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尊保镖传 > 正文
第一章 墨宫阁主
作者:木花  |  字数:6640  |  更新时间:2020-04-13 11:54:39 全文阅读

灵启大陆,辽阔地域上。人族盘踞于大陆的中央之地。

  人族的皇城是大陆上的繁华都城之一。

  来来往往的都是身着华丽富人,亦或者忙于生计的平凡人。时不时可以看见身形威武的魔兽载货经过,以及各种各样的世家子弟骑着魔兽耀武扬威。

  但在皇城的东方,有一个围着两座高高的山峰建起的古老的宫殿。

这山方圆百里内,寂静无比,连虫鸣声都没有。山上的宫殿更加是庄严无比。此地与那繁华热闹的的皇城形成鲜明的对比。

  山脚经过的人,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世家子弟都下车徒步而行,一个个着怀敬畏之色。

  这地方是人族乃至于整个灵启大陆许多种族都向往的圣地之一,名为墨宫。

  而在这山巅的顶端有一座宫殿,宫殿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放眼望去,只是一些可以提供坐下的简单木桌椅。殿中柔和的烛光撒落下来,就如同彩霞一般。

  这宫殿是整个墨宫的圣地。此地除了历代的阁主以外。只有长老级别的人物才可以进入。

但在这大殿之上,坐着一个身着一袭淡黑色斗篷的青年男子。

  淡黑色的斗篷,十分的朴素。但在烛光的折射下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与那青年搭配起来亦是舒适飘逸,形态优美。哪怕是戴着淡黑色的斗篷,也可以依稀看见他那高高绾着冠发。若隐若现的细眉以及面容,在烛光下带着几个神秘感。

  青年微仰着头,背抵在那只有历代阁主可以坐的椅子上。在他的下方,跪着一个身穿墨衣的白头老人。

老人恭敬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眼中带着敬畏与惊讶仰望着那青年。

  墨宫是灵启大陆的十大宫殿之一,排行第三。而这老人在这青年还没有来之前。他是墨宫上下除了一直处于消失状态的阁主外,他是墨宫上下第一强者,同时还是灵启大陆的顶尖高手之一。

  可是他面前的青年男子在几日前。独自一人,手持一把墨蓝色的剑,独闯墨宫。打遍墨宫上上下下各个长老,包括他都败在这青年男子手中的剑下。

  他一个人把整个墨宫大闹了一番后,拿着上一任阁主的令牌,成为了墨宫现任的阁主。

  他还记得自己在这青年手中,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以他逼近冤下小成的实力都被吊打,可以猜想出自己面前这个青年的实力必定在冤下这个层次以至于更高。因为实力强大,他们长老决定听从他的话,让他当上墨宫阁主。

当然他们之所以这么容易的就同样了,不只是因为青年男子的实力,更多的是他还拿着上一任墨宫阁主的阁主令牌,同时还有墨宫的专门信物。上一任阁主本来就不靠谱,所以墨宫在核对完了信物与令牌后,又对青年男子调查了一番对于他的身份更加惊讶,最后他们长老全部妥协,同意了。

  老者恭敬问道:“萧逸墨阁主,不知道老朽来有何吩咐?”

  被称为萧逸墨的青年,微微的低下头去看着他:“尘老,不用紧张,我就是跟那老家伙一样当一个墨宫的挂牌阁主便好了。平常的琐事什么的就不用找我了,你们墨宫还一如既往便是。而且我比较喜欢清静,不喜欢那些凡尘琐事。”

  被叫做尘老的白发老者,早已忘记自己名字。因为被前任阁主称为老尘。所以世间遇见他,的都尊称一声尘老。

尘老恍惚了一下,眼中带着追忆与叹息之色。他自然知道萧逸墨说道老家伙是谁,就是上一任阁主。

  说起来上一任阁主就是十分不负责,什么事情都丢给他们这些长老。然后自己有什么事的就跑出去四处游历,找也找不到。他这么多年也没有回来过,现在终于得到一点消息,结果是直接甩锅不干了找了一个继承人。想起来便是气,找一个继承人不给他们商量就算了,这个继承人居然还是跟上一任阁主一样,不负责!

