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十八章 方绝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760  |  更新时间:2020-06-07 12:43:02 全文阅读

“我对你很感兴趣。”猫盯着肖潜,还是一脸的睡意,“你的命格很奇怪,是很多条缠在一起的线,”

肖潜对自己也很感兴趣,命格他是知道的。每人一条,会有曲折,修炼就是为了改变命格。至于自己是很多条缠在一起,肖潜自己也想知道,但不是现在。能改一个人的命格的人一个指头都够按死自己。实力是个好东西,可惜自己现在还没有。

“还有,作为一个杀手,你睡得太死了。”猫的语气里满是调侃,他猜不到昨天晚上肖潜身上发生过什么,单纯的以为这个家伙平日也是这样。

“知道了。”肖潜并不愿意睡觉的时候出现这样的幺蛾子。

如果真的自己每天晚上都需要这么来上一次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提高实力的方法,可是这样一来自己的安全反而会成为一个大问题。基本上同等于有钱没命花的尴尬局面。

肖潜看看还蹲在一角的巧巧,看来她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没什么用。肖潜走到她的面前站定,“你不需要跟着我出去。”巧巧把头稍稍仰起,似乎还处于昨天到的阴影里,眼睛里的惊惧仍未消退。

“如果有一天我在睡觉却没有醒过来的话,叫醒我可以吗?”肖潜觉得这样至少比自己直接睡过去要好得多!

“少爷,你做噩梦吗?”巧巧面色略微发白。

“嗯。”肖潜觉得这么回答没什么毛病,结合昨天的经历这个说法异常合理。

“可是少爷,为什么您没有害怕呢?”

肖潜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和一个小女生做心理辅导,还不得不做,让猫叫自己起来他没那么放心,说不定猫因为好奇还会找机会自己不知道给自己下两颗安眠药好观察自己的反应。

“少爷,我要和你一起出去!”巧巧似乎是下了不小的决心,目光澄澈,定定看着肖潜,“少爷把我带出来,我不能让少爷自己面对这样的事,我想要和少爷一样坚强。”

巧巧似乎把自己脑补成了一个直面恐惧的人,虽然这样能让她感觉自己是她的同类,但是这是完全错误的,肖潜没有纠正。他懒得说,从另一方面考虑他也需要这样的误会,这样一来自己就不需要为了安全回来睡,这意味着自己的活动范围少了局限,工作效率能提高不少,至少找到白琴婉的时间会大大缩短,重要的是这个工作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所以巧巧也脱不了自己太大的后腿。

“好。”肖潜在考虑到这些后同意了。

接下来划定搜索范围,白琴婉的那个亲戚一定知道白琴婉现在很值钱,表面上的找人是不可能了。需要注意那些表面上没变化,但是暗地里加强防卫的地方,除此之外,不排除白琴婉还没有被接纳的可能,这个时候就需要去那些没人会注意到的地方,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被要找她的人发现了,显然不是现在,否则凭借猫的情报能力自己已经知道对方在哪里了。

肖潜带上巧巧重新回到柜台,留意这样的地方靠影流的势力会比较合适且高效。肖潜现在的任务就是去撞剩下的可能,通俗点就是出门溜达看运气。至少巧巧是这么理解肖潜的行为的,但是自肖潜的角度出发,摸清楚地形,遇到危险方便跑路,或者行动的时候少走弯路,提高效率!

肖潜出了门才知道带上巧巧是多么明智的决定,毕竟没有几个人会去惹带侍女出门的年轻的公子,自己俨然是一副有权或者有势的形象。除非是个愣头青,或者是一个真的有权或者有势的。

但是肖潜觉得奇怪的是自己这一路上竟然没有听见哪怕一句有关那青楼死人的事,就好像这一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肖潜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毕竟他出来的时候虽然为了掩饰自己的性格特意假装要绕路,但是向里面瞄一眼还是可以做到的,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看来这里的人比自己想的还要熟练这样的业务,肖潜甚至是在一瞬间意识到这样的事似乎在这里经常发生,以至于连讨论的兴致都没有了。十方镇的水比自己想的还要深不少。

肖潜在四处溜达了不少时间后随意拐进一家店铺,简单叫了一壶酒后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肖潜舔舔嘴唇,这酒不好喝,太烈了,味道也不够细腻,没什么回味,和十方镇灯火辉煌的外观成反比。如果一个月后这里的事还是没有结束,那就不回去提交任务了,十方镇自己待定了!

肖潜很欣赏自己做出的决定,这么有意思的地方哪里找去,还有猫这个疯子,这里似乎因为白琴婉的加入而关系到了一个城的生死,肖潜也可以感受到这里还有其他自己看不到的秘密!

“嘿,兄弟,这个丫鬟送我怎么样,我拿后面的几个和你换。”

肖潜知道这是对自己说的,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欲望。呵,人渣是这里最不缺的东西!肖潜没打算理他,但是巧巧明显在颤抖,这样的交易在这里似乎也没少发生。否则这一切无法解释。

“喂,你喝醉了我可就自己动手了。”

那个人的声音让人生恶,并且毫无一丝丝自觉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你们几个,就留在这里陪我这位兄弟,你过来吧。”

“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肖潜可以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

“别惹事,我们惹不起。”

“你看今天的交易怎么样?”

“那还用说,肯定能成。”

……

肖潜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不否认,对方是要拿四个还算不错的姑娘和自己换,按照自己不知道多久以前的性格绝对会同意,在同意之前还会讲个价,交易完成后干掉对方,然后转手把这些人卖了。可是现在,自己虽然保留了那时候的衡量,但是也不是和那时候一样除了利益什么也不考虑。

“不行,我还没试过。”肖潜的话让对方仰头大笑,巧巧却是松了口气,但是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兄弟,真的假的?”对方并不死心,“那好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开价吧,你看多少合适!”

肖潜笑了,这个人还真是不识抬举。脑子是个好东西,如果对方没有,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是个人渣,如果对方有,那自己的拒绝就是为日后埋下隐患。无论怎么考虑对方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肖潜拉出自己的枪,“这件事不行,你可以换一个要求。”肖潜不想把话说的太死,得罪这样一个人并不划算,但是对方如果坚持的话,他也不介意把对方变成在这里杀的第一个人。

那人似乎没有生气,反而是又笑了,“我叫方绝,交个朋友?我没什么恶意,只是喜欢女孩子,而且这样的事干多了,也没几个人拒绝,所以。”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肖潜把枪收回来,这么看来对方也不算是什么非死不可的人物,“方成是你什么人?”他需要确认夜雀的工作效率,但是他没指望今天方成就死,毕竟这才过去了两天。

“我大伯,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方绝笑得很傻,“地下的生意我们经常干!有什么消息我也可以帮你打听。”方绝自来熟,顺手就拿起肖潜的酒干了。

“他死了会怎么样?”肖潜继续问。

“死了就死了呗,这个地方就是这样,说不定下一个死的就是我。”方绝似乎看的很清楚,“如果不是我老爸比较护短,按我的性格估计早就死了。”

还没等肖潜说话,白绝就看了看周围那些看着他们的人,“老子清场,在座的自己砍条胳膊或者腿。”

肖潜知道对方这么做一定有理由就把巧巧也支开。

两分钟后,“你怎么还不走?”

“我是老板。”

“你呢?”

“我是小二。”

“滚后厨去。”

“哎。”

方绝看周围没人了重新回过头来,“你知道这里最大的青楼吗?”

肖潜心里一跳,表面还是不露声色,“嗯。”

“死光了,但是背后的人目的没达到,他们的魂魄被提前抽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