身影转过身去,从黑暗中走出,露出了那张满是沧桑的脸。

“孤王,臣下等您回来!”这一次,那魁梧身影对着萧木的方向沉重地一拜,然后起身,拿出了一把沉重的剑刃,插在地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某种号召,剑刃化作千万剑影,飞向了萧木。

看着剑刃顺利到达萧木的身边,那魁梧身影瞬间松了一口气,连肩膀都垮了下来,默默地重新退回黑暗之中。

剑刃飞至萧木身旁,开始慢慢分解成无数萤火般的光点,融入萧木的身体内。

慢慢地,冰霜融化成了水流,萧木身上的伤痕也在迅速地愈合,就连一旁的地板和桌椅都在被慢慢的修复。

“罪与罚,集空间和时间两种力量为一体的名剑。”湖畔别墅里,王学顺点着烟,悠闲地看着眼前的投影画面。

“也好,这次行动有保障了。”王学顺掐灭了手上的烟,关掉了画面,走向了书房的深处。

不知道走了多久,王学顺在一面满是灰色封皮的书架前停了下来,书架的标签栏上被打上了一个醒目的灰色叉号。

“被锁在这里这么多年,你也该醒醒了。”王学顺一边说着,准确无误地抽出了正面灰色书墙上醒目的一本红色典籍。

整片书墙随即像活过来了一般,所有的典籍都被一股奇特的吸引力拉扯到一起,慢慢地,整片书墙就只剩下了一本古朴的灰色典籍。

“是谁打破了我的枷锁?”那本灰色典籍散发着幽幽的光,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中传出,仿佛灰色典籍之中,住着一个生命。

“是我。”王学顺不耐烦地回应道。

“你可知我是谁?”

“被封禁的秘典,鬼魄之书,阿克戎河的掌管者,被放逐的英雄,还要我说更多吗?”

“你是谁?”

“和你没关系,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一个任务——找到阿努比斯的皇冠,然后继续沉睡。”王学顺以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凭什么要听命与你?”那本古朴的灰色典籍缓缓打开,不断地有灰色的古老字符从中飘出,飞向王学顺。

奇怪的是王学顺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任由那些黑色字符飞向自己。

“忘记一切吧,成为我的奴仆!”灰色典籍中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兴奋。

然而,那些古老的灰色字符和王学顺接触的时候,像是飞雪飘到了炽热的熔炉上,转瞬即逝。

“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乖乖听话,还能留你一命。”王学顺嘲弄似地看着眼前的灰色典籍,掂了掂手中那本红色的典籍。

“你的核心源能已经被它抽干了,别动那些歪脑子了,安安心心听话吧。”王学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本红色的典籍。

红色典籍中窜出无数丝线,像疯狗一般缠向那本灰色典籍,灰色典籍之中传来了那个声音的惨叫。

“听话,或者去死。选一个。”王学顺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红色典籍,头也不抬。

“我不知道阿努比斯的皇冠在哪,我找不到。”

“遗忘之河的河神不知道阿努比斯的皇冠在哪?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水平不错啊!那就继续吧。”

王学顺轻描淡写在红色典籍上画了数个符号,原本只是缠绕着灰色典籍的丝线此刻变得比刀刃还锋利,开始切割那灰色典籍,灰色典籍中传来的惨叫声更加剧烈了。

“三秒选择,三,二,一!”

“别杀我!我把我所有的记忆碎片都给你!你想问什么,我都有!”灰色典籍中传来狼狈的求饶声,王学顺立马停了下来。

“诶,这才对嘛。把记忆碎片给我调出。”王学顺摆了摆手,将那本红色典籍扔到了灰色典籍的身边,红色典籍上的丝线依旧死死缠绕着灰色的典籍,一块黑色的碎片从灰色典籍中飘浮而出。

“现在,让我们来好好看看阿努比斯这狗崽子把皇冠藏哪了。”王学顺伸手接过那碎片,轻轻点开,一副画面马上呈现在了眼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