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生无虞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青阳镇
作者:松子克麻草  |  字数:3734  |  更新时间:2020-06-01 19:32:03 全文阅读

春去秋来,一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在南域苗疆的东部有一座小镇,唤着青阳镇,这里民风淳朴,少有外人知晓此地,这里的百姓以耕作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谓是世外桃源。在这青阳镇的东边有一座古庙,坐落于青阳山脚下,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据镇中老人口口相传,说这古庙是远古时候一位大能之人

的归墟地。

这一日清晨,初阳抬头,一缕柔和的阳光落向大地,只听见“嘎吱”一声,古庙的大门打开,一个青年缓步走出,这青年身着青色长衫,一头黑发飘摇,他站在古庙外伸了一个懒腰,深吸口气,眯着眼睛远望,低声自语:“都来此一年了,也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九歌师姐,你还好吗?”

这青年正是楚一凡,一年前,他在回北黎宫的传送阵中发生了意外,没有回到北黎宫,而是被传送到了这里,这一年来,他都在寻找回去的办法,可始终没有达成所愿。南有苗疆,北有天朝,两地不仅相隔万万里,中间还夹着一片死海,若是没有传送阵,普通修士很难穿越死海,就算可以穿越,那也得百年之久。当初,凤九歌便是通过一道古老的传送阵来到南域苗疆,将苗凉沁带到了北黎宫,而像这样的传送阵都隐藏在各门各派之中,外人很难进入。

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有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竹篮,自远处快步跑来,不多时,这少年便来到楚一凡面前,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咧嘴一笑,说道:“楚大哥,这是今天的早饭,怕你吃不饱,娘亲特意多给你盛了一碗米饭,你快些吃吧,不然一会就凉了!”

这少年名作曾虎,出生时就虎头虎脑的,故而其父给他起名曾虎,这段时间以来,由于楚一凡给曾家干了不少活,故而这个曾虎每天都会给楚一凡送来一些饭菜。青阳镇与世隔绝,天地灵气虽然比不上那些修真圣地,但也还算浓郁,这一年以来,楚一凡闲暇时候都在修炼,他的修为已经突破八层练气后期,攀升至九层练气中期,天元青莲诀也有所精进,从之前的两色花瓣变成了三色花瓣。

楚一凡虽然是修士,但以他现在的练气期还没有达到食气辟谷的境界,因此,每天都要像凡人那样进食。摸了摸曾虎的大脑袋,楚一凡笑着开口:“小虎子,回去帮我谢谢你娘!”

曾虎点了点头,眼珠一转,继续说道:“楚大哥,今年全镇收成都还不错,再过几日就是我们青阳镇一年一度的摆手节,到时候全镇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我爹让我告诉你,到时候跟我们家一起参加今年的摆手节!”

闻言,楚一凡略一沉吟,轻声开口:“摆手节?好,回去告诉曾叔,到时候我一定参加!”

曾虎没有在古庙多做停留,将这件事情告知楚一凡以后便离去了,看着这个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少年背影,往昔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在他脑海里,东夷城中娘亲最后的叮嘱与关爱,落云关外亲人的欺压与无助,想到这些,他的眼中不由得闪现一丝羡慕之色。

自从来到这青阳镇,楚一凡每日都会去镇子里走上一走,若是有人家中农活忙不过来,或者其他需要帮忙的事情,他都会主动上去帮助,由此一来,他就成为了青阳镇的大好人。吃过曾虎送来的早饭,楚一凡一如往常在镇子里走了一遍,由于前几日成熟的庄家都已收割完,也没什么事可以做,楚一凡便又回到了古庙,盘膝坐在一堆稻草上吐纳呼吸。

两个时辰后,楚一凡缓缓睁开双眼,轻声喃喃:“我现在已经是九层练气中期了,达到十层练气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曾经陌浮生师兄说过,练气以后就是筑基,可是要怎样才能筑基呢?这青阳镇虽然是个好地方,但却没有修士存在,如此一来,我便无从知晓该如何筑基!”

楚一凡深吸口气,抬头看天,时间不长,他继续开口:“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此刻,楚一凡已然有了决断,等这次摆手节过后他就离开,毕竟,他也不是这里的人。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日,整个青阳镇热闹非凡,镇民们杀猪宰羊,忙的不亦乐乎。所谓摆手节,其实就是青阳镇的镇民们为了纪念祖先和庆祝当年丰收的盛典,在他们看来,这一天伟大而神圣。

日近黄昏,曾家的吊脚楼下一个妇人正在将屠夫分好的一方方猪肉用棕叶吊起,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多时,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从吊脚楼内推门而出,这男子身着朴实,在出现的一瞬就开口说道:“虎子他娘,盛典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家的猪肉准备好了没有?”

楼下的妇人闻言,立刻答道:“他爹,放心吧,早就准备好了!对了,虎子这孩子都去古庙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回来?”

这两人正是曾虎的爹和娘,在青阳镇,曾家是个大家族,曾虎的爷爷已年近八十,担任青阳镇的镇长已经数十载了,他有六个孩子,三男三女。曾虎的爹名作曾贵,在家排行老三,故而大伙都叫他曾老三,自从这曾老三成亲以后,便搬离了曾家祖宅,与其妻子文芳生活在距离祖宅不远的一处吊脚楼中。

话音刚落,只见不远处的小路上有两个人缓步走来,曾贵见状,哈哈一笑,说道:“虎子他娘,着什么急,你看这不是回来了吗!”

