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生无虞 > 正文
第一章 落云关外牧羊人
作者:松子克麻草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20-04-08 22:46:35 全文阅读

落云关外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日近西山,牧归的牛羊正成群结队的从远处走来。定睛去看,在那些牛羊的后面还跟着一人一马,马儿毛白似雪,腰背滚圆,四肢粗壮。人却是蓬头垢面,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兽皮衣,咋眼一看,像极了街上要饭的乞丐!

  这人名叫楚一凡,刚满十六岁,是落云关守将楚战的第九个儿子,八年前其母因病去世,他才不得不投靠远在落云关的父亲!无奈楚战家大业大,又是天朝的镇远将军,自从来到落云关以后,楚一凡的日子过得就不好,再加上其母本就是偏房,他在楚家就更没有什么地位了!楚战终日忙于军务,更是无暇顾及这个小儿子,在几个哥哥的欺压下,楚一凡在六年前便成了这片大草原的牧羊人,终日与牛羊作伴,与白马相随!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楚一凡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在这茫茫大草原上过完余生。然而造化弄人,命运终将不会给他想要的安宁!

  楚一凡抬头看天,刹那间已是乌云密布,恐有大雨将至,他叹了一口气,翻身上马,嘴里咕哝道:“这是个什么天?说变就变!”

  就在这时,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划破长空,落在了远处的山峦之上,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炸雷,震的楚一凡双耳发麻。这雨说来就来,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是倾盆大雨,楚一凡不敢做任何停留,驱赶着牛羊向营地匆忙而去!

  阵阵炸雷不绝于耳,受了惊吓的牛羊群这个时候也开始四处逃窜,楚一凡在暴雨中策马扬鞭,将受了惊的牛羊群又赶了回来。一个人在这片草原上生活了六年之久,对这种说来就来的暴风雨早已见怪不怪了,他已经学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将受了惊的牛羊群追回。甚至有些时候,楚一凡还会面对十几只恶狼的攻击,不过好在他胆大过人,从小也习得一些三脚猫的功夫,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以至于连恶狼见了他都得避让三分。

  楚一凡终于将牛羊一只不少的赶回营地,暴雨也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楚一凡来到营帐外面,将身上的兽皮衣脱掉,借着暴雨好好的洗了一个澡。裸奔在风雨中,这一刻他彻底的释放了,自打母亲去世以后,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过!楚一凡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看向了天空,只见道道闪电犹如蛟龙一般在乌云间穿梭,他大喊一声,可这声音在雨声跟雷声面前小的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就在这个时候,楚一凡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迅速地朝着自己奔来,定睛一看,好像是一匹马,马上还坐着一个人,马似流星人似箭,很快,一人一马便来到了楚一凡的身边!

  还没等楚一凡开口说话,便听见来者怪叫一声:“啊...楚一凡,你这个流氓,我要杀了你!”

  话音一落,楚一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猛地转身朝着营地跑去,嘴里还不停的喊道:“这是一个意外,完全是一个意外啊!”

  来人刚才说话间用手蒙住了眼睛,这时听见楚一凡的声音越来越远,于是将蒙住眼睛的手张开一条缝,只见楚一凡一溜烟的功夫便钻进了营帐之中。

  来人将马拴在了营帐外面的木桩上,然后走到营帐外面,清了清嗓子:“流氓,衣服穿好了没有?”

  话音刚落,只见楚一凡从营帐之中探出一颗头来,干咳一声:“南颜妹妹,你怎么...你怎么突然到这儿来了?”

  南颜眼神闪烁,满脸羞红,冷哼一声:“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难道你想让我一直站在这里淋雨吗?”

  楚一凡呵呵一笑:“快进来...快进来...”

  楚一凡在营帐里找了一块干净的破布,递给了南颜,说道:“我这个地方简陋,你先用这个擦拭一下雨水!”

  南颜跟楚一凡打小就认识,两人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只是自从楚一凡离开天朝皇城东夷后,两人基本上一年就只能见到一次。她是天朝皇城之中赫赫有名的南家的掌上明珠,其父南浩天更是朝中大臣,再加上她本来就天生丽质,长的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使得南颜在东夷城中备受追捧,不少纨绔子弟对其都是穷追不舍。不过,南颜对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视而不见,从来都不搭理!

