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欺师灭祖万绝门 > 正文
外篇之 邬&师3
作者:拌饭酱  |  字数:3254  |  更新时间:2020-07-04 05:48:52 全文阅读

邬铨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怎么才能拿下油盐不进的师师,

  “美男计!”邬铨灵光一现,想起师师曾说过最爱美男,至不济不能比天尊差,唉,像他这种孔武有力的,看起来不够安全么?女人不都爱安全感么?

  先把脸变一变罢,或许师师能看得上。

  第二日

  邬铨提着个食盒,带着师师最爱吃的荷叶玫瑰糕出现在师师身边。师师鼻尖一耸,眼神晶亮:“荷叶玫瑰糕!”

  邬铨笑道:“是,你最爱的荷叶玫瑰糕!”

  师师转身,一把夺过食盒,大快朵颐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嗯,不错,手艺没变!”说着抬眼望了一下邬铨,准备以眼神鼓励一下。

  不望则已,一望之下竟忘记了将口中糕点嚼一嚼再咽下去,结果,一口糕点就这么卡在咽喉,不上不下,噎得师师直瞪眼。

  师师一手抠着喉咙一手指着邬铨,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你...你...”

  邬铨施术帮师师将卡住的糕点顺下去,问:“好点没?”

  师师:“你变成天尊的样子作甚?”

  邬铨:“你不是觉着天尊的相貌更俊逸么?”

  “他俊逸干你屁事?变回去!”

  “哦!”

  第三日

  “玄微真人的样貌不适合你!变回去!”

  “哦!”

  第四日

  “谁的脸?”

  “徒弟的徒弟,不知名姓,在天尊那儿瞥见过一回,觉得你或许会喜欢。”

  “徒孙的样貌也盗用?变回去!”

  “哦!”

  第五日

  师师扶额:“今日又是谁?”

  “不认识,以前见过的一个,据说叫潘安的。”

  “你总变作他人作甚?”

  “我想着,总能找到一款你喜欢的样貌。”

  “我为何要喜欢别人的样貌?”

  “因为师师喜欢相貌俊逸的,而我不够俊逸。”

  “变回去罢,你就是你,何必...”师师话没说完,突然停了下来。

  邬铨与她同时往外看了一下,又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中只有一个意思,有入侵!

  “是谁有这么强的敌意?”邬铨想不出这弥界怎么会有这么明显的敌意,这不是万绝门的地盘么?

  “哈!一个讨厌的家伙,有你在,咱们的胜算兴许会更大。走走走,会会去!”师师兴奋地拉着邬铨出门。

  “到底是谁?”

  “这弥界之中还能有谁?不都是万绝门的老不死么?”师师觉得这说法似乎将自己也给骂进去了,她抿嘴扯出个讪笑:“嘿嘿,你师父我美貌绝伦,自然不在此列。走吧,会会去,怎么说也是前辈呢。”

  邬铨一肚子疑惑与好奇,跟着师师出了门。

  刚出门,一片黑影便铺天盖地笼罩过来。

  “臭不要脸的老不死又来了。”师师翻翻白眼,朝着黑影吼道:“你烦不烦?”

  “师儿,你就从了本座吧。”黑影露出身形面貌,一身玄衣,白面长须,眼眶周围的肤色颇深,像是许久没有睡过觉,一片青黑色,嘴唇却是酱紫色的,眉心中间还有一点血色符文,怎么看都觉得不似常人。

  “从你个大头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知道丑字怎么写的么?”

  “当然知道,你会的一切都是本座教你的。”

  邬铨眼角微跳,这是 ...师师的师父?

  “本姑娘早就青出于蓝了,你教的那点儿东西都不够看的。”

  “这么说,你还是承认本座这个师父的,那现在也是你回报为师的时候了,为师还差个鼎炉...”

  “鼎你老母,滚...”

  “就你?也配?”邬铨一听鼎炉两个字,怒火中烧,立时摆下阵势欲好好教训一下玄衣男子,管他是不是师祖,惹师师生气就要他好看。

  “哟!哪来的小白脸?”玄衣人阴阳怪气,“难怪不肯做本座的鼎炉,这是勾搭了个相好了,啧啧啧,这模样比本座还丑。”说着又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了师师一番,道:“二茬就二茬吧,总归是资质不错,勉强也能用用的。”

  师师不怒反笑:“你怎么知道是二茬啊?”说着走到邬铨身边,状似亲昵地捏捏邬铨胳膊,又拍拍他的后腰,道:“我们家铨铨相貌不是顶顶出色的,但他有强健的臂弯,最重要的是有一副好腰~”师师特地拉长了语音还配合着无比娇羞地掩唇一笑,“别说什么二茬,几百茬都轮不到你。”

  邬铨被她突然间亲昵地一捏一拍弄得激动莫名,等听完师师后面的话,他一双眼珠子差点儿就瞪出来了,好在师师及时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他这才明白该配合师师的。

  于是,邬铨温柔一笑,轻轻揽过师师的肩膀,“对不住,累着你了吧?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你...你们...”玄衣人看着二人大秀恩爱,恼怒万分,“狗男女,别怪我今日大开杀戒!”

