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摸金笔记 > 第三卷 海底沉船墓
第五十二章 转世的警戒者
作者:天方QWQ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20-06-05 13:46:12 全文阅读

王强和张文看着四周崭新的船舱走道,不由得头皮发麻,前面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等着他们,他们朝着前方走去,忽然间听到一阵诡异的戏曲声。

“洞房悄悄静悠悠,花烛高烧暖心头,喜气阵阵难抑止,这姻缘百折千磨方成就。三月来,屡托刘兄把亲求,每遭见拒愿难酬,从此我四书五经无心看,三餐茶饭难下喉,日卧书斋愁脉脉,夜对冷月恨悠悠,万种幽情无处诉,一病相思命几时休......”

“强哥,你听到了吗?”张文对着王强打着手语。

王强点了点头,整个人此刻都是崩溃的状态。

“我们该怎么办?”张文又问。

王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办法,两人静静的听着这诡异的戏腔,拿出撬棍和蜡烛来慢慢的朝前走。

两边的门都被打开了,门内是海公侯收集的各种金银财宝,把王强眼睛都看呆了,但他们此时已经无心寻宝,只想平平安安的离开这个地方。

在往前走,那个女粽子已然不是那副恐怖的面孔,她以人类的面孔站在那个红木椅子前,她穿着一身华丽的戏服,独自唱着那段《盘妻索妻》。

前方的小黑屋也消失了,变成了一个类似走道的地方,他们可以很清楚看到走道尽头的、通往下层的楼梯。

“我们怎么绕过那个女粽子啊?”

张文打着手语,仿佛躲这个女粽子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们。

“不绕了,正对着我们也绕不过去,不如就跑过去吧?”王强回答。

“好。”

张文点了点头,和王强一起撒腿就跑,两人刚一跑过原本是小黑屋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来的起点。

“怎么会这样?”

王强看着四周的墙壁和那几幅画整个人都崩溃了,那女粽子又唱起戏来,唱的还是刚刚那一段。

张文倒是有些明白了,他拉着王强往红木椅子的那边走过去。

“喂,你要干什么啊?”

王强看着前方的女粽子害怕的朝后退去,张文却硬把他朝那边拽。

“走啦,我们过去听戏,不然这女粽子不会放我们走的。”

张文生拉硬拽着王强坐在红木椅子上,两人听着女粽子优雅的唱着自己的戏,张文又抬头来看着两边的画。

画的大概是海公侯把那鲛人带回海公侯府之后的事情,海公侯再与鲛人的相处中爱上了鲛人,但当时人还无法接受海公侯和一个怪物相爱,甚至有留言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海公侯费尽心机寻找解决之法,终于找到了一位名为阿萨的法师,在法师的帮助之下,终于将鲛人变成了人类,鲛人知道海公侯爱听戏曲,便夜以继日的练习当地的戏曲,却没想到,戏曲练成之日,海公侯收到圣旨前去围剿倭寇,被倭寇打败后丢进海里死去,鲛人带着自己的鲛人伙伴们在海底找到了海公侯的尸体并在海底给他建造了这个墓穴。

女粽子的戏曲终于唱完了,女粽子朝着王强微微一鞠躬,便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到底什么情况?”王强看着一旁的张文。

张文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前往下一层的路已经打开了。

张文带着王强走过了前方的走廊,朝着通往下层的楼梯走去。

下层的船舱里漆黑一片,他们点起打火机来才勉强看清楚四周的走道。

“奇怪,这里的年代好像又回来了。”张文看着两旁走廊上的神秘几何图案说。

“希望别再见那只女粽子了。”王强双手合十祈祷着。

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一个墓室里,这墓室的装潢极其豪华,四周用的是石砌材料堆制,长明灯缓缓的照着墓室的四周,中间是一个金镶玉制的棺材,什么画着仙鹤和海里的鱼类。

“这像是主墓室了。”王强看着这金镶玉的棺材说。

“猜的不错,可惜,你们与这里无缘。”一个神秘的女声说。

他们朝着身后看去,一个穿着新月会袍子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着海公侯的那个海螺。

“新月会……”

王强看着她,摆出警惕的姿势,张文看着她胸前的那个图案,又看了看她手里的海螺,瞬间明白了。

“原来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张文看着她,又说:“自从我们下到第二层以后,你就一直跟着我们吧?”

