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苏氏少帅 > 正文
第一章、下山
作者:一点点辣  |  字数:4659  |  更新时间:2020-05-22 17:46:34 全文阅读

幽山上,一位少年,身形挺拔如松,立于山巅,目光所及之处正是这冀城全副容貌。

“臭小子,滚下来,你师父让你赶紧回去吃饭了。”少年身后的一位中年妇女冲他喊道。

“知道了,韩姨。”少年正答应着,只见一只草鞋飞向面门,正躲不及,砸在了脸上。

“不孝徒,还不下来,糟践了我这二十年果子酒,我非踢死你。”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正穿着一只草鞋往这儿走来。

还没等少年站稳,韩姨折下一段柳枝向着老头奔去,“你要是再打轩儿,我让你过了今天没有酒喝。”

苏皓轩手拿一只草鞋,看着眼前追着打的韩姨,还有一蹦一跳的老头,心中一股酸意油然而生。

...... ......

“好香啊,小师妹。”苏皓轩刚进入道观便已经闻到饭菜的香气。

这幽山上虽然不像大城市里车水马龙般的热闹,也没有什么先进的电子设施,但这野菜野果、飞虫走兽可是不少。

身为这道观中仅有的两个小弟子,白诺楠八岁进来开始便主动担任着这道观的衣食住行,每天看着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小师兄和看起来邋里邋遢的师父,他的心中从未觉得有何委屈,反倒是温馨幸福。

“洗手,再吃。”白诺楠用手中的竹筷敲了一下正在偷吃的苏皓轩的手。

“我是你师兄啊,没大没小,总是打我。”苏皓轩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还是乖乖的去洗手了,走去的同时还不忘向门外喊道:“臭老头,赶紧过来洗手,不然等会儿小师妹不给你饭吃。”

话音刚落,只见韩姨追打着老人正往观中跑来。

“好徒儿,为师这就过来。”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向身后说道,“姑奶奶,你别打了,我错了话不行吗?”听闻这句话,韩姨才放下手中的“武器”。

一番打闹过后,观中的几人也都坐下,看起来一个偌大的道观,其实里面除了刚刚这几人,只还有一条大黄狗还有一只大公鸡,此时都围坐在一张石桌前,却也不显得冷清。

白诺楠给师父斟上一杯刚刚从土里取出开坛的果子酒,又给苏皓轩倒了一杯,便坐落在位置上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眼中逐渐有些湿润。

“臭小子,到今日起,你已来到为师这道观多久了?”老人说着端起酒杯,放在鼻子下细细品味。

“我自六岁入道观,到今日刚好是十四年。”苏皓轩收起了之前和老人打闹的表情,正襟危坐。

“你又下过多少次这幽山啊?”老人伸出舌尖,点了一口杯中酒,闭眼回味起来。

“六岁初到之时逃过两次,十二岁第一次下山,每年一次,至今已有八次,刚好十次。”

苏皓轩起身跪下,对着老人说道:“师父,不孝徒从今日起便要回去了,我......”苏皓轩还没有说完,鼻子却酸了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既然你已经下过这山十次之久,今日离去又不是不回来了。”老人清酌一口杯中佳酿,对其说道,“如果累了,就回到这道观来,你韩姨和小师妹可是想你想的紧啊。”

此时的韩姨也已经扭过身子,生怕让老人看出这窘样;小师妹却从未把目光从苏皓轩的身上移开过,眼中尽是不舍。

“臭小子,现在就滚吧,省的有人和我争这美酒佳肴。”说罢,老人便饮尽这杯中的美酒,不再说话。

苏皓轩直起身子来,转身离去,不敢再回头看一眼。

“终于,我还是回来了...”

...... ......

待到苏皓轩从山上而来,山脚下早有一人在等他了。

“要走了?”此人说道。

“嗯,要走了。”苏皓轩回道,“找个喝酒的地方,今天最后一次放纵。”

“好嘞,你要知道,我宋修杰也好歹是被叫做‘酒中情圣’的人,保证让你喝个过瘾。”宋修杰一脸得意的钻入自己的跑车内,脚踩油门,带着苏皓轩向着冀城奔去。

夜色降临,霓虹灯闪烁,车水马龙之间,属于这幽州之地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间名为《夜色》的酒吧正是这冀城之中最受欢迎的娱乐场所之一。

