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六章 实战演习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2508  |  更新时间:2020-06-06 13:02:35 全文阅读

肖潜在昨天叉鱼经验的加持下并不费力就得到了今天的早餐,正在他在地上挖坑为自己建一个临时住所的时候,他清楚地感受到了脖子上多了一个伤口。并不大,仅仅是把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架在脖子上,皮肤不小心碰到后组织开始断裂的一瞬间形成的,不算很疼的触感让肖潜立刻停下了所有动作,伤口并没有加深。肖潜的背被冷汗打湿了,他甚至不知道这东西划开自己皮肤之前在自己脖子上架了多长时间!

“我叫肖潜,需要你证明你是近卫的人才能带你去核心区域。”肖潜没等着对方问话,说不定自己没等到对方发问自己就先死了,也没有暴露太多关于自己的信息。如果是外来的入侵者,在知道自己能带他去往核心区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基本上就保住了,怎么脱身可以接下来想,如果是近卫的人,自己直接坦白就好了。肖潜大脑飞速转动的时候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肖北绝留下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他嫌麻烦同时觉得用不到就没带在身上,该死!

好在对方直接收了匕首没去问肖潜的身份,反而是身后传来了一阵哄笑,“嘿,你输了。这新人的素质不错,晚饭就交给你了。”

“别得意了,别忘了我们是来干嘛的,那才是晚饭交给谁的依据。”另外一个声音,应该是刚打赌输了的那一个。

“别逗了,今天的晚餐一定是你们队承包的。”又一个声音

肖潜回头,十个人,分了两队!看着一众人在那里说说笑笑出了一口气。既然对方没有恶意,自己也不是小气的人,以后找机会往他们饭菜里放点能让他们腹泻一周的药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肖潜打算先溜再说,气质这东西很难说的清楚,但是这几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我杀过很多人,不要招惹我。虽然这并没有打消肖潜向他们饭菜里下药的心思,但这不妨碍肖潜想要离他们远一点。

事情往往不会那么顺心,就在肖潜要跑路的时候,把刀架在肖潜脖子上的人开口说话了,“小子,我们要演习一次,来看看吧,早晚你要执行任务,多看两次至少可以让你死的不是那么难看!”

“好的。”肖潜暗叹了口气后答应,鬼知道自己如果说不的话这家伙会不会一刀捅过来,然后来一句,'既然你这么不听话,那肯定是要死在战场上的,与其死的太难看丢我们的人,不如我来让你死的好看一点!'

肖潜觉得这种事情这个人说不定是干的出来的,他又不能去赌这一点点的说不定,而且去看个演习也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损失。肖潜就这么跟着这一堆连晚饭谁做都要争论的不正经的杀手去了训练场,刚好他也确实想知道乌漆麻黑的训练场是怎么用的,毕竟一个地图早晚是会玩腻的。

肖潜仅仅是在这里呆了两天,适应不了黑暗的光线,但是这些老家伙明显不会被这些影响,至少守卫方把阵营里的墙壁通过机关来回移动的时候没有!进攻方看着守卫方工作的同时嚼小鱼干,这是赤裸裸的作弊行为!不过刺杀的时候也会有提供地图什么的,看对方部署也算是常规操作。

说起来进攻方还算是吃了不少亏,缺少太多必要的情报,比如岗哨部署,守卫换班什么的。当这一切布置好了后,肖潜看不到建筑里守卫方的活动,但是把刀架在肖潜脖子上的人明显考虑到这一点。

“看那个镜子就行。”那个人领着肖潜来到一个肖潜从未注意过的角落里,那里竖着一个石碑,上面是一张张任务单。他要看的不是这些,而是石碑后面的镜子。上帝视角,3D画面,观赏性极佳。

十个小人在里面移动,守卫方的五个人也没直接堵住什么交通要塞之类的,只留三个人。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建筑房顶,三个建筑都类似塔楼,只是要低不少。而且这三个建筑明显是在围着一栋并不处在正中间的建筑。视线很好,几乎可以监视到需要监视的每个角落。剩下的两个人在更外围一点的地方巡视,自然,处在另外三个人的视力范围内!

五个进攻组的人则是从五个不同的方向尽量使用所有隐蔽的地方前进,至少在不知道对方守卫路线和时间的情况下,这么做可以保证被发现了也不会团灭。但是弊端也是明显的,五个人分开的话无法打配合,最后的刺杀环节容易出问题,而且同时遇见两个及以上守卫时无法保证干净的完全解决对手。

由于双方的布置问题,在进攻方进入至地图中央前一直很无聊,谁也发现不了谁。让肖潜感到意外的是即使是这样,两队人马一刻也没有放松。

忽然一个守卫方巡逻的人向高处的三个人打了一个手势,然后蹲下。肖潜看的一脸懵,这个人肯定是发现进攻方的人了,从上帝视角上看进攻方的一个人和他仅仅隔着一堵墙。但是肖潜并没有任何可以合理解释这个守卫方发现进攻方的理由。对方隐藏的很好,视线不可能捕捉到,近乎静止的动作也表明听力也不是捕捉到他踪影的理由。

神仙打架。肖潜觉得自己看再长时间也看不出什么来,知识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当然,他也没有因为这个就直接跑路,收集情报什么的现在刚刚好,了解每个人的战斗方式,知道内鬼是那一个后也好从容应对。

被发现的进攻方只是被尾随,守卫方似乎并没有要直接干掉他的意思。另一边还有两个摸进来没被发现的进攻方。剩下的两个进攻方似乎并不着急进入,只是贴在两个房檐下,这是那三个类似塔楼的建筑!

肖潜真的是无话可说,再一次的无法解释,这两个人看不到塔楼上的两个人才符合光线传播的规律!这里的知识体系随着力量体系的改变也要变得极端陌生了。

肖潜叹了口气,还是赶紧把以前的东西忘了比较好,看看这一堆人的表现,肖潜觉得脑子里多出来的一堆莫名其妙的玩意儿也不是不可接受。移山填海,千里眼什么的似乎也挺靠谱的。嗯,没毛病,挺靠谱的!

肖潜盯着镜子,看着两个没被发现并且还在活动的进攻方不经意间完成了接头,准备一起动手干掉一个后知后觉的守卫方。

肖潜能很清楚的看到这两个人一甩手手里就多出两把匕首。尽力的靠近却不触碰到墙,上身尽力压低,手臂和腿半弯,保证随时可以发力。他们似乎不知道一个矮塔楼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拉开了一张弓,除此之外他的下方也没有进攻方的人。地对空的远程火力如果无法压制那局面会变得很麻烦。

另外两个塔楼上的人借助栏栅遮住自己的身体,带着黑色帽子的脑袋在黑夜里几乎不可见,眉头紧皱,双眼眯起,两个人的行为很相似,明显的不同只是一个人手里多出来的是一把狼牙棒,另一个拿的是砍刀。

肖潜的眼角不自觉抽搐了两下,做杀手时间长了,果然还是对那些暴力的兵器更顺手。可以理解,首先是方便携带,然后是一击必杀,其他的都没必要。如果带什么东西都不会被发现的话,估计这些刺客不会介意拿着陨石去砸死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