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明日方舟Dr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TEOG  |  字数:6816  |  更新时间:2020-04-12 01:45:14 全文阅读

在雷姆必拓的郊区,矗立着一座被铁丝网所包围着的黑色建筑,建筑的四周设有数个由重装士兵看守的哨塔。

每当有人接近这里,他们就会用冰冷的枪口告诉那些莽撞的外来者何为禁区。

此刻,这个建筑里的一个玻璃隔间内,穿着纯白色衣服的棕色头发兔耳少女坐在桌子前,专心致志的在纸上写着些什么,粉嫩的小脚在半空中微微晃动着。

突然少女抬起头,“姐姐,你说博士他会喜欢这首曲子吗?”

少女的面前只有一张空荡荡的床,可是少女仍歪着头,眼睛认真地注视着某处,像是在听取某人的建议似的,时不时对着空荡荡的床铺点头点头。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这里稍微改一下就好了。姐姐真聪明!”

此时,房间外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声,厚重的金属门缓缓升起,一个身着白色长衬衣的人快步走到总控制台前,熟练的打开了少女所在玻璃隔间的气密门,走了进去。

“嗤--气密门已打开,请注意随手关门。”

少女抬起头来,看见进来的人,拿起桌上洁净如新的小提琴,兴奋地跑到他的面前,举起手里的纸,“博士,这是我新写的曲子,是专门给你写的哦。”

博士看着眼前的少女,宠溺的笑了笑,脱下手上戴的灰色手套,轻轻的抚摸少女的耳朵。

“唔,你要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少女把耳朵从博士的手里挣脱出来。

“博士,阿米娅有一首新写的小提琴曲想给你听。”阿米娅抱着小提琴,一脸期待地看着博士。

“好啊。”博士坐在了玻璃隔间里的地毯上。

少女深吸一口气,缓缓把琴弓放在小提琴上,闭上了眼睛。

曲声悠扬,让人仿佛置身于广阔的草原上,内心无比的平静。

“当初的悲惨遭遇,丝毫没能挡住你的光芒。在这点上,我比你差多了。”博士看着阿米娅认真的模样,自嘲地笑了笑。

“毕竟你帮了我大忙.........我得好好给你一个礼物,一个给一位从没见过外面世界少女的最好的礼物。”

“但愿那段宝贵的回忆不会被忘掉.........”

乐声停止,可博士却依然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中没有回过神来。一滴一滴的眼泪从博士的面具下滴下来。

少女睁开眼睛,看见面具下挂着晶莹的泪珠,犹豫了一下,拍了拍博士的肩“博士,你哭了?”

博士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脱下面具,用手拭去了眼泪,随后又把面具戴了回去。

“没什么,只是因为你的曲子太好听了,我感动得哭了。”

少女笑了,骄傲的说“我就说博士你一定会喜欢我的曲子的。”

“不愧是我的阿米娅,这几个月来长进不少嘛,”

“当然,人家可是很认真的训练过了啊。”阿米娅气得鼓起了腮帮子。

“当然了啊,我们的阿米娅是最优秀的。”博士坐在地上,把手伸向阿米娅的头顶。

阿米娅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纠结“不行,阿米娅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能让别人摸头了!”

“如果博士真的想摸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了啦。”说完,阿米娅一把扑倒在博士怀里。

“礼物,我的礼物给你了,到你把礼物给我了。你该不会忘了今天是我们见面的五周年纪念日吧。”阿米娅抬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博士。

“当然不会。”博士轻轻抱住阿米娅,“阿米娅,你还记得你之前说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我想出去外面玩。想去看有雪的地方”

“那我们今天就让它变成现实好吗?”

“诶,真的吗?可博士你不是说阿米娅有很严重的病,会感染其他人吗?”

“可是阿米娅的病现在好了啊。”博士笑了。

阿米娅有些怀疑,但是博士真诚的笑容不容人拒绝。

博士走了出去,拿了一件宝蓝色的连衣裙走了进来。

“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件衣服,来,穿上试试。”

“哇,新衣服!谢谢博士。”看着眼前的这个陪伴自己一年的小家伙,博士的内心十分欣慰.......

博士望面向玻璃外一片黑暗的实验室,对身后的阿米娅说道“这么长时间让你一人待在这里,真的是辛苦了。”

“没有啦,无聊的时候可以拉博士你送的小提琴解闷啊。更何况博士也是经常陪着阿米娅的。阿米娅不觉得孤单啦。”

博士苦笑道“那就好........”

“你还记得最近我给你讲的关于外面的事吗?”