  “你倒是开啊!我家铨铨可是天尊亲自送过来的,我们的关系天尊知道得一清二楚,你要是不怕天尊降罚就赶紧动手吧。”

  “天尊又怎样?有甚可惧?本座立时便能...啊~”话未说完,人便从半空跌落下来。

  “嘿嘿!上当了吧?就等你对天尊不敬呢,挨罚了吧?哈哈哈哈...”师师两手叉腰,笑得无比张狂。

  “这是...”邬铨莫名其妙。

  “没事儿,弥界中,但凡对天尊不敬,哪怕有一丁点儿念头都会被罚,他有一刻钟无法使用仙法。”师师得意地解释,直到她从邬铨面上看到了原来如此的神情,又从他眸中看到了探究的意味,她才懊恼地转移话题,怎么能让邬铨猜到自己经常挨罚呢?太没面子了!

  “他就这么容易上当?”邬铨问,万绝门历代门主都不是吃素的,即便是性格各异,那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也疑惑,近年来闵幽变了许多,他以前没这么傻,更不会这么容易上当的,我怀疑,这个闵幽是假的。”

  “假的?那真的去了哪里?”

  “我怎么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怀疑。”

  “你没有探究一下?”

  师师白了邬铨一眼:“你以为弥界为何能相安无事?因为大家都是一脉相承的聪明人,实力相当的前提下随意探究他人,你知道后果么?”

  “如今我来了,你刚好就可以探究一下?”

  “对。”师师回答得无比干脆,顺带着施术困住了毫无反抗之力的闵幽,一脸地跃跃欲试,搓着双手,坏笑着凑过去。“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闵幽?”

  “孽徒!你这是想要弑师么?”闵幽惊惧着后退,还不忘出言恐吓。

  “啧啧...万绝门最大的门规便是欺师灭祖,已经灭过你一次了,再灭一次又何妨?”

  “你...你不怕天尊降罚么?”

  “乖,别闹,天尊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然,哪会给我找个帮手啊!”师师随口说道,趁着闵幽发愣的时候,一个追忆术便打了过去。其实天尊根本没闲工夫管闵幽是真是假,师师不过随口诓他而已。

  但,这随口一言似乎真的诓住了闵幽,他竟震惊得忘记了反抗,一不小心便中了师师的追忆术,晕了过去。

  片刻后,师师皱眉:“糟糕!”

  “怎么了?”

  “闵幽跑了!”

  邬铨疑惑地望望昏倒在地的闵幽,又看看师师。

  “别看了,躯壳是闵幽没错,他只留下了一魄操控躯壳,其余三魂六魄早就离开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瞒天过海,竟瞒过了天尊,这要是跑出去为祸,世间哪有他的对手?”师师静下心来,盘膝而坐,主动呼唤天尊。

  不多时,天尊便有了回应,师师将发现的一切告知天尊。天尊大怒,直接便毁了闵幽的躯壳,同时禁锢了留守的一魄。有这一魄在手便能找到逃逸而出的其余三魂六魄,只是,处在禁锢中的一魄竟突然自爆,这让天尊吃惊不小。天尊已是神位,且属创世之初的上古大神,天尊禁锢的魂魄竟能被人遥控自爆,这让天尊勃然大怒。

  阿城与墨琛在弥界内寻了许久,这天终于感应到了师父的所在。他不知道这是天尊有意放水,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几天就找到邬铨。

   “师父!”阿城欣喜,终于找到师父了,可是师父身边的那位妙龄女子是谁?师父这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师娘?

  他懦懦地问:“这位可是师~”娘字刚起了个音,口型一出来就被师师一个狠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我是你祖奶奶!”师师下巴一抬,竟有些居高临下之感,虽然她身量远不如阿城来的高大。

  “阿城见过祖奶奶!”阿城竟真的行了个大礼。

  师师目瞪口呆,转而对邬铨道:“我一向觉着你已经够刻板无趣了,不成想你竟收了个比你还要不知趣的徒弟,我死的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邬铨一脸无奈,他这个师父一向跳脱,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师师~你一定会与天地同寿的!”

  师师白了他一眼:“天帝都做不到与天地同寿,你拍马屁也要有个限度!”

  邬铨讪讪不语。

  师师叹气:“唉,无趣,无趣至极!想斗嘴都没个叫板的!”

  光暗大陆 幽会总部的密室内

  一团黑雾睁开眼睛,那双眼位置露出的双眸是血红的,黑雾自语:“被发现了。”

  闵幽躯壳刚被毁,黑雾便已经知道事情败露了,他毫不犹豫地施法让留守之魄自爆。不管会不会激怒天尊,至少,天尊无法根据魂魄之间的联系来找到自己,这样便是安全无忧的。至于,天尊会不会勃然大怒,那不在自己考虑的范围内。那个帮助他瞒天过海逃出弥界的人,只要有她在,自己一定是安全的,终有一天,她会帮助自己重塑肉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