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仙药 > 正文
二十六 隐居桃源
作者:金家元宝  |  字数:4085  |  更新时间:2020-05-13 09:41:30 全文阅读

刘晶道:“结界大约就是依照不同的作法,用一些特定的器物像是符咒、法器划定的地域,或者是运用某种力量形成的一个特殊空间。这个特殊的空间以阵法的形式储存一定的能力。引发后在阵法的范围内形成防御罩,阻挡外来攻击。”

“什,什么?”宫俊没有听懂。

刘晶又解释道:“结界是能在土地、建筑物上隔离出一块特殊领域的结印术,数百年来一直是用来作为保护的防御阵地用途。它是地形结印术的一种,通常来说是无法移动的,大都是在原有的物体上施加单独的结印这样的手段制造出来的结印区域来防御,就像老大爷说的,应该是他的先祖在这山的周围布下了法器或者是符咒之类的。结界的效果很多,例如最基本的入侵警示、视觉遮蔽等,最高级的是藉由纯粹强烈的暗示让人忽视该领域。按照老大爷说的,应该就是这一类的。屏蔽了这一片区域,或者说直白点就是这一片区域隐形了。由于是以守护内在为主,因此结界的攻击手段较少,顶多是幻觉发生,最强也不过是压制生命活动等间接手段而已。而这种会对领域内部的人类产生干扰的结界,不管怎么说它的效果都不会是直接针对某个特定的个人的,而是所有进入到结界阵之内的人,在他身上产生间接的干扰来发生效用。”

宫俊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刘晶道:“你从哪里知道了这么些的?”

刘晶笑了笑道:“要你多看点鬼打架的书,你还不愿意!”好嘛,刘晶总算是找到机会反驳了一句。

老人慢慢的接着道:“中国其实自古就有结界阵,像五行、太极、鸳鸯、八卦等等,甚至于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斗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等等这些阵法,都可以看成是一种结界阵,只是这种结界阵是静中有动,守中带攻,一旦进入其中引发结界,便会各路攻击,相互攻伐。不像普通的结界。”

老人这样解释,意思就是默认了刘晶的说法。

宫俊听得还是有一点发懵,得益于一些电子游戏,对于阵法,他还是多少有一点了解的。行军布阵指的就是中国古代作战是非常讲究阵法即作战队形的。布阵得法就能充分发挥军队的战斗力,通过合理的排兵布阵发挥最佳军事效能,就能够克敌制胜。作为古代军队的野战队形,它是人类战争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盛行于冷兵器时代。氏族社会,人类的战争表现为部落冲突,当时还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军队,也没有什么指挥者,战斗大多是手持刀枪棍棒一拥而上,如同古惑仔当街群殴,自然也就无所谓“阵形”。随着历史的发展,奴隶制国家出现,奴隶主为了巩固统治和掠取战争俘虏做奴隶,开始编制有组织的军队,并且采用一定的队形,这就是原始的“阵”。“阵”是在军队产生的过程中,因为组织军队和指挥战斗的需要而出现的,融合了古代军制学和战术学的成果。中国最早的阵法,据说始于黄帝,黄帝为战胜蚩尤,从九天玄女那里学到阵法——天一遁甲,但这只是传说,有据可考的是在商朝后期。公元前12世纪,商王武乙到武丁编制了左、中、右“三师”,从“三师”的命名来看,已经采用固定的阵形。公元前1066年,武王伐纣,史书记载“周师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陈”通“阵”。

“阵法就是一种结界?”宫俊还是有点疑惑道。

“那当然,老大爷就解释得很清楚,结界阵是静中有动,守中带攻,一旦进入其中引发结界,便会各路攻击,相互攻伐。不同于普通的结界,引发后在阵法的范围内形成防御罩,阻挡外来攻击。你看封神演义里的万仙阵,由号称万仙来朝的截教布成,阵中可套有其他小阵。阵中法宝六魂幡,至多可直接收取六人魂魄,即使是圣人也心神不宁,恍惚不定。”刘晶接着说道。

“那个,那个是小说啊!”宫俊道。

“那你看西游记里三打白骨精的时候,孙悟空出去化缘去了,在地上画了一个圈,让唐僧猪八戒沙和尚坐在里面,就能保证他们无虞。这不就是结界么?”刘晶想了想,又接着道。

“这个,这个西游记也是小说啊!”宫俊道。

刘晶白了他一眼道:“你啊,你就是想象力太差,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明白!”

老人接着说道:“密教于修法之时,为防止魔障侵入,划一定之地区,以保护道场与行者,称为结界、结护,结界护身之意。其结界之法有多种,据《不空绢索经》《陀罗尼集经》等载,可加持白芥子,并散之于四方上下以为结界。《苏悉地经》卷下供养品谓,以地方界、空界、金刚墙、金刚城等真言结界之。结界之形状,多依所修之法而异,若修息灾法,采用圆相,修增益法用四方相,修降伏法用三角相,修敬爱法用莲花相。又密教之结界亦以事、理而别为二种,如上记所说划定区域、结诵印明等之实际作法即属于“事结界”;若行者仅以观想之法完成结界,则属于“理结界”。”

宫俊喃喃道:“这样说起来,结界是很早就流传的一种秘术了。”

“可不是嘛,全世界到处都有记载呢!”刘晶确定道。

“那,那老大爷,您先祖怎么能布下这么大的结界?”宫俊问道。他心想着连孙悟空不也就在地上画个圈圈么,这老人的先祖怎么能把两座山都隐藏起来?

