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逍遥酒歌 > 正文
第一章 入东卫
作者:清风御剑  |  字数:3691  |  更新时间:2020-05-06 15:57:50 全文阅读

葱郁的林子里传出阵阵叮叮咚咚的铃声,风吹过叶子,哗啦啦的像流水一般,林里的雀儿也叽叽喳喳的叫着,和风声铃声相互呼应,好不悦耳。片刻,从林子里出来一个晃晃悠悠的黑影,一点点的向着东卫外城道靠近。

“云中逍遥客,飞鹿敬花酒。好诗!好酒!”

一个衣衫褴褛倒骑着毛驴的人晃晃悠悠的嘟囔着,手中还拿着一个破旧的葫芦,不停的往嘴里灌酒。

“这百花酒不愧是整个晋阳王朝的酒评榜首,一口穿肠过,犹如入仙境啊!一枚宣华玉换一壶,哈哈,划算,划算。”李未猛灌一口百花酒,不停吧唧着嘴。

如若此时有人听见李未说的这句话,定会忍不住大声骂李未败家子,虽说百花酒乃是酒评榜首,一口十金,可与这宣华玉相比,仍相差甚远。

这宣华玉乃是前落朝第一剑客落风阳的贴身佩戴之物。在那时,落风阳可是整个落朝的风云人物,世人对于落风阳的崇拜已经尽乎于疯狂,落风阳一手潇洒帅气离光影剑名震落朝,引的无数游侠豪客和万千少女追捧,人们也皆以拥有一件落风阳所属之物为荣。落风阳死后,落朝败落晋阳王朝建立,落风阳的贴身佩戴的宣华玉也消失无踪。

扬州城的城主朱穆曾放言,愿用整座扬州城换这枚宣华玉。整座扬州城啊,别说换多少百花酒,就算是俗称无千金不可入内的京城百花阁,也能换来几百座,毕竟扬州城乃是位列晋阳王朝的十大名城之一,是晋阳王朝最富饶之地,以“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而闻名晋阳王朝。

先不说这宣华玉值不值得一座扬州城,但用它来换一壶百花酒怕是只有傻子才做的出来。

李未骑着毛驴,晃晃悠悠的向着东卫城走去。

“啊!舒畅,来,小糊涂,陪爷喝一杯。”

李未痛饮一口酒,翻身向前而坐,伸手粗鲁的掰开名叫“小糊涂”的毛驴的嘴,也不顾小糊涂的挣扎,不由分说把酒灌进了小糊涂的嘴里,随后便用那破烂不堪的衣服,轻轻一抹葫芦嘴,仰头喝了起来。而小糊涂却因突如其来的酒被灌的不停的打起了喷嚏,不过之后便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一圈嘴边,意犹未尽般回头对着背上的李未叫了几声。

这小糊涂和李未一样,名副其实的酒鬼,只要一饮酒,就算上等精料放在小糊涂面前,小糊涂也不会碰一下。小糊涂此刻前腿一抬,后腿一撅,一蹦一跳的向前小跑着,就如小顽童得了最喜爱的玩具一般,开心的不得了。小糊涂早已陶醉在美酒滋味中,已然忘了李未掰开它嘴的灌酒的粗鲁行为,只是苦了此刻坐在小糊涂身上的李未,被一蹦一跳的小糊涂颠的摇晃不堪。

小糊涂的酒鬼可是名副其实。

曾有一次,李未游荡到春御城。在春御城内,李未遇见一个名叫余颖秋的十六岁小姑娘。这余颖秋手握一把雕着凤凰的精美玉剑,一副女侠装扮,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飒爽英姿。可李未一眼望去,看到的不是余颖秋甜美的脸蛋和飒爽的英姿,而是看上了余颖秋的精美佩剑,想着又有酒可以喝了。

