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无极 > 一
第一章 江湖人的命
作者:抠脚大猫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20-05-20 16:31:41 全文阅读

第一章 江湖人的命

  夜幕降临,天上挂着一轮弯月。

  悬崖边几粒石子滚落深渊,少年恐惧地快速看了一眼,勉强控制住倒退的双腿不再发颤,手中握着满是黑血的弯刀,手肘还时不时有鲜血滴落,染红了光秃秃不生杂草的地面。

  而在他对面,却是一群不长面孔、浑身青黑皮肤,活像骷髅的恶鬼们,少年喉咙上下耸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跟这些东西说话根本没用,少年很清楚这一点,他能做的就是紧握住手中的弯刀,继续与它们搏命。

  少年的坚持似乎起了效果,当然不是天降神兵,而是那些青皮恶鬼忽然开始浑身燃烧金色烈焰,发出恸哭之声,脸上若隐若现一些熟悉的面孔,无一都在死死地盯住少年。

  它们步步紧逼,少年忽然身体向后倾斜,还想要做些努力,却感觉浑身失力,直挺挺地向后倒下,时间似乎也变得缓慢,他的身体慢慢沉入黑暗中。

  ……

  “是梦啊。”

  陈渊将额头的汗擦去,从马车上下来,张望四方,发现商队已经就地驻扎了,自己不知何时居然在车上睡了过去。

  想到此少年不禁有些悻悻。

  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大日在顶,明明昨日说好要同他们一起看大晋仙朝十七年的头一个日出,看这情形还是错过了。

  不过陈渊倒也不太在意,昨日就是看他们实在热情也就随口接下了,要知道他这“修士大人”能答应他们同行就已经是看在他们刚刚遭遇盗匪袭击,还有不少伤者的面子了。

  当然了,也有陈渊自己想要借此搭个顺风车的缘故,而且他虽然能用一手“御火术”震慑这些凡人,但其实华而不实。

  这也是他不太愿意跟他们交往太密切的原因,怕露馅。

  陈渊眯眼看着当空烈日,忽然想起自己昨天自己琢磨的修炼之法,脸上顿时浮现兴奋之色,回到了马车内。

  马车内有香,本来陈渊是觉得自己用不惯的,毕竟他可是向往如他梦中仙子那样的风姿,自然要一心向道,这些世俗享受与他何干?

  可听商队的老熊说,这香是一位真修士用剩下的,陈渊就起了心思了,老熊对此连连表示歉意,说这是他用完没收起,要请陈渊别怪罪。

  陈渊天真地表示自己不介意……

  “真香啊~”

  陈渊正有模有样地盘坐好,忽然马车外就传来几声嘈杂,他皱了皱眉,将自己从布包中露出一角的秘籍又给塞了回去。

  收起布包,这里面可是他身上唯一可能有点价值的东西了,他穿的也就是一套寻常武夫的衣服,估计老熊那会儿是把他当成哪位公子哥的护卫随从了。

  尽管是随从,说得不好听点那是人家的狗,可也比凡人高那么一头的。

  他掀开布帘,装模作样地道:“何事喧闹啊?”眼皮子还没抬起来的陈渊刚刚瞟到场中情景,顿时就是心头一跳。

  只见那膘肥体壮的汉子,也就是陈渊唯一多说过几句话的老熊,此刻他那像是银针的浓密胡子正滴着鲜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赫然是受了伤!

  “公子,还请您快随我走,咱们商队在前边小镇上遇到贼人呐!”老熊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体面了,就连心中最后一丝对于陈渊实力的怀疑也短暂地被压了下来,人命比天大,这就是人间底层的“人”根深蒂固的念头。

  反倒是那些修士越修越没有人性。

  官道旁车马依旧在,但却只有哭号之声在陈渊耳边回荡,不见昨日的热闹跟人气。

  看着涕泗横流的大汉,陈渊陡然脸色一冷,不过老熊扑在他脚下,没有发现少年脸色的变化。

  “公子,别再犹豫了,只要你愿意出手……”老熊抹了把眼泪叫道:“就算是要咱的命,也甘愿,但我儿子现在却是生死一线,他还年轻啊!”

  陈渊见此,依然是不吭声,可是拳头已经握起来。

  老熊总算注意到少年的表情,他愣住了,“公子……”他看着陈渊那眯起的眸子中渐渐透露出的失望与愤怒忽然不敢看他了。

  这时候少年略稚嫩的声音道:“你不是说,方圆十里都无人烟,让我在马车上等候,你带人连夜去找水源,还讲说这新年的头一个日出会是最好看的,要请我给你婆娘肚子里的孩子沾点仙气取个名儿?”

