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听僵 > 正文
第一章怪梦
作者:六孛岩出  |  字数:3208  |  更新时间:2020-06-15 09:29:28 全文阅读

你知道的和你未知的都在这个世界中存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997年冬天

 白天刮了一天的寒风,午夜的天空被月亮照的特别清冷。一栋四层的单元楼顶,站着一个消瘦的少年,穿着蓝白的校服,像是有着什么决心,连寒冷的天气都无法撼动。

 他看着远方,万家灯火早已熄灭,午夜人们都已入睡,月光皎洁,那丝清亮却让这个刚要迈出那一步的少年迟疑了。

 他稍稍清醒了一些,慢慢环顾了下四周,露出了些许迷茫的眼神,看到自己正站在楼顶的边缘,更是惊愕,摇晃了下,险些没掉下去,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惊恐,身体不由的发抖起来。

 突然耳畔传来低声细语,声音近在咫尺,可这楼顶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你和她没有可能的,快跳下去吧!”

少年听后眼神又逐渐迷离起来,终是向前迈了下去。

北寒三中

“哎,于辉跳楼了,你们知道不?”

“于辉跳楼了?不可能。”

“他那么阳光怎么可能。”

“是真的!”

 “早晨公安在老师办公室,陈魈(xiāo)也在呢。”

 “不是吧!”

 “是因为陈魈?”

“陈魈是谁?”

 “文科二班的陈魈,新转学来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觉得她长的一般,哪好看了。”

“哎?于辉家是不挺有钱的?”

 “有钱啊,你没看他的bb机吗?1000多块呢。”

 “我家都没电话,还bb机呢。”

“卓艺萱不得伤心死啊?她追于辉很久了。”

 “跳楼,唉,真有勇气!”

 元化星从班主任办公室里刚出来,在楼道里走过时,听一群别的班的同学,说着这个可怕的事儿,她没有因为震惊而停止去天台的脚步,再耽误一会,不止要上晚自习,天也要黑了,她要去老楼的侧天台,给一只生了宝宝的猫送吃的。

 那座老楼虽然紧挨着校园,但她不知道是不是归属于学校。

 因为那个地方平时都上着锁,也是禁止学生入内的。而她能进去,这也缘于一周前发生的事儿。

 北寒三中,市重点高中,考试升学率排全市第一。校内的教学楼和宿舍楼,除了1952年,前苏联人规划建造的那几座,其余全是翻新和新建起的,有侧天台的便是那座没动过的老楼。

 这座楼虽然是前苏联人盖的,但并没有苏联建筑的特点,只是红墙红瓦。

 它位于校园的最西南角,占地面积看起来也不算小,有主楼和附属的侧楼,一共三层高,楼前有个单独的花园,楼后正对着篮球场。

 在新修校园时也没重新翻整,就保留原样在那。据说以前是放人体标本的,供市区学校参观展览学习。

从1993年开始,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座楼,成了一座安静的荒楼。

 这样的一座荒楼,还紧挨着学校,自然成为学校怪谈传说的重点,流传的版本花样很多。

 有说1952年,这片地区是古坟地,苏联人在打地基时,挖出不少古墓棺椁,闹过殭尸。

 还有传1972年黄河水害,发疫情用做停尸房的,闹过尸变。

 还有说1988年医学院用做临时解剖实验室,出过事的。

 以上那些也许年代久远,大伙编不太好,所以流传最广的还是1993年的,说这楼里发生过凶案,被害人尸体至今未找到,尸体还在楼里,冤魂被困住,出不去变女鬼的这种传闻。

 再低端一些,不入流的,什么血骷髅绿尸体,烂脚板枯指甲,别看是高中,这帮孩子还挺能编。

 一周前,这位学校年级各门成绩排第一的元化星同学,做出一个决定,想去老楼里看看。

 别看她是个女生,可跟淑女是一点都沾不上边儿,喜好独来独往,爱探险,当然她的所谓探险不是你们想的那种。

 还有她喜欢看各种小说,学校周边的租书店她是没少光顾,要不是学习成绩优秀,有恃无恐,早就成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常客了,她还喜欢一件事,就是缠着她爸,讲一些神秘的事儿。

 为什么想去老楼看看,那是缘于她做的一个梦。

 在她的梦里,一片虚无突然生出一黑一白两团雾。

画面一下就切到了那老楼前的花园中,又从那花园飞进了老楼内,然后画面又一转,似乎在老楼的某个地方,有一扇生锈的铁门,门上隐约有朱红的印记,那是一道符。

可能是梦里的缘故,她越想看清就越看不清,而飞到门前的这两团雾,先是朦朦胧胧,氤氲在一起,后又时而融合,时而界限分明。

 突然,铁门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门外的雾吵醒一般,门上的符有了变化,逐渐渗出浓稠的血。

白雾沾染到这血红,变成了血雾,它凶性大起,扑向了黑雾,黑雾慢慢泛起一层金边黑焰,朝红雾覆去。

光焰的边缘,空气似乎都在抖动,那温度想是能把任何东西汽化一般,红雾被烧的渐渐无力,逐渐消散而去,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那是在喊她的名字,“化星!化星!”

