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纯阳小道人 > 正文
第64章 阴阳之说
作者:小追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0-06-03 14:02:08 全文阅读

我确实准备画符开干的,阳雷掌会伤到人,但是符箓就不一样了,符箓有专门针对魂魄的玩意。

活人也有魂魄,那为什么不会伤到活人的魂魄呢?我前面已经解释过了,活人的魂魄和鬼魂是不一样的,符箓就有专门针对鬼魂的。

别的先不说,有肉体的灵魂至少是阴阳平衡的不是?

可现在问题来了,有纸没笔怎么办?这笔还必须得是能承受灵炁的笔,这个道观里倒是有不少,但是我给忘了带了。

“那也没用了啊,咱们没笔啊。”王瘸子在一边激动着说到。

我鄙视地看着他:“我说你是不是越老越糊涂了?你带黄纸不带笔,和上厕所不带纸有什么区别?”

“那....小便也不用纸啊,咱们又不是女的。”王瘸子委屈的声音传来。

震惊,神回复。

.....

“姐姐...出来玩啊,姐姐...”那小孩童的声音从女人的身上传来。

本来我和王瘸子已经缩到了墙角,由于王晓玲没出去,她还在慢慢地向我们靠拢,女人的身体,小孩的声音,场面极度的怪异。

“死瘸子,你办事这么久,就没有一点办法么?”我急切地询问着。

眼看着那女人离我越来越近,我都快忍不住直接轰死她算了,空有一声的实力奈何办法太少,不敢施展,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握以前要是真遇见有邪物的都是一档子符箓往上面扔啊。”

“那要不...你扔的试试?”

王瘸子一拍脑袋:“我这不正准备试试的嘛 。”

好家伙,刚刚说完,王瘸子直接抽出一把符箓, 劈头盖脸的就直接往女人的脸上扔了过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王瘸子,这家伙家大业大啊,咱们实在是...比不了。

我满脸金光地看着王瘸子:“你祖上到底给你留了多少东西啊?”

“额...那些都是我自己画的...”

自己画的?我赶紧朝着那女人看过去,果然。

这些都如同废纸一样,根本飘不到那女人的身边便直接被凭空粉碎了。

“怎...怎么会这样。”王瘸子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一大叠符箓扔出去,连个水花都没能扬起来,确实挺伤人面子的。

此番举动,不仅起到任何效果,相反,还引发了反作用。

“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我..呜呜呜...为什么。”女人体内的小鬼哭哭啼啼地声音传来。

女人离我们越来近了,嘴角流着哈喇子:“不管了,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我抽出一张黄纸,一狠心直接把指头咬了一小块肉下来,鲜血便涌了出来,血不是很多,但是很疼。

在脑袋飞速思索了会,我这人学术法比较简单,有杀招绝对不学一般的,我记得有一个斩灵符,专灭阴魂。

想到便做,虽然是第一次画,但如果不画好的话,说不定今天就得杀人了,画符讲究一气呵成,中间若是断了,灵炁便不能正常游走。

忍着被感染的风险画完符后,抽出腰间的道印一盖,符箓上本来有流逝的势头瞬间稳定了下来。

来不及欣赏我这第一个成型的符箓,直接就扔了出去,同时暗自运行起雷决,如果这符箓不能伤到她的话,那就...只能期盼着女人的身子骨硬朗一点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符箓刚刚飞出去,还没接近那女人的身上呢,她的表情就变的惊恐起来,两眼一翻,浑身直抖动。

“不好,正行快,她要逃跑。”王瘸子多少还是有点经验的,看见这个样子就知道那鬼物想要逃跑。

我肯定不会允许她逃跑啊,手指头都被咬了一块肉下来才画的血符,能让他逃跑么?

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前去,急忙按住他的灵台,不让鬼物出去,一只手顺势接住符 ,直接就印了上去。

不是说这符箓只伤灵体的么?卧槽,坑哔。

出乎我意料的是,符箓贴上去之后,那女竟然有直接往后飞出去的势头,还好我眼疾手快地给按住了,不然这大户人家的,第一次办事不能把自己的名声搞砸了不是?