刘晶点了点头,表示他也有这个疑问。

老人捏了捏胡须道:“结界区域之广狭,依经轨之说,极大者可至一千由旬,其次九百、七百、五百、三百、一百,乃至一由旬,小者或七肘、五肘、三肘、一肘等之量,乃至一手掌、一指甲之量。要之,皆以行者自心之广狭而建立坛场之界区;然实际修法时,常局限于修法坛之四周,或以道场之殿堂为结界之域。”

刘晶疑惑道:“由旬?”

“一由旬相当于一只公牛走一天的距离,《大唐西域记》里面说一由旬是指帝王一日行军之路程,大约为16公里。”宫俊解释道。

刘晶咂舌道:“那结界区域一千由旬就是一万六千公里,这么广大,那把两座山结界还不同好玩一样。”

宫俊没有作声,老人也没有说话。老人突然说了这么一个原因出来,让宫俊有点发懵,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脑子里没有什么思路,感觉就像浆糊一样一团糟。

刘晶见二人不说话,突然道:“老爷爷,你胸口上挂着的那个石头就是进山的法器吧?能不能给我看看?”

宫俊正想阻止,没想到老人倒是爽快,一下子从脖子上摘下来递给刘晶,刘晶拿着摸了摸,又仔细的看了看,然后递给宫俊,宫俊小心的接过来,掂了掂分量,有点沉沉的,仔细看了看,黝黑的一块,上面绑着一条细麻绳,因为佩戴的时代久远的原因,麻绳看上去都有了光泽,就好像包浆了一样。黝黑的石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既不像是普通的岩石也不像是金属,又摸了摸,表面还是很光滑的。宫俊看不出什么门道,又连忙还给老人:“老大爷,这个……”

老人接过来,仔细的佩戴好,这才说道:“先祖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为了隐居此地,与外人绝无往来,便在这元宝山跟二郎山,两座山布下了结界阵,据老汉所知,结界阵布下已经有不少年头,至今也没有人能穿过结界阵来到此处,便是老汉自己,若是出了这两座山,还想回到此地,如果没有这件法器,便也进不得此山,更别说要到此地来。”

刘晶问道:“老大爷,按您这么说,有多久没有外人来过这里了?”

老人犹豫了一下,便肯定的说道:“据我所知,少说也有百十年了。”

宫俊接着问道:“那,那我们怎么来了这里?”这个问题他也是问错了对象,他们俩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这里,老人怎么会知道他们怎么冒出来的。

老人道:“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两位贤侄说是先听到一个奇怪的啾啾嘶嘶声音,然后有一圈淡蓝色的光,接着就晕眩落水,莫名就到了此地,老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老人不提还罢,一提起来,宫俊突然想起来到了这里两次都看到了淡淡的蓝绿色的光团,他连忙将两次看到的情形详详细细的跟老人说了起来,老人脸色越来越凝重,便捏着花白的胡须便道:“奇怪奇怪!”

“如果说一次看到还可以说是我的眼花,但是我是确确实实的看到了两次,而且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掉入水里的,所以我绝对不可能看错!”宫俊斩钉截铁的说道。

“百十年从未有过之异象,看来事出有变。事不迟疑,请两位贤侄稍坐,待老汉去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启程,勿需等到天晚!”老人不等两人答话,便站起来匆匆走进房里,剩下两个人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看来这老人是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才会突然一下这么焦急了。

宫俊想着,从来没有来过陌生人的地方突然冒出来两个陌生人,究其根源还是因为那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神秘光团。本来一直隐居无事的老人,肯定会吓一跳,只是他说先祖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隐居此地,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宫俊正胡乱的想着,刘晶突然一拍桌子道:“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刘晶的动作把宫俊吓了一跳,宫俊骂道:“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怎么背起了书来了?!”

刘晶不理宫俊的话语,继续道:“长沙醴陵县有小水,刘子骥乘舟取樵,见岸下土穴中水,逐流出,有新斫木片逐流下。深山中有人迹,异之。乃相谓日:“可试如水中,看何由尔。”一人便以笠自障,入穴。穴才容人。行数十步,便开明朗然,不异世间。”

刘晶背完之后才说道:“俊哥,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这老人先祖也是像桃花源里的人一样,为了躲避战乱,然后通过结界隐居在这里的。”

宫俊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听刘晶这么一说,确实是大有可能,祖先带着妻儿老小,为了躲避战乱或者是什么灾祸,然后又通过了结界这种方法,一直隐居在这里,慢慢的人丁凋敝,也就只剩下这个老人一个人了。所以这里四处都是这么简陋,而且老人也一直说除了偶尔淘换一点生活必需品几乎与外人没有交到。

宫俊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大有可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