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七章 无聊的战斗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561  |  更新时间:2020-06-06 18:15:04 全文阅读

肖潜长出了口气,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但凡有一点智商也知道真正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跟着巡视的守卫方的两个人对了眼神,相互点点头,身体向下压了一点,猛地窜到那个守卫方身后。与此同时,一声箭啸划开黑暗,似乎是给守卫方的信号。尾随着进攻方的那个守卫几户同时拉出一张弩,射出箭矢。对方也是瞬间向一旁扑过去,只是看样子那个守卫方也没有指望这一箭可以结束战斗。趁着对方躲避的时候把手里的弩丢开换成一把刀。

此时矮塔楼檐下的两个进攻方的人和上面守卫方的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反倒是被两个进攻方攻击的巡视员在远程支援下发起了反攻。用的也是一刀,反身一步欺身向前,一刀横扫而出,画出大半个圆弧。对方止住前冲的身体,强行向下扭转,刀锋就从他的脖子下方扫过。此时为了躲避飞来的箭避开的那个那个人直接蹬着墙壁,强行把自己送了过来,这个角度刚好在那个守卫的刀可以够到,但是由于关节扭转程度限制触及不到的地方。这需要对人体关节及其熟悉,另外一个进攻方手够到墙壁上方,用力,一个翻身到墙的另一侧快速贴墙向守卫方的保护建筑前进。

刚刚被他攻击过的巡视员似乎知道自己不做出改变的话无法攻击到偷袭自己的人,就把刀握成反手,回手一勾。对方却不接战,刚刚在触及墙的时候钉在墙上的绳子此时被他一拉,自身就借力再次站在墙上。巡视员刚要追,两个飞镖就被甩向自己脸上,不得已只能止住追击的念头,先挡下了暗器。

而进攻方的那个人正要下到墙的另一侧玩消失,又是一声箭啸,这一次更加锐利!那人自觉不管自己怎么闪也会受伤,干脆直接回头,手里的匕首抬起。

金属撞击的脆响伴随着火花出现,箭的方向偏离。那人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下坠,身形在这一次摩擦中也有所偏移。但是肖潜从上帝视角里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对方射出了两只箭!

果然,他的一只胳膊被穿透了。这不是演习吗?肖潜皱皱眉,在他眼里这就过分了!肖潜不理解这种行为,但是现在这不是最重要的,刚刚从这里溜走的那个进攻方马上就要摸到目标建筑内了!只要他成功,这一局就结束了,可惜一直没有针对他的箭矢开始一个劲的向他飞去。每一只箭都不是准确朝他的位置飞的,而是一直飞向他的前方,让他无法再前进。火力压制很到位,但是仅仅是这样的话在对方一直靠着墙前进的时候不会有危险,所以对方还是以一个较为缓慢的速度前进!

另外一个守卫方的巡视员一直紧追着进攻方的人跑,因为被时不时被丢出的暗器打扰,不仅没有追上,身上还增加了一些细小的伤口。刺杀还能放风筝?肖潜摇摇头,仅限于对方人手较少的时候,实用性不大。但是这是有问题的,按照肖潜的看法,这是故意的!

肖潜并不知道胜利是怎么判定的,所以看不懂这样做的目的,只是看房檐下面藏着的两个人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上面的两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玩木头人吗?有点无聊!肖潜仔细观察着这个地图,假设进攻方的人一直在前往目标地点,但是这个目标似乎并不坚定,真的向着目标坚定不移冲的似乎只有一个人。守卫方的人呢?也不着急守护既定目标,真正阻碍进攻方的只有一个弓箭手。

杀手的演习肯定是要以干掉某个东西为目的的,最后肖潜得出一个结论,这里有隐性规则自己不知道,这一堆人差不多是再演自己。守护方守护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在屋里?这是个进攻方不能确定的问题,因为不确定,所以需要一个人进去试试,对方也不能过分拦截,里面没有目标的话,伤亡过大对谁都没好处,有目标的话一波输了就彻底完了。这样不强不弱干扰会给进攻方制造一定的疑虑,使对方不敢全力进攻,但也不能舍弃这个选项。而不拦的话对方确定后就会少一个干扰选项,或者直接胜利。

肖潜想着这些东西最后还笑了,“套路多了还真是伤脑筋。”

肖潜琢磨着这么弄真的是麻烦的很,他选择不再理会这一堆人的瞎闹,这还不如让自己去看看另外一个在自己眼里正常一点的训练场里有没有什么兵器生锈了什么的,然后自己磨一磨,还能增加一点对兵器的理解程度,以后用起来也会流畅一点。

肖潜觉得这一堆人都想是在过家家一样,让他来搞的话,既然知道守卫方是五个人,直接报团把对方团灭就行了。毕竟为了扩大搜索范围对方是要分散兵力的。退一步说,就算对方也报团,敌明我暗,打不出措手不及的效果的话那就直接退游好了!

如果自己是守卫方那就更简单了,就算是规定,直接把自己要保护的对象镶地里,整个伪装的小屋,到时候把其他的墙全炸了,没有掩体的情况下谈什么刺杀。换一句话说,如果这样都能刺杀成功的话,直接强攻不就行了。

但是现在在这里搞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的一个劲还没啥效果,用了几百年的刺杀老套路,明明力量体系这么多样化,还这么没新意,自己看着都觉得丢人。

肖潜的记忆里是有兽魂这一项的,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有兽魂被接纳。不固定,时间会浮动,基本是十岁左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纳了兽魂后会有兽魂给自己附加的各种奇奇怪怪的力量,用兽魂附加的力量搞事情不是更好使吗?

比如自己脑子里有的最基本的属性控制,控制空气里的毒素聚集,金属聚集,稍稍利用一下属性相克什么的,魂力冲突什么的,这不是很刺激吗?

肖潜转而反思了一下,自己知道的这一堆人并不一定接触,至少魂力外放没一个人做到。不排除对方没有进入煅魄境,但是这可能性太小。

肖潜想到这里回过头来审视自己,自己知道的东西似乎有点多了!自己的身份似乎也挺有意思的,毕竟父母实力越强,自己带有的记忆就越多,有的时候甚至可以直接天胡开局,出生灵魂境。从这一点来看,自己的父母似乎不弱,同时自己一出生似乎就被卷入了什么大事,自己无法接收的被毁成碎片的记忆可不会说谎。

“这一切还真是有意思的很!”肖潜目光渐冷,嘴角却噙着笑。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这一辈子就直接死了!不,严格来说已经死了,自己只不过是这副躯壳的宿主。这么看来自己似乎还要感谢一下这莫名其妙的凶手,那就杀了他,或者说他们,作为使用这副躯壳的报酬好了!

肖潜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蔓延开了。愤怒,绝望,迷茫,怨恨,一点点侵入大脑,就像一棵树的树根插入地表。

疼痛,大脑要炸裂般的疼痛。肖潜几乎要将牙齿咬碎,身体蜷在地上抑制不住的抽搐,双手死死扯着头发。肖潜不知为何能感受到另外一个生灵似乎在自己身体里发出的纯粹的情绪。可他没空冷静思考这一切,这些情绪在不断侵蚀他自己的情绪,换句话说,这是在和他争夺这副躯壳的控制权!只要成功将肖潜的情绪全部侵蚀,那他就成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