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逍遥酒歌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重获新生
作者:清风御剑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6-02 17:19:40 全文阅读

  昏迷的李未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人在他身后伸着一只手,叫着他的名字,李未看不清楚这人是谁,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人的话很慈祥。李未很想看看他到底是何模样,奈何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地方,不能动。

  一声嘶哑痛苦的声音响起。

  “爷,爷,你死了没?”

  马上飞爬在地上,头顶着地,一点一点往李未身旁挪去,马上飞身后则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马上飞很疼,钻心的疼,爬了一会儿,他就不觉的疼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这是一种麻木,仿佛这种麻木感是与生俱来的。

  十几丈的路,马上飞仿佛爬了一年,他嘴里满是血和土,没办法清理,一声爷便把嘴里的土吐了出来,接着一呼吸,又吃了一嘴土。

  最终马上飞还是爬到了李未身前,马上飞举着断了的肩膀,将肩膀断口对准李未的嘴,一股股血流进了李未的嘴里。马上飞身上的血仿佛快流干了,可李未还是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马上飞上下眼皮打着架,慢慢的昏了过去。在昏迷之前,马上飞隐约看到不远处一个黑影来到他身边,将他抱起,在他嘴里喂了些什么东西。

  京城李府的九把剑飞出了府,在李府中修炼的落风阳跟着剑进了苍山。进入苍山后,落风阳看到的便是马上飞在给李未喂血。

  跟随李未百年的剑断了,此刻李未醒了,干巴巴的像瘦瘪的老头靠在树下,马上飞和褚天行也醒了,两人眼中布满死迹。

  断了四肢,只剩下半截身体,这对两人来说都是天大的灾难。

  “杀了我吧。”

  褚天行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端木静秋,他清楚自己以后的生活,他会被带回京城,被人抬来抬去,他会活着,但是却看不到一丝希望。

  李未并未回答褚天行,而是自言自语说了起来。

  “一万一千年前,秋霞界一个美丽的女子跨过三界找到我,说要拜我为师,我问她为什么要拜我为师,她说她要报仇,我没答应她,她就在我家门口跪了三百年,腿长在了土里,手长在了土里,一个美丽的女子就这样变成了一棵干枯的树。后来,有一日我母亲来看我,见到这女子后,心有不忍,将她带了回去,将她伤治好,收做丫鬟,千年后,她报了仇。这样的女子在修真界多如牛毛,但有她这样运气的,能遇上我母亲的,就她一个。一个女子,除了有一些长相,什么都不是,可她却杀了一个界主,这是谁都不敢想的。你师父将你交给我,我不会教你东西,你师父交给你的够你学个几千年了,你如果想死,随意,除了我,让谁杀你自己我都无所谓,但你褚天行要是仅仅如此的话,那我只能说白辰看走眼了,这个徒弟不要也罢。”

  李未并不想说些劝说褚天行的话,只是觉得现在自己这样子很像当初跪在他家门的那个女子,不经意的想把这件事说出来。

  褚天行流着泪,不知道说什么,马上飞却说道:“爷,我想活,我想站起来好好活着,我怕我死了到了那个地方我爹打我,我爹打人可疼了。”

  李未微微一笑,说道:“好,能活。”

  一些人就是这样,他们接受不了自己倒下,一旦倒下,他们会觉得自己心中的高傲被丢在了地上,他们会死,而且想死的体体面面的;而有些人却截然相反,他们能活着就是一个奇迹,他们渴望活着,不管受到多大的打击,他们总是如蟑螂般顽强的抗争着一切。

  落风阳带着马上飞、褚天行和端木静秋回了京城李府,而李未则留在了苍山,其间李未还让落风阳送来了李未百年来采集的药物。

  “追风、万花、飞雪、沉桂、落雨、御命、度心、鬼焎、悬颅、天合,十把剑,你们陪我百年,如今断裂,也走到了尽头了。”

  李未拿起断了的悬颅轻轻擦拭着,而悬颅剑再也不会发出震鸣回应李未了。

  李未将剑埋了,埋在小溪边的一棵棕树旁。

  李未进了柴夫的山洞,没有灰色珠子的遮掩,山洞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山洞还是山洞,不过里面再也不是空无一物,而是堆放这三堆十丈高的骷髅,这些骷髅有人的,有灵兽的,甚至有些是树木花草灵气被抽净的残枝,近处看去,这些树木花草在灵气被抽净之前应是一些高品的灵草。