 这是什么梦,醒来后的她,细细琢磨了一番,最后也想不出个一二三。

她觉着,也许是白天看了某些小说,入夜便随梦而来?又或许是晚上着凉做噩梦?

 之后她也并没有过多在意。

 然而,没过几日,这梦大同小异又重现了几次,这对于好奇心极重的她来说,那就非同一般了。

难道是种启示?难道是种预示?难道是她脑子出毛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到后来,眼见着就要成为她的一块心病了,于是,她做了个决定,必须去那座老楼找找看,是不是真有梦里的那扇铁门。

 因为一个梦,去探老楼的决定,元化星没有向任何人说起。

 本该周末回家的她,在空无一人的宿舍中,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工具,铅笔芯、裁纸刀,她想象着,这年久失修的老楼,锁头一定也是生锈的,而这两种材料,起个润滑作用,好为开锁做准备。

 另外几样,是些回形针和别针,还有一个剪好的易拉罐小铁片,还有一把钳子,一副手套,一根手电筒,这一套下来,不知道的以为专门撬锁的呢。

 就开锁她懂的这么多,其实是缠着班里的一个男同学教的。

 有一次,这位男同学,在车棚取自行车,结果钥匙丢了,车子开不开锁,从兜里取出个回形针,几下就把锁打开了,这可被她瞧见了,顿时来了兴趣,撵都撵不走,最后软磨硬泡,学成归来,所以这次可是派上用场了。

 中午,她偷偷来到了老楼前的花园栅栏边上,往里张望而去。

虽然传闻这楼是荒楼,但花园似乎有人收整。

石板路很干净,周围土地上也并无杂草,园内的其它矮灌木光秃秃的,可形状却无杂乱,似乎夏日也是有人修剪过的。

 花园西边似乎还有个石头楼梯,石梯的侧面都是爬山虎的枯藤,好像是通到一处天台。

 楼的正门,门框是拱形,缩到里面的是两扇刷漆木门,门紧闭着,看不清楚门上是情况。

 这楼和新盖的教学楼挨的很近,想要到花园这边,还需要路过两座楼夹着的一片黑暗巷道,有点偏僻,所以几乎没人想来。

她又往四下看去,并没有发现别人。

 踩到栅栏墩子上,双手娴熟的抓住栏杆,几下就爬了上去,跨了两下,就翻了下去。

一个女孩子翻墙比男生还溜儿,这也得亏是小时候造就的本事。

 她小时候最爱玩探险游戏,所谓的探险,便是带领一群小屁孩儿,不是爬栏杆,就是探索没盖好的建筑堆子。

 她认为,爬栏杆这种事,是探险活动中最简单易行,非常有趣的事。

 从一个大的栅栏柱,爬越到另外一边而不掉下去,那就算探险成功。

 80年代的栅栏柱很多都是宽30到40厘米的那种,上面还浇筑着颗粒状的石粒,边缘锋利的很,想不掉下去,还得跨过去,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这帮孩子也是初生牛犊不怕摔,每天乐此不疲,得亏小孩身子轻,摔一下倒也问题不大。

 元化星真是没少摔啊,但她恢复能力似乎比一般孩子都强,偶尔失手掉下去,她也不嫌疼。

好多次破衣烂衫的回家,衣服上还有血迹,肚皮上都是血道子,小口子,一问咋回事,探险去了,作为她的父亲,是一点脾气都发不起来,这就是个女孙猴啊,孩子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

 再后来,有一次,她跟着几个小朋友发现一处没盖好的房子,房子里面黑灯瞎火的,这帮疯孩子就冲进去了。

她爬搭板慢了些,刚要进去,鬼哭狼嚎的从里面出来个血人,一看,左边头上开了个窟窿,血哗哗的流,敢情屋里有个大坑,掉坑里磕砖头上了,这把她吓到了,边哭边跑回家,从此以后,探险家们的活动终于消停了。

虽然之后她的注意力又转在了别的地方,但上墙揭瓦的本事算是打下了基础,所以翻墙对她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翻进花园后,动作轻盈的她突然感觉自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人物,那凌波微步一路飘,就到了楼门口。

一把中等大小的锁头锁着两扇门,看样子门上以前贴过封条,封条白色的纸,在日月的风霜下,早被吹掉腐蚀殆尽了,只留下一些浆糊印子,木门上的漆皮也因为破旧,卷脆着一碰还有些扎手,比较意外的是,锁头竟然是新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