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山海一剑平 > 正文
第一章 奇怪的大鳖山
作者:雾来花果香  |  字数:4868  |  更新时间:2020-05-20 23:17:34 全文阅读

在南部地域,有着这样一座奇怪的山,名为大鳖山。此山不高,山巅却终年云雾缭绕,无论是近是远,都让人看不真切,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山形如同一只鳖卧趴于地,背为山顶,腹为山脚,故名大鳖山。在山脚下,有一片小镇,靠山自然吃山,小镇多有上山打猎的猎人,上山采药贩卖的药商,当然还常有外地闻名而来的旅人,故而小镇的衣食住行行业也是开的红红火火,当地人人的生活也是过得滋滋润润的,因为外地客常有一些是富家子弟,带着三五随从,身着贵胄,器宇轩昂,当地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头很肥的...肥羊。值得一提的是小镇的野味是一绝,在附近地域都有些名气,肉质较寻常野味更加紧致,十分有嚼劲,因为此大鳖山上的野兽比一般的野兽更加凶戾暴躁,甚至经验十足的猎人一个马虎也会折在此山。

这一天,大鳖镇又来了一行外地旅客。为首一人只见他身披红色大袍,头戴黄缨紫金冠,生的一张俊俏的脸蛋,令人瞅着煞是器宇不凡,好一个风度翩翩美少年。而其身后,跟随着两个随侍一般的人。一人乃壮汉,身形健壮,张眉怒目,时不时警惕的扫视着周围,瞧着不是个好惹的主。另一人则是位白发鹤颜的老者,双手拢袖,默默的跟在美少年后面。

自打这一行人走入小镇,就吸引了数不清的视线,本就车水马龙的集市似乎更加的热闹了,各个机灵的小贩都卯足了劲吆喝了起来。

“哟,客官来瞧瞧不,我这有本地特色的玉器,保证都是从大鳖山产出的,质量那叫一个好,通体浑亮,色泽通碧,送给心爱的姑娘,保准一送一个准,哎哎,别走啊,姑娘不要,孝敬老娘也行,保准家和万事兴,母慈子孝...哎哎,客官...”

美少年笑着摇了摇头,一路上听到的这些吆喝他知道多半是假的,不过却也别有一番趣味,这大概就是最真实的烟火人间?

美少年姓李名慕之,是南部李氏王朝的唯一继承人,即太子。身后粗犷大汉名为曹东,原是训练大内禁军的总教头,现在则是专门安排教导少年练习武艺。而老者则名为魏礼,乃是李氏王朝的第一国师,前后教导辅佐了两代帝王,而且老者还有一个身份,李氏首席供奉。历史上有三次帝王遇刺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实力深不可测。

此次出行前,李氏皇帝特地领着李慕之去了趟魏礼的宅府,换了一身便服,没带随从,没有声张,就他们两人而已。令一名皇帝屈尊拜访,可想而知魏礼的身份在李氏王朝有多特殊。李慕之刚年满二十,到了行冠礼的年纪。李氏皇帝也深知,自己的儿子娇生惯养惯了,从未出过京城。但一国太子在成年礼之后也会逐步开始摄政,所以希望他先有一番历练,巡视一圈将来必是他要继承的领土。这也不能怪李氏皇帝惯纵,这位皇帝啊,是被刺杀吓怕了,短短不到三十年的在位时间,就遇到了三次刺杀,虽然每次都有惊无险,却也是真的快被吓破胆了。最危险的一次,贼人的刀离他脖子就差了几毫厘,就那么几毫厘他脑袋就要从脖子上搬家了,然后这位国之帝师一巴掌把贼人拍成了肉泥。

原本的南部是没有王朝的,倒是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大姓种族。李氏先帝是位实打实的铁血汉子,当初南征北战,将李氏从一个屈于南部一角的小族,硬生生统一了所有大姓种族,成了南部唯一一个王朝。而魏礼,正是辅佐了李氏先帝统一的最大功臣。

如今的李氏皇帝明显是很幸运的,他从即位开始就是个快乐的太平皇帝,他需要做的就是躺在他老爹的功劳簿上享受人生就行了。所以他对这位帝师有着超乎寻常的尊敬和依赖,甚至还有一丝畏惧,但凡理政遇到了左右为难的事儿,第一反应就是:“国师,朕为之奈何?”

李氏皇帝虽说是个只会享福的安乐皇帝,不过他对于自己的儿子倒是抱着很大期望,希望这太子将来登基之后,是个会成大事的皇帝,这样自己在史书上的至少也会捞得中庸的评价,毕竟守住了老爹传下来的偌大的基业还教导出了一个贤明的继承人。

这一次他带着儿子李慕之拜访魏礼,无非就是想让国师魏礼一路护着点,同时也是希望李慕之能得到国师的认可。

李氏皇帝站在了魏礼的门外,太子李慕之自然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他身后。李氏皇帝抬手,轻轻的敲了敲朱红色大门。

“吱呀”一声,一个老仆人微微打开了大门。老仆探头,见门口站着穿着一身低调华服的男子,倒也面生,便开口问道:“请问这位大人有何贵干?”

