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镇魂珠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519  |  更新时间:2020-06-08 20:56:50 全文阅读

白琴婉安静的等着肖潜恢复,她已经等了可以说是一个世界的崩坏,这点时间实在是算不了什么,相比起来白琴婉更放心不下棺内的东西。肖潜能不能驾驭镇魂珠似乎是自己能不能出去的关键,不怪她会怀疑,肖潜的气息在她看来实在是太弱小了。

白琴婉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如果这一次没能成功出去的话就要再等不少时间,她没把握在这段时间内承载自己的谜域还能一直稳定,就像她自己说的,不多了,最近十方镇死的人也能看出谜域自身的能量不够了否则以她的脾气肖潜早就死了不下十次!

肖潜感受着自己缓慢恢复的魄,他还有其他的问题没有问出来,比如方绝,比如青楼,或者是猫,这些人和事似乎都不简单。自己承担的角色是破局之人,但是自己这个角色是无数个因构成的。迷团太多了,他可以根据部分自己了解的真相推测出这个谜域出了问题,不趁机敲诈白琴婉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这个女人自己还惹不起。

肖潜恢复过来后扶着棺材站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白琴婉一丝不挂躺在里面的身体,“我不是故意的!”肖潜的解释几乎是在白琴婉对他出手的前一瞬发出的,同时他的眼再次闭上了眼,肖潜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再有一点迟疑就一定会死。

“混蛋,如果在平时我一定杀了你!”白琴婉的牙齿狠狠撞在一起,“从我的头发里找一个珠子,把你的血滴上面就好,我对它的支配权我会主动放弃。”肖潜可以感受得到白琴机会婉压抑不住的怒意,但是她依然在告诉自己该怎么做,“记得压制它,否则以我现在的状态可能会被它一个失控给灭掉,之后我会寄居在里面,你带我出去就好。”

肖潜闭着眼按照白琴婉的指示挪动自己的手,在拿到镇魂珠之前总算是没有触碰到其他位置,接下来就是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肖潜并没有立刻照做,有些顾忌该有还是要有的,“如果这东西不认可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你的魂会被抽干净,然后变成你刚刚见到的外面的东西。”白琴婉淡淡的口气让肖潜很不爽但是肖潜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自己躯壳里的原宿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不定时炸弹,暂时的解决方案只要这个不明来历的镇魂珠。

肖潜皱皱眉,血落在了珠子上,肖潜闭着眼自然是看不到,但是白琴婉在一旁看的真真切切,肖潜的血滴在珠子上的瞬间,原本漆黑的珠子瞬间缠满红色的纹路,和石棺上的相差无几,白琴婉还注意到珠子上原本因为自己上次战斗留下裂缝现在没了!

这个人究竟什么来头!血液里流淌着惊人的能量,魄力也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数一数二的。最重要的是镇魂珠认可他,自己当初为了搞定这颗珠子差点把命搭上。白琴婉暗自思索,这些倒也说不上多重要,镇魂珠只是自己借出去的,这个人就算为了体内的那个什么玩意儿也需要去冥界,那个时候自己再要回来就好,自己也没有对肖潜出手,算是结了善缘,从那个角度看自己都不吃亏。至此算是绝了出去后杀了肖潜的念头,她也想知道再看到这个家伙时他会给自己多大的惊喜,镇魂珠看上的人自己到底那点比不上!

肖潜在把血滴到镇魂珠上后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剥离了,而后灌入脑中的就是一片尸山血海,无形的哀嚎和绝望,魂被磨灭时留下的凄厉。扑面而来的不是血腥气,而是无数人的过去,最终定格在被磨灭的那一刻。肖潜几乎是一瞬间就要撑不住这样的冲击,单单是画面就让他心神失守,就像是怒涛下在水面的一条游鱼。下一刻镇魂珠融入他的身体,肖潜再也察觉不到它的踪迹。

镇魂珠这是则是无声无息出现在肖潜魂中那一片将要过半的红色阴影中,红色的阴影中有什么东西要向外重出,但是外面似乎有一层薄膜死死拦着,最终红色阴影内的东西只能在挣扎无果后平息下来。

肖潜猛地睁眼,大口喘气,眼睛瞪大,身体也跟着起起伏伏,他早就习惯了冷汗沁衣的感觉,自从到了十方镇遇见的事情一件比一件诡异。他在喘息一阵子后发现白琴婉不见了,他不关心对方去了那里,但是他要离开这里需要依靠对方的指引。

“别找了,我在镇魂珠里。”白琴婉的声音似乎有些愤恨,“我倒是没想到镇魂珠不是你能驾驭的,即使你现在是它的主人。”

“你,出不来了?”肖潜小心试探,如果这是真的,自己的身体内就更乱了,原宿,白琴婉,现在都是可以直接干掉自己的存在!

“放心吧,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等你出去我自然有办法脱困,虽然要付出点代价。”白琴婉似乎知道肖潜在担心什么,出言解释,毕竟她也不想肖潜干出点什么事来节外生枝。至于他魂中的异状白琴婉并没有提,但是她确实觉得很棘手,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红色的魂?他的血脉也和正常人不一样。

肖潜暂时放心,“接下来怎么做!”

“推开棺材跳下去。”

肖潜按照白琴婉的指挥把棺材推开,下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并不宽敞,仅仅是一个成年人的腰宽,对现在的肖潜来说要进去还是很容易的。没有犹豫,纵身一跃。预想中的下坠感并没有出现,反倒是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周围很黑,手指贴眼上也看不见,就像所有的光都被吸收了。

“法则崩坏了这么久,这里都变成这样了吗?”白琴婉少见的表现出了些许惆怅,“那个老头也不知道死了没,自己的镇魂珠都能撑起来一个谜域,那把老骨头那么多东西肯定没什么事!”

“镇魂珠真的就像白琴婉说的那么鸡肋?”肖潜想到了这么个问题,这不是撑起一个谜域的物品该有的价值。

“对我来说还算鸡肋,但是对你们来说就不一定了,毕竟魂魄的淬炼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只是时间太久了,这个镇魂珠不算完整,否则就凭你的魂魄强度的话,你的魂魄已经被震碎了。”白琴婉似乎是闲着无聊,简单的回应着肖潜的疑问。肖潜则是知道淬体后的修炼方式了,自己不会没关系,有镇魂珠就可以了,而且白琴婉并没有占用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没有进阶,但是也避免了不少风险,这个交易整体上来看自己并不亏本。

肖潜的身体在黑暗中也没有放松,他相信自己还没有完全安全,就算从这里出去后也不能算安全。自己的周围全是谜团,就连自己为什么会占据的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躯壳也是个谜。

“你知道一个整天睡觉的总爱窥伺别人命格的胖子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命格被掩盖的瘦子吗?”肖潜最终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他觉得这两个家伙跟她应该有不小的关联。

“那个瘦子是为了镇魂珠,但是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胖子。”白琴婉提到瘦子似乎很不屑,“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仗着自己有两下子就敢乱闯。”白琴婉似乎是考虑到了肖潜,“他比你强的多,但那个时候镇魂珠还算完整,在棺材外游荡的魄比现在不知道强大多少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