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八章 原宿主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498  |  更新时间:2020-06-06 18:34:03 全文阅读

肖潜只能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疼痛,却无法阻止这些情绪的侵入。肖潜的痛感在逐渐减弱,不是停止,是肖潜的意思在减弱。

肖潜在这个过程中眼里的事物开始蒙上一层朦胧的红色,视力范围内的东西也开始发生一系列的变化。当肖潜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的时候,原本黑暗的训练场已经变成了自己所熟悉的,自己一开始就生活其中的孤儿院!

“你是谁?”肖潜看着蹲在一个角落里的似乎有一层红色帘子挡着的模模糊糊却十分眼熟的人。他确信自己并没有真的见过这个人,但是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熟悉是做不了假的!

无人回应,那个红色的影子似乎并没有听见肖潜的话,只是一味低着头用手指在地上划拉着!肖潜向前走了两步低头看向那个人手指划着的地面,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的手指指尖早就磨破了,肖潜甚至可以看到偶尔露出来的白色骨碴,地上也不是肖潜以为的乱七八糟的涂鸦,而是一个人的头像。

嘴咧到了耳根,一眼看上去只是觉得双眼深深凹陷在眼眶里,不注意看的话那就会觉得那里只有两个黑洞洞。当肖潜进一步要看清楚的时候,觉得还是不注意看的好,他发现这双眼睛已经被缝上了眼皮!鼻梁也偏向一边,就像是被人一拳打歪了鼻子的同时,鼻梁骨也被一并砸碎。

画这副画的人一直低着头,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伸出来的那一只血淋淋的手。食指在地上划着,剩下的手指有两只第一个指节似乎已经被磨平,伤口也愈合了,还有两只似乎还没有开始使用。但是看样子也马上就要轮到了。

那个人似乎也意识到肖潜站在了他的身前,换换开口,用沙哑且微弱的似乎从未喝过水的声音表达这自己的不满,用十分缓慢的一字一顿的方式吐出了一句及其简单的话,“你 挡 到 我 的 光 了!”

肖潜略略惊诧,对方并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只是提醒自己让开自己似乎遮住了画的影子。可是肖潜在这样的片红幕里,没有什么光源,也看不到什么影子!

肖潜还是侧身到一边,“你是谁?”同样的问题,他再一次问了出来。这个人可能是自己出去的唯一希望。

“你有感觉到你的时间不完整吗?”那个人继续在地上用自己的血划着那副可怖的画,嘴里却是用着和刚刚相同的语调的声音说着答非所问的话。

“什么?”肖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颤,好像自己确实失去过什么东西。

“有时候自己意识到什么声音自己没听到,或者什么事情没看到,又或者直接忘掉了什么,你有吗?肯定也有的吧!”那个人继续缓缓叙述着这些东西,似乎他说出来的事他自己早就习以为常。

肖潜没有说话,他确实有过,自己的生活似乎一直缺着一部分。似乎也正是正是因为这一部分自己才会对人情冷漠,毫不关心任何事。那人并没有给肖潜太多的反应时间,接着又开口了。

“呵,你知道你缺了什么吗?我很清楚自己的痛苦,可是你知道各种极端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无法调和的感受吗?”

那个人的肩膀开始耸动,正在画的线条也变得有所颤抖,声音第一次出现了变化,不再是单调的沙哑,似乎表达出了一点情绪,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悲伤里掺杂着极端的喜悦。肖潜似乎明白了一点他刚刚说的话。这种情绪在感染自己!

“你知道吗?当你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痛苦全部来自于你,是你把我丢在了这里!”那个人说话的声音开始变大,头也渐渐抬起,但是由于角度问题看不清楚他的脸。

“哈哈哈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你选择主动放弃所有的情绪,用催眠的方式把我困在这里,让我替你承受了所有你所厌恶的人类不可避免的各种虚假的欢愉和痛苦!但是你却不愿意给我哪怕一点冷静,现在又要把这一切取回去抹除我的存在吗?”

那个人的头完全抬起,似乎是预料是中的,一张照镜子时经常看到的脸。只是这张脸的上混杂这各种情绪,从而看上去十分扭曲。

“你不该存在。”肖潜皱皱眉,厌恶各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只是催眠自己的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做一个杀手,情绪是多余的,还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破绽,从而丧命!

肖潜断定对方暂时拿自己没办法,不然的话自己的存在已经被抹去了。他只需要在对方还没有对自己动手之前找到自己出去的方法。至于干掉对方,没有把握的事就不要干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奇怪的就像一个土拨鼠把洞打在了住着猫头鹰的树干里!你说他是你的一部分,按理说回归本体就好了,还能双赢,可是现在却连他会不会干掉你都不知道!

肖潜不再看看着地上的画,一定有什么是自己所没有注意到的。封闭的双眼,塌掉的鼻子,裂开得嘴,耳朵似乎正常,“似乎”。五感封闭,可是这和把自己弄到这里的玩意儿有什么关系?自己丢掉的情绪也奇怪的很,肖潜本来只是觉得这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把他弄成了这个样子,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也有问题!就算不是因为原宿主残留的念头把这玩意儿弄了出来,至少也是因为原宿自己才会进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面对这东西!

肖潜尽力回想着所有关于原宿主的信息,肖潜顺着天生的记忆向前追溯,直到开始这个世界给自己的印象。朦胧的红色,粘稠混浊的空气,令人作恶呕的气味,还有吼叫。那个时候自己刚来,也是那个时候自己成为了这躯壳的宿主!

对,是那个时候!这么说来原宿还是个婴儿,地上的画是对自己的误导,暗示自己自身存在的缺失,好吧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丢弃的情绪上,让自己解释自己看到的一切,从而忽略原宿自身是婴儿造成的五感不全所以不知道周围的事物没办法只能这么处理!弄出这一张自己的脸也只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不让自己注意到他。换而言之,只要自己发现原宿的目的,原宿差不多就已经输了!

这件事反而是原宿弄巧成拙了。肖潜嘴角翘起,在自己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时候,一切都值得怀疑,根本无法发现任何线索。但是原宿的欲盖弥彰成为了最大的疑点。

肖潜习惯性歪歪头,“你还是不要这么搞的好,我知道你并不是我!”虽然他也不知道意识到这一点能干嘛。

肖潜看着眼前的“镜像”,内心带有嘲讽。一个婴儿是玩不出太多花样的。

肖潜觉定不再等了,直接一拳打向对方。这么看着自己真不舒服!毫无花哨。对方却不躲不闪,只是情绪波动更加剧烈。

肖潜并不知道对方的真正要表达的感情,他也没兴趣知道。肖潜的拳头打在对方身上的一瞬间像是打在了一个气球上,并冲破了气球皮直接陷到了对方身体里。然后那个红色的影子就这么流回自己的身体里,就像自己被拉过来时一样,大脑无法承载的被情绪侵占,疼痛,昏迷。肖潜并不知道自己的灵的深处随着情绪的回归多出了一抹红色的阴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