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望川行 > 正文
变招练
作者:忆棋与子  |  字数:2799  |  更新时间:2021-03-05 21:09:07 全文阅读

两日后,庭院中,少年左手持剑,眼神盯着前方,只见一个虚步,利剑刺出。

  “月流霜。”

  “九日捞。”

  “借道问天”

  …

  “群星坠。”

  “借道问天。”

  十三招打乱后,经过一次次的组合,韩念如醍醐灌顶般,这两天,无数次练剑,无数次醒悟,虽说只有十三式,但是也同爷爷所说一般,这十三式对他来说绝对够用。

  这时,门被推开了。

  老人走了进来,看见满头大汗的韩念,说道:“洗把脸去。”

  这时,韩念才发现自己脸如汗水侵泡一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到水缸旁,往脸上冲了几把水。

  洗脸之际,爷爷坐在他那张藤摇椅上轻缓的说了句:“吴县令死了。”

  韩念的手在听到这话时止住了,水珠不停的往下滴,阳光照耀之下,他感觉身上有股燥热之劲,总感觉十分不舒服。

  “嗯?怎么会这样。”韩念连忙恢复,继续洗着脸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说道。

  “不知道,一家三口,包括他家的三个下人,全被杀害,看伤口,一招击杀,昨天晚上下的手,对方应该外家中的好手,看来应该是仇杀。”爷爷有条有理的说道,但是语气十分平静,确实,老人活了这么多年,江湖中人,不知见过多少这种场面,估计也见怪不怪了。

  “那朝廷会管这件事吗?”韩念问道,显然他对这件事的好奇心比较重。

  “呵,咱们这青涯县偏僻,离京城路途遥远,别说抓捕,这一来一回都得十多天,甚至更久,凶手估计早就不知跑那去了,到那时,应该会上任新的县令,到时估计全县人还要出去迎接。”

  “也是。”

  “吴智这人,虽说贪财,懒散,但好歹也是京城调下来的,混迹官场多年,应该不会太过于得罪人,我倒是感觉这事有点蹊跷。”老人摸着下巴不经意的说道。

  “一庙一僧。”韩念喃喃说道。

  “说起来倒也奇怪,这几天全县都在讨论那个告示,一庙一僧为何物,还专门每家每户的去问,莫不是与这事有关?”老人继续说道。

  韩念沉默不语,也可能只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真相会被淹没,命案查不到线索,或许以后等韩念变强后在遇上那人可以为吴县令报仇,但是现在只能说实力不行。

  “这几天应该会招打更的,就因为出了那事,这几天晚上就别和大前天晚上一样往外跑了。”

  韩念一惊,说道:“这您都知道?”

  “不知道还怪了,我休息都要睁着只眼,有点动静都要醒,所以那天我自然知道,不过看样子那天你应该是出去散心的吧,毕竟知道那么多事,睡得着倒也是奇怪。”

  “确实,那天出去散了下心,然后就回来睡了。”

  “这几天晚上别出去跑了。”老人补充一句道,随后刚准备闭上眼睛打下盹时,门被推开了。

  从门外走进一个汉子,汉子看见韩念和老人,嘿嘿一笑。

  “李大哥,今日怎有空过来。”韩念笑道。

  李武没穿衙差服,穿着一身凉爽的背心和凉裤,身型壮硕,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十分憨厚。

  “县令不是被人杀害了吗?这几天衙内忙的很忙,闲的很闲,这不,衙里面没事,这不就过来看下你和韩大爷吗?”汉子挠挠头,笑道。

  “来也不提壶酒,真是…”老人话还没说完,汉子便从背后掏出一小罐酒。

  老人看见喜了下说道:“没白讲那么多给你听。”

  “那是那是。”汉子回道。

  “坐,李大哥。”韩念搬了个板凳过来,李武接过,便坐了下来。

  “其实吧,今天来是要问点东西,韩大爷,你之前行走过江湖,你可曾知道县令是被谁人杀害的。”

  “问这干吗,你不会要去闯江湖吧帮吴县令报仇吧?”韩大爷说道。

  “那怎么可能,我就问问,这件事一出,县丞便要招个打更的,可是出了命案,谁会去打更,这不,那几个一协商,就打了个主意,要咱们衙差轮班打更,前半夜还好,可后半夜是给再多钱都不肯去啊,都怕遇上那歹人,这不,县丞看我身强体壮的,就把这任务交给我了,我李武虽说天不怕地不怕,但也怕被人半夜扒拉呀,索性过来问问韩大爷。”