  尘老心累呀!

  哪怕心中不满,但是他好歹也是阁主了,欠身微微的鞠了一躬,回道:“是!”

  他之所以答应这么爽快,还是有原因的。他还是希望萧逸墨不要着手墨宫的事情,墨宫从前前任阁主开始不负责。久而久之的墨宫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若是因为他着手管理,尘老还担心萧逸墨会打破,墨宫的正常运作,从而导致墨宫在大陆上的地位下滑。

  萧逸墨好似也松了一口气一般,含首释然道:“好了,尘老你退下吧!”

  尘老犹豫着。

  萧逸墨见尘老没有离开之意便问道:“尘老,你还有事吗?”

  尘老顿了一下,带着沉重的语气说道:“明天九大宫的阁主要来,希望阁主准备一下。九大阁主再一次可能是想要探一下我们墨宫的虚实........”

   说道这,萧逸墨缓慢的摆了摆手,打断了老尘的话。

他嘴角泛起一点点微笑,在烛光带着邪魅之色:“看来大陆已经要忘记我了,当初我们一行人行走大陆,哪怕是怜宫都不敢说什么!”

( 怜宫,是大陆十大宫殿之一,排在第二。)

尘老听见这句话顿时表情一顿,他当初听见萧逸墨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猜想他可能是当初搅动大陆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当查实后,他才确定了,的确就是。

  萧逸墨慢慢的坐直身子,哪怕是被斗篷挡住,依然可以看见他眼底热血沸腾之色。

“看来我萧逸墨太久没有在世间走动,大家都要忘了我了。”

   老尘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他有那实力轻狂。

但是他好似想到什么,眼皮不禁跳了一下,急忙提醒道:“阁主,你还是要小心一下怜宫的阁主以及天宫的阁主,怜宫的阁主怜方天的实力比我强上一截,与上一任阁主打成过平手。”

  萧逸墨顿了一下并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问道:“恩!那,天宫阁主的实力怎么样?”

  老尘顿时脸色复杂起来。天宫,灵启大陆十大宫殿之首,其实力深不可测。

他拧着眉头,声音不由的沉重起来:“天宫的阁主,年龄和你差不多。”

  萧逸墨看着他的表情在加上他这句话,想着十大宫殿的排名。

顿时伸出如玉一般的手揉了揉皱着头。

  片刻后他才把手放下轻轻的敲起扶手来,试探问道:“想必天宫的阁主实力比怜宫的阁主的实力强上不少吧?”

  老尘毫无犹豫犹豫的摇头,声音变得更加沉重道:“阁主,其实没人知道天宫阁主的实力。”

  原本萧逸墨还敲着椅子扶手的,可听见这话直接停住了。

  老尘没有隐瞒的接着说道:“只是……上一次,我们墨宫之下的另外七大阁主,全部连手都不是她的对手。甚至于连她坐的娇子的帘子都没有掀开。她的实力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萧逸墨眼神但是恍然起来,低声问道:“那么明天天宫的阁主会不会来?”

  老尘不假思索的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晓。

  萧逸墨叹了一口气:“好吧,你先下去吧!”

  老尘这才行礼告退而去。

  萧逸墨独自坐在大殿里,扬起头看着宫殿顶部抱怨道:“老家伙,一点也不让我安宁呀!把这么大麻烦的事情交给我干什么,真是的。”

  而尘老出了宫殿脚步一顿,摸了摸头:“好似忘了告诉那些阁主继承墨宫的是当初搅动大陆那一群人中的萧逸墨了.......”

