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未定幻想 > 正文
再遇芙蕾雅
作者:代号无  |  字数:2132  |  更新时间:2020-06-21 01:43:44 全文阅读

早上的街道一片平静,行人稀少,商铺还在欲开未开的时候,城中已经先一步有了动静。除了士兵变得异常忙碌外,还有些身披长袍的人来来往往,他们步伐走得急,眼神时而飘忽不定,这是雷无前几次未注意到的。

古怪的眼神,有些闪躲的身影,似乎在畏惧着街上的士兵。看到他们雷无想起了那俩个一个个高一个个矮的家伙。

基尔和瓦尔

一副对于城中的事无所不知的样子

不讨价还价...芙蕾雅的情报...

冒险者的身份

不知怎么,雷无想起那晚与他们一起的冒险者中和米歇尔他们起了冲突的那位冒险者-安德烈

那家伙也是位冒险者而且感觉神神秘秘的,而且一副极讨厌其他人的样子,一说什么会长的吩咐就乖乖不动了

冒险者和这次魔兽潮到底有什么关联?

如果说为了恢复冒险者往昔的荣光,就要发动那么大规模的魔兽潮吗?为什么前一次在城中没有看见他们?已经被消灭了吗?可有这么快?

冒险者显然和这次事件有关!也许能从他们身上获取到什么?但那三人都是全然不同的家伙

要怎么问出情报来?

安德烈不认识,基尔和瓦尔没有钱的话肯定办不成事

烦恼着,雷无在街上兜兜转转,他尝试着进酒馆了打听消息,但走到门口却发现还没开张,就这样磨磨蹭蹭着,雷无一看时间到了早上八点,自己也转到了教堂附近

熟悉的钟声敲响

雷无随意的坐在广场的石凳上迷茫着盯着那教堂的钟楼的钟摆

不经意间与某个人对上了视线

清澈的眼神,端正的五官,嘴角边带点调皮,侧着头,任柔顺的长发自然垂下,芙蕾雅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喂,你在想什么?”唐突的一句,并不带任何礼貌的问候

雷无朝着芙蕾雅望了一眼,没想多理

那个芙蕾雅吗?城主的女儿,好像有过一面之缘...

“噗嗤...哈哈呵...呵..”芙蕾雅毫无顾忌的笑着,丝毫不顾现在正是人们应当保持肃穆到教堂礼拜的时间,只见她轻轻用手挽起了头发,就这么盯着雷无,随意的动作好似在撩拨少年的心。

反常的不止她的言语行为,连穿着上也是如此,即使现在她身着传统的礼服,她也把头发披散开而不是盘起再戴上合适的礼帽。

该是说她平易近人还是毫无大小姐风度?

雷无眼皮跳了跳,有些困扰,对于芙蕾雅的美貌他现在无暇欣赏,甚至还有点生气

“小姐,有什么好笑的?”

“你这样子好像教堂里的哈萨克神父哦!”芙蕾雅那有眼角有些上吊的眼睛因笑起来而眯成了月牙弯形

那位愚蠢而固执信仰的老神父,而且还是秃顶!这个比喻还真是不恰当,雷无有些冒火,不过现在他可不能生气,毕竟他摸不着芙蕾雅到底想干什么,也不能得罪她

“这位小姐现在是教堂祷告的时间,你不进去吗?”雷无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勉强维持着礼貌

“那个我才不感兴趣呢”芙蕾雅说着就坐在了雷无旁边,双手撑着石椅,双肩被撑起的微微向前耸起,一幅毫无淑女模样的摇晃着双腿,任裙摆飘动,踢着鞋的后跟,晃动间隐隐还能窥见小腿,洁白的像雪一般。

“喂,你在看什么?”

芙蕾雅用天真的大眼睛瞧着雷无,向上仰视的样子更显得我见犹怜。

“啊?那...那你为什么来?”雷无紧张的别过头去,扯开话题,一个女生挨着自己坐着,而且她身上还传来阵阵好闻的香气,还有刚才的画面,他顿时脸一红。

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感兴趣?”芙蕾雅有些坏笑的看着雷无

到底意指的是什么只有少女清楚

“没...没”雷无脸红了

“呵呵呵...父亲大人让我来的,他想让我一整天都待在教堂里面祈祷,哈萨克神父说的我一点都听不懂,老实说在里面我一刻也待不下去,刚才找了机会就溜出来了”

“那小姐您应该听从您父亲的话才是,向里斯女神祈祷是阿基坦王国人民的义务啊”雷无假装正经的说着

“呵呵呵...哈哈”芙蕾雅拼命忍住但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雷无有些懵逼,努力想装着绅士让芙蕾雅离开,没想到起了反效果

“你这样子真的好像哈萨克神父哦,连说的话都一样!呐,多说一点吧,好好笑的”芙蕾雅现在笑得就差没就地打滚了

毫不顾忌他人感受,任意妄为,这还真是称得上是塞勒姆城的公主

“叫我芙蕾雅就行,你叫什么名字?”

“我可没义务告诉小姐您我的名字!”

雷无正气的想走却无意间注意到芙蕾雅身上有着似曾相识的东西

那个是?

少女白皙的脖颈上挂着一串精美的项链,对芙蕾雅有项链这事雷无并不惊讶,真正惊讶的是那块镶嵌在项链上的“宝石”

那个“宝石”的样子有点奇怪

看着那块宝石,雷无感觉好似在被呼唤一般,身上的力量一点一点的被吸取过去,靠的越近吸得越快

雷无不自觉的伸出手来想要触碰

“喂!”芙蕾雅闪躲了一下,脸红了起来

“抱...抱歉”雷无本能的挪了挪位置,离芙蕾雅远了点

糟糕!她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那个项链也有些古怪?

禁魔石?

她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仔细一想的话她是城主的女儿,会有那种东西也正常,但怎么会特意打造成项链挂在脖子上?那两个车夫也说了贵族说那东西比金子还贵重,但...

算了不作多想,现在估计已经被当成变态了,这下她也会气的离开了吧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呐,这位先生?”说话间,芙蕾雅的眼眸闪过一丝紫色,比刚才拉的还近,似乎在报刚才的“仇”,最后的四字还着重强调了一下

“我叫雷无,芙蕾雅小姐”雷无的语气因心虚比刚才更恭敬了些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来这的目的,外乡人?还是称呼您为雷无先生?”少女悄悄的说着话,雷无的鼻尖还能闻到那传来的阵阵芬芳,带点温暖

教堂外的小广场上没有半个人影,安静的不像样,面对着芙蕾雅的步步逼近,雷无有些不知所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