“当然啦,那么有意思的事情,阿米娅怎么会忘掉。”

“那就好,你出去以后去找暴行姐姐,她的地址我记在这个笔记本里了.......到了以后你把这封信给她,她会明白的。给,你拿好。”

博士从长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和一封用牛皮纸包裹的信笺。

“博士你不和阿米娅一起走吗?”

“你先走吧,博士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我就去说好的地方找你好吗?”说完,博士就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上次还没做完的报告。

“博士不能等会再做吗?就陪阿米娅出去玩一下不行吗?”

“不行欧,这是很重要的工作呢。”博士笑了,笑得很灿烂。

“是这样啊,那真的是太可惜了。”阿米娅有些失落。

“那博士记得要去找阿米娅,不许忘了。”

“好的,好的,一定。”

阿米娅一蹦一跳的走出了实验室。

看着大门缓缓闭合,博士从实验台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装满了纯黑色液体的针管,自言自语道“你们总说源石病患者是怪物,那么把他们当作工具的你们不是吗?今天我就要看看究竟谁才是怪物.......”

博士把针管刺入了心脏。

黑色的晶体不断刺破博士的皮肤从骨骼中长出来。痛,透彻心扉的痛弥漫的博士的身体,他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被撕碎。

不一会,疼痛停止了,博士站了起来。感受到身体里前所未有的力量,博士癫狂的笑了“我的实验成功了,这个药剂奏效,哈哈.....现在,是不是到了实验的环节了。”

监控室,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在斥责着两个管理监控室的保安。

“你们这帮废物怎么回事,刚换的监控系统就又被你们用崩溃了!你们是怎么用的电脑!”

“对,对不起......我们马上处理好。”

“你们最好弄快一点,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怎么会这样,系统显示有一个有一级权限的人启动了监控系统的自检程序,”

“他是谁!”

在一阵雪花过后,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瘦削的脸。

“是你啊,好,很好,没父亲维护你我到要看看你这次还有什么理由。”

突然,显示屏上冒出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检测到11号实验室里有异常源石反应,已尝试修复错误。失败,无法启动安防程序。已启用最高级警报,向总部发送错误信息,各单位注意警戒危险目标。”

“这不会是监控的问题了吧。”一个保安弱弱的问。

“当然不是!呵呵,早就看你不爽了,这次实验体失控,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黑衣男子说。

繁华的商业街上,一个身着宝蓝色连衣裙的兔耳少女认真的看着手里的黑色笔记本。一路上她如同天使一般的身影吸引了不少行人的注意力。

“怎么感觉大家的眼神好奇怪.......是因为我不习惯吗........不知道博士现在干什么,真想快点和博士一起去雪山上看雪啊。”

研究所内,一队装备精良的雇佣兵有秩序的前进着。“就是这里了。”领头的雇佣兵背贴在墙上,拿出门禁卡,在门锁上轻点了一下。

“嗤---”大门缓缓开启,与他们想象的别无两样,整个实验室里一片狼籍,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源石灯全都碎裂开来,地上散落着一些沾满血迹的白色布片。

“呵,都说过了这种怪物是吃人的,他偏不信,还说什么它们也是生命,现在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了吧。”黑衣男子冷笑道。

“它一定还在这个房间里,给我仔细搜,一个角落都不要错过。”

雇佣兵们四散开来,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型源石灯,开始一处处的搜查这个房间。

房间的角落,浑身被黑色鳞片覆盖的人形身影警戒的盯着雇佣兵们。

“杀,把他们全部杀掉,所有反对我的人都没有资格活着。”

看见有人靠近,博士的眼睛变得血红,看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雇佣兵,冲了上去,用自己如刀般锋利的双臂轻松撕开了这个可怜虫的防护服,割开了他的喉咙。

“咕咕---”那个雇佣兵倒在了地上,血不住的喷涌而出,他惊恐的捂着伤口,想要提醒自己的同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用最后的力气将一颗标记弹打在了人形生物的身上。

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个移动着的红点 " 敌袭,警戒,向红光处射击。”

“叮叮叮叮”

射向人形生物的子弹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被尽数反弹掉在了地上。换来的只是更加狂暴的攻击。

“麻醉弹!”