  李未在山洞的一个角落找到了一些残余的灵草,这些应是柴夫未用的一二品的低级灵草,李未在这堆灵草中找到紫珍灵木,也找到了一些恢复血气和魂力的灵草。

  李未寻了百年的药物,在修真界唾手可得的药物,李未今日终于找齐了。抱着期待的心情,李未做了一个简易的炼药炉,将所有所需药物碾碎,熬煎,服用。

  干瘪的身体渐渐血气充盈,锻脉圣体慢慢开始运转,不断的锤炼着李未的筋骨,直到李未的筋骨慢慢变成金黄色,筋骨呈现金黄色便是锻脉圣体入了第一层了。最后,这些经脉开始吸入一丝灵气,这些灵气开始在心脏出凝聚,渐渐的,李未的心脏发出啵的一声,心脉中凝聚一个漩涡,这个漩涡不停的转动,体外的灵气一点点凝聚在心脉中。

  李未曾无数次想过再次修炼,无数次想起这吸收灵气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来了,如久旱逢甘露,李未沉浸在灵气的滋润下,心脉的漩涡越来越大。

  九天,李未盘坐了九天,这九天李未从一个刚入练气的人一下迈入了筑基。

  阴阳镇天决,李未未曾想到这个功法会如此绝妙,李未运行功法,心脉漩涡中的灵气会自然而然的形成两天小鱼游荡,相互作用,相互扶持,外界灵气会不由自主的源源不断的涌进李未的心脉,李未真真正正的重获新生了。

  “如若当初有灵气,也不至于被柴夫逼得如此狼狈,连十把剑都断了。”

  如果有灵气,李未也没把握能如何,那灰色珠子散发出的灰色气体,看着随意飘荡无任何危险,但李未能从中感觉到,那气体的随意只是无情的杀戮。

  有了灵气,李未就可以尝试着进入红尘炼心塔,可以和真真正正的白辰见上一面。

  李未的魂力释放,缓缓探查红尘炼心塔,感知没危险后,李未灵魂消失,进入红尘炼心塔中。

  红尘炼心塔,放眼望去一片苍茫,温柔浓郁的魂力包围着李未的灵魂,李未贪婪的吸收这魂力,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以极慢的速度恢复着。

  在李未灵魂受伤后,李天阳曾找过红炉仙子,只是红炉仙子说李未的灵魂本源受损太严重,如果用红尘炼心塔来修复李未的灵魂,李未仅存灵魂本源会自觉排斥红尘炼心塔的魂力,这不仅不会使李未恢复,还会使李未灵魂消散。现在,李未的灵魂沾染了红尘炼心塔塔灵的灵魂气息,红尘炼心塔中的魂力便会如李未灵魂散发出来的魂力一般,与李未亲和无比,李未可以借此恢复灵魂了。

  李未还沉浸在吸收魂力中,白辰出现在他面前。

  “你来了。”

  李未醒来,看着眼前的一团黑气,说道:“不别扭?”

  李未指的显然是这团黑气,可白辰却有些怒气,瞬间李未的灵魂便被定住了。

  “别再胡言乱语,在这里我可以随意杀你。”

  李未笑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想杀我你早杀了。”

  白辰灵魂幻化出一个身着金色鳞甲的男子。

  “这才想样嘛。”

  李未脱困,盘膝做了下来,说道:“谈谈?”

  “谈谈。”白辰应声道。

  这次谈话一个时辰,李未了解了一些关于白辰的事情。

  之前那个白辰分魂是白辰在白魂决中一丝意识所化,修炼白魂决,修炼者自身脑海中就会形成个白辰分魂,而这些分魂都有自己的思想,主魂只能感觉到分魂的存在,但这些分魂却不受主魂控制。至今为止,所形成的分魂有五个,之前魔教有两个,后来因没有红尘炼心塔修炼,魔教被灭时被一起灭了,李未之前见到的那个白辰分魂是最近一个,也消散了,还有两个白辰分魂至今不知所踪,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两个分魂一直存在。

  如今,李未有了白辰灵魂气息,可以随意进出红尘炼心塔,也可以运用一些红尘炼心塔的功能,不过目前为止,九层红尘炼心塔,李未只能运用第一层的约一丈的区域,而且也仅限于存物。

  苍山之行,李未收获之大,还斩了一个仙人,这是李未想都不敢想的,李未不知道这柴夫是如何从仙土出来的,但李未知道,一切自会揭晓,因为李未知道,从自己得到镇天万物录后,这一切仿佛都是注定的。得灵须草,认识了白辰,得虎鼻蛇胆和紫珍灵木,遇见了仙人柴夫,这一切仿佛就是当初给李未黑色令牌的道人设计好的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