  关于墨宫继承人的消息传出去,其实消息十分有限,就只有一句:一个青年继承墨宫阁主之位。

因为这句话让许多人安耐不住,想要去探探墨宫的虚实。

  …………

  …………

  竖日,在墨宫另外一座峰巅之上。

  哪怕头顶是阳光万里,但山顶没有半点温度,甚至于寒风还是不停的席卷着。

此时山顶的凝重与压抑的气氛已经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也即将到来。

  在峰巅宫殿前面,巨大的圆形的比武场坐落于那。此时比武场周边已经围满了穿着不同衣服,以及打扮的人。

放眼还可以看见,妖族,妖族虽然是人形,但是有的全身体的皮肤如同鳞片一样,眼睛是是竖瞳,有的头顶还有角。而且十大宫中妖族也有一大宫。

  妖族在大陆上人口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人族占比近五分之二。魔族与天族各自占了十分之一,还剩下的剩下的五分之一是魔兽。

  回到比武台前,围绕着比武台分别安置了十个位置,每一个摆着最前面。一个位置代表了一个大宫。

当中已经有八个位置坐有人和妖。还有两个位置空着的,一个是墨宫的,另外一个是天宫的。

  在靠北边的一个位置处,坐的一个身材偏瘦的男子。他眼神如同鹰一样打量着周围。

  过了一会他骤然的起身,带着不耐烦与不满之色高声抱怨道:“这个新任的墨宫阁主,架子真是大呀!要我们这么多人等他!”

  他话音刚刚落下,整个比武场安静了,所有人和妖都看向他。在场的都知道,风暴开始了!

  不到两个呼吸,一道身穿淡墨色衣服的青年男子,脚下踩着残影从大殿里转眼便来到比武场中央。

  这人正是萧逸墨,今天一身他并没有带上斗篷的帽子。真容暴露出来,他一脸清秀,但不算英俊,眼眸深邃还带着几分沧桑之色。

  萧逸墨看着那抱怨的男子,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场的目光转向萧逸墨正主来了。

那个开口的男子打量了一眼萧逸墨,无趣一笑:“怎么莫非墨宫真的没有人了么,现在找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来当阁主。看来你们墨宫真的要没落了。”说完他一脸嘲笑的看向不远处的尘老。

  萧逸墨脸上依然带着笑容静静的看着他,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

上下打量片刻一脸好奇问:“这位是?”

   那男子,眼中带着不满之色声音尖锐冰冷了几分:“果然是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还不知道我是谁!本尊乃是第四大宫,断宫的阁主!段元成!今日见你们墨宫如此不堪,真的为你们历代的老阁主感到羞耻!我觉得你们第三的位置也未必坐的稳,还是我们断宫来当这第三大宫吧!”

  在场的墨宫子弟都咬牙看着那嘲笑他们的段元成,其他的人和妖都打量着萧逸墨,的确他还是显的有一点年轻,一个个眼中带着笑意与不屑之色。唯独在正前方坐着的一个老者微微的皱着眉头,好似在回忆什么。

  萧逸墨一笑,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第三的位置-------可不是什么跳梁小丑都可以坐的!”

  段元成脸色一沉:“找!死!”说完,不等萧逸墨说话。

他脚一点脚底石板,顷刻间便陷下去了半米,并且还以龟裂的痕迹不断向外扩散开去。

段元成的身子也落在比武场中,和萧逸墨对立着。

  萧逸墨的笑容不减,不过笑容却在一点点的转为冷笑。

  “断阁主,你踩坏了我们墨宫的地板!要赔钱的哦!”

  段元成抬手铺天盖地的气势对着萧逸墨压去,猛然的抬手。嘴角带着狰狞之色,他们断宫一直被压在墨宫之下,还被墨宫分堂给打压。他早想把墨宫踩在脚下了,他等这个机会不知道多久了。今日他要让整个灵启大陆知道,他们断宫才是大陆第三大宫!

  段元成看着立于自己气势中纹丝不动的萧逸墨:“放心事后,我连你的下葬钱一起给你!”

