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猎齐 > 第三卷 西北望
第八四章 小物件
作者:七年喂狗  |  字数:2277  |  更新时间:2021-02-11 09:59:17 全文阅读

一场夜探,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当龙少阳、祝溪冰二人在“老地方”汇合,回到驿馆龙少阳的房间时,夜才刚交子正时牌。

一点烛火如豆,二人围桌相对而坐,竟是一时无语。

祝溪冰坐在椅上,透过圆桌上幽幽的烛光,瞧着若有所思的龙少阳,良久,歉然一笑,轻声道:“龙大哥,今晚的事都怪我,若不是我被那群护卫发现,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龙少阳仿佛吃了一惊,随即笑道,“说不定可以探得秦王的诡计?呵呵,如果真是这样,那秦王也就不是秦王了——这事怪不得你!”

祝溪冰疑惑道:“龙大哥,难道你早已料到,今晚我们此行会劳而无获?”

龙少阳听了,苦笑道:“祝姑娘,我哪有你说的这般神通广大,能未卜先知?!——不过是我料定秦王此人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想要探得他的诡计,谈何容易罢了。”

祝溪冰点了点头,道:“龙大哥,既是如此,为何你还要决定夜探王府呢?”

龙少阳叹了口气,勉强笑道:“先前我们只知道秦王要在大齐使团归国的路上,对太子等一干人行不利之事,到底何时何地、什么诡计,这些都像是罩在一块黑幕后面,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如何破局,我心中并无良策,这才想到要去秦王府邸碰碰运气,其实心里并没有抱多少希望。”

祝溪冰道:“要怪只怪这秦王太老奸巨猾。”

“这话说的是。”龙少阳接口道,“有了今晚这一遭,这秦王府邸的巡防要更严密了,今后要想再潜伏府邸、探得秘密只怕要难上加难了——戳破秦王诡计,眼下只能另寻他法。”

祝溪冰见他神色带着几分凄苦,安慰道:“龙大哥,你也不必太过烦恼,毕竟眼下距离郡主大婚还有几天日子,咱们可以详加计议。若是到时咱们还没有什么良策,不妨在归国日程上做一做文章,一字真经:拖!”

龙少阳道:“可以拖上十日半月,可总不能拖上一年半载,使团终归还是要回国复命的,若是到时依旧想不出破局的法子,局面还是凶险万分。再说了,郡主大婚之后,大齐使团赖着不走,只怕也会引起西凉人的非议。”

“是啊,这不是治本之策!”祝溪冰道,忽然她的眼睛里晶光一闪,接着道:“龙大哥,不如咱们单独见上秦王一面,索性将话挑明,逼秦王知难而退?”

龙少阳道:“这一点,我也想过。不过,一来咱们手中并无秦王图谋大齐使团的证据,常言道口说无凭;二来咱们如此弄险,若是激怒了秦王,只怕后果会更加严重。”

祝溪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沉吟半响,龙少阳笑道:“虽然今晚咱们夜探王府并没有探得什么秘密,秦王此刻肯定已得知有人夜闯王府的消息,或许已隐隐猜到是咱们,今后行事便会有所顾忌——若是如此,今晚咱们也不虚此行了。”

祝溪冰被他这番话逗得一乐,咯咯笑道:“嘻嘻,这话我爱听,说的有几分道理。”

龙少阳无声一笑,瞧了一眼桌上的烛光,说道:“祝姑娘,时辰不早了,明日一早咱们还要陪同太子殿下去觐见西凉国主,这就各自歇息吧——破局的法子,慢慢再想。”

这番话原本并无逐客的意思,祝溪冰又生性爽朗,向来不拘于繁文俗节,可此时听来,突然意识到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相处一室,终是不太方便,不禁两颊飞起红云,她旋即故意了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笑道:“和龙大哥一时聊得投机,竟忘了时辰——这就告辞了”。

龙少阳笑着站起身来相送。

祝溪冰向房门走了几步,倏然停住,转过身来,笑道:“龙大哥,我还有一事不明,要向你请教。”

龙少阳微微一怔,笑道:“祝家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什么事?说吧。”

祝溪冰嫣然一笑,不紧不慢走到桌前,坐在椅上,说道:“方才在秦王府,你半道折回,弓身伏在地上,看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对吗?”

“哦。”

“找什么东西?”祝溪冰盯着龙少阳道。

“哦,一个小物件。”

“一个小物件?不知找回来没有?”

“谢天谢地,总算失而复得。”

“唔,看来这个物件对龙大哥很重要。”祝溪冰站起身来,踱着步子道,“不然你也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折回去寻找。是不是?”

龙少阳心里想笑,脸上却是不露,平静说道:“这个物件是很重要,因为它不是我的东西,改日如有机会,自当归还原主。”

“一个小物件,又不是龙大哥自己的东西。”祝溪冰自言自语道,内心隐隐猜到,可又不敢肯定,狡黠笑道:“一个能让龙大哥甘冒风险、折回寻找的物件,小妹心里很是好奇。龙大哥,能将这小物件拿出来让小妹我瞧瞧吗?”

龙少阳见她步步紧逼,知她脾气一向如此,越是隐藏,她越是不肯罢休,当下有些无奈地笑道:“好吧,那我就把它拿出来给你瞧瞧。不过我有言在先,这物件虽小,却高贵精美,你可不许抢夺?”

“放心。本姑娘从来夺人所爱。”

“好。祝姑娘,请看。”龙少阳说着,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物件托在手上。

祝溪冰凑近一步,只见龙少阳掌中托着一块寸许来长的方形佩玉,色如奶白,晶莹透润,趁着幽黄的烛光,闪出一抹荧光,正是正月十八大齐陛下寿宴之上,自己与龙少阳殿前比武之时被他摘去的随身佩玉。

龙少阳微笑道:“祝姑娘,这个小物件是不是非常贵重?”

一霎时之间,祝溪冰终于千真万确的知道,方才在秦王府中,龙少阳甘冒大险、折回寻找的东西就是自己的那块佩玉,这时心中又喜又惊,又有几分羞涩,怔了一下,笑道:“哦,哦,果然好贵重之物——龙大哥,你可要收好了。”说完也不待龙少阳答话,转身去了。

龙少阳见祝溪冰突然转身出了房门,兀自有些惊讶,站在原地出了一会神,笑着摇了摇头,将佩玉又放回了腰间。

龙少阳躺在床上,只是睡不着,一会想着秦王的诡计,一会想着太子萧鸣龙,一会又想到方才和祝溪冰一同去夜探秦王府邸,陡然又想到,若不是刚才自己先人一步,祝溪冰只怕就要被王府护卫发现了,那时只怕难以全身而退……想到这儿,他下意识摸了摸腰间那块佩玉,就在这一刹那间,脑海里一道光亮闪过,“有了,我早该想到的……”

龙少阳一拍大腿,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七年喂狗
作者的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我会继续努力,确保完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