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听僵 > 正文
第四十四章事与愿违
作者:六孛岩出  |  字数:3576  |  更新时间:2020-06-02 08:08:34 全文阅读

元化星过了马路,去到了对面,那是中午跟苏轶吃饭的那家餐馆。

这家餐馆火爆的很,此时竟然没有了位置,当然大部分都是北寒三中的学生,她赶快点了一份黑米粥,打包带走。

快速的跑回了学校,跑上了四楼,调整呼吸,来到了文科二班的门口。

陈魈不在,元化星虽然早已习惯这种情况,但还是有一丁点失望,她不知道陈魈每天不吃晚饭,还总不在班里,她在干些什么?她如果知道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会不会能跟她多说几句话。

她没有理会二班里同学的目光,径直走到陈魈的座位旁,把粥放在了陈魈的课桌上,然后自然的走了出去。

而她自己却忘记了还需要吃晚饭的事,心情总是能影响胃口,又或者她想感受不吃晚饭的感觉。

终有一日任务会结束,那时候再无法看见元化星,陈魈不能往下想了。

她看着课桌上放的东西,缓缓地打开了包装,那是一碗粥,她犹豫了一下,勺子轻轻舀起,放入了口中。

软糯香甜的感觉袭来,嘴巴似乎还有些不习惯,躲避着更多的感觉,味蕾在过去的日日夜夜,被深埋在了禁忌之中。

距离上次,在不知情的时候吃了东西,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已经有些年了,虽然记忆尤新,但她此刻却并不害怕,不能跟元化星在一起,不想辜负她的心意,就让这种身体的苦楚减轻那心里的折磨吧!

深夜,畹姨给陈魈擦着脸上的汗。

“你这孩子怎么敢吃东西了,不想活了吗?”

陈魈惨白的脸竟然挤出了一点笑容。

“畹姨,我们,我们能这么容易死吗?”

“瞧你说的,那你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

“畹姨,每个阴舛人都是过了及笄之年才不能吃东西的吗?”

畹姨一怔,满脸疑惑,“什么及笄之年?”

“海叔说,成年之后,阴舛人就不能吃东西了,我在那之前都是可以吃饭的。”

“胡海宗是这么说的?你‘融顶’是何年何月?”

“什么是‘融顶’啊?”

畹姨反应很快,她发现陈魈连“融顶”都不知道,她心中思索了半天,越觉着陈魈似乎有些特殊。

“融顶”是什么?就是普通人变成阴舛人的时候,哪有分什么成年先后,变成阴舛人那一刻,就不能吃东西了。”

畹姨想再问清楚一些,但是陈魈疼的快要昏厥了。

直至凌晨,陈魈依旧睡不成,恐怕她要请假了。

元化星没在间操时望见陈魈,她不知道,此时她还在猜陈魈有没有喝粥,而陈魈严重到已经无法从床上爬起来了。

胃中像是有两团火焰在打架,绞痛无法停歇,该吐的都吐,虚脱无力,像是快要死掉一样。

陈魈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在看着胃里打架的画面,看谁先打败谁,谁先撕碎谁。

门被敲响了,并没有锁,轻轻被推开一点,那是元化星的脸。

陈魈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惊讶和拒绝。

元化星走了进来。

“陈魈!”

当看到陈魈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元化星恨不得立马要跟她换下位置。

“你怎么了?病了吗?哪不舒服?”元化星看到她苍白的脸,更是焦急万分。

陈魈微微皱着眉,但她实在没有太多精力让她出去。

元化星赶忙找杯子要给陈魈倒些水,因为她的嘴唇很干。刚倒完水,准备喂给陈魈,畹姨突然冲了进来。

一脸惊慌,过来就夺下了水杯,“小祖宗,你再喂她喝水,她就真要完蛋了。”

元化星满脸不解,“水能消炎,你看她嘴唇都干了,她怎么了?她这样得去医院。”

“来,你过来。”畹姨把她拉出了门外,把门瞬间关上了。

“她吃过药了,肠胃炎,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下午就好了。”

“肠胃炎?难道是...”元化星内心猜测。

接下来,她什么话都没说,眼中闪着的东西,是畹姨看着无法拒绝的。

“那你千万不能喂她东西了,水也不行,她吃的这个药,校医不让吃喝任何食物和水,如果你不听,陈魈会病的更厉害。”

“好,好,我只待一会。”

通过畹姨的话,陈魈应该是得了肠胃炎,那么肯定是因为送过去的那份黑米粥吧!

元化星突然想起了陈魈曾经说过的,晚上之所以不吃饭,是因为一吃东西就会肠胃炎。

都怪她没有相信她的话,这么看起来,陈魈并没有骗她,是她好心办了坏事。

可是,陈魈明明知道这样会生病,为什么还会喝了她送的粥?

她是在乎她的?她是接受她的是吗?她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元化星此时进到屋里,又一次来到床前,陈魈的脸,苍白的毫无血色,让元化星后悔的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

陈魈没有睡着,她微微睁着眼看着她,却胃疼的说不出话来。

元化星在她面前蹲了下去,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然后握住了她的手,将脸埋在了她的手中。

陈魈心里想着,“看到自己这种病殃殃的样子真是丢脸啊!”

