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尊保镖传 > 正文
第二章 被拐当保镖!?
作者:木花  |  字数:4103  |  更新时间:2020-04-13 11:52:55 全文阅读

时间悄然的到了晚上。

  在两山峰后,一座较低的一个高峰上。有一间简单而朴素的房间,这正是萧逸墨的房子。他并不想住在宫殿中,便向尘老寻了一地安静之处。

  他负手眼神疲倦的看着满天的繁星与那凄凉的弯月。眼中带着追忆之色。

  突然萧逸墨转头只见,一道身影一闪。从侧面的窗户悄然无声的进到他的房间中。

  萧逸墨眼中疲倦之色收敛,转身,他到好奇什么人居然胆敢闯自己的房间。

  他抬脚跨入自己房间,进去并没有看见一个人,他眼底眸光一闪,微微的向自己背后撇去,骤然间他身子一震,对方实力深不可测!还在自己之上。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暗惊。

  萧逸墨并没有转过身去,而且是直径走到最近的茶桌前,坐下。抬手优雅的倒了两杯茶水道:“不知阁下深夜造访我墨宫,有什么事情吗?”

  他声音刚刚落下,空间便一扭曲。一道残影落在他对面坐下。那一道身影周围带着奇异的光晕,让萧逸墨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可以通过身影的轮廓和气质大概的猜测出,她应该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萧逸墨潦草的打量了那女子一眼。低头抿茶:“阁下居然来了,何必藏头藏尾的?”

  那女子不紧不慢的伸出一只手端起萧逸墨刚刚给自己倒的茶。同时围绕她的光晕也散去。萧逸墨眉头一跳,印入眼中的是一席白色长袍纱衣的女子。

  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轻轻挽起在头顶,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她尖尖的小脸,肌肤像是软雪一般。

  萧逸墨见过的绝美女子不胜其数,可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美的惊鸿的女子,此时女子眼眸落在茶杯上,樱桃小嘴微微的小酌了一口茶水。

  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就是一副画一般,优雅高贵,出尘。

  萧逸墨短暂失神,很快便回过神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眼前女子真的可以说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甚至于还过之。

  但是他也只是欣赏她的美,但对她并没有兴趣。因为他的心早在多年前就被一个人带走了。

  他嘴角微翘,同时眼底带着警惕之色并不敢大意。

  那女子慢慢转过身来只见她一半的面容都被秀发遮住,她眼底带着好奇之色打量着萧逸墨。

  但萧逸墨看见女子正面容貌心跳一顿,一瞬间忘了呼吸。

  好一会后女子才轻启朱唇,清新淡雅的声音响起:“墨宫新一任阁主?你是萧逸墨对不对?”

  萧逸墨回过神来,嘴角泛着微笑拱了拱手,不失礼节的说道:“在下正是。不知,有什么事情么?”

  那女子含首点了点头:“恩,我还真有一事。我要借萧阁主一用。”

  他愣了一下,自己好歹也是萧逸墨暂且抛开自己现在作为墨宫阁主的身份,自己好歹也是大陆顶尖人物。他经量保持着笑容撇了撇嘴:“我又不是物品,为何要借?”

  那女子并没有生气,放下茶杯语气缓慢的说道:“墨岚山欠我的恩情是不是你来还?”

  萧逸墨顿时瞳孔缩小,笑容消失而去,脸色平淡的看着她说道:“不知,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墨岚山上一任墨宫阁主,算起来也是萧逸墨半个师傅,他这一次出世,是几个月前接到了那老家伙的消息见他去继承墨宫,最后挣扎了一番才去的。

  现在来开老家伙意图并不是让自己继承墨宫,而且替他还自己眼前这姑娘的恩情吧!

  其实墨岚山也提过他欠天宫阁主一个人情,萧逸墨也猜想出自己眼前这人恐怕就是天宫阁主李陌染了!

  可能是李陌染的女子淡然的看着萧逸墨:“鬼天剑在你手中吧!”

