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生无虞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迷魂草
作者:松子克麻草  |  字数:3371  |  更新时间:2020-06-02 22:47:44 全文阅读

楚一凡目光一闪,闻声看去,隐约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人影闪动,毫不迟疑,他一步迈出,直奔前方而去,骨书见状,立刻跟随。很快的,楚一凡便来到了他刚才看到人影的那个地方,警惕中他目光一扫四周,什么都没发现。就在这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轰轰中阵阵炸雷不绝于耳,紧接着,天空就降下倾盆大雨,楚一凡略一沉吟,轻声喃喃:“现在已是秋收时节,怎会出现这种异象?”

骨书淡淡一笑,说道:“你是在问我还是在问天?”

闪电划破长空,炸雷声声入耳,雨水沙沙不断,这片死寂的土地更显诡异,楚一凡抹去脸上的雨水,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他知道,牛不会主动来到这种地方,曾贵自然也不会主动来到这种地方,在青阳镇的这一年时间当中,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这样诡异的地方存在。就在楚一凡这里略有所思之时,突然的,他目光一凝,猛然转身,只见有一个人正从雨中缓缓而来,这人还牵着一头水牛。

楚一凡见状,立刻开口:“贵叔...”

迈步间,楚一凡就要朝着那人走去,骨书立刻变成一个人影挡在他面前,开口说道:“此事诡异,不要过去,他身上散发着很浓的死气!”

闻言,楚一凡脚步一顿,看向那缓缓而来的人,微微皱眉。不多时,那牵着水牛之人走近,楚一凡再次开口:“贵叔?”

那人没有说话,几息之后,那人才缓缓抬起头来,此刻,楚一凡才看清来人的样貌,正是曾贵,只是他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好似死尸一般。楚一凡上前一步,正要再次开口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曾贵咧嘴一笑,这笑阴森之极,令人头皮发麻,紧接着,他的身体便消瘦起来,也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不仅是他,就连那水牛也是如此。

楚一凡倒吸一口凉气,展开修为时青光防护出现,他立刻上前扶住曾贵的尸体,就在这时,曾贵的双眼蓦然睁开,干枯的大口直接朝着楚一凡咬来,好在楚一凡事先有所准备,曾贵一口咬在了青光防护上。楚一凡一把将曾贵的尸体推开,这一幕来的太突然,楚一凡胸口起伏,呼吸急促,他咽下一口唾沫,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一个似从远古穿梭而来的声音从地底下传来:“好香啊,修士的味道,老夫已经几百年没有闻到这么香的味道了!”

随着话语的传出,大地突然鼓动起来,阵阵破土之声蓦然传开,一双双干枯的人手从地底伸出,直接抓向楚一凡。骨书见状,连连怪叫,化作一缕烟丝钻进了楚一凡的眉心处,眼看那些怪手临近,楚一凡低吼一声,右脚在地面狠狠一踏,还没等身体飞出,一只枯手就抓在了他的脚踝上,紧接着,又是一只,两只,三只...

生死危急,容不得多想,楚一凡一拍榙裢,两把三尺三寸的木剑飞出,他灵识一扫,融入木剑之内,嗡鸣中两把木剑直奔抓住脚踝的枯手而去,顷刻间,只见剑光一闪,所有抓住楚一凡脚踝的枯手被斩断,就在其他枯手就要抓来的一瞬,楚一凡化作一道长虹朝着远处而去,两把木剑在其身边紧紧环绕。随着楚一凡的离去,一声胜过炸雷的怒吼从地底传出:“被我看中的食物,你是跑不掉的,你跑不掉!”

离开这片死寂之地,想到曾贵的死,阵阵悲伤之意在楚一凡心中油然而生,回去以后他不知该如何将这件事情告诉曾虎。回到青阳镇,楚一凡没有直接去曾家,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古庙,一夜无话,楚一凡终于有了决断,他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曾贵的父亲,如若不然,恐怕会有更多的人误入那个地方,从而丧命。

第二天一大早,楚一凡便来到了曾家老宅,此刻,曾家老宅大门敞开,迈步间楚一凡走了进去。刚一走进,便迎面走来一人,这人身体干瘦,约莫五十多岁,他看了楚一凡一眼,立刻开口:“原来是一凡侄儿,这么早就来看望老镇长呀?”

这人是曾虎的二伯,名作曾福,楚一凡略一抱拳,说道:“见过二伯,不知老镇长可否在家中?”

曾福淡淡一笑,说道:“老镇长就在大堂之中,你去吧!”

说罢,这曾福便一脸阴沉的走了出去,楚一凡深吸口气,直接朝着大堂而去。时间不长,楚一凡便来到了一处楼阁外,定睛去看,四扇古朴的大门向里而开,一位头发发白的老者正坐在其内一张大椅上,他手里拿着一根小竹制作的烟杆,正大口的抽着草烟。楚一凡迈步走进大堂,略一抱拳,说道:“老镇长,昨晚我去山里寻找贵叔,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贵叔他...”