  萧逸墨立于段元成面前,周边的石板全部裂开,有的被压成粉末。但萧逸墨周围一米以内还是完好无损。

他不语,淡然看了看破碎的比武场,不紧不慢的摆了一个请在姿势。

  段元成冷冷一笑。淡蓝色的光韵在他的左手一聚,一把淡蓝色的大刀出现在他手中。

萧逸墨大致的看来一下,段元成手里的应该是处于地级灵品武器。在灵启大陆上,武器灵品分为:白级,蓝级,紫级,橙级然后地级,接着天级。

  段元成握住大刀,左腿一发力,整座山都一颤。比武场以他为中心夸张的下陷。他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向着萧逸墨俯冲过去。

  萧逸墨看着段元成,淡定的问道:“你是来帮我拆东西的么,刚刚开始就踩坏我这么多上等玉石板。”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一只手指母,淡淡的说道:“清之九段?比尘老还弱?一招吧!”

(灵力段位分为:道之一段,道之二段,道之三段......一直到道之九段,然后突破到法之一清,法之二清,法之三清........在到法之九清,接下来便是冤下,而冤下只分为冤下小成,以及大成。最后就是武天帝境,帝境分为伪帝与准帝。)

  段元成心中嘲笑着,就连怜宫阁主都要十个回合,就你?大言不惭!

  当段元成来到萧逸墨面前时。只见萧逸墨身子带着残影,左手突然变成一个握东西的姿势。

  接着一把刀柄呈现出深蓝色并一直延长到刀尖的位置的细刀入手。此刀是由墨蓝色和冰蓝色组成,刀柄到刀尖刀身体便越来越细,在刀尖处还有点弯曲。

  萧逸墨在那一瞬间,直接一个连贯的提斩。就在他出手的下一秒,刚刚那皱着眉头的老人顿时起身,眼中带着惊讶之色:“萧逸墨!?”

  此时比武场里已经尘埃落定,段元成身子在萧逸墨面前不到半米出停下来,就如同被冻住了一般。

  在他背后的不远处的山峰上却发出一声巨响!所有人看去,只见山峰被分为两半,顶部缓缓的滑落,溅起漫天的尘土。

  段元成身子爆退,接着猛然单膝跪下,一脸茫然与震惊的捂住自己胸口。

吐出一口血来,他的血还没有吐到地上就已经变成了冰末落下。

  他背后一阵阵寒意传来,如果不是剑气从自己身上穿过,那么自己可能当场毙命了。

  段元成一脸苍白的脸色看着萧逸墨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逸墨手中的细刀消失了,一脸惋惜心痛的看着被破坏的不像样的比武场。

“又是一大笔钱呀!段阁主,你是打算怎么给?天材还是灵宝?”他完全无视了段元成的话。

  自己被无视了!这让段元成脸憋的通红,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不就是几块玉石板吗?咳!咳!”

  说着他咳嗽了几声,又吐了几口血沫。

  萧逸墨不满的摇了摇头:“哎呀!段阁主,你看看这比武场成啥样子了!而且刚刚你那一脚威力太大了!我算了算,我们墨宫的根基都被你一脚给踩碎了!”

  段元成差一点一点在吐一口血出来,你丫的!这地方就是直接削掉山峰,然后安置的一座偏殿罢了,那来什么基根!?

  萧逸墨看着周围,一脸痛心疾首的走过去蹲下,望着段元成:“段阁主,你看看我们这也多久没有翻修了,要不就直接把这拆掉重新修一下得了!”

  段元成算明白了,这萧逸墨就是敲诈自己:“小子,不要过分了!”

  萧逸墨笑容消失,眼神淡然缓缓地起身俯瞰着他:“过分?刚刚你当众羞辱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过分呀?”

  段元成咬着牙,他不知道为何自己身子居然在颤抖,那无形的威压让他喘不过气来,气不过便瞪着他道:“那,那又如何!?我羞辱你怎么了?不行吗!”

  萧逸墨缓缓地起身:“你刚刚问我是谁,我现在告诉你!我叫萧!逸!墨!”