  萧逸墨身子一震,世人只知自己有一把墨蓝色的细刀,并不知道其名。知道的只有他和那老家伙。自己那细刀正是老家伙给他的,曾经不知道帮助了自己多少次。鬼天剑灵品他预计应该到了天级。

  女子再一次开口道:“鬼天剑是我给墨岚山的,叫他出去寻找它的主人,现在看来便是你了!”

  萧逸墨皱起眉头来,心中不禁一颤抖。若知真的如她说道那样,自己岂不是欠她一个很大的人情,若没有鬼天剑他不可能在短暂的时间里成长起来,一鸣惊人。

  他平复了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道:“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那女子居然笑了,笑容如同盛开的昙花一般。:“鬼天剑与我手中的诛魔剑本是一对!”

  只见女子抬手,一把与鬼天剑剑模一样的细刀漂浮在空中,抬手那种同根同源的感觉不断在他心里回荡着。

  看来一开始老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呀!他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让他见这女子,她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不知姑娘可是天宫阁主?李陌染?”

  李陌染端起茶杯抿一口点了点头。

  萧逸墨叹气看来自己又被老家伙坑了,一脸无奈的问道:“老家伙毕竟是我半个师傅,他的恩情也让我一起替他还吧!不知你有吩咐?”

  虽然萧逸墨与墨岚山经常打闹嫌弃对方,但是他还是打心底尊敬他,若是没有他自己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李陌染仿佛猜到萧逸墨会如此回答:“我要你保护一个人。”

  萧逸墨眨了眨眼睛,有一点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她问道:“如果要保护人,应该让实力比我强的你来呀!为什么还要找我?”

  李陌染好似有心事般,眸光暗淡了几分:“当中缘由我也不好解释。”

  萧逸墨见她不愿意提起原因,便不追问:“不如把你要保护的人直接接到我们墨宫,不就可以了么?”

  李陌染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行,你必须一个人保护。而且不能回墨宫。十大宫都不安全...........”说道这那女子不禁叹了一口气。

  萧逸墨眉头一跳,怎么感觉自己撞上大事了?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人在那?敌人又是谁?”

  李陌染眼中闪过一丝红色的光韵,微微的把头低下去:“恩,等一会带你去,不过.....”

  萧逸墨见她声音小了几分好奇道:“不过什么?”

  李陌染突然身子一晃顿,便来到萧逸墨的背后。一掌拍向萧逸墨的脖子,萧逸墨见空间扭曲瞬间,意识到不妙,而他本身防备就放低了一点,所以完全来不及出手。他便闷了一声晕在地上。

  李陌染看着躺地上的萧逸墨,眼中带着好奇,她细葱般的玉手落在自己胸口位置有一点难言的情绪。她定了定神,然后轻轻一托,只见萧逸墨的身体浮空。接着她另外一只手一甩,一封信落在桌子上,带着昏迷的萧逸墨消失在夜空中。

  墨宫上下并不知道,他们刚刚来的阁主就这样被拐走了。

  …………

  …………

  半个时辰后,在离人族地盘的边境处,群环绕,时不时可以听见魔兽的咆哮声。

  而一道倩影落下,只见一个女子托着一个男子立在空中俯视着下面。凛冽的寒风不断扑面而来。可是对他们一点影响也没有。而这正是萧逸墨和那李陌染。

  而这片山脉在李陌染降临之时瞬间安静了下来,寂静的可怕。

  李陌染选了座山峰,手一挥磅礴的灵力弥漫在山顶。空间都要被挤碎,在山顶的空中不断出现蛛丝一般的裂痕。

  接着李陌染带着萧逸墨向山顶落去…………

  …………

  第二天清晨。

  墨宫中,尘老来到萧逸墨的住处,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便推开门去。进门就看见桌上的信。

  尘老心中带着不好的预感拆开,看起来。

  看完后,尘老一脸无奈复杂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跟那老混蛋一样,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居然出跑了!各个大型分殿的殿主和皇室的人还准备来拜访,这……现在还有人等着,真的是……哎!”

  信上就两个字:走了!

