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不要针对我 > 正文
第四十章 原来是你
作者:爱喝水的耗子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0-06-01 16:05:45 全文阅读

迟誓将面具撕下,只见其真容是那样熟悉,腰间那柄骨朵更是让张清情不自禁过去给了一拳。

“孙织乌!不良帅!你为何两年间从未找过我?!”张清此时像个怨妇,没了孙织乌,他们几人都快忘记复仇了。

“说来话长,说来话长……”

孙织乌将二人带到一间待客室,给二人倒了杯茶,随后讲述起自己经历。

两年前那次不辞而别,其实是为了调查麻子程,而这麻子程的上家不是别人,正是武后。

孙织乌只得到情报,麻子程会出现在万年县,为了不让这天命八人受伤,孙织乌直接去万年县等他出现。

结果却没想到,麻子程当时并未直接离开姑苏城,而是调查出张清和苏影的身份,悄悄潜入客栈,伺机刺杀。

张清和苏影因为有事躲过一劫,只有三戒早早回客栈,然后……

孙织乌在万年县这两年,为了赚钱糊口,只能去当一名镖师,主要也是镖师见多识广,方便打探消息。

而后两年间,孙织乌靠着出色的功夫,一路坐到掌柜。

这张脸皮是孙织乌来万年县路上,随手杀了一位山贼得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来了!那为何不去寻找我们?!”张清越想越气,指着孙织乌质问道。

孙织乌嘿嘿一笑,将张清指着自己的手指收回,开口解释道:“并非我不想找你们,这两年间武后那边没有大动作,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便没有打扰。”

“那现在……”

张清刚问便被打断,孙织乌继续说道:“最近不同,武后将李显废除后,有人准备起兵伐武,特来请我向南方运送兵刃和铠甲。”

“这才是我来找你们的目的,也希望二位能理解……”

起兵伐武?谁这么大胆子?

苏影看向张清,小声问道:“他就不怕我们举报吗?”

孙织乌哈哈一笑,向苏影说道:“这位兄弟,你想让一位女人做皇帝吗?”

苏影有点尴尬,尴尬自己说话被听到,但嘴上依然不吃亏,开口反驳道:“我觉得可以啊,反正和我没有太大关系。”

“那如果是一位昏君呢?”孙织乌继续问道。

“那万一是明君呢?”苏影不甘示弱,开口说道。

孙织乌找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椅子上继续说道:“就算她是明君,退位后是传给其儿子,还是传位其娘家?”

“多少外戚带来动荡,何况武后那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若是我们不加阻止,一旦战端四起,百姓怎么办?!”

不得不说,以苏影这脑子,确实想不到什么借口反驳。

这些还不算完,孙织乌又说了一句让苏影更不能拒绝的理由:

“我对三戒的圆寂深表遗憾,难道你就不想为其报仇吗?”

三戒?!

孙织乌提到三戒,苏影眼神都变得充满杀气,再也不拒绝,表示愿意听孙织乌调遣。

不过有张清苏影两人远远不够,在南方那位准备起兵之人,是要找齐天命八人,一个都不能少。

孙织乌将二人的手拉在一起,看着不远处桌上摆放的关公像,激动地说道:“你们二位可有意结拜?”

结拜?!好啊!

苏影和张清对视一眼后,二人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

“爽快啊,爽快!”孙织乌大吼一声,取来米酒,也随二人跪在地上。

“黄天在上,厚土为证,今孙织乌,”

“张清,”

“苏影,”

“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有背叛,天打雷劈!!!”

三人异口同声说完,每人将面前米酒一饮而尽,从今天起,他们便结为异性兄弟。

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顾无言,唯有义填心。

“大哥,以后就不能叫你孙织乌了。”张清笑着说道,随后将手自然地搭在孙织乌肩膀上。

“无妨无妨,为了安全起见,咱们私下叫叫就行了,有外人在还是直呼其名吧。”

孙织乌情绪达到顶点,双眼不禁流出喜悦的泪水,然后将二人紧紧搂入怀中。

夜晚,天空中点点繁星正发出光芒,而重信镖局内,也在灯火通明。

“明日,我们先从这里出发,五日后到达那儿,路上若有官员盘问,你们按我说的就好……”

孙织乌手指地图,向所有重信镖局人员一一讲清楚,以防发生意外。

孙织乌又重新贴上面具,现在的他还叫迟誓。

听完孙织乌的讲解,众人纷纷起身,将手掌伸出,一齐放在桌子上。

“成功,成功,成功!”

