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新猛虎嗅蔷薇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结局》
作者:肖陌阳  |  字数:3757  |  更新时间:2021-01-07 22:41:38 全文阅读

婚礼仪式在都城大酒店举行,整座酒店被迟翊包下作为几兄弟的结婚场地。休息室里,迟翊庞云泽,许亦川,沈玉卿几位新郎也换上了新婚礼服。魏夫人庞夫人亲自为三人整理衣着。魏夫人替迟翊系上领带,不知觉的叹息一声。

  “母亲怎么在叹气。”

  迟翊关怀问候。

  “我只是回想起以前,当年我和老爷回南城途中,发现你晕倒在路边,我们把你送往医院,你一觉醒来,就抱着我喊母亲。那时候我和老爷没有自己的孩子,便决定收养你。你十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只能送去国外治疗,从哪以后,你留在我身边的时间就越来越少。还好你成年后,在国外生了迟润,抱回魏家让我抚养,我也没那么孤单了。一转眼你已经成家立业,迟润也长大了,这一次你和迟润都要离开我了,心底又开始舍不得。”

  魏夫人感慨道,她一直把迟翊当作亲身儿子看待,和其他母亲一样习惯为儿子担忧,以后多添一份思念。

  “母亲,谢谢您,这么多年的教导和养育。”

  迟翊拥抱魏夫人表达感激之情,若不是当初魏夫人把他捡回来,或许就没有今天的迟翊。

  “做母亲的而从来就不要你们说什么谢谢,只要你能健健康康,家庭和睦,就是我们的安慰。以后常回家看看母亲和你大哥她们。”

  “会的。”

  魏夫人说道。迟翊点点头回答,庞云泽许亦川看着他们母子心有感触,相视而笑。

  “大姐,新娘子快到了,就让孩子们下去迎接吧,去晚了恐怕失礼。”

  庞夫人提醒到,魏夫人换上喜悦的笑脸,点了点头。

  婚礼即将开始,婚礼红毯从酒店大门一直通往礼堂,新郎官就站在礼堂门口等候自己的新娘,前来的病科都都站在红毯两旁祝贺。

  “新娘子到。”

  婚礼住持在酒店门口等候,看着送亲的车队到达,大喊一声,乐队奏想婚礼进行曲。新娘子陆续登场。

  先是阮灵霄父女,魏延搀着女儿下车,挽着她走上红毯,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走向庞云泽,魏延把阮灵霄送到庞云泽身边,庞云泽只是配合的笑笑,一句话没说。

  “不愧是首领夫人,好气派。”

  “是啊,新娘子也很漂亮。”

  听到宾客们称赞道,阮灵霄十分得意,为了这次风光出嫁,几乎用尽了所有资产。

  紧接着就是许亦川的夫人米娜和沈玉卿的夫人倪曼,二人是签婚书多年,并没有正式的婚礼仪式,只能现在补办。

  “爹地,是妈咪哎,好漂亮啊。”

  许艾和沈初阳比结婚的爸妈还要高兴,激动的拉着父亲的手臂。

  “看到了,看到了,你先放开。”

  许亦川的礼服差点被女儿给撕烂,及时推开她。

  两个新娘在家属的陪伴下来到自己新郎身边。笑盈盈的看着对方,许亦川沈玉卿主动上前迎接新娘,对自己新娘说了一句知心话。

  “米娜,让你久等了。”

  许亦川说道,这场婚礼,让她等了十几年。米娜感动得快流泪。

  “二爷,你对我真好,我忍不住想哭了。”

  “憋着。”

  “是。”

  许亦川扫了一眼宾客说道,米娜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

  “倪曼,这些年,辛苦你了。”

  沈玉卿愧疚妻子,当年年少轻狂,没有顾及她。倪曼一个人在海外怀孕生子,直到两年前才带着女儿回来和他团聚,对此他一直很内疚。

  “都过去,就别提。”

  倪曼一如既往得知书达理,从没有怨过沈玉卿。

  最后就是凌晨出场了,属她的送亲队伍最为壮观,上百辆车子,千人送亲,还是军队和翰轩社亲自护送,简直就是公主出嫁的待遇,在都城,恐怕只有会长的婚礼能和她相提并论。

  “天啊,好壮观的车队。”

  “那不是翰轩社的专用车吗?”

