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不要针对我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故人重逢
作者:爱喝水的耗子  |  字数:2554  |  更新时间:2020-05-28 17:43:02 全文阅读

张清和苏影心满意足地回到府邸,重信镖局的掌柜竟然亲眼见过麻子程,只要假以时日,相信一定会套出一些秘密。

夜晚,西市。

今夜由于是中元节,所以万年县并未实行宵禁。

街上的行人成群结队,纷纷在溪水旁放置一些纸花,张清和苏影也不例外。

“张清,你真的相信那重信镖局的掌柜?”

李玲儿正蹲在溪水旁,将篮中纸花取出,轻轻放在水面上,边放边向张清问道。

一旁,赵夜平也在投放纸花,同时表达出内心的疑惑:“重信镖局的审人方法为何如此简单,会不会其中有什么蹊跷?”

张清还未开口,一旁苏影猛地拍下大腿,恍然大悟道:“赵姑娘说的有道理啊,这怎么就如此容易!”

唉,苏影这铁憨憨。张清在心中吐槽了一句,将手中纸花全部洒在水面上后,开口解释道:

“并不是重信镖局有什么蹊跷,我猜想一定是上次押镖让其损失太多人力,苏影你忘了,那间屋子明明有那么多椅子,为何却只有几个人?”

对啊!苏影又是一拍大腿,眨眼间便夸赞起张清:“还是张道长明察秋毫!原来是人不够,那这么说来,重信镖局如此着急招募人手,一定是最近接到了大单子!”

聪明,孺子可教啊!张清欣慰地看向苏影,随后起身活动起身体来。

“那可说好了,你俩要注意安全。”李玲儿淡淡说了句,也将纸花全部洒进水里。

本是一句普通的提醒,在苏影眼里却发生了改变,只见其正贱兮兮地凑到李玲儿身旁,深情地问道:“原来玲儿姑娘,关心我啊,哈哈哈哈。”

关心你妹!李玲儿一拳打向苏影,却不想苏影此刻正蹲在河旁边,被这一拳打得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长寿坊,临时住所。

苏影已简单洗澡完毕,那打湿的衣物也让张清拿竹竿挂在院中。

各自回到自己房间,张清连衣服都没脱,直接跳到床上,盘坐在中间开始冥想。

冥想不仅是悟道,更是在悟道后对自己修为的提升,随心而动,方可百战百胜。

此刻,张清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片无尽的田野。

沙沙沙,一阵秋风拂过。原本挺拔的麦苗纷纷随风起舞,齐刷刷地一左一右晃动着。

走在麦田中心那条土路上,两边麦田不知何时又变成了沙漠。

一望无际,一望无际的沙漠,只有中间这一条小路。

走着走着,两边沙漠又变成了深渊,望不到底的深渊,仿佛在撕裂地咆哮。

最终,又变回了麦田。

前面那是什么?!

顺着眼前那条路,前方一道黑影正站在不远处,好像在招手。

一路狂奔,那道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到了吗?看着脚下那团黑雾,它是那样的神秘,那样的美。

烟消云散,那团黑雾突然消失,变成一个字——绿

万物在两旁复苏,一颗颗参天大树在麦田旁猛地窜了出来,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动物在树下打滚。

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冥想完毕,张清拖着疲惫的身躯下床将衣物褪去,又连忙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自从这两年开始冥想,自己这是第一次看到文字。

绿?又是什么意思。

不管了,先睡吧……

翌日,中午。

按照约定,张清和苏影须在今日下午去重信镖局报道。

为了防止李玲儿和赵夜平因资金问题而出状况,阔绰的苏影决定留下大部分财物交给其二人。

“苏影?你就不怕我俩跑了?”李玲儿接下一个大袋子,笑呵呵向苏影说道。

“都两年了,我还不了解你俩?”苏影摆摆手,示意自己毫不在乎。

这公子哥就是不同,有钱真好。张清又在内心调侃了几句,同时向赵夜平说道:“赵姑娘可否将在下这袋子保管好?”