李氏皇帝笑着答道:“前来拜访魏礼国师,你就说来客姓李就好了,他会见的。”

“哦,原来是老爷的朋友,请进请进,老爷常说来者是客,无论是谁都可以请进来喝杯热茶”老仆人行动倒也还算利索,打开了大门,弯腰作出了请的手势。

李氏皇帝抬脚进门,微微叹息一声,寻思着自己家皇宫的正门玄武门恨不得放上一百个厉害的修士日夜巡逻看守,这国师倒自在,还谁都请进来喝杯茶,真不怕遇到有歹心的贼人。大概便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

李氏皇帝和太子李慕之在老仆人的带领下刚步入会客厅,就看见魏礼已坐在那儿,似乎等候多时了。魏礼抱拳作揖,微微躬身,轻声道:“不知陛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李氏皇帝连连摆手:“免礼免礼,国师客气了。”

旁边的老仆人一个激灵,自己老眼昏花,竟是未识得这天子大驾光临。老仆人连忙跪下就要磕头。李氏皇帝也没拦着,不过却宽慰道:“无妨无妨,朕此番便服出门,不知者何罪?起来吧。”

魏礼望着战战兢兢,一脸惶恐的老仆人,轻笑一声,说道:“下去吧,去泡壶我珍藏的碧螺春。”老仆人得令,如蒙大赦,一溜烟退了下去,一刻也不想在会客厅呆着了。

李氏皇帝自然的落座在了主座,环顾了一圈,这从进门直至会客厅,偌大的魏府从里到外透露着一股子古板的书生气,就比如自己屁股底下这张黄花梨木玫瑰椅,也没铺软垫,咯的屁股疼,一点也没有自家的龙椅坐的舒坦。

看出了端倪的魏礼笑着打趣道:“这玫瑰椅的本意为:不敢傲逸其体,常习恭敬之仪,是老朽偏爱的清雅之风。不过却因此怠慢了皇帝陛下,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让下人去换张软椅。”

李氏皇帝哪能明言苦楚,只能勉强的笑着答道:“不打紧,朕此番前来是有些事情与国师计议,不能因为此等小事耽搁了。”李氏皇帝稍稍酝酿了一下措辞,随即又开口道“朕欲让太子游历一番,不过路途险阻,朕又只信得过国师,所以特地造访,希望国师能护小儿周全。”

魏礼手抚了抚胡须:“哦,小事情,老朽也是近来无事,理当护得太子殿下周全。”

在此之前,这李氏皇帝想了好些个委婉的措辞,没想到到头来魏礼轻轻的点了点头,啥也没多说,同意了。这让他一时间还真有些没反应过来。

事情办成,李氏皇帝也没多逗留的意思,连刚泡好的碧螺春都还没喝上一口就让李慕之执弟子之礼拜谢了帝师,离开了。不过想来这李氏皇帝也不会喜欢国师魏礼珍藏的碧螺春吧。

直至走出去了许久,这李氏皇帝环顾了一眼四周,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嗓音,轻而又轻地说道:“慕之,如果不想活的和朕一样窝囊,你就得掌权。”

身后的李慕之神色复杂,自他出生到现在,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是个只会对国师唯唯诺诺,言听计从的傀儡皇帝,他心里多少是有些瞧不上自己的父亲的。李氏王朝,霸占了整个南方版图,版图之大在历史上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而李氏皇帝不更该权利滔天,尊崇至极吗,为何要对区区一个国师如此这般?即便他是开国功臣又如何?

李氏皇帝转过身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对不住了,儿子。”说罢,落寞的转身独自走了。

李慕之直到那一刻才发觉,原来自己的父皇活的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快乐,这个男人,似乎,一直掩藏的很好。

李氏皇帝还有很多的话没有说出来,压在了心里,也没打算说出来,就这样烂在肚子里一辈子好了,就这样吧,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比如,李氏的开国先帝原本有三个儿子,现在的李氏皇帝是当时最年幼的一个,也是最懒散,最不被人看好继承太子位的一个,而他的两个文武双全的兄长却都在壮年时因为意外身亡了,他也因此继承大统。

比如,先帝临终之际,看着床边的他,说的最后一句遗言不是什么拓展宏图大业,却是:“当个享乐皇帝吧,挺好。”他永远也忘不掉,先帝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