博士的面部前爆开了一团白色的雾气,博士只觉得精神一阵恍惚,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了起来。

“吼--我要把你们,全杀掉,杀。”博士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此刻他的的大脑里只剩下了杀戮的念头。

他在雇佣兵的队伍里穿梭,每一次挥下手臂,都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老板,我们撑不住了啊,所有子弹都对它无效,现在完全是在让它收割兄弟们的生命啊。赶紧用xx把它消灭了吧。”

“托尔格,你究竟养出个什么怪物........要是放在战场上绝对是一大杀器 。把这个卖给xx国,一定能够大赚。”xx男子看着眼前的人形兵器,目露贪婪。

“撤退,准备释放催眠瓦斯,20倍剂量。”

听到命令的雇佣兵纷纷走了出去,在大部分雇佣兵撤离到了门外后,他们关上了大门。

虽然大部分雇佣兵都撤到了实验室外的走廊上,但仍有几个不及撤退的被留在了里面。

“可是老板,还没撤走的弟兄们怕是承受不住这个量的催眠瓦斯啊!”

“闭嘴,这里是你说了算数还是我说了算数,要是让这个怪物逃出来了,你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你们干这一行的应该早就有觉悟了吧,关门,放瓦斯,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雇佣兵队长念念不舍的看了实验室里一眼,狠下心来“关门,放瓦斯。20倍剂量!”

听到命令的工程兵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按命令调整好,按下了催眠瓦斯的启动按钮。

门内雇佣兵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兴奋地抬起还有气的战友,快步朝大门后撤。

“队长关门了,估计一会就要实行b计划了吧,我们赶紧撤到门边,有催眠瓦斯它也不敢过来。”

尽管托尔格博士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但野兽的本能却也让他从这白色的烟雾里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用早已结晶化的双手在一面合金墙上抓刨着,合金制成的墙面上很快就裂痕累累,露出了加厚墙体后的地基........

听见实验室内没了声音,黑衣男子戴上了防毒面具,打开了门。他走过“睡着”雇佣兵们的尸体,直到了实验室的尽头。

实验室尽头的墙面上被开了一个两米高的大洞。大洞后,是一道被撕开的防护网,外面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该死,这还是让它给逃了,赶紧追。”

昏暗的街道里,阿米娅蹲坐在路边抽泣着。

“呜,博士。阿米娅明明按照你写的方向走的,可是现在,现在,好像走错路了,怎么办,博士 ........我不要见不到博士啊.......”

“你现在想见他吗?”突然,阿米娅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女声。

“姐姐,你刚才干嘛去了啊?怎么现在才出来。”

“你忘了吗?傻丫头,我每天不能出来太久的啊。我之前不是和你在排练小提琴给博士听吗?”

“诶呀,”女孩挠了挠头,“今天太高兴了,都忘记了呢!”

“你不是说想要见到博士吗?现在我有一个办法。”

“姐姐快告诉我,不要卖关子了.........”

“我知道博士在哪里,跟我说的走,你就能找到博士。”

“耶,可以见到博士喽!”

阿米娅在森林里小步跑着着,“姐姐,你说博士他就在这里吗?可是博士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祂没有回答阿米娅的问题, “就在前面那棵树后面。”

前面的确有一个人形的身影坐在大树的底下,但中间隔着的层层灌木让阿米娅看不清他的样貌。

她踮起脚尖,悄悄地走了过去,等到了灌木旁边的时候,一把冲上前去,抱住了那个身影。

“博士!”

阿米娅狠狠的撞在了博士的的鳞甲上,疼的跌坐在了地上。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博士恢复了一些理智,看见眼前跌坐在地上的蓝裙少女,惊讶地叫出了声,但这具身体早已说不出话。

“吼—”

阿米娅揉了揉被撞疼的头站了起来,看见眼前这个黑色的怪物,吓得后退了一步。

但直觉告诉她,这就是博士。

“博士,是你吗?”

博士点了点头。

“但是博士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搜,他跑不远的!”远处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博士一把抱住阿米娅,纵身一跃,把阿米娅放在了大树的枝干上,用手指作笔,在枝干上写道“别下来,等他们走了你就跑。”

阿米娅摇了摇头,“博士不是说会一直和阿米娅在一起的吗?”

博士没有理会阿米娅的话,跳了下去,朝着雇佣兵来的方向跑过去。

“我这具身体不知道还能够支撑多久,我得多给阿米娅拖一点时间。她不能就这样一辈子待在实验室里。”

阿米娅听见博士跑向的地方传来了几声惨叫,她有些着急,紧紧抱住树干,慢慢地爬下树。

由于太过紧张,宝蓝色的连衣裙被树上的倒刺划开了几个小口子。

“阿米娅,你现在很危险,快走吧!”

“博士他遇到危险了,我不能不管。”

“即使他变成那个样子?”

“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永远是阿米娅的博士。”

“好的.........姐姐会帮你的。”

博士在追击的佣兵队伍里肆意的杀戮着,雇佣兵的武器丝毫无法伤害到他,但博士仍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研究所有对付感染者的特殊武器.......