一听张清也有袋子,三人同时靠在张清周围,想知道这张大抠门袋子里有什么。

“张大抠,呸,张道长,没想到你还有自己的小金库啊?”李玲儿说话间便想一把从张清手中夺下袋子。

切,瞧不起谁呢?!张清将手向一边躲闪,避开了李玲儿那对双手。

一旁赵夜平见此,拍了下李玲儿肩膀,这才让李玲儿消停下来。

“今日他二人要出去,玲儿就先别闹了。”说罢,赵夜平伸手接下袋子。

“行了,我俩撤了。”

看见赵夜平接下袋子,张清拉着苏影就向外走,言语和行动中透露出一丝迫不及待。

“干嘛拉我,我还没看看袋子里是什么呢?”苏影在拖拽中还不忘吐槽一句。

西市角落,重信镖局。

那位掌柜一如既往坐在店门口,见张清和苏影来了,摆摆手示意二人进屋。

在和那掌柜一同进屋后,那掌柜终于开始自我介绍道:“二位兄弟,我叫迟誓,若二位不嫌弃,和他们一同叫我迟大哥便可。”

原本挺正常的名字,在苏影耳中就变味了,还跟张清小声吐槽道:“迟誓,不就是吃屎吗……”

张清只淡淡地回复了一句:“滚!!”

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开玩笑!

张清和苏影也向那群黑衣人一一自我介绍后,迟誓将大门紧闭,正式介绍起这次押镖内容:

“众位兄弟,我不管你们先前做了什么,是不是对家的细作,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们,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这次能成功,一人一千两银子!”

什么?!苏影用力掐了下张清大腿,随后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做梦吧,一千两银子……”

你做不做梦,你别掐我啊!

迟誓继续补充道:“出发前,每人喝下这杯水,若是图谋不轨,十日后七窍流血。”

果然还是有后手啊,张清看着苏影还在那傻笑,实在忍不住,给了苏影一拳。

“啊!!!!!!!!”苏影下意识大叫一声,所有黑衣人齐刷刷看向他。

“那个,我,那个,刚刚走神了……”苏影解释了一句,迟誓摇摇头表示不追究,随后向众人问道:

“若是逃跑,现在来得及,若是同意,明日便出发……”

在场所有黑衣人纹丝不动,可能是因为这一千两银子,也可能是害怕迟誓手中那柄骨朵。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日谁都别回去了,明日清晨便出发。”

迟誓说完,拍拍张清和苏影肩膀,示意二人跟自己离开。

跟随迟誓的步伐,二人走到一间杂货铺。刚打开门,二人便彻底傻眼了。

“张,张清,好像这么多兵刃和铠甲是要掉脑袋的吧……”

苏影哆哆嗦嗦地问向张清,随后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向迟誓。

依《贞观律》,这么多兵刃和铠甲会让这些人的脑袋,掉八次。

“怎么?你俩害怕了?”迟誓双手抱胸,靠在门边,一脸玩味地看向张清。

怕?既然是兵刃,还托镖局,那一定是图谋不轨啊,大唐越乱,武后压力便会越来越大……

张清笑着回道:“怕,我们就跑了。倒是掌柜的,你押这些要送到哪啊?”

迟誓走到那些刀刃前,随便挑起一把,在张清面前耍了几下,开口说道:

“张道长,我这刀法可有长进?”

道长?他怎么知道……

张清警惕地向后退了几步,同时将右手背过去,准备随时抽剑。

苏影见张清这样子,也后退至门口,准备跟随张清一起,要么打,要么跑。

万万没想到,迟誓手握唐横刀,直接划向自己的脸,然后将刀扔在一旁,用手将整个脸皮撕下。

易容术?!在张清震惊之中,迟誓将整张脸皮扔在一旁,开口说道:

“好久不见,张道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