李未死皮赖脸的缠了余颖秋三天,果然将余颖秋的佩剑骗到了手,转眼间,李未就将余颖秋的佩剑换了两壶春风醉,然后逃之夭夭。

李未骑着毛驴,喝着春风醉。在一口气喝完一壶春风醉后,李未把剩下的一壶装着春风醉的葫芦挂在小糊涂的脖子上,自己则在小糊涂的背上醉睡。小糊涂早已被春风醉的酒香馋的直流口水,在李未睡去后,小糊涂便把剩下的一壶春风醉喝的一滴不剩。

小糊涂一口气喝完整壶春风醉,摇摇晃晃的走着,直到倒睡在了丽春院的门口。

丽春院也算是春御城有名的妓院了,丽春院门口站立的浓妆艳抹的姑娘们和来来往往的客人,看到门口醉睡着一个衣衫不整但却十分健硕俊俏的男子和旁边口吐白沫的毛驴,便不由的站在那看起了热闹。丽春院俊俏的姑娘们站在李未的身旁,忍不住的说说笑笑,甚至有些胆大的姑娘走上前去,红着小脸的偷偷摸上一把李未那露出来的结实胸膛,惹的周围人哈哈大笑。

李未被笑声吵醒后,发现自己竟衣衫不整躺在大路上,还被一群花容月貌的姑娘围观,瞬间感到无地自容,连忙用破烂的衣袖向脸上遮去。容貌秀丽的姑娘们站在李未旁边,看到李未仓皇失措的一幕,手掩小口的笑的站立不稳,甚至有些姑娘发出诺诺的声音调戏的说道:“小哥好生俊俏,本钱十足啊!要不要进我们丽春院歇一歇啊。”一阵哄然大笑响起,羞的李未当场想找个洞躲进去。

虽说李未身材健硕,模样帅气,可如此赤裸裸的被众多妖艳秀丽的青楼女子围观调戏,仍不免的脸红了起来。李未想马上离开这里,可转身便看到小糊涂也躺睡在大路上。只见,小糊涂嘴里叼着葫芦,嘴巴吧唧吧唧个不停,鼻子还突突突的冒着泡泡,鼾声如雷。李未手扶额头,一脸无奈,然后迅速的捡起地上的行李,扛起酣睡的小糊涂,快步如飞的离开了此处,逃跑时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奶奶的,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啊,自己竟被一群青楼女子调戏了,啊…,气死我了。还有这头破驴,你说你喝酒就喝酒吧,睡哪不好?非他娘的睡在妓院门口,惹的老子一身鸡皮疙瘩,等走远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奶奶的,老子骑了一辈子驴,今天竟被驴骑了,晦气,呸,晦气,真的是女人钱不能花啊,刚喝了春风醉,就出这样的糗事,唉!以后还是小心点吧。”

李未仓促的跑着骂着,岂不知自己说的话已被身后的众姑娘听到,不一会儿李未身后便传来了一阵莺莺燕燕的笑声,使得李未一个踉跄,差点将小糊涂给扔了出去。

自从出了这回事之后,每次李未喝酒必灌小糊涂两口,省的小糊涂馋急了偷酒喝,再搞出什么糗人的事。

现如今的李未嗜酒如命,无酒不欢,可无论如何,李未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李未了。

三万年前,李未还是一位拥有一域之地的域主。十大界主之一李天阳最喜爱的幼子,李未从小就表现极强的天赋。十岁金丹,十八岁元婴,千年横跨三大境界,迈入虚悟境,李未可以说是整个修真世界的传奇。而就在人们都认为李未即将成为下一任十大界主之一时,李未遭遇了他人生中第一次背叛。李未相恋三百年的道侣为一件至宝出卖了他,害的李未被人打成重伤,李未丹田尽毁,心脉破碎,灵魂重创,使其成为了一个废人。最后李未的父亲李天阳为了李未杀上千盛界,灭了那几个害李未人的家族,更将李未当初的道侣王玉玲抽筋拔骨,挂在天阳城上暴晒三百年。虽说李天阳狠辣,但为了李未,李天阳怕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李未被废后,李天阳找无数天材地宝为其治疗,可心脉破碎,多少天材地宝也无济于事。

