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私商 > 正文
第一章 爪哇
作者:爱喝水的耗子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2020-04-14 19:33:01 全文阅读

以下故事,各位看官图个乐就好,纯属虚构。

  公元1560年,明嘉靖三十九年。

  平静的海面上,八艘大型商船正在向南航行。

  这就是义父所说的宝图吗?汪傲拿着一张用羊皮做成的地图,仔细端详着。

  自从汪直死后,原本规模庞大的商队瞬间分崩离析,所幸汪傲找到了义父临死前托付的藏宝图,召集了愿意跟随自己的船队沿着宝图所指方向航行。

  “大哥,咱们正在一路向南,我估计会行至爪哇国。”

  开口说话之人是汪傲把兄弟,叫孙清,福建人,早年跟随汪傲一同下海走私。

  听到孙清提醒,汪傲把藏宝图拿到孙清面前再次验证道:“老五,你看。这黑色勾勒出的图案应是岛屿,红线则是路线。这图应是从倭国出发,途经鸡笼(海商横渡海峡时惯用台湾北部高山作为方向,因北部山势如拢鸡之笼,故明鸡笼。)最后抵达爪哇。”

  “应该不会错,按照红线,我们抵达爪哇后,一路纵深直插,就可以完成他老人家遗愿了。”

  孙清看完宝图,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孙清本是福建一大户人家之子,幼时读过几本书,后因得罪当地官员而家道中落。汪傲每次遇到问题都会先行请教孙清,孙清也就慢慢成了这商队的“小诸葛”。

  汪傲收起宝图,拉着孙清开始每日检查。每天检查一遍船只,这是汪直时期留下的规矩。

  又是三日漂泊,汪傲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想起义父死之前的场景,唯一的遗物也就只有这破羊皮下几道快被磨没的线条。所幸上天保佑,八艘大船终于平安地看见了陆地。

  在船只停岸后,汪傲每船留下二十人看守后,终于踏上了陆地。

  此地名为杜板,当地叫赌斑,是商船停靠爪哇国的第一站。

  “老五,这爪哇蛮子怎么连个城墙都没有?”

  汪傲是第一来爪哇,自然很好奇爪哇国的沿海城市连一点防护都没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茅草屋。

  孙清倒是从书里看过,向汪傲解释道:“大哥,《瀛涯胜览》介绍过,爪哇国者,古名闍婆国也。其国有四处,皆无城郭。”

  听完孙清的解释,汪傲笑道:“这年头还有如此坦诚的国度。”

  “那可不,你看那倭国人啊,弹药之地,城墙却是一层一层的。”

  一彪形大汉说着,此人也是汪傲的结拜兄弟,排行老三,名为王虎,广东人。家境贫寒,偶然听说走私赚钱后,走上了这条路。

  听到王虎接茬,汪傲又翻起了旧帐:“老三啊,你管住你下面能死啊?你船上那不男不女的东西,我早晚宰了他。”

  王虎听到要杀自己的宝贝,也气不打一处来,随即反驳道:“那怪我吗?你不让带女人上船,我还不能找个那个了?”

  “不带女人上船是义父的规矩,且不说女人会不会让我们沉船,你tmd带个女人上船,别的人怎么办?他们会兵变的,你个蠢猪!”

  汪傲毫不留情地骂着王虎,看见汪傲真生气了,王虎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悻悻地转身走到队伍后面去了。

  除去看守船只的一百八十人外,剩下的三千余人跟随赵阳去采集货物,然后走私到倭国。

  赵阳是汪傲兄弟中的老二,以前曾救过汪傲的命,生意这方面也是赵阳在为汪傲分担,没办法,宝物要寻,生意也要做啊。

  “老二,若去倭国得手后,在我义父之前的领地先行休息,等我回去找你。”

  “放心吧大哥。”

  在送走赵阳和那三千人后,汪傲队伍里只剩下五十余人,这其中包括着孙清和王虎,这五十余人向着爪哇国更深处走去。

  一路上,汪傲等人见爪哇蛮子口中都在嚼着东西,经过孙清解释后,众人才得知他们口中所嚼之物是槟榔。

  “敢问你们可是明国人?”

  正走在土路上的汪傲听见身旁有一老者叫住了他们。

  冷不丁听到一句国语,众人都兴奋起来,因为翻译被赵阳带去做生意,孤苦伶仃的五十人体验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是啊,我们是明国的商队。敢问老者为何会讲明国话?”

  汪傲迫不及待地回复了那位老者。还没等老者开口,孙清在汪傲的旁边小声解释道:“杜板有广东和漳州人居住,而且大多数已经和爪哇蛮子通婚了。”

  那老者听到孙清解释,也附和道:“是啊,那位年轻人说的不错,我是漳州人,这杜板啊,有千余户。”

  听到老者回复,汪傲瞪了孙清一眼,而后急忙跟老者解释起来:“我这兄弟就爱多嘴,还望您老人家担待。”

  看见汪傲这么客气,老者也下了台阶,摆了摆手说:“没事,那小兄弟说的对。”

  “多谢老人家宽容,敢问老人家尊姓大名?”

  汪傲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银锭,准备塞进老者手中。

  看着汪傲这架势,老者连忙阻止:“使不得,老朽本姓张,名保,后定居于此,改了番名。”

  “老人家,这钱是当赔罪的。若老人家不嫌弃,可否当我们这一行人的向导。我们初来乍到,恐生事端。若老人家愿意,在下愿厚待。”

  汪傲说着就把这银锭硬塞进了老者手里。

  孙清等人在一旁看着都傻了,前不久汪傲刚把一透露汪直死状的手下扔进大海,现在又这么毕恭毕敬。

  那老者握着手里的银锭,还想还给汪傲,再被汪傲拒绝后,说道:“老朽已是半截入土的人了,经不起折腾。若是你们不嫌弃,我孙子倒可以代劳。”

  “敢问,您孙子现在何处啊?”

  汪傲明白钱没白花,急忙询问起他的下落。

  “我孙子就在我家中,来,跟我来。”

  老者摆了摆手,招呼众人跟随他向村落更深处走去。

  汪傲等人一合计,随即跟着走了。

  “大哥,那老头不是一般人。”

  孙清这次学聪明了,直接用倭语沟通起来。由于经常待在倭国的缘故,汪傲等兄弟几人多少都会点日语。

  “怎么了?”

  汪傲明白,孙清不爱开玩笑。

  “那老头那么大岁数了,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而且他背后衣服上似有血迹。”

  汪傲随着孙清的话看去,赫然发现这面目和蔼的老者背后,黄白薄纱上竟有几个黑红的小点。

  刀尖上舔血的汪傲太清楚这是什么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