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十六章 开局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552  |  更新时间:2020-06-07 08:29:45 全文阅读

“青百落小心眼吗?”肖潜在路上这么问了一句,如果巧巧是姬存希带的人,就算知道的不是太多,这一点了解还是会有的。

“公子放心,这里保密工作做的还是很好的,他不会知道你的。”

肖潜笑笑,姬存希可信吗?他不会去赌,巧巧也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不怕对方的报复,只是他习惯性清除所有隐患。青百落的对头不会少,杀了也就杀了,谁会怀疑一个连正式冲突都算不上的人。

肖潜出了门,深深吸了口气,晚上的空气很凉,很潮湿。他需要趁着个时候尽快吧这里的地形什么的摸索清楚,说不定能碰到白琴婉,巧巧现在就用的上了。

“你清楚十方镇的街道吗?”

“公子你想要去那里?”

肖潜耸耸肩,标准有了钱就要挥霍的二世祖形象,“晚上该去的地方,你要一起吗?”

在风口浪尖上敢接手白琴婉的,无论是为了保护她还是要转手,绝对不是普通人。十方镇不普通的人都是夜间动物,隐藏在最深的黑暗里,肖潜需要了解这片黑暗。

“好的。”巧巧应声带路。

肖潜是个路痴的毛病应该改改了,不然的话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至少实力和记忆并不匹配。肖潜耸耸肩,鬼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是什么,至于把自己丢到这么个破地方,对自己来说答案似乎并不重要,原宿主都崩了自己白捡了个便宜还有什么好追究的。

可是那个自己的影子又是什么?还有多次出现过的红幕。肖潜能感觉到自己在打破那个气球一样的东西的时候自己身上多了点什么东西,可是他又觉察不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肖潜注意不到他的魂里的红色阴影似乎比原来大了一点。

肖潜摇摇头,这不是自己该有的状态,对于这样半是未知的东西,还是不要冒险去探究。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作死,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过度渴望,对不该了解的事拼命追寻。

肖潜在被巧巧带到青楼之前觉得还是先换个地方的比较好,还是算了!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按照巧巧的说法,他花上五个铜币就可以找一个人过夜,五十个足够点名花魁,也就是说,五个银币能让自己和一个有一点修为,同时很漂亮的女孩子过夜。

“巧巧,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肖潜再一次打量她后忍不住问。虽然这么想很不厚道,但是不论自那个角度考虑,还是青楼的卖价会高一点。

巧巧眼睛微微睁大,嘴张了张但是一时间没有出声。她不清楚,只有这一件事,她猜到了肖潜的意思,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就算是在她看来,那个整天喝酒赌博的父亲也不该连这样的选择题都做不出来,今天的夜比以往都要冷一些,而且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肖潜见她这副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没忍住抬起手想要揉揉巧巧的头,但是尴尬的发现自己太矮了!巧巧看到了肖潜的动作脸一红,轻颤这手握住肖潜的手,肖潜一笑,这是要蹲下给自己揉揉头了?

可是他还是没想到,巧巧竟然把自己的手按到了她的胸上,肖潜大脑一时间死机。赶紧抽回手,头也不回的进了青楼,这丫头平时都被教了什么玩意儿!

肖潜在推门进入的一瞬间眼神凛冽起来,双眼眯起,自己的警惕性似乎在那红色影子进入自己身体后就降低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感情也多了,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这个问题发现是看到了青楼里躺满尸体的时候意识到的。

木质的地板上是一层干涸的暗黑色的血,尸体乱堆在地上,身份似乎并不统一。青楼里身着纱衣的姑娘,身穿云锦的管贵。身上的伤口都很致命,心脏,喉咙,前提是不考虑到那些断了一半或者完全被切断横七竖八乱放的四肢。二楼似乎并不比一楼好多少,虽然肖潜并没有上楼看一眼,但是连廊上尚未干涸的血正沿着连廊外侧缓慢滴下,声音并不是正常液体滴落会有的,而像是异常混浊的泥水落下的一瞬间粘在地上。

肖潜深吸一口气,这里除了多出几十具尸体外毫无异样,至少从外面看起来这里还是灯火阑珊,就算没人在门口迎客也可以用还算合理的理由解释,可是现在,还是早点走人的比较好。

首先这样的地方能在这里做大后台绝对够硬,这里也不会单纯的不设防,能把这里的人杀光就算了,像这样连一点动静都没有,那这样的势力之间的较量绝对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掺和的。

肖潜拉起靠着门框瘫倒在地上,瞳孔涣散却死死盯着前方的乱尸,手紧紧捂住自己嘴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巧巧,“走。”

如果放在曾经,自己面对这样的场面绝对不会有那一瞬间的恶心,这是他在离开现场后首先要解决的事情。接下来呢?自然是听风声,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毫无动静?

肖潜也算是淬体一重的修士,把巧巧拉出来还不是什么大事,这也是他习惯单独行动的原因,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同伴给你带来的麻烦是不是大于他给你的帮助。今天晚上的行动到此结束,去那个旧仓库的路他还是认得的。

肖潜把巧巧扔到猫趴着睡觉的那个柜台根,任由巧巧保持着刚看到现场时的形象。

“回来了?”当肖潜刚接触到桌子的那一刻猫就爬了起来,看着肖潜舔舔嘴唇,双眼放光,“人找到了吗?”

“没有。”肖潜面无表情,在他看来猫根本就是闲着无聊所以要给自己找点事,比较可怕的是他只喜欢搞大动作。

“这里最大的青楼里面的人死的差不多了。”肖潜看猫似乎要把自己赶出去接着找人索性给了他一个可能会让他感兴趣的事。

“已经开局了吗?”猫并不追问什么,似乎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很好。”

肖潜有理由怀疑这是猫在过去一手策划出来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谁知道,说不定还需要我们做一些修正之类的。”

猫漫不经心一句话算是验证了肖潜刚刚的猜测,这件事果然和他有不小关系,“接下来更有可能会发生什么?”

猫撇了肖潜一眼,“你不会想知道,还有,这件事与你无关。”

肖潜嘴角翘起,“不,混乱的时候最好发财,我也需要知道可能出现的危险。”

猫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你今天去的地方发生过的事,就这样。”

肖潜的眼神聚在一起,自进入这副躯壳一来第一次出现杀意,“你跟踪我?”

“不。”猫敲敲桌子指指自己的脑袋,“我算出来的。”

肖潜皱皱眉,利用自己和天地法则的联系偷窥天道?这是需要代价的,但是肖潜不在意这些,“你最好别再算我,或者算我的时候不要让我知道。”

猫打了一个哈欠,“放心吧,算你太麻烦了,可能比计划坑了整个青城都难。”猫再一次爬在柜子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命格太复杂,算了这么一点就把我的魂力抽干了,还搭上了我几十年的命也,最终却是没个结果。代价太大了,很明显,你不值。但这不影响我通过一点已知的推测出发生过什么。”

肖潜大概可以猜的出对方是通过算出一点不重要的东西,再用自己的大脑推算出重要的那一部分,这个猫,很有意思。但是自己好像更有意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