  看着南颜那张迷倒众千少年的脸,楚一凡继续说道:“一年不见,小姑娘都变成大美人了!你不在皇城好好待着,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干什么?”

  南颜咧了咧嘴:“是不是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人都傻了!明天可是你奶奶楚老太君的生辰,不止我们南家来了,天朝四大家族都来了!”

  楚老太君在天朝的名望很高,甚至连当朝天君都要敬她三分,每年的这个时候,天朝的大部分重臣都会拖家带口来到落云关给她老人家祝寿。楚一凡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我怎么会忘记,除了奶奶,恐怕现在他们都没有把我当做楚家人!”

  南颜迟疑了片刻:“没事的,不管他们有没有把你当做楚家人,你永远都是我的一凡哥哥,我会保护你的,就像小时候你保护我的那样!”

  这时楚一凡突然愣了一下,一股暖流正从心里涌出,他知道这是南颜的肺腑之言,但是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或者危险发生的话,楚一凡依然会义无反顾的挡在南颜面前!

  两人在营帐之中闲聊了一会,暴雨也慢慢地小了下来,这时突然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小姐?小姐?你在哪儿?”

  楚一凡闻声向外看了看,笑着说道:“有人来找你了!下回骑马别跑那么快,小心被天狗叼了去!”话落,楚一凡便朝着营帐外面走去。

  南颜站在原地嘟了嘟嘴,喃喃说道:“还不是为了早点见到你...”

  两人来到营帐外面,只见几个身披银甲,腰挂钢刀的家兵跟一个侍女匆匆而来。侍女来到南颜面前,焦急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南颜调皮的拍了拍侍女阿香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我没事!不过你们也太慢了,怎么现在才追上我呀?”

  这时其中一个家兵开口说道:“小姐的马技那可是天下一绝,你说第二,可没人敢称第一!不过下次还望小姐骑慢一点,要是出了什么事回去老爷还不得扒了我们几个的皮啊!”

  “好了好了,知道了!”南颜随口应道。

  楚一凡见外面还下着雨,便将家兵跟阿香都请进了营帐之中,这些人常年生活在皇城,哪里见过这般简陋而且还生异味的居住之所,个个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阿香更是没忍住在南颜耳边小声说道:“小姐,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你怎么会跟这种人成为朋友?”

  听了这话,南颜有些不悦道:“我跟什么样的人交朋友用得着你来管吗?”阿香见小姐是真的生气,也没敢再说什么,只是狠狠地看了楚一凡一眼。

  楚一凡见状轻笑一声:“寒舍简陋,各位自便!”说完便一屁股坐在了草席上。几个家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也坐在了草席上,唯有阿香下不去屁股,一直站在南颜身旁!

  天色渐晚,可是雨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阿香面露焦急,走到营帐边上探头朝外面看了看,道:“小姐,这雨一直下,我们怎么回去呀?”

  南颜站起身来,走到阿香身边,笑着说道:“看来我们今天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在这里过夜?”阿香显得有些惊讶。

  南颜点了点头:“对,就在这里过夜,听说落云关外草原上的夜空很美,星星也是最亮的,我还从来没有在草原上看过星星呢!”

  阿香叹了一口气:“我说小姐啊,你看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哪里会有什么星星!”阿香虽然是南家的丫鬟,但她跟南颜的关系还不错,平日里没人的时候两人形同姐妹,因此言语也没有那么约束。

  阿香瞟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楚一凡,继续说道:“小姐,这个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大老远跑到这个臭烘烘的地方来?在皇城,你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追求你的公子哥都可以从这里排到皇城了!”

  南颜拍了一下阿香的脑袋,道:“你懂什么,那些皇城中的花花公子还入不了我的眼呢,一凡哥哥跟他们不一样!”阿香挠了挠头,心说确实不一样,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雨下到后半夜才停,南颜也没有如愿看到落云关外的星空。次日清晨,南颜将跟来的几个家兵留下看守牧场,家兵心中虽然不悦,但嘴上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将这笔账都记在楚一凡身上。

  楚一凡从床底下取出了一个木匣子,说里面装着给奶奶的寿礼,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三人三马便朝着落云关的方向而去。

松子克麻草
作者的话

如果还有什么风景能够让我迷失了自己,那它一定是在梦里!一场疫情,给生活来了一次急刹车,回首,却不见来时的印记;展望,愿留下一丝痕迹!朋友,祝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酌酒有伴,夜里有书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