说完,曾贵大步走下吊脚楼,站在楼前的一颗枣子树下向着来人招手,口中传出话语:“虎子,一凡,就等你们俩了!”

时间不长,楚一凡与曾虎便来到那颗枣子树下,楚一凡略一抱拳,说道:“见过贵叔,见过婶婶!”

曾虎的母亲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说道:“都是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嘛,婶婶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但自从你来到我们青阳镇以后,虎子这孩子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大哥,我们也把你看做是亲人,等这次摆手节过去,你就不要住在那个破庙了,搬到我们家来,婶婶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还没等楚一凡开口说话,曾虎的父亲接着说道:“你婶婶说的没错,就这么定了!时间也不多了,一凡,你帮我把猪肉拿到摆手堂去,盛典马上就要开始了!”

楚一凡本想将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告知曾虎父母,可此刻见他们这般热情,他也不好开口,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随即点了点头,走到吊脚楼下,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猪肉在曾虎的带领下直奔摆手堂而去。

摆手堂位于青阳镇的中心区域,距离曾虎家也不远,不多时,楚一凡便来到了摆手堂所在之地。放眼去看,这摆手堂赫然就是一座足有百丈之高的古塔,这古塔通体黑色,若是仔细感受,能够察觉这塔散发着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仿若一个经历无数岁月的老人站在那里。古塔的后面放着一尊石像,这石像没有左臂,身披战甲,目露凶光,栩栩如生,右手握着一把长枪,直指苍穹。古塔的两侧分别有两个池塘,边上都栽满柳树,池塘上面修建着弯曲的木质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个方形的亭子,远远看去,这长廊好似一条银蛇盘卧于地,而那方形的亭子就是蛇头。古塔的正前方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广场中间有一片草地,此刻,在那草地上正有三个火堆呈三角之势熊熊燃烧,几个光着上半身的大汉在火堆之上烧烤着猪肉与羊肉,肉香四溢,扩散整个广场。

不多时,楚一凡就穿过广场,来到古塔前面,就在他凝神观望古塔之时,从古塔中走出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老者,他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手里拄着一根兽头拐杖。楚一凡见状,略一抱拳,说道:“见过镇长爷爷!”

来人正是曾虎的爷爷,青阳镇的镇长大人曾华,镇长上前几步,笑着开口:“不必多礼,一年一度的摆手节马上就要开始了,等会你可要尽情的玩耍才好啊!”

楚一凡心中苦笑,他很羡慕这些凡人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可以,他宁愿选择这样的方式过完一生。一个时辰之后,随着一阵惊天的锣鼓响起,摆手节正式开始了。此刻,青阳镇所有男丁都聚集在了古塔外面,他们的身前摆放着各自准备的祭品,手里拿着三根点燃了香,老镇长曾华看向古塔,口中传出话语:“祖先护佑,青阳镇今年一切平安,五谷丰登,今日摆手节,我等子孙后代前来祭拜先祖!拜!”

话音落下,所有人齐齐双膝跪地,双手捏香,对着古塔深深三拜,三拜之后,所有人依次将自己手里的三根香插在了古塔外面的香炉之中。待这一切结束之后,老镇长曾华再次开口:“再拜,望祖先护佑青阳镇来年风调雨顺,万事皆安!”

所有人又在古塔前深深三拜,这三拜之后,祭祖算是告一段落了,此刻,天色已经黯淡下来,不过在火光的照射下,整个广场好似白昼一般。老镇长缓缓走到古塔前面的一个大鼓边,右手拿起鼓槌,在大鼓上连敲三下,鼓声传开,回荡整个青阳镇,时间不长,老镇长便大声开口:“盛典开始!”

随着话语的传出,阵阵欢悦的锣鼓声响彻八方,青阳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要还能跳得动的围着三个火堆形成奇怪队列,在锣鼓声的节奏之下,跳起了舞来。看着眼前这一幕,楚一凡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多时,曾虎跑到楚一凡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说道:“我们一起跳起来吧!”

篝火驱散黑夜,鼓声带来欢悦,这一刻,楚一凡真正意义上融入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镇,这里没有烦恼,没有竞争,也没有杀戮,这是平凡中的不凡。一个时辰之后,篝火旁依然还有少许之人在那里摆着手,跳着舞,不过全都是女人。男人们早已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喝酒吃肉,谈天说地,有的在聊今年自己家的收成,有的在聊明年要多养几头猪,几只羊,有的则是在聊镇里哪家姑娘长得漂亮。对于这些话题,楚一凡没有兴趣,他也插不上嘴,于是他拿着酒肉独自一人走到一旁,一边抬头看天,一天吃着酒肉。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广场上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此刻,楚一凡已经将整坛子酒全部喝干,醉意上头,他面色微红,嘴里嘀咕几句,正要起身时曾贵自不远处缓缓走来。很快的,他就来到楚一凡身边,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口说道:“一凡侄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是不是想家了,来,贵叔陪你一醉方休!”

说完,曾贵便将一个瓷坛递给楚一凡。不假思索,楚一凡一把接过,哈哈一笑,道:“好,一醉方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