  “好像是,在后面的是不是军用车,既然还有军队送亲。这不是会长大婚的待遇吗?”

  车门打开,沈玉修先下车,伸手搀扶凌晨,凌晨从婚车里出来,正好踏在红毯上,八个五六岁的小花童,四个在前面撒花瓣,四个在后面拉着裙摆,一路从红毯走去。宾客们都激动的拍起手掌祝福,凌晨如同公主般存在,令在场的女孩心生羡慕。

  红毯另一端,迟翊眼望着凌晨向他缓缓走来,心里激动又惊喜。

  “太壮观了吧,四弟,会长也今天大婚,军队都来给凌晨送亲了,洲统府那边岂不是恨死你。”

  许亦川说道。

  “这有什么,我还嫌弃排场小了呢。”

  迟翊回答道,要在南东洋,绝对比这还要壮观百倍。

  “有钱,任性。”

  许亦川呵呵一笑,他体会不了迟翊这种壕无人性的性格。

  “我们担心的是,翰轩社和大哥他们都来给凌晨送亲了,今天也是会长大婚,谁给二小姐送亲。”

  沈玉卿担忧。

  “没事,这是任一航同意的。他是二婚,按规矩要在晚上举行婚礼。一会宴席过后,岳父会带着军队和翰轩社前往洲统府送亲。”

  迟翊回答道,一个排场两人用,方便又实惠。

  “大哥。”

  许亦川转身交换庞云泽,发现庞云泽盯着凌晨发愣,许亦川叫了几声才反应过来。

  “啊,怎么了?”

  “怎么在发呆,我想说,今晚会长大婚,魏家不出席会失了礼数,我和四弟晚上的宴席你就没必要参加了,就和三弟代表去洲统府祝贺。”

  许亦川说道,比起他们的婚礼,会长大婚才是最重要。

  “没问题。”

  庞云泽点点头说道。视线又回归凌晨身上,穿上婚纱的她一脸幸福的笑容,犹如天仙一般绝美面容,这时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也是男人最惊喜的一刻。庞云泽心痛的是,这样心动的时刻,新娘却不是他的。

  “新娘子可真美。”

  “真不愧是上将的女儿。”

  “四爷可真幸福,娶了这么个娇妻。”

  台下全是羡慕的眼光,女孩子们都恨不得现在就找个男人嫁了。

  迟翊上前迎接凌晨,两人暧昧的目光相视,都羞涩的笑笑。

  “夫人,你今天真美。”

  “爷,今天也很帅气。”

  两人耳鬓厮磨,相互称赞,气氛别提有多甜蜜,害得沈玉修都有些难为情了。

  “迟翊,以后晨儿就交给你了,你们一定要相亲相爱。”

  沈玉修再次叮嘱迟翊,把女儿交给迟翊。

  “明白,岳父。”

  迟翊坚定的点头说道。

  “走吧。”

  迟翊弯曲手臂,凌晨挽着他的手臂准备进入礼堂。谁知太紧张,脚底一滑,差点摔倒,宾客随之惊呼一声。还好沈玉修和迟翊身手敏捷,迅速扶住她,要不然就闹笑话。

  “小心点。”

  迟翊提醒道。

  “我好紧张啊。”

  凌晨解释道,上战场她都没这么害怕过。

  “看来夫人今天腿脚不是很好,那为夫就只好抱你进去了。”

  听了原因,迟翊宠溺一笑,向众人宣布一声之后,一把横抱起凌晨。

  “四爷,这不好吧。”

  所有人都看着呢,凌晨羞得不行。

  “丈夫抱妻子,天经地义。”

  迟翊说道,凌晨欣喜而笑。

  “好,是真男人。”

  台下掌声再次轰动而起。看得米娜和倪曼眼红不已,向自己丈夫张开手求抱抱。

  “四弟,你故意的吧。”

  许亦川和沈玉卿怒视迟翊,迟翊难为情的笑笑。

  “我们先进去了,你们随意。”

