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棺中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501  |  更新时间:2020-06-07 20:54:10 全文阅读

肖潜只能尽量让自己侧躺在地上一点点滚到石馆那里,并且在靠近石馆的过程中不忘回头看看身后的玩意儿有没有追过来,好在自己进来后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变,暂时安全了。

肖潜费力的抬起头看向石棺,血色的纹路密密麻麻铺在石棺上的细小凹槽里,颜色非常淡,在远处看什么也看不出来,即使是凑近了也依然看不出什么。在肖潜的眼中,这石棺上的纹路仅仅是一堆杂乱的线条毫无规律可言。可是肖潜却能感受到自这纹路上散发出来的诡异的能量波动。

肖潜原本收到损伤的魄在这波动下反而是开始缓慢恢复,不难猜测,这棺中有什么东西需要蕴养自己的魄。更让肖潜觉得这里绝对不能多待的是这个石棺有可能是上个世界遗留下来的,如果里面的定西还没死,并且万一自己干了什么事让这里面的东西出来了。

肖潜不敢再向下想,虽然说实在的,肖潜并不怎么关心其他人,但是真的因为他害死不少人的话,多多少少心里都会感觉隔应。

肖潜现在什么也不做,安稳靠在石棺一侧感受着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一点点被找回,不管这东西再怎么危险,但是现在至少可以让自己的魄恢复,矛盾的是肖潜在依靠石棺的同时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警戒背后的石棺。

肖潜手不断握拳张开,以此来判断自己的魄的恢复程度。用魄力凝聚出来的匕首也在肖潜跃起后不久散去,现在也没能再次凝聚出来,这是恢复不到位的表现。肖潜无奈苦笑,本来是进来找白琴婉的,现在别说白琴婉了,自己可能都要凉了。

肖潜猛然想到了几一个人,自己进来可不只是因为白琴婉,方绝也绝对是一个必要因素!是那家伙告诉自己白琴婉在这里的,仔细想想,除此之外,猫似乎也有些猫腻。除了这两个人,自己身上的问题更多,否则的话不会围绕着自己出这么多麻烦事!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具体出在那里。

肖潜觉得自己现在不回去的话反而会好一些,一张网似乎在自己降临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打开了,自己似乎还处在网的正中心。肖潜眉头死死拧在一起,再一次回头看石棺上的纹路。这淡红色大概是附着在上面凝实到一定程度的魄了,肖潜的内心一片阴冷,自己似乎已经在绝路上了,这个棺材,他开定了!

肖潜将手指狠狠按在石棺上,用力一擦,手指上的皮肤被磨掉,鲜血如预料那般流出,顺着红色的纹路蔓延。魂与魄都需要血作为媒介才能发挥出原本的力量,在外面围过自己的魄明显没这个条件,这也是肖潜可以活着走到这里的隐性条件。

淡红色的纹路在肖潜血液的影响下直接收入棺内,从表面上看,棺材已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了。肖潜目光低沉,自己的方法出错了?肖潜看着自己的手,因为失血较多而变得发白。他还记得刚刚石棺吸收自己血液的速度,所以石棺需要血液是肯定的!那现在是为什么?里面的东西不愿意出来?

血红色的波涛在脚下不断翻涌,丝毫不需要怀疑这是需要死不少人才能造就景象,立于中心的暗红色的树看上去更是积累了不少血液才造就出的颜色。树上悬挂的也是红色的晶体,在这样的海面上也是纹丝不动。天空非常高,但是没有一丝光亮,最下方的云层似乎是被海面影响有着本不该属于它的红色。

肖潜确定这里是石棺内部,刚刚自己正在考虑那里出了问题,身前的空间就一阵扭曲。肖潜自然是要避开的,但是由于距离原因完全来不及。肖潜知道实力强到一定程度是有一花一世界的说法的,可是这片海给自己的震撼远远超出肖潜的想象。

肖潜睁开进来后几乎没有睁开过的眼,现在闭上眼也没用,但是依据直觉,哪怕是树上的一个晶体脱落自己都接不住。肖潜在进来后真真正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进来就是一片蓝海,现在又是红海,之前的魄,现在迎接自己的又是什么?肖潜的枪被丢在了外面,现在手无寸铁,魄也没有完全恢复,同时因为失血过多右手差不多算是废掉了。

肖潜苦笑,正打算四处走走看碰碰运气,却不合时宜听到了一声吼叫。红色的海翻涌更加剧烈,肖潜的耳膜被震的生疼,大脑里嗡嗡声连成一片,天上原本泛着红光的云似乎也动荡了少许,唯有那棵树丝毫不受影响。

似乎是为了回应,高高低低的叫声开始此起彼伏,就像大晚上的一只狗叫了一声,可是现在叫的不是狗!肖潜在第一声吼叫后脑袋里嗡嗡声还没消失,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循环,肖潜没功夫去注意这一阵吼叫会引起什么其他后果,肖潜现在正趴在海面上,身体蜷在一起,不时抽搐,双手死死捂住耳朵,指缝间不受控制缓缓向外淌血。

肖潜现在唯一知道的是那叫声自己听到过,绝对听到过!熟悉感非常强烈,刻在骨子里的熟悉,可是这和现实相驳,如果自己真的遇到过的话,自己要么活不到今天,要么自己聋到今天,那如果不是自己的话。

“混蛋,你给我滚出来。”肖潜大概知道是自己身体里的另外一个定西搞的鬼,现在多半是在梦里。这个场景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自己第一天到来是感受到的一切了。可是知道了这些东西也还是没用,肖潜无法挣脱梦境,也没办法承受梦境。

肖潜喘着气从海面上站起来,既然自己重活了一遍,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个躯壳,没人可以夺走。他的耳朵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那些吼叫在也无法继续对他造成伤害,现在他要去看看那棵树,屹立不倒都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可能会把自己带向死亡,可是自己有的选么?

“你如果不要命了的话可以去试试看。”一道声音直接出现在肖潜的脑海里。

肖潜回头,自己来这里最大的目的就在自己眼前,白琴婉。但是肖潜并没有理睬,梦里出现什么都不奇怪,这只会坚定肖潜的目的。

白琴婉看肖潜不退反进瞬间急眼了,直接挡在肖潜身前,满脸的恼怒。“你死了不要紧,但是我还需要你带我出去。”

“出去?”肖潜耸耸肩,“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出去,你告诉我让我带你出去!我连自己能不能醒过来都抱着怀疑态度。”

白琴婉皱皱眉,“我知道你连我是真是假你都怀疑,所以带你醒来再说。”白琴婉话音刚落,周围的景象开始波动,并且渐渐变淡,直至消失。

肖潜看看自己,还在石棺前,身体还算完整,耳朵也没有出血。石馆却是打开的状态,里面是一具赤裸的身体,肖潜确定自己没看错,里面躺着的是白琴婉。

“闭眼!混蛋!”脑海里是白琴婉略显愤怒的声音。

“你怎么证明这是真的?”肖潜的重点明显还在自己有没有醒过来上,眼睛到底也没闭上。

“你看过我的身体吗?”白琴婉似乎是在咬牙。

肖潜可以想象的到白琴婉现在浑身气的发抖的样子,同时也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自己梦里出现的全是自己知道的,现在自己在现实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