每人都低声喊了三边,张清和苏影更是将手紧紧攥在一起。

说实在的,张清苏影这种修炼之人,本可不必卷入这场是非,张清只是单纯地认为,阴阳不可乱,妇人当皇帝,是个人心里都会有些看法。

当当当三声,屋外传来了打更人的敲锣声,使得孙织乌下意识将屋内油灯直接吹灭。

原本有些亮光的屋子转眼又变为漆黑,但众人丝毫不惧,因为他们有了念想。

按照常理,一般押镖之前都会带他们去喝一次花酒,但孙织乌这次希望他们平安归来,再喝庆功酒。

“迟掌柜,等兄弟们平安回来,我们可要狮子大开口了!!!!!!”

黑暗中,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随后全场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孙织乌记得这声音,他是长安城一位孤儿,靠着出色的身体素质,来此搏命以换来银子。

“张小四!就属你话多!”

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就显得有点年龄,他叫王新,是这押镖队的老大哥。

“好嘛王大哥,我不说话了……”

张小四悻悻地说完,便再也没有开口讲话。

不知为何,张清和苏影仿佛很喜欢这种环境,他们是那样单纯而直接。

第二日,清晨。

一缕微光从门缝中照向众人,除孙织乌外,他们还都在熟睡,就趴在桌子上,沉浸在美梦中。

刷刷脚步声响起,孙织乌去隔壁房间取来衣物,给众人一一披上。

“都是一群可爱的弟弟啊……”孙织乌说完,趴在桌子上,又装作熟睡的模样。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张清才从美梦中渐渐苏影。

在梦中,张清又看到了自己师傅,他屹立在绝壁上,胡子和头发随着狂风一扭一动。

“徒儿,你为何卷入俗世争斗?”

玄庸长老的语气中带有些愤怒,尽管他此刻并没有任何表情,但张清明白,玄庸长老已经生气了。

没办法,张清跪在绝壁之下,向头顶的师傅喊道:“徒儿知错了,不过徒儿有难言之隐。”

听到张清主动认错,玄庸长老捋捋胡子,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张清,轻轻问道:“知错?你且说说,你错在哪里?”

“徒儿错在不该卷入这场阴谋,徒儿错在应该好好在山里修炼……”

原本玄庸长老以为张清是真心悔改,脑海中都想好夸赞之词,却不想张清没有就此打住,继续开口道:

“徒儿错在不该卷入这俗世争斗,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管天下百姓,因为这样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在山中修炼,因为这样,就可以明哲保身,就可以流芳百世!!”

玄庸长老怎么也想不到张清竟然敢开口说出这种话,张清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种胆子敢反驳师傅。

玄庸长老并未像张清想象中那般大发雷霆,反而是哈哈大笑,留下一句话便没了踪影。

“好徒儿!记住,道即为心,且随心动,留意慈悲……”

张清抬头看去,山尖只剩一群秃鹫围成一圈,天空中那轮太阳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且随心动,留意慈悲,且随心动,留意慈悲,且随心动,留意慈悲……

张清在心中默念几句后,这个梦境便结束了。

“苏影,别睡了,苏影,苏影!!!”

张清打扰了苏影的美梦,一个劲儿地摇晃着苏影的身体。

“干嘛,干嘛呀……”苏影揉揉眼睛,刚想活动一下臂膀,一阵酸痛便席卷全身。

啊!!!!苏影没忍住大喊一声后,屋内所有成员都被这叫声所惊醒。

得了,这下省事了。

张清率先洗漱完毕,同时将手巾递给身后的苏影。

苏影看着那块儿发黑的手巾,迟迟不敢接下,一脸便秘的表情看向张清。

“怎么!你还嫌弃!那你别用了……”张清抱怨一句,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苏影一咬牙一跺脚,用手拉住张清,愤愤说道:“不就是手巾吗?我用!我用!”

接过张清那块儿黑手巾,苏影不顾他人盯着自己,三两下便将脸洗干净。

众人就这么排队洗漱完毕,孙织乌从西市买来小食,吃完早饭后,众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这次运送的物资有极大的风险,一旦被查到,全员都要被诛。为了防止这次发生意外,孙织乌提前便想到了计策。

“张小二,把所有薄荷叶都给我带上!”孙织乌大手一挥,张小二应声前去准备。

张清在心中暗暗猜想,这孙织乌可能是要拿薄荷叶附在马车最上面,以此来蒙骗长安城守卫。

计划是个好计划,可惜随着张小二一句哀嚎,彻底沦为泡影。

“老大,薄荷叶昨晚都吃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