自此以后,李未整日饮酒度日,浑浑噩噩,当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哪里有快活的地方,哪里就有李未。

一千年后,一老道士登门,送李未一黑色令牌,说其如若将死之日,可用自己残缺的灵魂意识激发令牌,或许可以保其一命。

百年后,李未寿元将近,李未激活黑色令牌。

黑色令牌带着李未强渡深渊魔海,穿暴风灵域屏障,来到一府邸。

黑色令牌所到之府邸,名为镇天府。镇天府,只是一个洞穴而已,洞内破败不堪,只有一石桌,石桌上放一玉简和一密封的大缸,玉简名为镇天万物录。

李未用残余的意识探入玉简,无数生文入魂,李未虽不识其字,但玉简上的内容如烙印在李未灵魂上一般,自然而然的融会贯通。

镇天万物录共四篇:

内修功法:阴阳镇天决

外修体法:锻脉圣体

丹篇:炼丹笔录和丹方

符阵篇:制符附录,一百零八阵及详解

 李未打开大缸,大缸中液体正是锻脉圣体入门所需锻脉灵液。

 李未抱着一丝希望浸泡在大缸中,按照按照锻脉圣体中方式将自己身体所有脉络破碎重铸。经历七七四十九天万蚁噬骨般的痛苦后,李未锻脉圣体入门,心脉重聚。

 心脉重聚,李未看到了自己恢复的希望。按照阴阳镇天决上说,丹田不过是脉府的最初形态,有无丹田无足轻重。修阴阳镇天决,需先入锻脉圣体第一层,开脉。开脉后可开脉府,修脉府再开脉藏,开其九脉藏。按照阴阳镇天决上所说,每一个脉府就是一个丹田的最终形式,九脉府便是九个丹田。可见阴阳镇天决的强大之处。这也使得李未重拾斗志。

 李未出洞府,看见的却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山,一望无垠。洞府外一石碑上刻有两字,其字曰昆仑。

 以李未如今的状态,显然走不出这一望无垠的雪山,李未只好重回洞府。李未在洞府里查看清楚后,发现深处有一单向传送阵,阵旁方九块灵石。李未拿起灵石放入传送阵内,站入其中,消失在洞府内。

 如今,李未已在这世界几百年了,饮酒已成李未习惯。这世界灵气枯竭,李未寻找锻脉灵物也找了几百年,却仍差三样。

 “冷风吹,吹来了寒冬的诡,惊醒睡梦人,唱起离人醉。

 盼君归,想起了梨花的美,白花素美人,念君君不回。

 白雪飞,落下了墓碑的痕,可怜异乡人,过了奈何门。

 昨日不见君,今日不见君,何时再见君?

 窗棂旁,红装绘,踏雪寻君。

 墓碑前,伊人睡,生死相随。”

 李未闭着眼睛,喝着酒,手舞着一把满是缺口裂缝的黑色铁剑,高唱着南越的《离人愁》。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这百花酒喝的不是酒,而是人生啊!不知这洛阳长风落是何许人也,竟作的如此应景的诗,这次定要见上一见。”

 李未坐在毛驴上,摇摇晃晃往东卫城走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窸窸窣窣的虫儿爬了出来,吱吱吱的叫着。不一会儿,小糊涂停下了下来,站在东卫城下,扭头咴儿咴儿的叫了两声,接着又摇了摇身体,以叫醒睡着的李未。谁知,小糊涂这一摇,便把李未从身上摇摔了下来。李未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挣开双眼,抬眼看到城楼牌匾上写着晃来晃去的东卫两字。

 已近晚上,城门紧闭。李未摇晃着艰难的站起身来,拿起小糊涂身上挂着的那把破的不能再破的黑色铁剑,然后剑指着城楼上的守将,大声喊道:

 “给爷开门!”

 说罢,李未便嘭的一声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