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十四章 行动开始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443  |  更新时间:2020-05-03 08:23:18 全文阅读

肖潜可以很清楚感受到自己再猫的眼里唯一的价值就是找到白琴婉,至于杀人什么的在他眼里只是浪费时间,或者说,和这样的不入流的小人物较劲是浪费时间。肖潜对这个猫产生的兴趣比对这个组织都大,这是个不搞事情就难受的人,搞出来的事情还都不是小事。先是十方镇,现在是青城,说不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的修为也有待验证,有趣。

肖潜也懒得去八卦什么的,现在他的任务就是找到白琴婉,那个欠自己一堆东西的白痴女。肖潜转身出门,找到白琴婉后就真的有意思了,说是步步惊心也不为过,猫这一手玩的大。

肖潜记得白琴婉是要去找她一个莫名其妙的亲戚,首先,这个地方白琴婉不熟,所以会浪费不少时间,其次,因为任务的发布可能还会出什么状况。还有一件值得关注的事,他的那个亲戚会不会直接把她绑了送回去,这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肖潜出了这个不起眼的仓库,回头看一眼,谁能想到这里面都是些不靠谱的杀手?方成那边已经不需要自己做什么了,至于能不能找到白琴婉还要看运气。他是个路痴,尤其是再这样一个高度仿古的镇集,乱七八糟的小道就像行岔了魂力的魂脉!

肖潜吐出一口气,抛开其他的不说,这个地方还是挺糊弄人的。来来往往的人群衣着华丽,面带桃花,差不多算得上是入夜的时刻灯笼已经被点起,四下的阁楼亮着各色的光。如果不考虑到行走在黑暗里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思考如何把兵器改造的能让人更快毙命,一两天就足够不少人横死,下一秒自己就可能成为被暗杀的对象,这里说不定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可是现在它只是一堆聚在一起的连真实的面孔都掩饰的一个比一个深的人。

肖潜觉得既然是碰运气,自己看那个建筑顺眼就进去看看不过分吧?肖潜确实很随意,如果不是手上没硬币,他就直接抛硬币决定了下一个路口向左转还是向右转了。对于一个路痴来说挑路是一件麻烦事,因为肖潜下个路口左拐还是右拐考的完全是走过去的步数是奇还是偶,这数起来自然是麻烦的要死。

就在肖潜兜兜转转路过了几次原点之后,他决定进门了,虽然有两个人堵着门不让进。这并不能决定什么,因为进拍卖场是不需要什么证明的,只要你钱多!但是肖潜毫无疑问是一个穷鬼,可是没关系,肖潜很不厚道的把白琴婉据说是要赎回去的镯子拿了出来,“我要来拍卖空间宝器,可以进吗?”

“可以,可以,稍后会有我们的人来给您引路。”看门的人瞬间从一脸正气变成献媚专业。肖潜其实对他们的服务还算满意,毕竟现在给自己带路的人是个漂亮的妹子,事实上这个妹子似乎年龄有些偏大,都十多岁了。肖潜也只能苦笑,自己的年龄是撩人的障碍。

“你自小就在这里长大?”肖潜觉得多打探点情报也不是不可以。

“是,少爷。”

“你叫什么名字?”肖潜知道没办法从他嘴里问出来什么了,这样的回答方式要撬出什么情报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闲聊两句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叫奴婢巧巧就好。”巧巧回头微微颔首,职业性的微笑,礼节上无可挑剔,皮肤白皙,身材匀称,五官清秀,长发披肩,淡蓝色的连身裙只盖了半个大腿,虽然还没有发育开,但是明显不会差。

肖潜觉着这家伙还是有那么一点可怜的,“你现在算是我的人了?”

“是。”巧巧身体明显僵硬了那么一瞬间,回应也要比刚刚慢一点。

“能不能好好说话。”肖潜不习惯巧巧的说话方式,自己没有什么少爷小姐之类的概念,哪里来的臭毛病。

“对不起,对不起。”巧巧回过头对着肖潜,上半身压的很低,“我只是第一次不习惯,以后一定好好听话,认真回答。”

肖潜略微有些吃惊,看着巧巧眼眶里的是泪?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这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嗯,好的。”他没办法,不这样回复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谢谢。”巧巧出了口气,回身继续带路。

“那个,其实,你挺可爱的。”肖潜刚说了两个字就看巧巧紧张了,也没办法只能说这么一句。

“巧巧会尽心服侍公子的。”

肖潜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是啥玩意儿。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叹了口气,这样的情况不是自己能够改变的,自知自明还是要有的。

“少爷,这是你的位置。”巧巧推开房门后就立在门侧,等着肖潜进入。

肖潜并没有着急入内,观察情况,怀璧其罪的道理是一堆傻子用命验证到现在的,而且这个行为也还在继续。

确认没有危险,这个位置是很好的。足够高,可以看到拍卖场几乎任何一个地方,可能是因为自己半途进入,所以跳过了前奏,台上直接就是一个奴隶。

肖潜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翠翠,“你认识她?”翠翠在看到台上的奴隶的时候就一直咬着嘴唇,目光也开始曲折。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对不起。”巧巧似乎忍不住了,竟然直接哭了起来。

“不是你的错。”肖潜已经懒得解释了,“结束后跟着我走有问题吗?”及其简单的一个问题,巧巧的回应也在肖潜的预料内,“嗯。”

“她是怎么回事?”肖潜看着台下那个女孩,皱皱眉,这种情况在这里毫无违和感,这是最气的。

“只是惹了一个客人不开心,就…”巧巧很小心得向肖潜解释。

肖潜并不在乎具体事项,这样的事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大概情节,“你们就这么直接被送来送去的?”

“只有贵重的客人才…”巧巧没有继续说。

“然后?”肖潜继续问,这么看上去自己也算是贵客了。

“如果你们不满意的话…”

已经不需要再向下听了,肖潜听着下面人的叫价,一声高过一声,用的完全是自己没接触过的计量单位:银币。

在肖潜脑子里的计量单位里,最小的都是魂晶,最高的是魂液,银币这东西怕是太低端了所以自己的原生地接触不到?这么看来自己还是那个王公贵族?

肖潜觉得好笑,低头看着被五十银币买走的衣衫褴褛的少女,这个拍卖场在自己看来也很低端!

“接下来要拍卖的可是一个好东西,虽然样貌奇怪了点,但是坚硬非常,想必这里的锻造师最清楚,毕竟他可是用尽方法也没能让其改变一丝丝形状。起拍价格三十银币。”

“这可是好东西,连那个老酒鬼都没办法锻造。”

“好个屁,那个老东西都弄不成的玩意放你手里能干嘛?”

“说不定以后有了机缘什么的还要拖这东西的福,这类奇奇怪怪的东西最讲究机缘巧合。”

“真是这样的话还轮到你?拍卖场在就转手皇族了,还能大赚一笔,现在的三十银币能说明什么?这玩意就是个鸡肋!”

肖潜听着下面人的谈论,目光放在台上,等着红布被掀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