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镜之地 > 正文
8
作者:慕亦休  |  字数:2260  |  更新时间:2020-05-31 22:17:20 全文阅读

早晨,南市跨区高架。

  即使是东方欲晓的时候,高架上进出南市的车辆已经不少。车水马龙的货车每日都在给南市注入新鲜血液。

  南市像是一个饥不择食的幼鹰,正在补充着能量,准备着展翅翱翔的时候。

  川流不息的车辆中,一辆黑色轿车正往南市城外开。

  车主人似乎并不着急,一直在给其他车让道。

  车内。

  来电铃声从车载蓝牙中传出。

  来电显示“西泽关”。

  “喂。”

  车主人按下接听键,男声低沉而富有磁性。

  电话那头有些杂音,有敲打键盘声和整理纸张文件的声音。

  “严先生,辛苦您了。工作费用已经汇入您的账户。”

  电话里头,职业性的女声温柔的说话。

  车主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接受消息时的震动。

  “嗯。”

  男人肩膀向后靠了靠,向右变了道。

  “工作报告。”

  男人说道。

  即使自己亲手把妖障灰飞烟灭,也要再次确认万无一失,这是他的工作原则。

  “是。”

  女声缓缓说着。

  “任务确认报告。

  执行者:严否。

  清除妖障代号‘螃蟹’,危险B+。

  确认杀害人数:12。

  发现时间:3月12日。

  发布任务时间:3月12日。

  您的接收任务时间:3月12日。

  完成任务时间:3月17日。

  确认完成任务时间:3月17日。

  现场生存气息确认:已死亡。

  映辉石生存气息确认结果:已死亡。

  任务结束。”

  女声一字一顿的报告着。

  听到任务结束四个字,男人的脸上久违的露出放松的神情,嘴角也终于不在那样紧绷。

  “现场确认。”

  既然映辉石都已经确认,那已经大无问题,现场确认只是习惯性的说一下。

  严否靠在车椅上,呼了口气。

  连续5天的高强度搜索和工作,紧压的倦意终于释放了出来。

  是时候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了。

  去泡个温泉吧,好久没去了。

  严否心里想着。

  看着车窗外的朝阳,比以往来的更加漂亮。

  “现场确认报告。

  女性人类皮肤。

  男性人类血液。

  妖障体液。

  人类衣物。

  报告完毕。”

  女声平静的朗读完毕。

  “嗯?妖障体液?”

  男人向前正了身子,略有诧异的语气。

  严否的工作一向完成的很完美干净。

  以及他的管用术是火焰,现场不会留下妖障的痕迹。

  而这次居然留下了妖障的体液。出现这样大的纰漏对于严否来说非常耻辱。

  严否皱了眉头。

  这次捉妖,其实在第二天严否已经抓到了‘螃蟹’。

  只是由于一些原因居然让它逃了。

  这是严否工作至今发生的唯一一次,这对一向追求完美的他来说已经愤怒到无可附加。

  他连日连夜追赶了三日,在第三日夜间不留余力的清除了妖障‘螃蟹’,并让它灰飞烟灭。

  可就是这样,现场居然还留下了妖障的体液。

  强烈的不爽瞬间冲上心头。

  严否皱起眉头,强忍着不爽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妖障体液?在哪。”

  “男士牛仔裤旁,照片以传送。”

  女声说完,严否的手机几乎同步震动了一下。

  严否稍稍放缓车速,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刚一解开锁屏,五张相片便弹了出来。

  照片正式昨日夜晚严否与那妖障战斗的地点。

  照片拍得很清晰,五张照片就把整个现场各个重要信息囊过其中,可以看出拍摄者技术不低。

  严否细看这五张照片,划到在男人牛仔裤的照片时,手指霎然止住,随即紧锁眉头。

  照片中一条男式黑色牛仔裤蜷缩在地上,裤管口一摊灰绿色的粘稠流体淌在地面。

  这与严否的记忆根本不重合。

  他明明记着那男人的下半身还没来得及被那怪物吃掉。

  而照片中的裤管哪里像是没吃到的模样。

  裤管萎缩紧憋,连骨头都没剩下,简直是被吃的不要太干净。

  “映辉石确认妖障已被消灭?”

  严否低沉的问到。

  “是。”

  电话那头是女声依旧温文尔雅,仿佛隔着电话都能看到那职业性的微笑。

  “需要向管理者报告,再次确认吗?”

  女声说道。

  “不必了。”

  管理者不可能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何况映辉石都确认了,再次确认根本毫无意义。

  严否挂断了电话。

  他身上散发出浓郁的杀气,这是他在工作时才会有的本能反应。

  若是有其他人看的严否现在的眼神,定是会寒颤一下。

  这满脸的肃杀之气和谢萧那日看的只增不减。

  到底怎么回事?

  那半截遗体怎么会自己消失?

  是我走后被其他妖障吃了吗?

  不,怎么可能。

  这个想法刚想出了就被严否否定了。

  严否灭完妖障前后,结界一直是打开的,人和妖都无法进入。

  更何况还留下的除妖师家族的印记,任凭何种妖障也不敢进入结界。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严否越想眼神就愈发阴冷。

  “那个妖障,还活着。”

  严否在最近的高架站口拐弯回城,车速一点一点拔高。

  严否完全可以就此不管不问,因为“螃蟹”的死,已被家族确认,就算“螃蟹”真的没死,也是家族自己的问题,与他严否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严否的自尊不允许他失手。

  严否天生妖力超群,在当上除妖师后从未失手,在家族中一鸣惊人。

  不过几年,严否在家族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势头也越来越大。

  甚有当选家主的势头。

  只是人红遭人妒,家族中不少人对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又恨又妒。

  严否出生旁门,妖力和天赋却如此惊人,如今甚至有当选家主的可能。

  那些正门子弟哪里能甘心,不少次暗中对严否下黑手。

  只是每次下手,严否都能安然无事。

  一来二去,那些黑手越来越多,越来越放肆。

  甚至有门家公开叫嚣,威胁严否,严否却对此毫无波澜,依旧自干自个的。

  那门家之主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轻视和侮辱,暗下派数人暗杀严否。

  只是那数人有来无回,失了音讯。

  更巧的是,派人暗杀严否的那个门家,在数日后被妖障袭击,满门无一活口,袭击门家的妖障也不翼而飞,再也找不到。

  这个消息一传十传百,在家族中传了开来。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而严否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接任务做任务。

  加上他不喜与人说话的性格和整日阴沉的脸,人们都猜测这事跟严否相关。

  虽说各个门家都属于“西泽关”,但是少了一家,竞争就会少许多。

  对其他门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没有人站出来纠察到底,只是默默给严否扣上一个危险的帽子。

  从此,那些动过手的、或企图对严否动手的,在那之后都对严否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人动严否的主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