唐沁柔在此工作已经是试用期的最后一天了,马上就能有稳定的收入,自己的母亲就可以有治疗的费用了......正这样想着的唐沁柔没注意到脚下散落的酒瓶,迎面撞上了一人。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您没事吧?”唐沁柔赶忙起身用手帕去擦拭客人衣服上的酒渍,嘴上还不停的道歉。

“你,难道没长眼睛吗?”被撞的这人目光阴冷地看着唐沁柔。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撞了人说一声对不起就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啊?”旁边一个正凑热闹的流里流气的痞子说道,“不如这样吧,看你这模样,也就是个穷学生,既然要钱没有,那只能用人来抵了,只要你能过去陪我们纪少喝一杯,这事儿纪少帮你摆平了。”

被撞的人听到混混的话顿时眉头紧蹙,说道:“这纪家的狗好生张狂啊!就凭那个娘娘腔,还想摆平我白天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冀城是纪家在做主了呢!”话罢,白天宏周围立刻涌上来一群人将他护在身后,明显这就是白家二公子随身带的保镖了。

混混哪见过这幅阵容,顿时腿就软了,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杵在原地打哆嗦了。

“白家二少爷又何必为难一个传话的呢?这可一点都不像是白家的作风啊,果然啊,二少爷就是二少爷,终究比不上你那大哥。”说话的声音从人群的后面传来,这之中正有两人将人群分开一条路,走来的正是纪家的纪淮。

“你说什么?!死娘娘腔,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白天宏推开保镖,手指纪淮怒道。

在冀城的人都知道,这白家有两位公子,一位是白天宏,也就是二少爷,从小除了生了一副好皮囊,便是不学无术,脾气也是骄躁得很,时不时便惹出祸端,从来没有为白家做出一点成绩,可偏偏白家家大业大,丝毫不在意。

另一位便是白家的大公子白天睿,自幼聪明绝顶,出国留学深造,现在正是白氏集团的副总,替白家家主打理公司的大部分事务,在冀城年轻一代里可谓是翘楚了。世人都知白家的两位公子孰高孰低,可明眼人从来没有提起过,只因为作为冀城四大家之一的白家,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眼前同为四大家之一的纪家少爷便没有这种顾忌,相反的是,两人从结识开始便不对路,每次碰面必会撞击出火花,明面争斗、暗自较劲,只要是有两人的地方,便不会安静。

“我说你丢了白家的面子,丢了你大哥的面子!”纪淮收起手中折扇,“你说你,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是白家二公子,出门寻乐还要带这么多保镖,只是被一个手下人无意顶撞便只会躲在这么多人后面叫嚣,你不是丢人还是什么?”

“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我到这儿来时为了寻人。”白天宏回道,“另外,如果你管不好手底下的狗,我就帮你管教一下。”

“巧了,我也是来找那一位的,至于你说的狗,我倒是想知道,你是如何听懂狗说出的话的?莫非......”纪淮的话没有说完,只用手中折扇掩住自己故作惊讶的表情。

“死娘娘腔,你说谁是狗?”白天宏怒道,身后的保镖立刻上前,随时准备保护自家少爷。

“谁答应就是说谁,怎样?”纪淮身旁的两个人也改站在了他前面,双方之间一时剑拔弩张,眼见就要动手。

“几位,我这小店可容不得你们在这儿折腾,要是想打,可以,请出门。”二层传来一阵声音,制止了双方的躁动。

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正从二楼走下,显然跟两位少爷身边的保镖不一样的是,身后跟着的是两个姑娘。

女人来到双方面前说道:“纪家公子、白家公子,如果是来我这小店喝酒玩乐,那今天两位的费用,我李氏包了,要是想在这儿打架滋事,不好意思,我还没有这个雅兴陪两位。”

“菲姨,是我们的不是,有让您觉得不周之处,还请望见谅。”说着便让挡在身前的两位往后退,身子微鞠,“今天来这儿,也是想要向您讨教一件事情。”

还是纪淮的反应快,这嘴皮子上下一动,李素菲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许多,对着他说道:“不知道纪少想问什么?我一个区区女子,可不知道那么多。”

“菲姨说笑了,可这冀城打听,谁不知道您是百事通啊!”纪淮微微笑道,“我想知道一年前做下承诺的那位今日是否进了这冀城?”