还没等楚一凡把话说完,只听见“嘎吱”一声,大堂的侧门被缓缓打开,一个令楚一凡怎么都想不到的身影从门内一步走出,这人看了看楚一凡,笑着开口:“一凡侄儿,听虎子说你昨晚去找我了,真是辛苦你了,我没事,你看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曾虎的父亲曾贵,在见到曾贵的瞬间,楚一凡的脸上闪现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他就恢复如常,心中暗道:“这不可能,在那死寂之地,我亲眼见到贵叔被害死,他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这太匪夷所思了,眼前此人定然有问题!”

就在楚一凡这里沉思时,曾贵的声音再次传开:“一凡侄儿,你在想什么呢?”

楚一凡眨了眨眼,看向曾贵,说道:“没什么,贵叔你回来就好。对了,贵叔,这两日你都去哪里了?”

曾贵淡淡一笑,轻叹一声,说道:“这件事情说来惭愧,那一日我去放牛,一不小心就躺在稻草堆上睡着了,等我醒来以后这牛就不见了,我便四处寻找,不知不觉就找进了山里,后来在山里竟然踩到了一株迷魂草,被其所困,牛没有找到,还在山里绕圈!”

“迷魂草?”楚一凡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心中却是另有想法。

这一次还没等曾贵开口,坐在大椅上的老镇长抖了抖烟灰,轻咳几声,说道:“一凡,你才来我们青阳镇一年时间,有些事情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们青阳镇之所以与世隔绝,很少有外人来此,多亏了这迷魂草!在青阳镇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大山中生长着一种奇怪的草,只要有人碰到或者踩到这种草,就会迷失心智,失去方向,在山里打转,若是没有旁人相助,喊出被迷惑之人的名字,那么此人就会一直在山里打转,直至最后走向死亡,我们的老祖宗给这种草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迷魂草!”

楚一凡微微点头,下意识的看了曾贵一眼,缓缓开口:“原来是这样,不过贵叔,最后是谁找到你的?”

沉默少许,曾贵这才开口答道:“是镇上的猎户李三,他刚好进山打猎,若不是他,恐怕我现在还在山里打转呢!”

楚一凡脸上带笑,心中却是在暗自琢磨要去找这李三问个究竟,一个时辰后,楚一凡从曾家老宅离去,就在楚一凡走出大堂后不久,老镇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冷哼一声,看向曾贵,怒声开口:“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个外来之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心机却是颇深,不知他是否发现了西山的秘密!”

闻言,曾贵略一沉吟,开口说道:“父亲,你就放心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若是找到了那个地方,此刻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老镇长点了点头,将烟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缓缓站起身来,背着手朝着大堂外面走去,曾贵见状,立刻跟随。离开曾家老宅以后,楚一凡没有直接去找李三,而是回到了古庙打坐修炼,在青阳镇的这一年时间里,楚一凡隐藏的很好,没有暴露自己修士的身份,这也是他选择独自一人住在古庙的主要原因。

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青阳镇一切如常,只是在这七日当中,曾虎没有来过古庙给楚一凡送食物。这一日初阳抬头,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楚一凡从打坐中睁眼,他始终不相信出现在曾家祖宅之人就是曾贵,他坐在一堆稻草上,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空,时间不长,他便收回目光,眼中闪现一丝执着之芒,他决定今天就去找李三问问当时的具体情况。其实,楚一凡之所以选在今日是有原因的,前几天他曾去过李家,只是当时恰巧李三与几个同伴一起进山打猎,一般情况下,青阳镇的猎户一旦进山,都要好几天才会归来,从李三妻子口中得知,这李三今日便会归来,因此,楚一凡这才选择此刻去寻那李三。

李家距离古庙有些距离,约莫过去了一个时辰,楚一凡出现在了一处吊脚楼外面,他目光如电,一扫这吊脚楼,随即向前几步,大声开口:“李三大哥在家吗?”

等待少许,只见一个妇人缓缓走出,她先是看了看楚一凡,说道:“李三还没回来呢,要不你进屋等等?”

这妇人楚一凡并不陌生,正是李三的妻子王氏,略一沉吟,楚一凡微微抱拳,说道:“多谢大嫂!”

在这王氏的带领下,楚一凡来到了大堂中,这李三不愧是猎户,家中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兽皮,特别是在在这大堂之中,除了那些兽皮以外,竟然还有几颗不知什么动物的獠牙。楚一凡坐在客椅上静静等候,王氏给他沏了一壶茶之后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就到了晌午时分,可依旧不见李三归来。楚一凡心中隐隐产生一丝不安之感,他叫来王氏,告诉她若是这李三回来让他来古庙找自己,说是有要事相询,随后他便匆匆离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