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染魂 > 正文
第一章 我的名字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6-08 20:56:38 全文阅读

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睁不开自己的眼睛,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但是即是我的眼睛是闭着的,我也可以感觉到穿过眼皮的刺目的红光,空气似乎是粘稠又污浊,干扰着我对周围的感知,让人很不舒服。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吼叫,似乎是什么野兽,混合的还有人的叫声,尖利,颤抖。我似乎可以分辨出声音里的恐惧,愤恨。我不知为何总感觉声音微弱可能不是因为离自己远,而是自己的感觉被干扰了,就像是隔着毛玻璃看远处。这样的声音交织在我的周围,微弱却异常清楚,穿透人的耳膜,不知道为什么死死钻向自己的大脑,痛苦,负面情绪在疯狂上涌。愤怒,悲伤……自己究竟是在那里?好像…都忘了。

终于,这种感觉消失了。穿过眼皮的光线变得正常起来,空气也不再让人作呕自己好像被放下了,有谁离开了。空空的,感受不到任何东西了,昏昏沉沉,就在将要失去意识的一刻,一个画面闪过。一辆车在刺耳的刹车声里不受控制的向自己驶来,自己怀里好像还有一个小姑娘!

对了,我叫肖潜。

肖潜很清楚自己当时正在进行一场暗杀,总有一些有钱人想要除掉碍事或者碍眼的人,但是自己却不会接手这样的脏活,所以就有了肖潜这样的人。或者是因为一时缺钱,或者是喜欢鲜血,总之他们叫做杀手。

肖潜按照杀手界的惯例借了任务,也按照自己的惯例领取报酬后找机会干掉了雇主,这不矛盾。雇主给钱了,所以按他的要求清理掉一个人,但是在肖潜自己的标准里雇主是个十足的人渣,所以顺手干掉了。抹除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并不是什么难事,按照肖潜的想法这时候他还是那个在国旗下生长的大学生,但是这一次好像出了点意外,雇主的智商并不低,至少他把自己的头发留在了指甲缝里。

紧接着就是数月的追杀,毕竟自己干掉雇主这件事不符合这一行的规定,找出来这个人,合力杀掉,这已经是共识。

肖潜面无表情站在塔上,这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可以把视线笼罩整个城市。脚下的车流和行人很渺小,就像那一堆追自己而来的杀手,即使自己放了水也还是两个月没找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真的是毫无留恋。肖潜嘴角一翘,张开双手如飞鸟一般跃下,果然,自己的命除了自己没人可以拿走,紧接着就是一片红光,应该是着地了,眼珠大概在那一刻爆裂了,这样的死法倒也不算痛苦。

只是他没想到,在他连眼都睁不开的时间里,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多了一种不属于自己认知范畴内的语言,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的体系以及各种不属于常识的“常识”。最后他的出了这样的结论,自己正处在一个不在属于地球的规则体系里,这里没有文明这样的概念,这里是最原始的弱肉强食。这里是一个和人,和野兽争夺资源的世界。还有一些残破的碎片,似乎是有人并不想让自己知道一些东西。肖潜睁眼了,在接受了这一切似乎合乎常理的事实后。

“你的名字就叫肖潜!”肖潜看着眼前这个今四五十岁的男人,脸上是一道不短的伤疤,眼里闪着冷峻的光,知道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肖北绝。

潜龙于渊,飞龙在田。自己的名字倒是通用!“孩儿明白。”

肖潜不去诧异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总之曾经的自己已经死了。现在自己是肖潜,一个生于这里的肖潜,而他几乎在一瞬间确定这里的肖潜,会比另一个活的更加精彩。

“好,现在我领你去测量你的天赋,然后决定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肖北绝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肖潜,出生后的昏睡是在接受刻在骨子里的知识,天赋越高,接受的越快,醒的越早。肖潜花费三年时间醒来,天赋似乎很一般,所以并没有报太大希望,他开始怀疑把他带回来的决定是否正确。

“是的,父亲。”肖潜对自己天赋的在意程度远不如肖北绝,很久之前,在他还是一个孤儿的时候就知道,天赋从来都不是什么决定一切的东西!