比如,自己虽然坐拥后宫佳丽三千,却在即皇帝位时就决意此生只有一个子嗣,所以李慕之出生即太子位。

比如,他之前没有说完的话“对不住了,儿子。李氏虽雄踞南方一步登天,可天之上却始终站着一个魏礼。”

——————

李慕之一行三人慢悠悠的晃荡到了大鳖山的山脚下,此处布满了诸多档次不一的客栈,显然来此大鳖山的旅人众多。

李慕之也猜不透国师的喜好,便转身询问国师魏礼:“不知老先生觉得咱们该下榻哪一间?”魏礼大致看了一眼,指了一间靠角落旅人偏少的说道:“公子,就那一间吧。”

这老先生与公子的称呼,便是魏礼在旅途中提出来的。起先,魏礼提出的建议是在此次出行中,李慕之,魏礼,曹东三人各自的称呼分别是公子,老奴和武师,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李慕之却摇了摇头,再三坚持说要称魏礼为老先生。魏礼也没因此多说什么。

三人走到了客栈前,这间客栈在旁边诸多装修较为华丽的客栈中显的并不起眼,正门挂着一个匾牌,上书:一间客栈。曹东瞧了一眼,不禁笑道:“这客栈的掌柜起的名字也忒随意了点。”李慕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一间客栈,这谁不知道这是一间客栈呐。

客栈不大,总共三楼,一楼为供客人吃饭的客堂,二三楼则为客人提供入住的地方。在一楼的客堂中,稀稀落落的摆放着几张八仙桌和长凳。兴许是李慕之三人来的不是饭点儿,这一楼客堂竟无一人。

“来来来,几位客官里面请!”一声较为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即一名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一溜烟跑了出来。少年身着粗布麻衣,肩上搭了条洗的干干净净的抹布,一眼就能看出是位店小二。

“几位爷眼光好的很,我们这间客栈在这大鳖镇可是出了名的好,饭好菜好住得好,价格还很好呢。”店小二边说边将李慕之三人往里头请。

其实早在三人来店门口前,这位店小二就看见了他们,心中暗自琢磨,乖乖,这身打扮可是富家弟子啊,要是能来咱这儿,那可真是白花花的银子长了脚,自个儿送上门。不过他也没抱多大希望,因为一间客栈的名声在这大鳖镇实在是不咋的,饭贵菜贵住得贵。这装修的是普普通通的,不过这价格却是周边客栈里一等一的贵,所以这一间客栈通常来说是极少才有生意的。所幸无论生意好坏,每个月的工钱都是有的,不会少他一个子,当然也没得多他一个子。

李慕之三人随意挑了张八仙桌坐了下来,环顾了一圈四周,虽然店里装修的普普通通的,看上去也挺冷清,不过每处地方都很干净整洁,显然这店小二平常没少花力气收拾。

想到这,李慕之笑着开口问道:“这么大一间客栈就你一个店小二吗?”

店小二点了点头,颇为不好意思的答道:“客官这眼力真好,客栈里就我一个店小二。”顿了顿,补充道:“账房先生也是我。”

“哦?”听到这,李慕之还挺惊讶的,他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还挺能干的。

店小二挠了挠头,又说道:“厨子也是我,咱这儿没记菜的号牌,几位客官想吃啥和我说,本地有名的特色菜我大概都会一点。”

李慕之内心更加惊讶了,挑了挑眉,打趣道:“合着这客栈是你开的?”

“那倒不是,老掌柜做惯了甩手掌柜,平时都不在这里的。不过客官放心,别看我年纪不大,不过我做事可麻利着呢,一个顶好几个呢,所以客官住这儿有啥事只管吩咐,我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店小二说到这,洋溢着一脸的自豪感。

一旁的曹东暗暗点头,这店小二确实是有些东西的,于是也忍不住打趣道:“小子,这做菜可不是光麻利就能做的好吃的。”

听了这话,店小二立马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位爷放心,我做的菜,不吹牛,连哑巴吃了都呱呱叫好。”

李慕之闻言,觉得这店小二甚有意思,比皇宫里那群只会高呼太子英明,太子神武的太监们有趣多了,便继续打趣道:“那我可真不敢吃了。”

“咚咚咚”就在这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了。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几乎和他一样高的箩筐站在门口,正是他敲的门。

“不好意思,几位客官请稍等片刻,容我去挑选些新鲜的好食材下厨。”店小二向三人告罪一声,便转身小跑去了门口,笑着喊道:“哎,墨世平,不是和你说了吗,直接进来就行啦,咱俩谁跟谁啊,每次那么拘束干啥,今天带啥好东西来了?”

门口站着的名叫墨世平的少年腼腆的笑了笑,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把背后几乎等人高的箩筐卸了下来,里面装满了从大鳖山采摘的食材还有捕猎的野味等等。

这一刻,自进客栈就面无表情保持沉默的国师魏礼,轻轻皱了下眉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