待灵符生效后,屋内瞬间充斥着哀嚎的声音,好不凄惨,外面同时也响起了敲门的声音:“你们在干嘛?动静这么大?”苏夜天在门外说到。

也难为这家伙了,竟然愿意在外面守着。

“紧要关头,你别哔哔。”我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门外便没了声音。

我见这女人身体里面的鬼物竟还在挣扎地,大感其顽强的同时也决定加把力了。

“.....凶秽消散 道炁长存!”我比着手印,不停地念着净天地神咒。

这咒术在外界是传说中的道家八大神咒,但其实...在真正的山门里...这只是入门级别的而已。

屋内的哀嚎之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女人挣扎了一会过后,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但脸色依旧是很苍白。

这一瞬间,那股心悸地感觉又来了,远处好像又有一双眸子盯着我一般。

狠狠地呼吸了几下平复心情,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这事我还真就管到底了。

看着那女人的状态,我又有些迷惑了,为何处理掉鬼物之后,这精气神反而还变差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便把房门都打开了,并示意苏夜天他们进来。

偌大一家子,不知道为何只有苏夜天和苏代曼在外面守着,关于他们家庭方面的事我了解的不多,暂时也没兴趣去了解。

苏夜天直接忽略了我,火急火燎地朝着他媳妇的床边走去,倒是苏代曼,慢慢来到我旁边,打量了一下我,看见我手指头上还滴着血,问到:“疼不疼?”

我没好气地白了这阿姨一眼:“你试试?咬一小块肉下来不疼啊,真憋屈。”

“额......”苏代曼被我这回应给怼的愣住了,小男生不应该谦虚一点假装坚强么?

“额你个头,去给我拿药去。”为没好气地吆喝着。

.....

“两位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苏夜天的神色有些不善地看着我和王瘸子。

“什么怎么回事?刚刚咱们还灭了一只鬼呢。”王瘸子在一边不明所以。

但是我心里却清楚的很,他的意思应该是....为何他夫人的脸色经过救治还变差了?还有,那小鬼最后挣扎的时候,带动着她夫人的惨叫..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苏夜天心里很不好受,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又看了看王瘸子,刚刚趁着空档,他已经把我们的资料都查了一个遍,听说这王瘸子还是个光棍,该不会.....

想到这,苏夜天的目光更加不友善了:“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何我夫人的脸色边的这么差?之前都还只是事儿昏迷时而疯癫,但是气色一向很好。”

“这...”王瘸子犹豫了一阵子,他是知道该怎么解释的,但是不知道这家伙听不听的进去啊。

“反是被阴物上身的,只要这阴物一时半会不发作,便会激发体内的阳性,达到阴阳平衡。”王瘸子缓缓开口了。

“这就和感冒发烧的原理一样,可方才阴物被我们驱逐,体内的阴阳再次被打破了,随意气色看上去便不一样了。”

苏夜天还在原地阴晴不定,犹犹豫豫的不好下决断:“那....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在王瘸子的心里,这件事还真就这么就这么结束了,我见他真要点头,连忙阻止了他,抢先开口地说到:“嘿嘿,结束?想的美。”

苏夜天眉头一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理了一下思路,才缓缓开口:“你福禄宫依旧有煞气在盘旋,甚至隐隐约约有转换为死气的样子,还有苏代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意味着他想要你全家死绝!你应该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吧?想来最近也经常倒霉,说不定哪天也会突然就死了。”

我这骇人听闻的话让苏夜天有些不相信了:“竟“恐怖如斯”?你是怎么看出来我的子嗣的。”

“面相呗。”

随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后,我才对着苏夜天小声哔哔到:“以我的观察,这是有人才专门害你呢。”

多的,我就不和他说了,得交给他自己慢慢体会。

“接下来有得忙活,我们在这住几天没意见吧?”我询问着。

苏夜天心里感觉有些别扭,怎么眼前这小孩子才像这里的主人啊,但咱们间接也算是他请来的不是?点了点头就去安排了。

这时候苏代曼也过来了,给我包好了手里的伤口。

“我说你们有钱人家都这么矫情啊?”我无奈的看了看裹成了白色香肠的食指。

“王...半仙啊,接下来的事你最好不要去插手了,相信我。”我对着王瘸子嘱托了一句。

我心里越来越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把握完成这个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