他的声音震撼九霄,在场坐的各大宫殿的阁主全部起身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萧逸墨慢慢的看向刚刚段元成坐的地方:“我萧逸墨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你可以不赔钱,那我就去把你断宫给拆了,自己去找。”

  段元成眼中带着恐惧之色,几年前萧逸墨这个名字响彻大陆。因为他曾经一个人屠了人族的皇族一脉。而皇族实力不比墨宫弱,那件事后萧逸墨消失了,但是他带来的震撼在两年中都回荡在大陆人的心中。而且世间流传着一句话:黑衣,墨蓝刀,斩皇族!

他刚刚记得萧逸墨的细刀就是墨蓝色的,他咽着口水,自己怎么惹上了这尊杀尊呀!

段元成急忙开口:“萧阁主,有,有话好好说!你想要翻新,没问题,我们断宫无条件支持。”

  原本一脸淡然的萧逸墨,突然一笑,画风转变太快,让所有人都缓不过来。

  “哎呀!你看你段阁主,早这样多好!我也不必喊狠话了对不对?”

  段元成心中有十万只野马奔腾而过。想哭慢慢就是自己委屈,你还一脸比我还委屈的样子。

  萧逸墨转头立马对着尘老招了招手:“尘老,快来扶段阁主回位置上去呀!”

  尘老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萧逸墨,虽然有一点不负责,但是做的事情都是为墨宫好,这便放心了。他连忙过来,扶起几步虚浮的断阁主:“段阁主,抱歉!我们萧阁主就是这脾气,不要见怪哈!”

  段元成一脸笑的比哭还难看的瞄了一眼萧逸墨:“没事!没事!”

  尘老把段元成扶回去后,站在他身边搓了搓手,笑吟吟的问道:“那个段阁主我问一下,你们打算多久把那钱.......”

  段元成顿时一口血没有稳住直接吐出来,他抬起头一脸想哭的看着尘老,你们就是一伙的!

  尘老见段元成吐血,神情急切关心道:“段阁主,没事吧!我这有药,卖给你怎么样?”

  他连忙摆手:“不用,我没事!我们过几日就送过来......”

  尘老听见这句话急切之色消失,笑着对他拱了拱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上去。

  此时比武场上一阵沉默,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一脸复杂的相互用眼神交流着。

  这一切不过发生不到片刻,他们看着倒是有一点像闹剧。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可不是闹剧那么简单,现在墨宫是得罪不得的。他们心中已经暗暗的做出决定。

  那一开始看见萧逸墨刀便叫出他名字的老者走过来开口道:“萧阁主好实力,老夫都自愧不如了!这第二的位置也该让墨宫来坐了!”

  他的这句话顿时引的在场所有人大跌眼眶,那老人可是十大宫的第二大宫的阁主怜陌生。本以为他们之间还会打一场,可是他都这么说了。那么可以想象萧逸墨的实力是绝对的强大。他们不再相互用眼神交流,因为已经没有那必要了。

  怜陌生顿了一下,带着苦涩的表情说道:“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或许只有第一大宫的李陌染才是你的对手。”

  萧逸墨对着怜陌生摇了摇头行礼说道:“怜阁主太抬举我了!”

  怜陌生苦笑的道:“萧阁主,我们客套话不多说。我代表怜宫恭喜你当上墨宫阁主。我也不多停留了。那么我就告辞了。”

  萧逸墨并没有挽留之意:“那就不送了,怜阁主。”

  怜陌生点了点头,抬脚身子一闪便已经在天边。随后其他宫的阁主也相继而去。

  就在此地的百米处,一个白色飘逸的长袍纱衣,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的女子。

她眼眸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肌肤像是软雪一般。整个人透露着高贵的气息,比武场内的一切,她都尽收眼底。

清新淡雅的声音响起:“就是你么?墨宫老阁主选择的人?终于等到你了……不过我感觉我们好像见过……”说完她停留了几秒后,感觉好像认识却又想不起来。毫无头绪的摇了摇头,转身体消失不见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