  迟翊说着,赶紧抱着媳妇开溜了,进了自己的礼堂。

  “快点。”

  米娜催促。迫不及待是张开手。

  “我今天手酸,没有力气。”

  许亦川说道,米娜不满的撅起嘴。

  “不过我的背,还是很宽厚的。”

  许亦川又补充道,转身但系下蹲。米娜兴奋跳上许亦川的后背,背着她进入礼堂。

  “那我们也进去吧。”

  沈玉卿也弯下腰抱起妻子,甜甜蜜蜜的进了自己礼堂。

  同样阮灵霄也同样期待的眼神看着庞云泽,庞云泽却没有那个心思,睁眼都没有看她,牵着她的手就进入礼堂。

  婚礼仪式举行完成,新郎新娘送回新房换衣服,迟翊凌晨打发走所有人,夫妻两如同泄了气的妻子,双双瘫倒在撒满玫瑰花瓣的床上。

  “总算是结束了,我到前线都没有这么紧张过,那么多宾客眼睛都在盯着我们。”

  凌晨松了一口气说。

  “结婚那么多仪式确实很幸苦,不过感觉蛮好的。”

  迟翊侧躺着,一手支撑着脑袋,一副满足的表情。

  “你喜欢啊,别急啊,你晚上还有一场呢。”

  凌晨酸酸的回答。

  “我就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

  迟翊一把将凌晨揽入怀里。

  “所以你就娶这么多夫人,就是为了让我吃醋。”

  凌晨伸手抵住迟翊的亲近。

  “我娶再多的夫人,在我心里的分量也不及晨儿重要不是。夫人可以有很多个,可妻子始终只有一个不是吗?”

  说着迟翊一个翻身吧凌晨压在身下。

  “什么歪理。”

  凌晨不服气,推开迟翊翻身坐在他身上。

  “说,心里真的只有我一个人?”

  凌晨掐着迟翊的脖子问道。

  “老婆大人明鉴,我迟翊最爱的女人就是你。”

  迟翊举起双手回答道。

  “那华裳她呢。”

  凌晨又问。

  “老婆,这大婚的日子,你不用这么为难我吧。这个问题不管怎么回答我都是死路一条。”

  迟翊凝眉,凌晨这个问题他回答喜欢华裳,凌晨肯定饶不了他,回答不喜欢华裳,华裳肯定也饶不了他。

  “我不管,必须回答。”

  凌晨不依不饶的。

  “晨儿,从我和你和华裳牵绊在一起,就注定我会是一个坏男人,我选择一个人就代表要伤害另外一个人,一开始就是对你们的不公平。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个好丈夫。可我能保证的是,如果有一天你们厌烦了这种生活,对我失去信心,我一定会选择放手让你们去选择自己的幸福。”

  迟翊回答。

  “爷真的舍得放手?”

  “可能会舍不得吧,但如果你们离开我会过得更好,那就必须放手,这也是你们的权力。”

  迟翊做不到对每个夫人都从一而终,只能给她们选择得权力。不管几个夫人当中,真的决定离开他,那么他一定会成全。

  “如果爷是普通人就好了,我们就能和平常夫妻一般一生一世一双人。”

  凌晨感叹道,趴在迟翊肩头上。

  “要不然,尽早让迟润接我的班,我退休不干了,你我两人隐退逍遥快活。”

  迟翊何尝不想抛下所有责任,只和凌晨两人过着神仙生活。

  “我只是说说而已嘛,你要这么隐退了才是最不负责的做法,爷你的责任可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家,还要肩负南东洋的重任,你的责任自己不承担,还指望谁给你承担。”

  凌晨也希望迟翊对她从一而终,可她清楚迟翊的使命不因该放在儿女私情上。

  “我很庆幸命运这么眷顾我,让我和你结为夫妻。”

  迟翊再次翻身吧凌晨制服在身下,遇见凌晨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干嘛,我们该换衣服了。”

  “新婚洞房嘛,晚上我还要把华裳她们接进门,哪还有精力。”

  “讨厌了。”

  “没事,现在时间足够。“

  说着迟翊拉开被子,夫妻两缠绵床褥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