说来自己上辈子也是过的不怎么样,因为自己一出生就被认为是智力有障碍,所以他连自己父母的面都没见到过。自他记事起他就在孤儿院长大,而且可能也是因为智力的问题,肖潜关于孤儿院的后半部分的记忆也缺失了。但是肖潜依然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因为有人说过他智力有问题,长大找不到媳妇,所以他在出车祸之前有九十七个女朋友,他的目标是一百个,现在看来,这个毫无意义的行为已经可以终止了。

肖潜跟着自己的父亲来到一个石碑前,只少在肖潜眼里,眼前只是一个石碑。高近三米,宽近两米,通体漆黑光滑,未刻一个字,孤零零的立在一个非常大的广场上。

肖潜看看身旁围着的一堆人,广场大是有原因的,每天来测试的人并不少。脸上是忐忑不安,还有虚无缥缈的期待。

肖潜待遇似乎好的有些过分了。似乎是因为肖北绝的原因,肖潜不用排队,众人围观。如果肖潜没听错的话,还有人在说:“这就是族长捡回来的那个孩子?”“看上去很普通啊。”“运气好没有天赋,没有实力又能怎么样!”……

但是这些或者嫉妒或者嘲讽或者单纯陈述的态度并不影响他们像是一堆单身狗看见同样单身的室友约会了一个漂亮妹子后偷窥约会的行为。肖潜没有不适应的地方,他经历过约会被偷窥,那一次是意外,记错了时间的他同时约了两个妹子,被围观的原因可能是那两个妹子不但没吵起来反而有争宠的嫌疑。

肖潜按照肖北绝的要求把手放到石碑上,原本漆黑的石碑从左至右亮起四道光柱,就像原本嵌入石碑里的灯管被点亮了一样,这还没完,紧接着四道光柱的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杆枪的形状,最后光渐渐隐没在石碑里,石碑重新变得漆黑。

“嘶~”周围一阵抽凉气的声音。

“族长也才开了四条魂脉吧!”

“这小子……”

“族长眼光果然没错。”

“……”

如果肖潜没看错的话,刚刚还有人偷偷溜走了,呵,每个家族内部都会有些探子,不奇怪,只是自己的安全似乎要出点小问题了。

肖潜扭头看向肖北绝,肖北绝点点头,示意肖潜可以把手拿开了。肖潜并没有去问太多东西,自己要知道的早晚会有个解释。

肖北绝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你知道吗?你不是我肖家的人!”

肖潜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似乎没有感到诧异,刚刚人群里就有人说了,肖北绝会告诉自己大概也有这个原因。肖北绝对肖潜的态度拿捏不准,他太冷静了,如果肖潜露出不满他反而有办法应对,把肖潜变成自己人,“你的天赋太高了,但是…”

“我知道了。”肖潜没打算听肖北绝的废话,天赋高却顾及自己外人的身份不能让自己顺利发展下去。肖潜又是一笑,有些上辈子缺少的东西,这辈子依然没有。亲情什么的,和自己果然无缘,“所以说说你的条件吧。”

肖北绝更拿捏不准肖潜的态度了,并没有回答肖潜的问题,反而说,“我是在青城后山捡到你的,当时你身上还有一块玉,你想要我可以现在就还给你。”

“不用,等我要走的时候还给我就好。”肖潜并不掩饰这个早晚要发生的事实。他知道那块玉对他找回自己真正的身份有重要作用,可是他不在意这些,现在就走会欠人情,“说说看吧!你打算把我安排到什么地方。”

“你就一点不在意你的身份?”肖北绝第一次告诉肖潜他不是亲生的的时候肖潜没有反应,他告诉关于他的身世的事情时他没有反应,肖北绝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就算他征战多年,心性坚毅非常也不免有所动摇。难不成这三年的沉睡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或者这三年的沉睡出了什么岔子导致他对这一类的信息记忆有误?

“我的名字叫肖潜,仅此而已。”肖潜的回应很淡然,他叫肖潜,与生在那里无关,与生在何人身侧无关。一开始就和其他的一切割裂了关系,只要知道自己叫肖潜就够了,其他的有什么所谓。

肖北绝愣了半晌,“好!你跟着我去'近卫',我教你打仗!”他本来就是这么想的,身在'近卫',只要自己有意,肖潜便不会沾染家族高层权势。肖潜又无牵无挂,一切性格都适合打仗!更重要的是,人是他带回来的,他自然要有所安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