  陈渊自出山,已是三个月,大概也知道一些人情世故了,这江湖险恶,恶就在恶在人心之上,但他还从未主动杀过人。

  他身有异火,可这火焰无法伤人,是怪极的东西,但正是因此,莫说凡人,修士也没能看出他的把戏,还以为他是修炼到灵藏火元境界的修士。

  可实际上,他也只是比凡人强健许多,五感也颇佳罢了。

  现在,陈渊真的动了杀心,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欺骗自己,但他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

  一直不敢跟他们太亲热,何尝不是因为他还没有习惯于视人命如草芥的身份,因为他知道,这些行商的人手脚不会干净到哪里去,要么就想着从他身上得到点油水,更险恶的用心陈渊不愿意再去想了。

  可结果还是如此了。

  他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一种释然,既然这世道就是如此,我还留着心底那一寸烂好的心肝做什么?

  人家待我如何,我当如何待人。

  “你还不老实交代,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

  陈渊怒喝,玄色长发飘扬,这武者劲装更加强健,真有几分气力压覆过来,周围温度都在上升,如此恐怖的情景吓得熊武不敢犹豫,如实说了。

  ......

  原来,熊武是清河上游一座小城中出来的,借着家中有些积累,走南闯北倒是凑齐了人马,开始行商。

  年少的时候他也想着修行,但却无天赋,可也算是有过见识的,他无多少大志向了,唯一的心愿就是让自己还未出生的小儿子能够平安落地,大儿子也能继承自己的衣钵。

  这些年行商没少遇到恶人,有的好对付,有的动辄要取性命,但都度过了,也留下一身旧伤,他心想着自己走后,大儿子也成年了,能够照顾好他娘跟兄弟就好了。

  直到他遇到了陈渊。

  陈渊给他的印象就是个刚入江湖的新人,问题很多,但从来不直接问,喜欢拐弯抹角,假装成熟,这种人是熊武最喜欢的一类人,因为他们通常很容易被坑。

  这次他的确是准备对陈渊下手,在前方的小镇上,有他熟识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可了不得,已经是修炼到灵藏三重境界了。

  熊武没有修行过,他只知道这修行的第一层境界是灵藏,又分五个小境界,五脏有五气,又称为五藏。

  那位朋友修至灵藏三重,是木元境,这些年通讯,总是让他来这离谷镇之时帮他顺便带来一些火属材料,他再给予适当的报酬,二人的“情谊”就是如此一来二往结下的。

  他以为陈渊既然可以控火,那自然就是修炼到灵藏火元境的,但他实在不知晓修行入门,这灵藏境并不都是同样的五行先后修炼顺序,这是因人而异的。

  而且,陈渊根本不是修士,本质上来说,他依然是普通人。

  可是熊武不知道啊,他将这消息告诉了他那位朋友,谁知道那朋友居然勃然大怒。

  当时……

  “你这庸人!老子修炼三年多好不容易即将突破,根本无余力跟人争斗,你是想害我吗?”

  熊武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这“朋友”给轰了一掌,只觉得那道碧绿的气息在他体内乱窜,难受得紧,脸上因为惊怒和受辱而痛苦万分。

  浑身麻木了半晌才被弟兄们拖着跑了出来,但是他那大儿子气不过,居然独自冲回去了,他命令弟兄们去追其回来,但他又怕那修士力猛,弟兄不是对手,转而过来为难自己,而且这么一算自己跟他就算没有梁子也结下了。

  他惨笑几声,自己跟那狗东西三年赔笑脸才叫声“朋友”,今天三刻不过就已经成了仇敌,心下狠厉,也没敢进镇,恢复过来后赶快来找陈渊了。

  他相信,这修炼到“火元境”的公子肯定可以对付那狗东西,说不定还能好好出一出这些年的恶气!

  这三年来,帮他运输灵材可没少被人盯上,死了多少弟兄,花了多少银钱,结果到了他这里还得被他讨价还价,自己又只得憋闷着,心中想着是为了下一代着想。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犯蠢!

  这种狗贼,怎么可能会照顾自己身后亲人?

  熊武将这些怨气都给向陈渊倾诉出来,刹那就身心舒畅百倍,看陈渊的脸色不再可怕,气势也是骤然消散了,还以为他是放过自己,要帮自己去做打手了。

  心中想:“呵呵,这小子果是心好,我老熊没看错人,这次以后,或许可以想办法吊住他,看他也不像有身份的人,我这商队虽然不如过去了,但也有几十人,养一个修士还是可以的,就是弟兄们节衣缩食些罢了。”

  他越想越远,忽觉柳暗花明又一村,心中那叫一个春风扫落叶,又是荡漾,又是舒畅,连头上有些稀疏的灰白头发也好像飘逸几分了,似乎有些凉快……

  是变天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