话音刚落,一旁的白天宏也露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他啊,应该来了......”正当纪淮和白天宏紧张之时,李素菲又说道,“也应该没来。”

“菲姨,您这话的意思是?”纪淮疑问道。

“若是某些人想的那样,那他便是来了,若是没有那样想,那他来与不来便没有两样。”李素菲说完便上了楼,“好了,今天夜色暂时停业,各位请回吧。”

“那纪淮就先走了,菲姨保重身体。”纪淮转身便带着身边的两人离开了酒吧,随后保安便开始将客人纷纷清出店内了。

...... ......

酒吧外面,纪家车上,“少爷,老板娘的意思是?”刚刚一直在纪淮身边的两个人问道。

纪淮扶了扶额头说道:“还记得去年突然崛起的一家公司吗?现在,它的主人要回来了。”

驾驶座上的人惊讶道:“您是说去年才建立起来的百轩阁?不是说它的背后是宋家吗?”

“同为冀城四大家,它宋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和底蕴?虽然传闻宋修杰的确占有百轩阁的股份,但绝对不是他在操手。”纪淮叹了一口气,“能够凭借一家刚刚建立起来的公司就拿下了冀城几乎三分之一的金银玉石生意,甚至还有海外的艺术贸易,把正好也是经营相关生意的白家弄得差点取而代之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那,这百轩阁的主人是回来了?”

“菲姨的意思,大概是这样了,虽然对白家来说可能是个祸患,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给虎哥打个电话,麻烦他最近多留意一下吧。”纪淮对着两个保镖吩咐道。

另一边正在回往白家别墅的车上,白天宏手心中满是汗水,神情也是有些忐忑。

“白少,您这是怎么了?”刚刚跟在白天宏身边的一个保镖开口说道。

啪!一个巴掌便打在了刚说完话的那人嘴上,“你懂个屁?!我白家的仇人回来了!赶紧开车回去,我要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快点!”

“是...是......”身边的人见自家少爷这样,更知道他的脾气,此时没有一个还敢发出声音,开车的人更是把油门踩到底,加速往白府赶去。

...... ......

待到店内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李素菲亲自来到调酒台前,她特意将店内的调酒师提早放了班,只为自己调酒来招待即将到的人。

“皓轩,你看,我就说这地方不错吧!要什么酒有什么酒,随便喝,今天我请客!”正在李素菲还没有调完酒的时候,宋修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没记错的话,这是菲姨的地方吧?你这一年还和菲姨搞上了关系?”苏皓轩来到这里刚看了两眼便已经知道这家酒吧的联系。

“哪啊,我就是提前给菲姨打了个电话,想要订一个房间来着,谁知道菲姨直接把场子清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感到奇怪呢!”宋修杰此时也是一脸疑惑道。

“总感觉,你和这里的关系不一般啊!小子,说实话,你和菲姨是不是有什么交易?”苏皓轩用奇怪的眼神质疑者着宋修杰。

“说不定人家菲姨知道你来,特意做的呢!你能不能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总感觉你惦记着我的身子!”宋修杰说着还把西服紧了紧。

“给老子滚!”

两人正打闹着,一阵声音传来。

“有你这样的人在宋家,我还不早点抱上宋家的大腿?”菲姨带着服务员走了过来,“谁能想到,堂堂百轩阁的主人居然只是一个二十岁的男生。”

“菲姨就别抬举我了,皓轩只是走运而已,恰好懂得一点经营之道,算不上什么。”苏皓轩接过来盘中的酒,喝下一口,顿时觉得冰爽清透,虽然酒的度数很高,却口感回甜,丝毫没有高度酒有的辛辣,“菲姨调酒的手艺可着这全冀城也没有能媲美的了吧?”

“是啊,菲姨,这酒哪还像是酒啊,完全就能踩箱喝嘛!”宋修杰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还一副享受的样子。

“臭小子,你这是想要累死你菲姨是不是?”李素菲笑骂了一句,转过身子,对着苏皓轩问道,“我自诩这冀城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可是从你刚进入冀城开始,我就从各种渠道询问你的事情,可还是只能知道你是百轩阁的幕后人,和宋修杰的一些往事,其他的,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不论是从哪里来,还是以前有过什么过往经历,统统没有,修杰这臭小子也死活不告诉我。”

“菲姨,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也没差多少啊!净冤枉我!”宋修杰正在酒柜上挑选好酒,听到了李素菲的话赶忙委屈道。

“菲姨,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吗?您可以慢慢查。”苏皓轩又喝了一口酒说道。

“真的一点也不透露?”李素菲问道。

“我啊,从山上来。”

一点点辣
作者的话

这是作者第一部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多多包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