  确实,六条命案,妥妥的杀人魔,凶手还没找到,这大半夜的谁敢去挣这要命钱,最近应该是要上任新县令,这不就赶紧招个打更的,这一个个的,算盘都打的好的很。

  “这后半夜打更,实属有点…不过这凶手应该不会在动手了!”韩大爷灌了一口酒说道。

  “为何?”汉子疑惑问道。

  “手上本就背了六条人命,若是在动手,恐怕这家伙是想被挂榜,再说这家伙是个外家中的好手,应该不会动你一个打更的。”

  挂榜分两种,朝廷挂榜和江湖挂榜,两种皆不是好惹的,朝廷挂榜,寸步难行,除非有着手段,江湖挂榜,时刻招刺杀,每时每刻都不能放松警惕。

  汉子松了一口气,显然是对韩大爷的话十分相信,毕竟这韩大爷啥事都知道,江湖上的事倒也知道不少。

  “那就好那就好,韩大爷,那我就先走了啊。”汉子双手抱拳说道。

  韩大爷抹了一把脸略带说道:“别做这手势,别人做起来一股大侠风范,但你做起来是真不咋样。”

  汉子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随后就道别离去。

  “爷爷,这凶手当真不会在动手吗?”韩念在汉子走后问道。

  “不知道。”

  “那你还那样说?”

  “这不安慰你李大哥吗!”

  ……

  衙内

  几位衙差凑在一起,面前摆着一锣鼓,一灯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李哥,要不别去了吧,怪危险的。”一年轻衙差对着李武说道。

  不知是天热的原因还是怎样,汉子满头大汗,随手擦了擦汗,提起锣鼓和灯笼深吸一口气义正严辞的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随后便踏上打更之路。

  明月当照,夜风熙熙,李武出了衙门,穿着衙差服,却显得有点厚囊,虽说夜里,背后却早已汗流浃背,紧张缘故和天气燥热。

  走在无人的大街上,李武看着手中放了生锈的锣鼓,不由得想到,这锣鼓要不是县令大人出事,还不见得能拿出来用,灯笼里的光使得李武不那么怕。

  一人一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李武视野中,李武只望了一眼,只见得那人穿着青玉色衣装。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人便扬鞭而去,留下被马蹄卷起的尘灰,李武倒是挺背,满身都是灰。

  按理来说,青涯县除去几家经常出商的,基本家中都没马,那些出商的一个个胆子小,更别说在这时候出来,难不成,那骑马家伙是杀害县令大人的凶手?

  燥热天气下,李武被脑海中的想法惊的满身冷汗,他猛的一激灵,拿起锣鼓,望去那人行去的方向,只见的啥也没有,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拿着锣鼓和灯笼走在路上,但却不敢说话,步伐也渐渐的快了不少。

  ……

  第二天,天没亮

  韩念便在庭院里练剑。

  布衣上身,手持望川。

  “群星坠和借剑问道…虽说接上了,但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嘴里自语道。

  随后一剑刺出,腾空而起,群星坠,高空借力,一剑崩出,乃是十三式威力最大的一招,落地后再接借剑问道,借剑问道是转身刺,可落地身还没稳,便要转身刺,这不就摔了嘛,可如果在稳住身体在转身刺就没有连贯性,本来群星坠就是十三式最后一式,收尾之式。

  再试一次…

  再来…

  最后一次…

  一次,一次,又一次!

  失败,在失败!

  要么稳不住,要么就得缓一下,虽说只有片息之间,但这也属破绽。

  就在韩念困惑之际,老人从房内慢悠悠的溜出来。

  “爷爷,如何在使高空崩剑时落地稳当,还能使出第二剑?”韩念见老人如见救星般,舞着动作说道。

  “那十三式最后一招?”老人不急不忙的应付道。

  “对,群星坠!”

  “站桩或者扎马步。”

  “练下盘!”韩念激动道,显然是受到了启发般,连忙扔下剑,在一旁站起桩来。

  老人看了一眼,叹声气,捡起被韩念丢落的剑,摆摆头,放到一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