  …………

  几天后。

  人族边境的群上中的一座山上。一个巨大的茧开始破裂,整整两个时辰,那茧才完全消失而去。

  只见茧中,有两个小孩子。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那男孩缓缓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好似还没有睡醒一样,感觉自己被什么压的难受,便转头,只见自己身上居然有一个小女孩。

  男孩顿了一下然后惊慌的跳开,原本趴着那男孩子身上的小女孩因为,男孩子突然跳开顿时摔倒在地上,与地亲密的接触,不禁发出一声痛呼。

  而那男孩子,跳开时。因为衣服太大,顿时绊倒。

  当男孩慢慢爬起来说道:“我的衣服怎么变大了?”

  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顿时愣住了。

  与此同时一张纸条慢慢从他胸口滑落。那男孩子看见地上的纸条有一点茫然的捡起来,只见上面写着:

  不要惊慌!为了避人耳目,所以把你变回小时候的样子。但是实力还在,这虽然有一点荒谬但是是真的,这也算是给你的造化。

  其实修炼灵力的修行者的最高境界不是武天境,还有比这更高的。你当前是冤下大成,若是珍惜这一次造化,你便可步入帝列。

  而你那个要保护的人就睡在你胸口上。好好照顾她三年。

  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千万不要暴露实力,我以把诛魔剑打入你身体,它可以掩盖你的气息,同时你可以重修!

  落款处:李陌染

  …………

  …………

  原来那小男孩就是萧逸墨。此时只见萧逸墨哭笑不得的看了看,那个已经起来的小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女孩一席淡紫色的拖地长裙衬得她纯净与可爱,浅浅的亚麻色及腰长发用两根淡蓝色的丝带随意束起,留下几缕碎碎的刘海斜在额前,添上一丝别样的天真无邪。那深邃得胜似大海的清澈眼眸,在这张白皙的脸上带着好奇之色盯着萧逸墨。

  小女孩委屈巴巴看着萧逸墨说道:“你起来干什么!?小雨还没有睡醒!”

  萧逸墨回过神来,不断要告诉自己要接受现实,但是眼前这一切真的让他难以接受。

  他看着那叫小雨的小女孩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一点:“你倒是是什么人?”

  小雨扬起头,嘟着嘴巴思考起来,时不时晃晃头。样子十分可爱。

  片刻后小雨茫然的摇着小脑瓜道:“不知道,小雨不知道........”

  萧逸墨见她不像是说谎,便起身,低头看着自己这十分不协调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来到小雨身旁开口道:“小雨,那个你认不认识一个大姐姐?”

  小雨脸蛋如同陶瓷娃娃一样,不断的眨着大眼睛摇头:“我只见过你。”

  萧逸墨眉头一跳,整个人险些跌倒。他咽了咽口水:“你不要告诉我失忆了。”

  小雨大眼睛上挑:“小雨也不知道!”

  萧逸墨叹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一切可以接受!对可以接受!不就是身体缩小吗?不就是帮忙带一个失忆的小女孩吗?有什么难的?

  小雨望着一脸纠结的萧逸墨问道:“你是谁?”

  萧逸墨回过神来,看着小雨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她自己的真名字。看她这样子单纯的可爱,说不定她直接跑大街上去到处嚷嚷自己的名字什么的。

  “叫我箫梦便是。”

  小雨盯着萧逸墨点着小脑瓜:“萧,箫梦?”

  萧逸墨点了点头,眼中带着一点点暗淡与伤感。

  他已经简单的计划好了。三年,只要悄然无声的渡过就可以了。

  自己也可以对老家伙有一个交代了,然后在随便找一个继承人把墨宫位置丢给他自己好继续过自己清闲的日子。

  萧逸墨带着小雨四周看了看,发现他们在及其偏偏的山上,他依稀推断出他们可能在边境,这不禁皱了皱眉,自己昏迷了几天便跑边境来了?低头又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大大的衣服,苦笑的摇了摇头。

  然后左手牵着一脸好奇打量着周围的小雨,左腿一发力。他带着小雨在丛林里不断穿梭,萧逸墨也惊讶自己的灵力居然增长了几分,他停滞在这个阶段已经几年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