突然她感到一股热热的液体落入了手中,那是元化星的泪。

元化星抬起头,擦了下眼泪,“你变成什么样的我都不嫌弃!”

陈魈心中略过一丝惊异。

元化星叹了口气,坐到了她身旁,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又一次心疼到不行,

“都怪我,我真的想打死我自己,给你送什么粥,害的你成了这个样子。”

陈魈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元化星心中明白,一切自责都无济于事,现在还是让陈魈多多休息,慢慢恢复。

她没有再说话,静静的守在了她身旁。

不知道是不是有元化星在身边,痛感逐渐消失了,折腾了一夜,陈魈慢慢睡着了。

外面上课的铃声早就响了,元化星决定不去上课了。

当陈魈呼吸均匀起来,面色在睡眠中红润起来,嘴唇也神奇般的不再发干,元化星心中放松了些,她想着,看来药物起效了。

陈魈睡着后的五官舒展自然,眉宇间散发着秀丽的精致。

近在咫尺,她看到出神,忍不住用手指温柔的抚摸着陈魈的眉毛,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的容颜,她不再想今后会怎样,因为此刻足够幸福。

陈魈其实已经醒了,但她依然装睡,她能感受到元化星指尖传来的温柔,温暖而干燥,她很想此刻,时间就这样静止,不问对错的凝固下去。

畹姨推门进来了,看到元化星还没有走,无奈的叹息一声,看着陈魈闭着眼熟睡,她压低声音,

“你怎么不去上课?快走吧!这样违反规定了。”

元化星非常不舍,低声恳求道,“姐姐,陈魈她病了总得有人照顾吧,我照顾她行不行?”

畹姨一皱眉,“她又不是啥大病,我看她马上就好了,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再说,我看你跟她半斤八两的,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别添乱了,信我,她肯定没事,快走吧,学校查下来,看你在这待着不去上课,我还得挨训呢。”

元化星知道留下来肯定是不行了,她起身后,满眼不舍深深地望了一眼陈魈,转身拉门离开了。

“行了,别装睡了,怎么样,是不是恢复了?”畹姨说道。

陈魈缓缓地睁开眼睛,不知是在回味刚才的感觉,还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没有任何表情,若有所思起来。

元化星在陈魈那里待了差不多一节课的时间,当她刚走到教学楼门口时,下课的铃声响起了。

回到班中,徐君房看着她走了进来,发现她的心情似乎还行,他还是担心的问道,

“你去哪了?怎么连课也没上。”

元化星这几天喜怒哀乐尝了个遍,但是此时心情还好,她冲徐君房笑了一下,“老师有没有问我,说我?”

徐君房看她有些开朗,把心放了下来。

“老师虽然没说,但是总往你座位上瞅,好像有些介意的样子,马上期末考试了,老师能不在乎嘛,你到底去哪了?快和我说说。”

“我去照顾陈魈了,她病了。”

“就是文科班的那个女生吗?你的好朋友是吧,她怎么了?什么病啊?”徐君房很好奇。

“这事都怪我,昨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给她送了一碗黑米粥,吃坏肚子了。”

“什么粥还能吃坏肚子?”徐君房呵呵的笑起来。“很严重吗?你一节课都没回来。”

“挺严重的,床都起不来了,算不算严重?”

“床都起不来了?那是挺严重的,去医院啊?”

“她吃药了,我走的时候,好了很多。这都怪我,她以前跟我说过,她晚上不吃东西的,一吃东西就肠胃炎,我还不信,给她送吃的,这下被我害惨了。”元化星一顿自责。

“哦?还有这一说,晚上吃东西能肠胃炎?

她自己还不清楚嘛?宁愿肠胃炎,也没扔掉你的粥,是不想丢掉你的好意?还是她傻了。”徐君房又是一笑,眼中闪烁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转瞬即逝。

“陈魈...”元化星内心呼唤着她的名字,叹了口气。

“对了,我早晨光跟你说猫已经没事了,忘了说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我家古方马上要被破译出来了。”

要说最近没什么好事,这件事的消息算是惊喜吧,元化星眼睛亮亮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

“那边的人说,这文字远比我们认知的复杂,光一个字的含义,就有很多种,不光要破译,还要解读里面的意思,这个还需要看破译的人的文化底蕴以及文学素养,幸好这位老先生两样都很高深,估计过完年就差不多了,有希望了,哈哈哈!”

元化星看着徐君房,“也不知道你到时候站起来有多高?不会......。”

徐君房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稍后说道。

“你真是个坏丫头,恐怕想我是个小矮个,是吧?”

“我可没说啊!不过你就是个小矮人,那也没关系,多可爱啊!”

元化星精灵古怪的样子,徐君房看到了眼里。

“你好像心情比前一阵子好了一点?”

“变化有那么明显吗?”

“我希望你要一直保持这样。”

“徐君房,真心为你高兴,古方破译出来第一个要告诉我,如果我能帮你什么,会尽我所能,虽然我只是个普通的小高中生,喊加油什么的我是没问题的。”

徐君房开心的笑了,非常阳光。

而元化星想起了陈魈,“

如果这种爱遥远的让人沮丧,那么用尽全力,会不会离她就越来越近呢?既然陈魈肯喝我的粥,那么我还是有希望的。”

想着她冲着徐君房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