那人点了点头,说:“你很聪明,想必你就是张文吧?”

“没错,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八圣徒之一的水吧?”张文反问道。

“没错,不过我还是把你们放进来了。”水走到棺材旁,坐在棺盖上。

“是啊,你原本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我们,是什么使你改变了心意?”王强看着她问。

“先不说这个,你来开棺吧,张文。”

水一下子从棺材上跳起来,落在张文的身旁,一只手搭在张文的肩膀上。

“你放开他!”王强朝着水大吼着。

“不要紧的,强哥,你去那边点着打火机。”张文朝着王强点头示意。

王强无奈,他走到东南角,默默的点起打火机来。

张文拿出撬棍,用力的抬起棺材盖来,然后用力的推开棺材板。

“你知道吗?海公侯他一直在等你。”水露出一副神秘的微笑。

“等我?”张文不解的问。

“看看他的手里拿着什么就知道了。”水轻松的说。

张文看着躺在棺材里的海公侯的尸体,他的手里拿着一个三角铁。

“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张文冷笑了一声,拿了海公侯手里的三角铁。

“张文,火灭了。”王强看着张文,严肃的说。

“该走了,二位。”水看着他们说。

“等一下,你心里还有事儿。”张文转过身来,走到水的面前,又说:“你手里的那个海螺很厉害,给我们创造的幻象也很精细,但如果在那时候杀掉强哥,也不会太奇怪,可是你并没有杀掉他,还有,那个女粽子唱戏的时候,是朝着王强鞠躬的。”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水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如果你给我们展示出来的画面没有错,那么你就是那条美人鱼吧?”张文看着她的腿说。

“你说的不错,继续。”水点头,示意张文继续说。

“那为什么,你会对王强情有独钟?”张文不解的问。

“你们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水拿手指着走廊的位置说。

“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

“走了,张文,这个地方我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王强拉着张文朝着走廊走去,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到地上,变成一颗晶莹剔透的琉璃珠。

“强哥,我事情都没问完呢……”张文被王强拖着往前走,心里却不甘心。

“好奇心害死猫,知道不?”王强一边走一边说。

“不对,你知道答案!”张文听了王强的话,突然反应过来。

“没错,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先回去。”

王强拉着他上到了第二层船舱,快步的走到了棺材旁边。

“你不是王强,你是谁?”张文突然一下子甩开了王强的手,严肃的问。

“我是王强,只是回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王强看着张文说:“如果你硬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那我告诉你,打火机是我吹灭的,你快走吧,跟老大说,我死在这底下了,也别来找我!”

“等等,你……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海公侯!”

张文捂着脑袋,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裂开来了,他想不通这个问题。

“我只是他的转世……估计你不会信这种扯淡的鬼话吧?”王强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少废话,跟我回去!”

张文走过来拉王强,却被他甩开了手。

“我意已决,你回去吧,说不定以后还会见到的。”王强用那种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好吧,强哥,如果哪一天,我们再见面,我希望能看见你和水两个人,好吗?”张文看着他。

王强点了点头,给他露出一个微笑,张文点了点头,朝着强哥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王强看着张文远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黑暗里。

“我听到了哦。”水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谢谢你的戏,很好听,也让我想起了我们的一切,只是我欠你一场正规的婚礼,有所有人祝福的那种。”王强转过身来,用手轻抚水的脸颊。

“那我建议去斯特维尔,那里的警戒者们都会祝福我们的。”水看着王强的眼神,她的眼睛里闪着光。

“好啊,希望他们还认我这个前警戒者。”

王强轻轻的拉起了水的手,水带着他走到棺材的西南角,轻轻的推开棺材,一条通道露了出来。

“请吧,我的夫君。”

水带着王强一起走进了通道,棺材慢慢的自动复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