博士的身后响起了一阵掌声,“托尔格,你做的可真是出色啊。”

博士一惊,下意识的放慢了手中的动作,让一个雇佣兵逃过了一劫。

“你很惊讶我怎么会知道是吧。你还记得进入研究所时我让你吃下的药丸吗?”黑衣男子笑眯眯地看着博士。

“真是帮了我大忙啊,没想到你的潜力也有这么大,真不愧是我们研究所的瑰宝。”

黑衣男子摁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博士感觉自己的内脏里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似的,胸口剧烈的疼痛使他停下了脚步,半跪在地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你现在最好不要动,不然你的身体会撕裂开来欧。等我抓到另一个,你们再一起好好叙旧吧。”黑衣男子大笑着。

“吼----”博士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但一站起来,口中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源石在躁动,似乎在指责他的无能。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啊。”

从博士身体里长出来的源石上射出黑色的光芒,所有接触到黑色光芒的人都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

“叮”一块银白色的金属块掉在了地上。

“你,你做了什么!”

没有人回应他,从他身体里长出的黑色晶体很快就包裹了他的身体......

等到阿米娅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博士坐在地上,身前已经是变成“活体源石”的雇佣兵。

阿米娅扑在了博士的身上,博士体内的源石覆盖了博士的全身,整个人身上都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姐姐,你有能够救博士的方法吗?”

“他在刚才几分钟里完全放弃了对源石的抑制,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心脏已经源石化了,除非有人能把自己的心脏给他,不然他必死无疑。”

“是这样吗?那,阿米娅可能可以做到。”

阿米娅缓缓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原本蔚蓝色的瞳仁却变成了黑色。她把手放在博士的胸口。

“等等,你要做什么!这样的话,你也会被源石化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博士身上的源石在缓缓消退,可阿米娅的皮肤下却有了淡淡的黑影,她的意识也随之模糊,昏倒在博士身旁。

“不行,这样她会把命搭进去的。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啊。”

她借昏迷的阿米娅探查了博士体内的情况,果然如同她所想的一般不容乐观,内脏已经有一半被源石所感染,心脏更是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块黑色的晶体。可是即使是这样,博士的心脏仍在缓慢的跳动着。似乎有什么力量帮助了博士。

等探查到了头部才发现,原本在血管里如洪荒猛兽般狂暴的源石能量到了头部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畏缩的躲在角落,不敢侵犯博士的大脑。

“难不成.......”

博士苏醒了,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吓得她赶紧躲回阿米娅的身体里。

“呃,我这是怎么了,我之前好像和研究所的人打了一场......对了,我是要救阿米娅出去来着。她现在应该已经找到暴行了吧。”他看向脚下,原本灿烂的笑容便僵住了,阿米娅正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皮肤下黑光闪动。

他的心中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像是被别人攥住了心脏,让他想起了一段令他厌恶的记忆。这段原本被他尘封在脑海里深处的记忆却因为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就是恐惧吗?真是让人讨厌呢。”

博士用手放在阿米娅的额头上“该死,她怎么吸入了这么多源石.......一定是她把当时的方法用在我身上了......”

“你也出来帮个忙吧。”博士对着昏迷的阿米娅说,“我知道你在。”

祂有些惊讶,刚想要询问,却被博士堵了回来。

“不是说不需要你的帮忙吗?你这是不信任我吗?”博士微微扬起了嘴角。

祂看着身上被源石所覆盖着的博士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渗人。

“我......我只是觉得他一个人有些危险。”

“帮我限制一下她体内源石的蔓延..........半个小时做的到吗?”

“可以。不过这样以后我可能要休眠好一会......”

“每次都是你,按照我原本的计划你.........她也不会受伤这么严重!你还是别出来了!”

祂没有回应博士,只是暗自接管了阿米娅的身体,控制源石的蔓延。

博士抱起来阿米娅,可仅仅是这样,全身的肌肉便如同撕裂般的疼痛。“该死,刚才运动得太厉害了,这具身体撑不住了吗?”

博士咬了咬牙,催动体内的源石,背后的源石延伸了半米有余,将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刺猬”。

感受着体内喷涌而出的力量,博士抱紧了怀中的阿米娅,脚下一用力,身体便窜了出去。

博士看着怀里脸色逐渐苍白的阿米娅,心急如焚。

“你还撑得住吗?”

“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后,我可能会要沉睡一段时间了......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祂的声音有些虚弱。

“明明你不用跟来的.......这种事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别让我失望啊,博士。”

博士紧咬着牙关,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现在得快些到暴行那里才行......还好我早有准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